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不是一路人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西洛特和瓦莱纳听到这一声不由得一愣,说起来,西洛特并不是阿文德的手下,算是后面发配过来的,不过由于是北贵的将帅,和瓦莱纳,肯迈勒两人经常混在一起,算是抱团取暖。

    毕竟贵霜的海军基本都是南贵的人马,北方的人虽说有,但基本上是寥寥无几,西洛特过来之后,基本上就一直跟着这俩在混,虽说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比自己猛那是肯定的。

    当然这个小团体的核心就是肯迈勒,自然在听到这一声之后,不管是西洛特还是瓦莱纳都是一愣,随后皆是看向肯迈勒。

    与此同时文聘也招呼着凌操住手,双方快速的拉开了距离,然后看向来人,皆是有些不解。

    “投汉室吧,婆罗门的智障让我恶心了,我们的船被那群垃圾弄沉了,跑不掉,他们想要坐山观虎斗。”肯迈勒用半生不熟的他心通跟西洛特和瓦莱纳交流。

    不过明显西洛特有些不太愿意,但是瓦莱纳这么多年早都快被南方婆罗门恶心透了,听到这话,直接将自己的武器背在了背后,算是给汉室一个台阶,虽说对于内气离体来说,动手都是即掏即用。

    武器背到背后也不影响接下来战斗时的施展,但至少姿态做到位了,凌操见此也默默地后撤了一些,算是给对面一个面子。

    当然不给面子不行,西洛特倒还罢了,只能说是仗着人多,将凌操拖住,新来的瓦莱纳,不管是战斗能力,还是统兵都相当不错,凌操对上甚至有些点子扎手的感觉。

    “西洛特,别多想,投汉军吧,说不定运气好了,能尚个公主。”瓦莱纳收起武器拍了拍西洛特的肩膀说道,“刚刚婆罗门那群智障什么情况,我想你也能看到吧。”

    西洛特闻言明显有些怨气,但投汉室的话,他还是不太愿意的,毕竟之前还在厮杀,就这么投了的话,西洛特脑子转不过去。

    “放心吧,和我汉室谈好了,干婆罗门的话,我们出力,如果要打北贵,我们这边不插手。”肯迈勒也是看到了西洛特的犹豫,也知道对方是转过不头来,不过他觉得条件很不错。

    “在哪里砍南方婆罗门那群智障不是砍,回北方山区的话,说不定又是呆在某个山疙瘩防区,跟汉室的话,至少回头就能砍南方那群智障,我窝了一肚子的火,之前他们还说不救你。”瓦莱纳也接过话茬劝慰道,他们两个这多年什么都懂了,西洛特还是个年轻人。

    “我不理解为什么要投汉室?”西洛特有点钻牛角尖了。

    “你难道想给南方那群智障表演一场,我们和汉室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他们看热闹鼓掌的大戏?”肯迈勒冷笑着说道,西洛特闻言想起之前自己回望海上看到的情况,面色难看了很多。

    “这么说吧,我们和汉室没有什么大仇,就是个脸面和公主的问题,说个老实话,您信不信现在汉室表示给陛下个公主,我们北方第一时间就能停战,然后继续砍婆罗门那群智障。”肯迈勒眼见西洛特还在犹豫,不由得换了一个话题。

    “准确的说,我们的祖地现在就在汉室的境内的巴里坤湖那里,我们和汉室之间与其说是仇,还不如说是面子上过不去。”瓦莱纳叹了口气说道,“投汉室砍婆罗门的智障,和回去窝山区,你选吧。”

    “……”西洛特陷入了沉默,作为一个北方人,他清楚的知道,肯迈勒和瓦莱纳说的很正确,可正是因为这种太过有道理的内容,让西洛特硬是无言以对。

    “所以冷静点,投就投吧,我们又不参与内战,你觉得砍婆罗门算是内战吗?”瓦莱纳拍了拍西洛特的肩膀说道。

    “不算。”西洛特点了点头。

    “那不就对了,将自己当作雇佣兵,带着汉军去砍婆罗门,还不用死自己的麾下,多好的,所要付出的不就是自己的战斗力,而这种东西在什么地方不是付出?”瓦莱纳再次询问道。

    “好吧,你们说的有道理,我听你们的。”西洛特想了想,还真是这个道理,默默地点头,然后从军队之中走出来,对着凌操用半桶水的他心通招呼道,“我战场起义,但不参与对北方的战斗,你们要砍婆罗门,随时来叫我,我带头冲锋都行。”

