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九百六十七章 稳住,不要翻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阿文德看着轻易将面前对手逼退的亲卫不由得一愣,随后陷入了沉默,随后带着苦涩咧了咧嘴,“交给你们了,就算是为了不辜负你们信任,这一次我也会赢给你们看的!”

    “军团长,您可从来没有输过。”亲卫队长勉力架住蒋钦的攻击,“我们一直很想知道,那一战之前您到底收到了什么情报。”

    又是一群可以给阿文德用命的老兵冲了过来,靠着心象的极大加持,他们甚至能在面对三四个江东士卒的情况下占据优势,而且随着老兵开始组织麾下新兵传递阿文德的神话,原本就是一对三的阿文德军团甚至开始占据优势了。

    “那一次啊,我心碎了。”阿文德知道这些老兵问的是当年最后一战的时候,为什么自己就像是死人一样。

    “不过,这一次,我愿意再次捡起我曾经失落的一切。”阿文德平静的说道,“上吧,让汉军也见识一下纵横不败的阿文德军团。”

    阿文德剑锋直指汉军,已经被老兵统合过来的新兵皆是高吼着发动了冲锋,“不用管箭矢,凭感觉攻击就可以了,在军团长心象的笼罩下,只要去追求胜利就可以了,不去管箭矢,箭矢也不会射中你们的!攻击,不管不顾的攻击就可以了!”

    老兵们有着北方伐南方的经验,明白阿文德心象一开,大家全力莽就是了,阿文德招纳的水军倒是有没有这个认知,但是水军在老兵的带领下跟着莽之后,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你玩命莽,对方的箭矢还真射不中你了。

    这不科学!这是所有的水军士卒的第一感觉,然而现实就是这么一个现实,以至于被统帅起来,所有的士卒都开始了疯狂的莽。

    实际上怎么说呢,这个其实是科学的,阿文德的心象好歹有直觉大幅度加强这个效果,大力莽对手,将对手莽的手忙脚乱,对手后方的弓箭手攻击起来难度就大了很多,加上全力莽的情况下,光靠直觉闪避箭矢,靠谱程度远比新兵一边被对方追砍,一边躲箭矢安全得多。

    自然这么一来新兵更有信心跟着老兵去莽,而有些时候战斗的气势可能比战斗的素质还要重要。

    更何况江东水军近战的素质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打顺风战还行,打逆风战,那真就靠着主将亲卫在兜底,要不是现在在船上,没地方跑,搞不好江东士卒面对阿文德的攻势已经散成一团了。

    蒋钦,朱治,程普这个时候皆是带着自己的亲卫在阻击阿文德的本阵,但是一挑三已经打出气势的阿文德,根本不管对手是谁,而领头那些发自内心坚信阿文德无敌,甚至为了这份无敌可以用命去奋战的老兵硬生生在三条战线上打出了优势。

    “竺迦叶波,你行不行!”阿文德这个时候已经打出了气势,身上那种尘封了十余载镇压一切不服的气势再次显现,因而竺迦叶波虽说和自己明明是一个级别的舰长,但是阿文德直接呵斥。

    “……”竺迦叶波表示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自己的兵明明和阿文德是半斤八两,周泰和董袭的士卒也和蒋钦,程普等人差不多,为什么阿文德一打三还有逆推的余力,自己这边都快撑不住了。

    眼见竺迦叶波那边没有回答,阿文德也知道他那边已经到极限了,贵霜的优势是什么他很清楚,汉军的优势是什么他也很清楚,如果双方舰队规模一样,他和竺迦叶波必胜。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他和竺迦叶波两个人打五个舰队的人马,就算是小军团作战的优势再明显,汉军的素质也在那里放着,能打成现在这个程度,完全是靠着自家的老兵在撑着。

    “不能再拖下去了。”阿文德面色发狠,先行放弃指挥,再一次举起自己的佩剑,原本就展开的心象,在这一刻再次星辉坠落,和阿文德军团对面的三条防线皆是心头一震,玩命的开始攻击。

    与此同时,阿文德直接不管不顾的用他心通宣告,“我在此宣告,赌上阿文德军团四十一战全胜的荣耀,赌上破灭摩罗军团的荣誉,赌上我阿文德军团无敌的称号,此战必胜!”

