正文 第两千九百三十六章 倒计时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长安这边飘飘扬扬开始落雪的时候,葱岭这边第二支策应军团也准备出发了,老袁家的人已经来了,而且非常神奇的是,原本应该坐镇冬都泰西封东北部防线的审配也出现在了这里。

    “审军师,好久不见。”司马懿看着带着高览一起过来的审配眼底出现了一抹惊容,因为不管是审配和高览给司马懿的感官都完全不同于去年,要知道他们曾经也是并肩作战,和罗马大干过一场的,谁有那些本钱,还能完全不知道。

    然而这一次,司马懿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审配和高览的变化,那种不是简简单单的身型变化,而是旗帜,审配变得更冷淡,而高览却多了一种决绝,按说就这种策应战争,高览这种好手,就算是打不过,也不应该出现这种气质。

    又不是让高览去送死,他司马懿也会跟着去,高览的气质表现得这么决绝让司马懿很尴尬啊,我就这么不让人放心的?

    “仲达啊。”审配看了看司马懿说道,“确实是好久不见了,这次就靠你了。”

    “到时还请仲达指教。”高览对着司马懿抱拳一礼。

    “指教当不上,那条路我也没走过,说不准什么情况,到时候还需要高将军拱卫一二。”司马懿略有些阴郁的神情上,带这么一抹笑容,对着高览拱手施礼道。

    “这次走这条路就你,元伯,文长?”审配的神色依旧平淡的几乎毫无起伏,但是司马懿却莫名的感受到了些许的关注。

    “确实如此,元伯的军团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而文长的军团有着全能的适应性,而走葱岭南边,那些高山不是普通军团能通过的,我们也只能组织两个军团试试。”司马懿点了点头说道。

    “地图有吗?”审配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地图和向导都有。”司马懿在这一方面并没有任何的掩饰。

    “那你们做好准备,这一次如果没有足够的战绩,也会暴露贵霜内部有我们的人这一事实。”审配平静的看了一眼司马懿说道。

    司马懿缓缓地点头,关于这一方面他们这么做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而且陈家已经北撤了,司马家也滚回南部婆罗门里面混日子了,就剩一个荀家还在白沙瓦。

    司马懿根本不信有人又能查到荀祈头上,准确的说,监督和执行的权力现在就在荀祈手上,这么干更多是为了给荀祈一把刀,让他趁乱干掉一批对于贵霜有价值的人物。

    “看来你们已经有了准备了。”审配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来只是通知你们一下,罗马大致会在年初展开决战,冬都泰西封陷落也就在下一战。”

    “这么快?”司马懿的口吻虽说有些惊讶,但是明显对此也有心理准备,安息能撑这么久,也到极限了。

    “罗马已经将军势集中起来了,外围所有的对手,除了我们的支援军团,其他属于安息本土的势力只剩下阿尔达希尔了。”审配平静无比的说道,“罗马已经可以集中所有实力覆灭安息了。”

    “只剩下阿尔达希尔了吗?”司马懿沉默无比的说道,阿尔达希尔他只见过几次,和孙策年龄相近,第一次见面,诛灭十三蔷薇的时候,司马懿对于阿尔达希尔的感官就是一员尚未雕琢的小将。

    第二次则是法尔斯萨珊重伤濒死,阿尔达希尔为了保护自家祖父一直想要庇佑的安息,接管了大军,和罗马大干了一场,败退回来的时候,那一次阿尔达希尔给司马懿的感觉已经有了几分名将之姿。

    至于之后司马懿听到了很多安息的情报,但是却真的没有再见过阿尔达希尔,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如何了。

    “是的,只剩下他了,当初和我们西进的那些将校,现在基本都团结在阿尔达希尔的麾下。”审配想起阿尔达希尔,不由得笑了笑,“非常有能力的一个人物,可惜生不逢时,而且未能生到一个合适的国家,如果在中原,他现在应该已经比周公瑾更进一步了吧。”

    “这么夸张?”司马懿直接被镇住了,看着审配一脸震惊,虽说司马懿常年表示自己比周瑜拽,但是司马懿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周瑜那家伙乱点的那堆能力真的很变态,就算是他,真正遇到了周瑜,想要赢,那也是非常艰难的事情。

