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七十七章 阵斩敌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对于心里有数的太史慈来说,不就是弓箭手和强弩手吗?不好意思,我太史慈也是这事件最顶级的弓箭手之一,不说闪开所有的箭矢,但是拨走所有射向致命要害的箭矢我还是有信心的!

    如果你们能射几波,我可能挡不住所有的,但你们想要我命,那么就只能放到够近,而够近也就意味着只能射杀一波到两波。

    “你的人头,我带走了!”太史慈一戟拨开所有的射向自身要害的箭矢,硬扛其他部位的箭雨,然后怒吼着朝着洛赫特一戟斩下,至于身边那个内气离体护卫的攻击,区区,一枪,我太史慈硬扛了!

    不是闪不开那个内气离体的攻击,也不是挡不住,或者打不过,只是没有必要,太史慈并不想浪费时间,现在的局势求的是速胜,每多拖延一秒,自身的胜率就会出现些许下滑。

    没有什么比阵斩敌酋更能拔升士气,摧毁敌方战斗力的了,既然在发现对方的时候,就有了这种觉悟,那么以最快的速度干掉对方便是太史慈最正确的学选择。

    这一刻太史慈的战马人立而起,手上的方天画戟高高举起,威势近乎攀升到了顶峰,而身上扎的好几根箭矢不仅没有让太史慈显得狼狈,反倒显现出来了一种不胜则死的决绝。

    在这种气势的衬托下,洛赫特身边的那个内气离体的护卫,近乎在瞬间就明白太史慈已经做好了硬扛自己攻击搞死洛赫特的心理准备,不由得心下一突。

    原本逼对方回防的攻击也不由得有些犹疑,毕竟他的职责是保护洛赫特,而不是什么斩杀敌人。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的犹疑,太史慈直接把握住了时机,方天画戟划出一道半月形的光弧,从洛赫特的正面划过,鲜血爆射,脖颈连着小半个身子直接被太史慈斩下。

    这一刻洛赫特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他的计划,他的谋算,明明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为什么说结束就结束了,甚至连时间都没有争取下来,当场洛赫特含恨而亡。

    与此同时,太史慈伸手一捞,直接将洛赫特的人头提了起来,然后用特殊的交流手段朝着四处通告道,“敌将已死,尔等还不速降!”

    太史慈惊人的反应力将洛赫特的人头捞到手之后,更是在第一时间用方天画戟以两败俱伤的气势砸向洛赫特的护卫,优雅?不一点都不优雅,要得就是这种霸道和决绝,比狠,我太史慈当年就敢在河北和颜良来个两败俱伤,谁怕谁啊!

    一招两败俱伤的重击直接将洛赫特的护卫逼退,而退了这一步之后,原本心中怀揣的为了洛赫特赴死的想法也消除了大半,毕竟冲上去能不能干掉是一个问题,再说洛赫特已经死了。

    而一个内气离体的武将,在什么地方都是能吃得开的,没必要和别人死扛啊,生气这个想法之后,洛赫特的护卫被太史慈一戟逼退之后,扭身就走,洛赫特一死,这里根本没有办法阻击汉军。

    身中数箭,手提洛赫特人头的太史慈确实对于贵霜士卒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原本逐级防御还能勉强维持的贵霜军团,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士气大衰,进而快速的崩溃。

    倒是洛赫特身边的那些亲卫,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疯狂的朝着太史慈发动了攻击,然而,没有什么用,太史慈的身边也是有着大量的士卒,更何况不管是士气,还是精锐程度都强过洛赫特的士卒。

    当然双方就混战了起来,原本靠着赴死的觉悟,洛赫特的亲卫说不定还能创造一些战绩,结果丹阳精锐的集火,直接将这群家伙统统干掉,瞬间,贵霜战线里面的反抗势力就变得寥寥无几了。

    “杀过去!”李严大声的命令道,趁这个机会杀到水寨的岸边,然后守在那里,逼着贵霜的援军打登陆战,所谓的半渡而击,在任何时候都是非常有效的战术。

    贵霜水军就算是厉害,想要在汉军驻守的海岸进行登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到时候,绝对能比现在创造出更大的战绩。

