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九十章 开始下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毕竟三万五万的战争看不出来大军团统帅和普通将帅的区别,但是换成十万以上的战争,一个大军团统帅发挥出来的价值,会远远超过普通的将帅,在那种规模的战场,个人武力的价值,被极大压缩!

    顶级将帅在那个时候发挥出来的威力,才能真正匹配上自身在历史上的地位,而非是可以被人简简单单代替。

    而有三四个这种级别的统帅,也就意味着汉室可以同时在数个方向开战,并且不落下风,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当然,最多也就是三四个这种级别的统帅了,再多的话,恐怕就算是有,也没有办法在战场上证明自己了,汉室就算是兵多将广,但大军团统帅这种起手十余万大军的情况,真心养不了数个。

    因而难免会出现,就算是有资质,也必须要等前人倒下,空出一个位子才能接手,否则的话,十有**只能被压制在光环之下,这种级数所要占据的资源,根本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故而,陈曦清楚的知道,某些人在后三国历史上也达到了这种层次的将帅,恐怕要被压一压的可能性很大,这一点陈曦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汉室本国的资源上限就在那里,陈曦也不可能凭空创造出来几个大军团去安排这些人。

    在这条路上,天资相近的那些人,生的早,比生的巧有用。

    张颌算是彻底理解了陈曦的认知,再无多少担心,罗马再强,对于张颌也无法造成那种令人绝望的压力,而反倒是汉室,如果汉室放弃了袁家,张颌怕也只有赴死这一个选择了。

    “到时候我会放开手脚和罗马一战,竭尽一切努力守住现在我们占据的版图。”张颌的面上甚至带上一抹执拗的神色。

    “嗯,到时候记住一点即可,罗马边郡公爵的身后有罗马帝国,你们的身后也有汉帝国,无需委曲求全。”陈曦也没多提张颌那近乎誓言的话语,依旧平静的说道。

    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陈曦的极限了,也许袁家被罗马覆灭之后,罗马确实会收手,但这种收手,是罗马心满意得之后的收手,是汉室委曲求全的结果,如果是后世某些弱小的时代,可能需要如此。

    可现在是强汉,对外从来不需要妥协。

    张颌安心之后,陈曦也就没有久留对方,给对方倒了一杯茶之后,就打发张颌离开,之后找了一份地图翻看了一下,不由得长叹一口气,之前说的那么坚决,但看完地图之后就知道有多纠结了。

    哪怕是陈曦从一早知道这个消息就决定要救助袁家,可若非刘备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要让罗马明白汉家不可轻辱,陈曦这边好歹会考虑一二,因为实在是太远了。

    “这个距离,实在是让人绝望。”陈曦叹了口气自语道,“算了,说什么都没用,既然罗马出招了,我们也就不用再说什么了,打就是了,看看碾碎安息的罗马,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罗马现在的力量到底有多强陈曦也不敢确定,但是当前尚且还处在罗马-安息战场的李傕和郭汜却无比感受到了那森然的压力。

    拂沃德偷袭葱岭之后,李傕、郭汜二人退回来和对方在葱岭之下干了一家,不能说大胜,也不能说是输了,毕竟骆驼骑被打了这么多次,差不多也摸出了西凉铁骑的底子。

    加之又是先手攻击,李傕明显有些疲于应付,而诸葛亮本身又处于战略收缩,并不想在沙漠戈壁的边缘和拂沃德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因而那一战,拂沃德至少在吹战绩的时候非常好吹。

    当然正因为那吹的有些爆炸的战绩,让拂沃德成功上了荀祈的肃反名单,不过最近肃反有些不太好执行,陈忠那个密报虽说送过去了,但由于是竺赫来收到的,对方有感形势不妙,先行将之压下。

    陈忠原本想要将这件事再捅一下,后来想了想,这貌似是一个将竺赫来拉下马的好时机,哪怕是到时候不能将竺赫来拉下马,就以这件事的性质,韦苏提婆一世到后面知道的时候,对于竺赫来难免有根刺,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就算是运气不好,也最多是浪费点时间。

    到了现在,陈忠等人也不急了,现在要得就是小心谨慎,只要不被抓住马脚,他们的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若能扳倒竺赫来的话,他们自己就能将这个国家搞的一团糟,因而在这方面,三方寻思了一下,浪费点时间尝试一二也好。

    实际上在陈忠,荀祈等人不知道的是,竺赫来在收到这份密信的时候也是心中大惊,皇室和勋贵这些建国者的后裔叛国?竺赫来第一反应就是不信,然而陈忠这货做事滴水不露,来的时候附带了一堆材料,并且也没有直说叛国,只是摆出了他自己搜集到的资料。

    竺赫来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可谓是心脏一阵狂跳,他又不是傻子,陈忠都能看出来有些问题的资料,他能看不出来?

