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九十二章 又挖到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范曼的表现让柳氏清楚的认识到了汉室和扶南国之间那宛若云泥的差距,以至于连打击范曼的想法都没有了。

    毕竟当正常人第一次睁开双眼,跳出自己的世界去认知事件一切的时候,那种震撼,足够摧毁自身残存的三观。

    “罢了,原本我还想着依靠汉室来和你们谈一谈,结果认清了现实之后,发现真的很没有意思,我打算去汉室当一个列侯,扶南国呆久了,根本没有办法去想象外面的世界。”柳氏看着趴在地上半死不活,但是眼中闪烁着仇恨的范曼说道。

    “要不是你……”范曼艰难的瞪着柳氏,然后像是哪里生出来一股力气,愤愤不已的吼道,“要不是你引狼入室,我们扶南国岂会如此?我范氏三代积累,眼看着就能成功。”

    “范曼,不要让我看不起。”柳氏这个时候一点成功的兴奋都没有,原本仅有的那么一点点让范氏倒在自己脚下的激动,也随着范曼这句话而彻底失去了。

    “闭嘴,贱人,如果不是你!”范曼趴在地上,艰难的发力,朝着柳氏扑了过去,然而还没扑过来就被一旁的护卫踢飞了出去。

    “唉,你已经疯了,疯到看不清形势了。”柳氏有些落泪,这就是他们国家的大将军,看不清形势,又不肯认清现实,还这么弱小,尤其是最后一条,而自己更是可悲到曾经认为这就是强大。

    “范曼,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着你这个曾经一直想要击败的大敌倒在我的脚下一点都不兴奋吗?”柳氏看着依旧在挣扎,依旧在咆哮的范曼,带着失落说道。

    “你可能不明白。”柳氏带着些许的怨念说道,“以前虽说是作为傀儡,但是看着范氏如此强大,我在惶恐的时候,有不自觉的生出些许的敬服,认为天命就是如此,来寻求汉室庇护的时候,我甚至抱着祸水东引的态度,能成也好,不成也证明过我挣扎。”

    “然而,现在我一点都不兴奋了,不是因为你败了,而是因为有了对比,你太弱了,弱到所谓的范氏三代积累,仅仅是汉室两个将军带着护卫一波冲锋就结束的战斗。”柳氏这次是真落泪了。

    被束缚的太久,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只能感受到范氏的威严,甚至因为那种压迫对于范氏产生了敬服的心态,然而结果睁开眼之后却发现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

    弱小,如此的弱小,有了对比之后,柳氏所能生出的感官只有这么一点,现实就在这里摆着,强大的范氏在汉军,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汉军的护卫面前被轻易击溃了。

    三代的积累只是随便一波冲锋就结束了,甚至连范曼本人都被拿下了,仰望强者,遵从强者,本就是生命的本能之一,更何况柳氏所处的环境本身就被范氏折腾的生出了仰望强者的心态。

    而现在尘埃消散,笼罩在扶南国的强权,就这么被汉室轻易的消除了,不是大军压境,不是偷袭解决,而是被范氏先下手包围之后,才知道了这个消息,然后随随便便冲出去解决了战斗。

    甚至在结束战斗之后,领头的将帅直接没将之当作一回事,还有心思继续去睡回笼觉,这种感觉就像是荆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结果见到了天神始皇高坐歼星舰之上,顺手摁死了了事。

    “汉室一直没有吞并我们,可能并不是因为大将军你所谓的我们很强,而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入眼,卧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确实是事实,但如果是蚊虫在侧,又有几人会留心?”柳氏轻叹了一句,然后看着已经失魂落魄的范曼摇了摇头,迈步离开。

    范氏在扶南国一夜之间成为了过去,没有什么太多好说的,袁术处理叛乱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统统干掉就是,然后张榜表示对方是什么罪行,有问题可以来辩论。

    当然前来辩论的人全部被袁术抓了,查了一下底子之后,有问题的该杀就杀,该劳改就劳改,没问题先养起来,等过几天中原那些精通教化的大儒过来了,自然有人会和他们进行辩论。

    毕竟说理这件事袁术一般说不过别人,但袁术表示他们袁家家大业大,只要想,就能找到各种乱七八糟的专业人士,不就是辩论吗?我们这边有专业人员。

    总之袁术这一波处理很能显现出来这货在管理上的三把斧,虽说颇有些简单粗暴,但是几下就将范氏的隐患剪除,然后接管了扶南国的北方政治中心,也算是处理得当,至于暴虐点,除了陈曦会可惜干活的人就被这么弄死了以外,其他人的完全不会觉得有问题。

    反正又不在国内,刷下限也不太有人管,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日内瓦公约之类的东西,随便搞。

    自然用这种强硬手段搞事的袁术,在汉室朝堂命令送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成功接管了扶南国的北方,至于南方那些部落什么的,那不就是墙头草吗?谁强听谁的!而毫无疑问,背后站着汉室的袁术那就属于无可抵抗的强!