    “大概比那还要夸张吧。”审配带着些许思虑的神色说道,“整个安息东部也就阿尔达希尔让罗马真正吃了一次亏。”

    “能拉拢过来吗?我不信这样的人物,看不出来当前的局势。”司马懿神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不能,我已经接触过了。”审配摇了摇头说道,阿尔达希尔的态度非常坚决,以至于审配的试探都没有说出口,就被逼出去了。

    和历史上的这个时代不同,那一次阿尔达希尔没有跟着自己的祖父西进收复两河,没有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背负近十万士卒的信任,没有感受到过那种自身是国家支柱的感觉。

    而这一世,阿尔达希尔亲手抢下了两河,带着进十万的安息士卒转战南北,甚至到现在安息快要倒下的时候,阿尔达希尔近乎是支撑这个国家没有崩塌的几根天柱之一!

    正因为这种沉重,这种信任,阿尔达希尔没有半点反叛,自立的想法,他这波是真的想要救安息,少年人容易动摇是真的,但少年人为了一句话,一个颜面,可以赌上一切。

    而阿尔达希尔作为支撑这个国家的天柱之一,维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颜面,维护的也是这个国家的颜面,所以在听到审配派人过去的试探时的弦外之意,便直接拒绝了。

    我阿尔达希尔未死,这安息就不会倒!

    “你觉得他有希望吗?”司马懿感受着审配话语之中的阿尔达希尔,略有些吃惊,但是面色平静的询问道。

    “万不足一!”审配神色淡漠,但是眼中却出现了些许的波澜,“现在安息和罗马差的是绝对实力,而且罗马人已经猜到了沃洛吉斯五世的想法,极尽升华,诞生一个军魂,杀出去,待二十年后再行争锋,这条路,大概是死路。”

    “因为杀不出去吗?”司马懿带着些许怅然的说道。

    “是啊,杀不出去,唯一一个可能就是走东北方向,也就是我现在支撑的位置,只不过,我不会和罗马硬拼,安息到最后只能靠自己了。”审配无比平静的看着司马懿说道。

    “罗马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司马懿苦笑连连的说道,审配这话的意思就差直说,一个军魂军团为锋头,也打不穿罗马任何一个方向了,这也就是说,罗马包围泰西封的时候,所有的方向都会有一支双天赋就超精锐镇守。

    也只有这种情况下,军魂军团才会被拖住,进而被四周包围过来的大军剿灭,而这需要十几支双天赋超精锐军团啊。

    “我们在安息-罗马战场的外围尚且练出来了数支精锐,你觉得在最核心的地方罗马人和安息人还会有杂兵吗?”审配带着些许敬服的语气说道,“说起来,在那里,反倒是罗马输的多,但是安息一输就是全军覆没!”

    “这样啊……”司马懿点了点头,他已经理解了审配的意思,双方那么疯狂的死磕,变不成精锐的早都死了,怕是现在冬都泰西封那地方直接已经没有杂兵了,起步应该都是一天赋了。

    不过由于双方的情况不同,罗马只要军队达到水平线,不管战局胜败,直接撤下去,然后稳定一段时间双天赋军团就出来了。

    而安息无法如此,这么一来罗马一路死磕一路攒钱,攒到现在攒出来十几个双天赋超精锐军团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本身就有**个超精锐军团,还有好几个决战兵种。

    “安息真的是可惜了,他们前前后后诞生了四个双天赋超精锐军团,可惜连带着打出超精锐的安息将帅都被罗马人斩杀了,现在安息剩下的牌面已经不多了,能燃烧的也燃尽了。”审配带着些许的悲哀,像是想到了自己一样。

    “居然还有四个能打出双天赋超精锐的将校啊。”司马懿一脸惊讶,这种人物就算是放在汉室也属于最顶尖的一线啊,结果这短短一年出了四个,还死了。

    “嗯,现在就剩下巴巴克,阿特拉托美几个还活着了,如果说记下来安息有谁能成就军魂军团的话,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巴巴克,阿特拉托美,以及阿尔达希尔这三个了。”审配带着些许的悲哀,他现在基本已经看到了结局。

    “你连谁能成就军魂军团都能看出来?”司马懿一阵肝痛,这是什么操作,审配你要不要这么拽,连成就军魂都能看出来,你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话说你们这些老家伙要不要这么拽,我们年轻人被你们这么搞,很有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