    阿文德的三段宣告,近乎像是三个超大强化一样,三道攻势上的阿文德老兵皆是怒吼着朝着汉军发动了反扑,而老兵身后那些新加入的士卒,在这一刻也感受到了身体之中充盈的力量,同样在老兵的怒吼声中对着汉军发动了反扑。

    至于竺迦叶波在听到宣告的瞬间,甚至愣神了一秒,结果被周泰逮住机会就是一刀,若非反应快,那一刀下去,竺迦叶波怕是会被分成两半,然而饶是如此,跟着竺迦叶波一起对抗周泰的三名统领,也有两名被周泰直接砍杀。

    阿文德的宣告让原本被对方一人压制住的蒋钦,程普三人皆是压力倍增,随即原本还有逆势反攻想法的他们,瞬间收缩阵型,转而选择限制阿文德军团的攻势,不再对拼,而是打算拖住阿文德,等待周泰,董袭那边获得胜利,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干掉这个**oss。

    鬼知道,海战上为什么会遇到这种陆战无敌级别的军团,四十一战连胜的怪胎,还是交给周瑜这种大佬去硬碰硬吧。

    一时间阿文德军团的攻势就像是爆炸了一般,汉军则是不断的收缩防线,靠着阵型带来的防御强化能力严防死守,明摆着已经不想和一个无敌级别的军团死磕了,反倒是阿文德军团依旧在疯狂的砍杀,甚至开始跳船到董袭和竺迦叶波军团的战场上去打开局势。

    竺迦叶波愣了一瞬间,回神过来之后,二话没说,直接率领自己的军团往阿文德军团的方向靠拢。

    虽说他以前真是不知道这个阿文德就是当年那个那个阿文德,但是人的名,树的影,当年北贵最能打的军团长他还是知道的。

    四十一战连胜战绩也不是吹出来的,最后那一次失败,很多人结合之后阿文德失踪的情况来看,都认为阿文德是在之前收到了什么情报,根本不想打了。

    就连击败了阿文德的那位,都不认为自己是战胜了阿文德。

    结果现在阿文德告诉竺迦叶波自己就是那个变态,竺迦叶波第一反应是不信,甚至在第一波的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一直以来不拔尖,也不落后的舰长其实就是阿文德军团长。

    若非二次宣告带来的极大震撼,竺迦叶波根本无法相信这就是曾经那个被称作无敌的男子。

    不过这不影响竺迦叶波在确定阿文德真实身份之后第一时间跑过来抱大腿,自己确实是顶不住两支汉军军团了,但阿文德可以啊。

    阿文德一打三还占有优势,要不是水战摆不开,说不定现在都开始屠杀汉军了,于是竺迦叶波在确定阿文德身份之后,第一时间开始了战略收缩,开始朝着阿文德靠拢。

    同样汉军这边在蒋钦等人开始战略收缩之后,吕范和董袭也都很自然开始调兵进行辅助,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对面那个军团的攻势太猛了,要是在陆地上,搞不好现在都要玩完了。

    实际上阿文德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了,开了心象之后,他突然发现以前常用的陆战莽莽莽战术在战舰上不能直接使用,颇有些施展不开,如果现在还能开船用大型战略秘术的话,倒还可以直接倒扣整个舰队,让接舷战近乎陆战一般。

    然而阿文德已经拿不出来那么多的储备云气来执行这个计划了,而且作为真正打赢了四十一场大战的军团长,眼力还是有的,他现在虽说压制了汉军,但是距离压垮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如果是陆战,他可以选择绕开,可现在做不到!

    硬刚的话,短时间就算是阿文德也很难打出想要的战绩,除非是汉军突然出现失误,然而汉军在压缩了防线之后,在配合上已经压倒了贵霜,现在能压住汉室,更多是靠着气势,等这一口气散了之后,恐怕就要全军败退了。

    竺迦叶波合并过来之后,阿文德的压力增大了很多,汉军的弓箭手开始被整合起来使用,直觉加强带来的效果,再怎么也挡不住洗地图级别的箭雨,若非阿文德也有足够的战场判断能力,提前进行反制,恐怕顶不住五波,就又要一面的防线崩塌了。

    可饶是如此,阿文德已经感觉到身心俱疲了,同样在阿文德看不到的地方蒋钦,朱治等人也都面带疲累之色。

    没办法,打到这种程度,汉军都战略收缩了,对方居然还能推进,箭雨反击的同时,对方同时进行战场突破,好几次都快将侧边打崩了。

    该说不愧是无敌级别的陆军军团吗?还好不是陆战,否则跑都没得跑,先拖住,顶住,都督应该是马上到!只要不被全歼,拖到都督到场,肯定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