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七十六章 踏碎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是和汉室最大的不同,当然像周瑜这种靠着本身够强的实力,以及足够庞大的精神量,强改之后使用,也是可以的。

    “只能走这条路线,走贵霜那条路的话,我们就算是可以抄秘术,也很难是对手,集团防御式这个真的很重要,至于云气储备的问题……”周瑜面做沉思状,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接下来我们将自己所有学到过的,所有能用上的全部整理出来,先将这些吃透再说。”周瑜缓缓地说道。

    甘宁闻言默默地点头,他也知道这一战暴露了很多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学了贵霜之后,却没有办法解决最核心的云气储备问题。

    如果云气储备足够,哪怕是双方舰船交接,阵型混乱,硬挨之前那一波海啸都不是大问题,然而云气储备不足。

    周瑜在甘宁离开之后,默默地想到。

    然而,这个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现实,贵霜发展到现在大多数舰长也只是能使用普通秘法,大型战略级别的秘术能用的人非常少,就周瑜的感觉,到时候就算是换成了贵霜模式,能学会的也就几个人。

    这样还不如自己将之转化成不依托神佛观想的模式,教给他们。

    周瑜看着一众士气低迷的士卒,心中轻叹。

    在周瑜轻叹的时候,太史慈,李严等人已然完成了马踏联营。

    和一开始的谨慎完全不同,这个时候的李严和太史慈,整个人都处于狂暴状态,除了作为最后后备力量的文聘,其他所有人都投入了战斗,当然不是因为战斗力太不顺利,而是战斗太顺利了。

    时间略略倒退到汉室吃完饭,睡了一觉苏醒的时候,那个时候太阳西斜,阳光微暖,空气之中充满了淡淡的芬芳,然而对于太史慈这种不懂情调的男人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杀人放火的时间点。

    没有什么好说的,整兵,作战,就是现在,这个点,不出意外就是贵霜吃下午饭的时间,开干!

    “我为先锋,凌将军为护军,李将军为中军如何?”太史慈挥舞了两下自己的方天画戟,然后扭头对李严询问道。

    “做好,对方营地之中冲出来大量杂兵的准备。”李严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并没有拒绝太史慈的提议。

    “大丈夫在世,本就当手刃敌首,为此冲锋陷阵又有何妨?杀之就是!”这一刻太史慈的精气神已经升华到了极限,气势也隐隐攀升,双眼之中精光大作,已经做好了,一往无前的决心。

    “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不过不用为后路担心,我在,后路必在!”文聘无比平静的说道。

    “我上了!”太史慈从一旁换了一身金甲船上,带上翅翼偷窥,系好披风,全然一副,就等着对方用弓箭招呼的气势。

    “你们谁会贵霜语?”凌操突然询问道。

    太史慈瞟了一眼凌操,“我会另一种方式和所有人沟通,神乡那边专业用来和所有人型生物交流的精神语言。”

    “那我就不担心了。”凌操笑了笑说道,“旗开得胜。”

    “嗯!”太史慈翻身上马,然后带着自己的两个军团直接朝着马六甲北岸贵霜修筑的城墙冲了过去。

    身后的士卒也直接打起来了代表炎汉的赤色大旗,追随着太史慈一起朝着贵霜的城墙冲了过去,已经不需要掩饰了,看到也罢,不看到也罢,到了这个距离,冲过去,对方能不能反应过来都是问题。

    太史慈麾下的士卒和甘宁麾下那些来自贵霜的海盗不同,是实打实具备内气的精锐,当然从阳群那边拿到的第二支军团,虽说在这一方面有所欠缺,但太史慈也没打算拿这群人去打接近战。

    太史慈的速度很快,不过贵霜陆军虽说大意,但还真不至于出现在连大批人马在丛林里面穿梭都无法看到,因而在太史慈靠近到贵霜城墙两里的时候,贵霜城墙上便传来了迅疾的号角声。

    虽说和汉室的召集方式明显不同,但这种情况下,这么干的意义就连太史慈都能明白,紧急召唤而已。

    不过已经靠近到这种程度了,太史慈也无需担心被人发现这一问题,冲过去解决战斗就可以了。

    “所有人随我冲!”太史慈怒吼着下令道。

    然而身后的士卒皆是不计消耗的追着太史慈朝着贵霜城墙冲了过去,等到靠近到五百步的时候,贵霜城墙上已经出现了影影绰绰的贵霜士卒,而那些城墙外的土人,则当场四处奔散开来。

