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四十七章 战略失误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然而陈曦疏忽了一点,就跟汉室不能理解贵霜为什么能将一手好牌打成那样,明明只需要开放上升通道,结束混乱的管理制度,释放出恒河平原的潜力,由大月氏建立的帝国就会强大到足以和汉室争锋,在农业国时代,谁掌握着粮食,谁就将获得胜利。

    然而作为四大帝国之中,拥有着最好土地资源的贵霜帝国,却完全没有发挥出来自己的优势,这一点在汉室在思维之中,属于完全无法理解的一点,更不能理解的是宁愿将一年三熟的沃土抛荒,也不愿意让普通的百姓去种,这脑路到现在汉室没弄明白。

    同样罗马这边其实也不能理解汉室的制度,罗马现在代入的汉室制度其实是罗马自家匹配的罗马四大边郡公爵制度。

    在罗马人看来,汉室也是这样的制度,池阳侯作为诸葛亮的副手,而诸葛亮又明确是汉室大贵族晋侯的代言人,而且李傕和加纳西斯瞎扯的时候又扯过国内前几年内战的事情。

    而且李傕这个人说话不怎么过脑子,有什么说什么,加之都不是太过重要的事情,所以罗马结合自己的理解,给汉室也拍了一个四大公爵拱卫四方,皇帝端坐中央的政治局势。

    结合这个政治局势去判断的话,瞬间罗马觉得自家看的一清二楚,北方思召城那个邺侯,根本不鸟池阳侯提议,该和罗马动手就和罗马动手,这不就是罗马边郡公爵互不统属的写照吗?

    再加上邺侯曾经和皇帝争锋,换过来不就是当年佩西尼乌斯尼格尔边郡公爵和塞维鲁争锋吗?

    那么头打谁还用说?当然是打邺侯啊,池阳侯和罗马关系还算靠谱,还不添乱,葱岭又离得远,邺侯天天搞事,还给罗马添堵,打完安息不收拾邺侯,去打离得远,关系又好的葱岭,那不是脑子有病吗?个人犯傻还算正常,可要是一个集体犯傻那就见鬼了。

    于是袁家就凉了,一开始袁谭并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打罗马只能说是应召而去,可惜后来发现袁家打了罗马和其他人打罗马完全是两个概念,其他人打罗马输了可以走人,袁家基本走不了。

    这也是之后审配尽可能稳住泰西封东部生命线的原因,安息能晚死一些是一些,尽可能的积蓄实力,拖到足够的时间等待后方生命线建立起来,然而怎么说呢,遥遥无期,至少袁谭到现在是一点都看不到生命线建立起来的可能了。

    这是袁家最无奈的地方,连后勤保障都解决不了,在诸葛亮带领的汉室大军还不能站台的情况下,他这边恐怕是要完的节奏。

    单凭一个袁家要是能和罗马拼命的话,那袁谭现在何必小心翼翼的在东欧布局,早大张旗鼓的搞起来了,甚至头和汉室呲牙都没啥问题,可事实上讲的话,完全打不过啊!

    袁家确实有本钱,可这本钱也是看和谁比,和国内的世家比确实远远超出,和曹孙比也勉强可以匹配,但是和罗马比,也就是那么一事了,双方差的太远了,远到袁家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有希望。

    罗马不会和汉室翻脸,也没必要翻脸,但是罗马一旦大规模和袁家动手,东欧平原这地方就算罗马人眼瞎也能看出来几分。

    一旦罗马侵占的范围过大,确定这边是大型的产粮地,那么罗马人也不会轻易的离开,对于农业国来说没有什么比产粮地更重要,国家财政虽说很重要,但是只要粮食不出现问题,国家还是能维持的。

    因而和罗马的战争基本上就是保护产粮地的战争,袁家要是输掉了东欧,那么接下来的麻烦就不仅仅是袁家的麻烦了,而是整个汉室的麻烦了,而且以后攻略的难度系数也会大幅度上升。

    “东欧那片地方”陈曦虚敲着桌面隔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有啥说吧,“除了气候原因不能一年三熟以外,土质比恒河还肥沃一些,算是世界上最大型的黑土地产粮地了。”

    陈曦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说出来了这个事实,而贾诩闻言面色一沉,原本很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全部都理解了。

    “怪不得袁谭会来啊。”贾诩沉默了一会儿,“子川,你迟早把人坑死,我们当时分配实力的时候就没有计算这里。”