    “切,居然还叮嘱我不要大杀特杀,修路,挖矿什么的非常需要人手,还好老子动作快。”袁术看着汉室朝堂发过来的知会公文,一脸不爽的说道,“季玉你怎么看?”

    “人死不能复生呗。”刘璋冷静的很,完全没将这件事当作一回事,“反正已经死了,难不成还能救活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袁术随便的将公文撇给刘璋说道,“回头找扶南国主柳氏谈一谈,我们修路需要人,让她给咱们借点人。”

    “我也是这么觉得,这路还真难修,主要还是太远了。”刘璋点了点头说道,“回头是你去问一下女王,还是我去。”

    “你去吧,毕竟你能代表皇室。”袁术摆了摆手说道。

    柳氏最后还是决定保留扶南国主的称号,但是决定去长安见驾,不过今年大朝会已经过了,柳氏派人上报大鸿胪之后,大鸿胪这边思虑了两下还是给安排了一下时间,随后柳氏便上路了。

    扶南国这边,说实话柳氏已经无所谓了,见到了更强大的汉室之后,她对于自己的国家兴趣已经很小了,反倒对于汉室兴趣大增,她很想看看汉室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也想见见一下那些真正的强者。

    一直活在范氏阴影之中的扶南国主在范氏轻易的倒台之后,莫名的觉得世界有那么一些不真实,不得不去见见世界各地,看看情况如何,好了解真正的强大。

    就在汉室这边派遣的国相,都尉前往扶南国,帮柳氏处理国内局势的时候,柳氏已经离开了扶南国,走上了前往汉室的道路。

    “还算可以吧,这个结果。至少不是我们汉室背盟,袁公路做得不错。”陈曦看着下面上报上来的结果撇了撇嘴说道,“以后扶南国就当做一个诸侯国对待就行了。”

    其他人闻言皆是低头处理自己的工作,而陈曦从一旁伸手拿了两份公文,看了看之后,不由得一愣。

    “这是什么情况?”陈曦将两份公文分别递给左右两侧的尚书。

    “北迁大海州的雍家由来报备他们家盖房挖出黄金,这家族是不是又有什么发掘金矿的特殊技巧啊。”贾诩嘴角抽搐的看着这个报备公文,一般这种开挖金矿是送不到陈曦手上的,但架不住雍家蹲的金矿都属于超级大的那种。

    之前那次因为和其他家族玩不来而北迁的雍家蹲了一个超级金矿,据说有了上万吨的产量,雍家直接报给袁家和汉室,然后表示矿给你们,我们重找地方。

    而且为了找个偏远的地方,雍家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拿古地图选择了一个海外大岛,大海州,也就是后世的库页岛,报备给汉室的时候,鲁肃看了两眼,又觉得距离已经够远,直接表示雍家可以迁人,将那里作为封地。

    雍家合计了两下觉得也行,窝海外好啊,离得远好啊,这下绝对不会有傻逼来找他们麻烦了,迁!

    于是租借了几艘大舰迁过去了,而且这次跟去的工匠都属于可以选择跟雍家定居的百姓,雍家已经做好了,以后用船去购物,自家蹲岛上过那种远离尘世的幸福生活,然后他家挖出来金矿……

    在第一铲金渣出现的时候,雍闿就感觉到心头不妙,因为上一次在胭脂沟盖房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后面的结果就像雍闿估计的那么一样,他们家又挖到了大型金矿,以至于现在看着黄金雍闿有一种迷惘的感觉,自家搬个家容易吗?他们可是家里蹲啊,家里蹲搬家可是要命的,为什么又要挖出金矿啊,去你的黄金,我讨厌这东西!

    哪怕是因为上一次挖出金矿,他们家搬家不仅没有亏损,还大赚了一笔,但眼看着又挖出来一个大金矿,雍闿已经有一种他们家貌似和金矿磕上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