    洛赫特的战死,完全出乎了贵霜水寨所有的统领的预估,原本勉强还能守住的营寨,直接随着士卒的溃逃,进入了大乱。

    至于其他从各方冲过来,准备救援前营的贵霜将校,在到洛赫特战死的消息直接愣住了,他们的总指挥就是洛赫特,整个营地的营防靠的也就是洛赫特的指挥。

    毕竟贵霜陆军的战斗力并不算太好,这个营地里面最能打的三个军团,一个是前营的萨米特,在之前接战的时候就被太史慈碾碎了,接下来两个能打的军团分别是洛赫特的本部,以及西洛特的本部。

    然而这三个军团除了西洛特的本部是北方发配过来的倒霉孩子,具备着正儿八经精锐的战斗力以外,其他两个军团要发挥战斗力,更多是靠着洛赫特的指挥,聚集大量的杂兵靠着数量,规模和协调去战斗,然而洛赫特现在死了。

    从后营带兵冲过来的西洛特听到这个消息,二话没说直接收缩战线尽可能的收纳溃逃士卒补充自身后营的延伸线。

    当然这么做的意义不是为了和汉室硬扛,而是为了聚集起来足够的实力,放开通往马六甲北岸的通道,让汉室将主力放在北岸,去对付那群过来登陆的南部杂鱼。

    至于西洛特已经做好东撤到侧营,依托防御工事和主力不大可能去找自身麻烦的汉军拖时间的准备。

    他可不是南方那群没脑子的家伙,知道的是汉军杀过来的时候,西洛特就已经做好了面对最强敌人的准备,小心谨慎,反正绝对不冒头,先祖怎么输的他还是很清楚的,绝对不冒头!

    正因为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西洛特并没有像其他时候被洛赫特召唤时那样率兵强突,而是在后营先行列好了混合编制的战线之后才往出跑,结果不用说,等西洛特列好混合战线之后,洛赫特都死了。

    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西洛特表示自己还是别和汉室照面了,虽说一直吹要和汉室见个高下什么的,但那也就是吹吹而已,真当汉室出现在面前,还敢挥拳上去和汉室刚得,都是北贵的佼佼者。

    西洛特并不是佼佼者,当然也不是地板砖,就是北贵水平正常,脑子正常的那种将校,虽说因为上百年北贵不断的灌输,对于汉室有着一种强大的执念,当然对于公主的执念更是打的要死。

    严重怀疑,对于北贵这种已经不太正常的执念,要是有个王室成员娶了汉室公主,搞不好,能圈一圈粉,然后列入继承人选项。

    总之西洛特是脑子正常的将帅,所以在收到洛赫特完蛋的消息之后,当场收缩兵力,收纳溃散士卒,让开自己的防线,去边缘地带尝试进行苟活,总体而言做法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然而汉军又不是脑子有病,岂会让一个整编的军团没溃散的情况下躲在自己的身侧,你说你不想和我们动手,我们就信你不会动手?

    说笑呢!不是因为说的话值不值得信任,而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给汉室添堵,所以你必须完蛋。

    因而眼见西洛特的本阵保持着相对完好的状态,一边吸纳士卒,一边往东侧撤退,凌操二话不说带着自己的本部追了上去。

    至于太史慈这个时候则用自己的精神波动和土人进行交流,既然确定了这些部落酋长都属于谁强听谁的,那么还有什么说的,现在当然是听汉室的了,区区贵霜,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谁强。

    “你们去武备库换武器装备,接下来等贵霜登陆的时候,杀一个贵霜士卒,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汉室百姓的出身。”太史慈看着那群瑟瑟发抖的土人说道。

    这个时代,这群土人还在玩活祭,吃人,裸奔,对于贵霜这种已经成体系的强大文明自然是向往的无以复加,就跟羞耻心一样,所有人都在裸奔的话,没人觉得有问题,但当其中有一个来自强大文明的战士出现在他们面前,穿着闪亮的金甲,那么自然会感觉到羞耻。

    文明这种东西,只有强大了才会受到野蛮的推崇。

    而现在这些土人就处在这么一个状态,他们无比敬服将他们打成狗的贵霜人,然后汉室出现将贵霜人打成了狗,连那个他们甚至没多少机会见到过的将军都被这个金甲汉将砍死。

    自然孰强孰弱,一看就知,在这种情况下,本身就不是因为忠心而投靠给贵霜的土人,瞬间就想要转投汉室,没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新来的这个文明更加强大。

    在这种情况下,太史慈表示只要你们干掉贵霜一个士卒,就给汉室百姓出身,这些人当场嘶吼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当场转投汉军,砍曾经的上司并没有任何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