    很明显这些人并没有为贵霜卖命的打算,他们虽说被贵霜征服了,但距离贵霜收纳他们还有相当的距离,尤其是太史慈冲出来的气势,压根就不是这些连炼气成罡都没有的土人所能抵抗的。

    更何况,太史慈的军团装备可是太史慈自己订制的,金光闪闪不是说笑的,虽说远看确实骚的可以,但同样在震慑性上也不是说笑的。

    而身上最多裹了一层不知道是麻,还是什么树皮搓成来的绳子编制的玩意儿,看到太史慈本部这种近乎天神一般的武装,别的不说,心理就先生出了自卑,这还怎么打,当然是当场就跑了。

    当然土人的四散奔逃,并没有影响城墙上贵霜士卒的士气,当然也没有影响城墙上那些被贵霜接纳的土人的士气,在这些人看来,他们已经和城墙下面那些垃圾完全不是一个人种了。

    部落酋长的时代,强者为王,没有什么理由,强大就是遵从对方的第一守则,贵霜够强,所以这些被接纳的土人无比的忠心,哪怕是面对汉室,在没明白这个概念之前,他们也没有任何畏惧。

    然而很快,他们就明白了那一杆赤色的大旗到底代表着什么。

    “放箭!”汉军冲到距离贵霜城墙快有两百步的时候,贵霜的弓箭手才开始稀稀落落的放箭,不同于之前汉室打的那些贵霜硬茬,甚至连拉胡尔手下的杂兵都不及的玩意儿,在看到汉军连攻城武器都没有的情况下,甚至哄然大笑。

    没见过这么傻的,抱着这种心态,贵霜的陆军开始了他们攻击。

    然而面对贵霜的箭雨,太史慈根本不闪不避,双手持举方天画戟,身后属于阳群那批无当的士卒自然的将所有的力量融入了太史慈的身躯之中,太史慈当场腾身而起。

    也是到这一刻,城墙上的贵霜小统领才发现出大事了,汉军居然来了一个内气离体,而之前根本没想过对手有多强,驻军的统帅,只是派遣了一队人调动土人来看看局势而已。

    “放箭!”贵霜统领惨厉的呼喊道。

    然而只见到一道巨大的仿若分开天地的半月形军团攻击从太史慈的手上砍出,随后更是又一道几乎同样大小的军团攻击从太史慈的戟刃旁延伸而出,两道巨大的军团攻击在瞬息之间轰杀在了贵霜建立在马六甲北岸的城墙上。

    这一刻哪怕是在之前对于贵霜强悍实力敬畏有加的土人也感觉到了天威的降临,然而不等他们逃窜,两道巨大的军团攻击就轰杀在了城墙上,直接斩碎了城墙。

    太史慈看着这一幕明显愣神了一下,颇有一种,我准备了一堆大招,还没有使用,你就倒下了,是不是对不起我对于的关注?

    “继续,碾碎城墙!”太史慈一击在城墙上斩裂出来两条大概有一米宽的裂口,随后毫不客气的再次发力。

    三十发过后,整个马六甲北岸,贵霜新建的面对太史慈的城墙,塌了一个大约有两百米宽的豁口。

    这个时候太史慈麾下的无当军团其实还有一半的战斗力,但不需要了,这就够了,已经足够镇住贵霜陆军了,至于土人,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皆是战战兢兢,汗流如浆。

    “杀进去,一个不留!”太史慈冷冷的下令道,直接率领大军从轰杀出来的巨大缺口之中冲了进去,而这个时候,城池之中的贵霜已经彻底大乱,根本没有办法组织起来。

    因为历来攻城战,只要敌方进城,别的不说,己方的士气先完蛋了,更何况像汉室这种,直接崩碎了城墙,碾压出来一个两百步的通道,这种恐怖的效果,直接碾碎了贵霜的士气。

    不同于北贵那种可以做到决死反扑的精锐,换成出身于南部的士卒,除非是经过拉胡尔多年的调教,否则最本质,也就是最核心的一点,打不过就跑,遇到强者直接跪的本能,根本改不了。

    而现在太史慈强吗,超级强,碾碎了城墙,直接踏进来的超级强者,士气全崩的贵霜陆军根本不敢和太史慈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