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七十九章 战场起义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反正速度快,跳的远,还带蓄力,接近之后,来个反身跳,再接两下快速的跳跃,搞定,就这么通过了……

    除了撞在一起的倒霉孩子,瓦莱纳已经带着自己的亲兵,以超乎想像的灵活从汉军战线穿了过去。收藏本站

    说实话,若非瓦莱纳和肯迈勒都没有训练出自己想要的精锐天赋的能力,瓦莱纳的双倍跳跃蓄力,不管是训练一个藏剑,还是训练一个爆发性冲刺,战斗力都比现在要强。

    尤其是后者,二倍跳跃蓄力,加爆发性冲刺,除了生存力纠结一些,短程爆发力绝对是顶尖级别,至少突刺时的第一刀,绝对够强。

    说来,这一刻太史慈和文聘是真呆住了,对方军团灵活的简直让太史慈和文聘发木,这种神奇的通过方式,真的将他们镇住了。

    不过仅仅是瞬间太史慈就反应了过来,直接分出一部分兵力去追击瓦莱纳,剩下的士卒应对之后登陆的贵霜军团,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太史慈彻底愣住了,这是什么操作?

    “肯迈勒,你给我去死吧!”南方婆罗门的追击速度也不慢,很快也就杀了过来,而且相比于之前还算克制的行为,这一次直接算是暴走了,上来就是一个超大型的军团攻击。

    然后在太史慈目瞪口呆之中,轰杀向了自己前面的贵霜舰队,这绝对不是误伤,这绝对是有预谋的打击,问题是这种打击是为了彰显什么?彰显自家脑残?

    要知道古代临阵叛乱都属于很少的事情,像这种当着敌人地面临阵大打出手的更是少之又少。

    太史慈可谓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完全不明白贵霜在搞什么鬼,不过对方一发军团攻击轰向自家的舰队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是什么情况?”文聘看着被一击掀翻了数艘小船,军团攻击残余的威势轰起一片巨浪的情况,莫名的有些发愣,不知道该不该插手继续和贵霜进行战斗。

    “不知道,但这是内乱了吧。”眼见被攻击的那支舰队直接用集团防御式硬扛攻击的同时,反身给对面也丢出一道大型军团攻击,太史慈脸颊莫名抽搐了两下,真的是看了一场大戏啊。

    “阵前内乱,这是什么鬼?”文聘表示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骚的操作,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命令士卒退后,不要管贵霜内乱,很明显他们不是在演戏。”太史慈盯着翻船之后,从海面冒出来的几个士卒,很明显这不是做给汉室看的局。

    文聘点了点头,率领的士卒后退了一节,然后又分了一部分军团前去追赶瓦莱纳,然后自己和太史慈就这么看着海面上的战斗。

    至于贵霜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太史慈和文聘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就当一场大戏来看。

    很快肯迈勒率领的舰队就陷入了狼狈之中,哪怕这十年自己在水军里面好好的进行了训练,也好好的进行了学习,各方面的水平远比南方婆罗门的杂鱼要高太多。

    但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现在真的不是四只手啊,是好几个舰队在围攻自己,哪怕这几个舰队的统帅都是肯迈勒看不惯的杂鱼,靠着加大输出,肯迈勒也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应对。

    “一群垃圾,都是跟塞西家族学的水战,我当年来的时候上船都晕,十年下来,你们这群渣渣要不是数量是我的几倍,我今天真就弄死你们!”肯迈勒这个时候已经真火了,输给强者他没什么不满,但是被杂鱼弄死,他真的是窝火的不像话。

    心象之力加大输出,直接透支士卒的精神意志,强化云气结构,创造出更强的集团防御式,然而这种方式实在是没有办法维持太久,再这么下去,再吃十来发,恐怕自己真就要船毁人亡了。

    “所有人,加把劲,逆贼今天就死在这里了!”南方婆罗门的军团长眼见肯迈勒的集团防御式在被打击的时候出现了晃动,当即兴奋的招呼道,而肯迈勒听到这句话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老子宁可死在汉军手上,也绝对不会死在你们这群杂鱼手上。】肯迈勒硬吃了一发军团攻击,强行启动舰队,准备冲滩。

    “哈哈哈,去死吧!”眼见肯迈勒直接冲滩,刹帝利出身的那些军团长直接兴奋了起来,也都追赶着肯迈勒,驱使对方强行冲滩,准备看一场汉军和贵霜的大战,然后来个坐山观虎斗。