    毫无疑问,就算不是叛乱,也肯定存在与国外勾结,颠覆国家的意图在里面,那一瞬间竺赫来就一个感觉,心累,真的是内忧外患,内外交困,简直是要完的节奏!

    当然竺赫来看着这些资料,结合之前十余年北贵的动静,若非这东西是陈忠送来的,恐怕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比方说哪些人应该是反贼,毕竟相比于陈忠对于贵霜一头雾水,半懂不懂的情况下,竺赫来可是站在顶点俯览过这个国家。

    因而在大局上,竺赫来对于贵霜的了解要远远超过陈忠,很多汉室人就算是被打死也不大可能想明白的问题,在竺赫来这边很轻易的就能绕过,然而不幸的是这东西是陈忠派人送过来的。

    就像汉室弄不明白南方婆罗门各种神奇的操作一样,竺赫来也实在是无法想像举报人举报的对象是自己这种情况。

    从陈忠这边拿到这东西的竺赫来,所能思考的只能是,琐罗亚斯德教派可能确实是陷入了这个叛乱局势之中,但绝对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被别人带进去的,现在新主教阿刹乘肯定没有参与。

    基于这个做出判断的竺赫来在一开始就翻船了,以至于现在拿着北贵的名录看谁都觉得可能有问题,可现在的局势这么糟糕,竺赫来实在是不敢在北贵那边再动两下。

    毕竟现在局势能勉强稳住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在于,韦苏提婆一世收回了一部分自己的宣告,然后北方贵族再一次认同自家选择出来的皇帝,并且愿意将自己的力量再次借给韦苏提婆一世。

    因而要是现在下手查这件事,怕不是自断臂膀了!

    基于此,竺赫来只能先将这件事压下去,哪怕他知道涉及到叛乱这种事情,自己最好什么都不做的将之交给韦苏提婆一世,然而现在的局势逼着他不得不为贵霜去负责。

    至于以后韦苏提婆一世会怎么看他,以及会不会留下一根刺什么的,竺赫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同样汉室这边这三家的间谍行动在这段时间也停止了下来,一方面是他们现在也需要盘点一下当前的收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最近的形势对于他们来说与其用间谍的方式搞事,还不如用到手的行政权力来干活,也即是说,贵霜战略物资调查开始了。

    本来荀祈意思是查一下北贵的粮草储备情况,结果北贵的粮仓全都是在军营里面,就算是荀祈这群人确实厉害,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总不可能杀入军营里面去偷偷放火吧。

    那就不是间谍行动了,那是作死了,而且很有可能将自己暴露出来,因而荀祈这边看了看北贵那边的布置,就放弃了对北贵这边进行战略物资储备调查的想法。

    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北贵的老百姓都喜欢当兵,这真的是关乎生死啊,粮仓就在军营,当兵就有粮吃,不当兵,怕是真的吃土,将战略储备粮草放在军营的北贵,别的不说,就这生存力比汉室还强。

    对此,荀祈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北贵的粮仓肯定烧不了,强烧,肯定是玩完的节奏。

    所以现在也就只能烧一下南方婆罗门的战略储备了,什么粮食啊,什么阴干的船木啊,反正能烧的都烧掉算了,毕竟南方婆罗门一直都属于管理混乱,就算是烧掉了,也不太会暴露自身。

    关于这一点,荀祈已经做好了人员选拔,招纳了一群有志向,有理想的优秀人才,嗯,都是肃反名单上的,刚好烧了府库,然后将这群人弄死,做成一个死无对证的铁案,解决了战略储备的问题,也解决了人员的问题……

    总之最近贵霜的局势基本上可以说是可喜可贺,南方只要有疏漏的粮仓,船木等储备仓库全都上了荀祈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