    “因为在我当初的估计之中罗马根本不会打东欧,都几百年了,罗马在东欧范围之内都是浅尝辄止,根本没有大规模动手的意思。”陈曦烦躁的说道,“所以我当时的想法是让袁家占住那里,缓慢发展,五到十年的时间袁家就算打不过罗马,有后方生命线也能拖住。”

    “结果现在生命线没建立起来,袁家自己也没起来,罗马大规模发兵,不动葱岭,而去收拾袁家是吗?”贾诩黑着脸说道,他完全没想过陈曦不声不响的给他们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对,按道理来说当年我特意派的是孔明前去历练,打头的也是孔明,而袁家只是孔明手下的附属势力之一,去也只是露露脸,让袁家明白他们未来的对手有多强,到时候罗马打完安息,气不顺,也只会来找孔明算账。”陈曦也是一脸烦躁,完全不能理解罗马怎么想的。

    “然后葱岭山高陷深,罗马就算是打赢了安息,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恶心两下,不可能太过,过长的后勤线让对方根本不可能维持太久,结果现在”贾诩叹了口气,看向陈曦甚是无奈。

    “我当时估摸着等罗马打掉安息,我们这边西域通道也就该修的七七八八了,就算是没有,在之前我们已经开放了水泥烧制,西域三十六国也都参与了进来,半年,最多再有半年我们就能修好到葱岭的道路,而孔明肯定能撑住。”陈曦直接承认了自己的战略失误。

    “诚然你想的不错,可”贾诩叹了口气说道,“唇亡齿寒啊,我只问一件事,当年安排袁家在现在那个地方定居到底是你的算计,还是他们的选择。”

    “我的算计,傻子都知道袁家不可能去葱岭,就算是才上路的时候没明白,到了地方也该明白了,葱岭的定位是前沿基地,而且那个位置本身就是汉室,安息,贵霜的交汇处,袁家怎么可能坐在那个位置。”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去了,等孔明来了也得走。”

    贾诩缓缓地点头,那就是陈曦给袁家下的套,如果一开始陈曦给袁家直接说去叶卡捷琳堡那个位置,袁家去了的话,除非是葱岭求援,在他们初期发展的时候一般都是不会动的。

    而陈曦说的是去葱岭,那么袁家一路西进就算知道自己其实不能去葱岭,去了也需要离开,也必须要去,至少大军要去。

    “你算计的真不赖啊。”贾诩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曦,他也没想过陈曦会仔细考虑这种东西,说起来真是少见,不过也对,东欧平原如果真是那般,也值得陈曦去算计谋划了。

    “结果玩崩了。”陈曦一脸失落的说道,“我是真没想到在当前连后勤都没做好的时候,袁家就会被罗马打,我原本以为罗马打了葱岭,展示了军势,拿颜面之后,我们和罗马会有五到十年的蜜月,之后才会有摩擦,那个时候罗马才会对袁家下手。”

    “我问你一件事,东欧平原你原本是打算怎么分配的。”贾诩突然一转话锋,看向陈曦询问道。

    “除了,曹孙,其他世家愿意去都可以去。”陈曦平静地说道。

    “原来如此。”贾诩这次也陷入了沉默。

    东欧平原有人愿意去吗?有,肯定有,但罗马在侧,并且在那里下手的话,恐怕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世家过去了,甚至不需要到那一步,只需要确定罗马窥视,就根本不会有一个世家过去。

    毕竟先签了诸夏一体,也就意味着当罗马动手的时候,这些人都需要动手,然而连袁家都没有本钱,谁去谁死,谁会去?

    “也就是说除了袁家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以外,正常人都不会在局势不明朗的时候去那边是吧。”贾诩看向陈曦询问道。

    “然而,且不说我们和罗马的局势会不会在近十年之间明朗,就算是局势明朗了,他们有资格去吗?”陈曦苦笑着说道,“所以要像分蛋糕,必须要做蛋糕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汉帝国主力不能给袁家站台,后勤保障线距离袁家还那么远,袁谭这次来拜白马将军明摆着是打算学对方了,而且和白马将军最后内战**不同,袁谭这次三拜九叩之后,不头的话,面对罗马可就是对外而战以身殉国了。”贾诩也显得有些沉默。

    “所以我打算放曹司空过去。”陈曦叹了口气,他其实不想让曹孙插手东欧平原的,人心不可试探,而曹操过去真的不合适,只不过现在没有别的人了,只能找曹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