    “汉军,能听到吗?”肯迈勒窝了一肚子的火,看了一眼刹帝利的操作,直接调动云气,尝试不太熟练的传音之术,和汉室那边已经发展到都快逆天了的传音,贵霜这边勉强上路。

    “北方大月氏军团长,肯迈勒希望和您进行和谈。”肯迈勒直接用半生不熟的他心通给太史慈传音道,没办法作为一个不是用神佛观想体系修炼上来的北贵人士,学个他心通差点累死。

    “和谈?我不觉得有什么和谈的意义,我看我们不和谈,你也会被身后的舰队歼灭。”太史慈的精神波动非常清晰的传播了过来。

    “不,如果我登陆的话,他们不会特意追杀,只会让我和你们进行厮杀。”肯迈勒平静的说道,“汉军确实很强,但你们应该也不想出现太大的损失吧。”

    “未必是太大的损失。”太史慈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我现在没有太多的本钱和时间和你们谈判,那我简单说一下,他们是南方刹帝利,我是北方贵族,我们双方不和,而且是严重不合,被你们压制的那个将帅叫做西洛特,是我们北贵的将士,所以我和瓦莱纳前来救他。”肯迈勒尽可能的长话短说,很快就交代了很多问题。

    “但这说明不了你的水战水平为什么比那群南方人还高。”太史慈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因为水战不是南方的能力,水战是塞西家族的能力,只是塞西家族对所有人放开了自家的成果。”肯迈勒冷笑着说道,“我这边并不想和汉室发生冲突,但如果你们拒绝,那么就只能开战,但你们并不是双天赋超精锐,未必能全歼我们。”

    太史慈闻言,再次露出思考状,隔了一会儿,就在肯迈勒即将冲滩的时候,太史慈开口,“假如我们如何?”

    “……”肯迈勒愣了一下,然后整个舰队开始了冲滩。

    “也好,加入汉室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肯迈勒冲滩之后,从舰船上直接跳了下来,“但有一个条件。”

    “说!”太史慈长舒了一口气,肯迈勒答应的太过容易,连太史慈都有些担心,对方是不是在虚与委蛇。

    “我不参与对北贵的战争,打婆罗门的话,让我上一线。”肯迈勒带着一种窝火的口气说道,北贵的将校,尤其是祖上参与过对汉室战争的将校对于汉室的感官非常复杂,但对婆罗门就一个感觉,干他!

    因而对于肯迈勒来说,上汉室的船根本没压力,本身为了一个信念等了十年阿文德,结果没等到,回北贵的话,天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不是早就被别人占了,也不知道佛沃德还记不记得自己等人的事情。

    想到这个肯迈勒就觉得肝痛,再说回到北贵还能不能打南方婆罗门这些臭虫还是个问题,这波真被这群智障恶心透了。

    相比于回北贵砍不了这群智障,肯迈勒觉得还不如投汉室算了,至少投了汉室还能砍婆罗门这群让人犯恶心的家伙。

    反正不亏,回北贵也是靠自己的武力和统帅能力吃饭,去汉室也是靠这个吃饭,北贵的饭未必有汉室的好吃,吃汉室的米吧。

    “……”太史慈看着一脸窝火,身上冒着暗紫色心象的肯迈勒,觉得这个条件可以答应,战斗力不差,而且看起来统帅能力也不差,还带着手下,不亏不亏。

    “问他,能说服另外两个人吗?”文聘突然传音给太史慈说道,之前太史慈已经告诉他当前的局势了。

    “你能说服其他两个人吗?”太史慈追问道。

    “问题不大,婆罗门将我们恶心透了,本来说回北贵,看起来也回不去了,加入你们算了。”肯迈勒面色抑郁的说道,“我去说服他们,其他人反击婆罗门。”

    “仲业,你跟过去。”太史慈给了文聘一个眼神,文聘点了点头。

    肯迈勒看了一眼跟过来的文聘也没有在意,他还真没有算计汉军的意思,主要是婆罗门实在是在这次将他恶心透了,投汉室打婆罗门别的不说,至少心里爽,战场起义算了,反正也回不去了。

    肯迈勒过来的时候,凌操和西洛特,还有瓦莱纳正在厮杀,由于援军的加入,凌操有些落入下风,但并不太影响整体的大局势,当然优势的情况下西洛特和瓦莱纳要跑相对就容易了很多。

    只不过还没等他们跑路,肯迈勒就来了,“所有人住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