    凌操和文聘听到这话安心了不少,之前西洛特的表现让两人都有些担心,毕竟肯迈勒为什么投诚他们也知道了,而仅剩三个北贵将校,有一个不投降的话,那其他两人也肯定没办法大义灭亲,这样的话,他们一旦下手,搞不好,之前的好事都成坏事了。

    “好,我们可以保证你们不用参与对贵霜北方的战争,顺带我们也不大可能打过去。”文聘笑着说道,虽说心下还有一些戒备,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来分毫。

    另一边正在到处倒火油的李严收到太史慈的消息不由得嘴角抽搐,镇住什么的倒不至于,毕竟他也见多了孙策走到哪里,那里就有人来投效的情况,因而对此最多只是有些惊讶,到还真不至于被镇住。

    “唔,这样的话,先让太史将军将贵霜投靠的那一部撤回来,然后自己也撤吧,既然后面的贵霜军团不会登陆,还不如回撤试着引诱一下。”李严想了想现在的局势之后对着传令兵通知道。

    虽说李严很愿意相信那个叫做肯迈勒的贵霜将帅是真正前来投靠的,但是应有的防备还是该有的,哪怕是嘴上说着不会怀疑,可这种时候,必须要谨慎为重。

    太史慈收到李严的消息之后,也没说什么,一方面派人去通知文聘和凌操,一方面则带着肯迈勒的士卒回营地,期间虽说因为双方士卒之间无法交流,有那么点摩擦,但太史慈靠着自身的特殊能力,成功将肯迈勒的士卒代入了之前的贵霜水寨。

    这个时候尚且还在海上的贵霜将校,已经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了,所有的刹帝利都可以发誓,他们真的没有想过将肯迈勒等人逼到给汉室投降,他们只是想给肯迈勒等人扣一个叛国,然后逼着他们和汉室在陆地上来一个决一死战。

    没想到肯迈勒等人怂到让他们崩溃的程度,直接没有交战,肯迈勒便向汉室投诚了,这完全不符合他们的操作啊,他们只是想逼着肯迈勒等人和汉军死战,最后不管是汉军胜利,还是肯迈勒胜利,肯定是两败俱伤,结果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这是叛国!”一个刹帝利怒吼道,“肯迈勒,瓦莱纳他们叛国了,居然向汉军投诚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另一个刹帝利捂着耳朵,面色难看的回答道,“还有,你吼什么吼,再吼他们也不会打起来。”

    “我们还登陆吗?”又是一个刹帝利面带犹豫地说道。

    “冲什么冲!这不刚好是证据吗?不是我们五个军团长不努力,是因为北方贵族预谋叛国,先是西洛特背刺了集团副帅洛赫特,之后又有瓦莱纳诛杀盖里拿,致使我们一番拼命反击也没夺回营寨。”这时一个刹帝利走过来冷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之前几人直接愣住,然后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了悟的神情,“对,就是如此,我们经过浴血奋战,将北贵的叛国贼驱赶,但已经无力攻击北侧水寨,只能选择保存有生力量。”

    “这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统一口径之后,某个刹帝利带着犹豫询问道,虽说这个借口堪称完美,但丘里确也不是脑残啊。

    “有问题又能如何,西洛特背刺了洛赫特副帅没问题吧!”领头的刹帝利冷笑着说道,众人想了想,默默地点头,这个没什么说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洛赫特这样优秀的集团副帅,在那么短时间之内被人击溃。

    “瓦莱纳和肯迈勒叛国,投诚给汉室了,没错吧。”刹帝利再问,皆是点头表示没错。

    “瓦莱纳击杀了盖里拿没错吧。”刹帝利追问,众人皆是点头。

    “看,这就是事实!”刹帝利沉稳的说道。

    “对,这就是事实!”所有的刹帝利就像是自我催眠一样。

    然后南方婆罗门出身的军团长直接开船各回各的营寨,很是智慧的放弃了马六甲啊北侧的营寨,然后等后面大火升起,将营寨烧掉的时候,所有留守的军团长都认为自己的智慧的无以复加。

    “结果到最后婆罗门那群军团长居然放弃了这个营寨,我该说他们敏感呢,还是该说他们蠢?”李严无语的放火将马六甲北岸的贵霜水寨烧掉,而太史慈也成功清理完了附近所有永固性的重型弩机。

    哪怕是因为现在的局势不适合占领这里,太史慈也没想过将这些贵霜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可以封锁马六甲的弩机继续留下来。

    至于说肯迈勒三人则被太史慈,文聘带在身边,三人虽说有所察觉,但也没有任何的抗拒行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