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九十三章 事不过三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要知道雍家算是家里蹲的一种极致进化状态,他们家到处乱跑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找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去建设一个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或者说是远离尘世的清幽之所。

    对于一个死宅家里蹲来说,没有什么比窝在家里没人打扰更好了,不喜欢呆在东北就是因为东北那疙瘩现在一堆一堆的世家,是不是就有人来窜门,死宅讨厌对方来窜门。

    所以死宅决定搬家,对于家里蹲来说搬家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经过长时间商讨,以及因为其他世家时常来窜门,导致自家宅的不是那么很舒服等一系列原因,这群人决定直接跑路。

    我雍家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你们了,没有什么事情是躲不过去了,往山疙瘩一钻,一百年过去,管你谁至少换了一茬人了,到时候自然就没人来找了。

    然而雍家第一次搬家就钻到了胭脂沟,现在那边已经成了国有金矿,而且因为管制的不算太严,北方的老百姓也在附近淘金,为了避免被烦死,雍家果断跑路。

    要说是个家族搬一次家都差不多要元气大伤,雍家只是一个比较大型的世家,这么接连搬家,对于家产的损耗其实非常之大,加之这家族是做好了家里蹲的准备,因而兴建的时候要求非常高。

    基本上就按照五百年不塌的准备来修建,毫无疑问这都是钱,基本上正常家族连着搬两次家,怕是积蓄会被挥霍的七七八八,雍家现在当然不存在这个问题,家里有矿就这么简单。

    虽说因为金矿破坏了自家的搬家计划,但好歹补了一下血,又富了起来,哪怕仅仅是将金沙简简单单打捞了一下,卖掉,也给雍家来了一个大补血,至少再继续搬家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

    于是将矿甩给国家之后,雍家果断重新选择地方,然后就在地图上看到了更北边海外的那个大岛,雍家那种正常人完全不能理解的思维确定这是一个好地方。

    因为一方面离得远,另一方面隔海,交通不便,应该是不会有人跑过来,自家在那里建个老巢的话,简直是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正常应该不会有人为了窜门跑这么远来找自家吧。

    连带着就算是发生了战争,战火也肯定烧不到那里,好一个穷乡僻壤,我雍家就喜欢这种地方,至于吃穿用度,那更不是问题了,用船去本土采买就是了,这么大一个岛,就算是穷乡僻壤,供养一个世家也简单的很,就这了,就这了。

    在看到这个大岛的时候,雍家一众家里蹲都觉得这简直是老天爷给与雍家最好的归宿,实在是太适合家里蹲生活了,于是他们连冬天都没有熬过去直接乘船带人过去了。

    一方面是实地考察,一方面是确定本土情况,结果过去之后,发现这边貌似还不是穷山恶水,林木,湖泊,水网很完全,而且海岸到处都是天然渔场,雍家莫名的有些担心,这地方的质量是不是有些太好了,顺带还在上面找到了一些土人。

    不过想了想之后,雍家觉得问题不大,林木,湖泊,猛兽,渔场这些刚好拿来作为自家的产出,就算是一个家里蹲,也需要吃饭的,只有自家有着不断的产出,才能更好的蹲在家里。

    当然这里的生态环境确实恶劣了一点,但是对于家里蹲来说恶劣点反倒更好,越恶劣越没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蹲在这种地方,朝堂那群人肯定会将自己忽略,隔几年去报道一下,证明自家还在,其他时候就算是发生了政斗也不会波及到自己。

    想到这些,雍家对于这地方就没有什么不满了,果断开干,零下三四十度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家里蹲在家又不是天天躺着,家里蹲窝家里也可以用来搞研究。

    拿着公开性的云气秘术,雍家搞出来了暖气……

    没错,就是暖气,虽说不能用来放火,但是可以将温度提高到十几度,方法极其简单粗暴就是天地精气蚀刻,对于家里蹲来说活着的核心是什么,当然是在没有人关心自己的时候,活的更好更开心啊。

    因而雍家点了一堆正常家族看来没什么鬼用的技能,其中还包括不少改造自然,在蛮荒之中扩张的玩意儿。

    没办法,当年将刘邦得罪的太狠,滚到益州南部那个穷山恶水满是毒虫毒草毒蛇的疙瘩之后,雍家能成长到这种程度,没有点改造自然的能力,还活个鬼啊!

    要知道雍家这个家里蹲为了活的更好,在什邡那个地方点出来的可不仅仅是自家的住所,雍家在什邡可是连城池都点了出来,硬生生花费了四百年,将一个无人区改造成了中等的郡城。

    自然在接手了公开性的天地精气蚀刻之后,雍家就认为这玩意儿非常有搞头,用来活的更清楚,活的更快乐,用来躲在穷乡僻壤过日子实在是太好了。

    你以为我们雍家蹲在穷乡僻壤过的是吃土的日子?不不不,其实我们这边过的比你还好,吃穿用度和你你个级别的同时,还不需要参与政治斗争,战争要是连战火都能烧到我们家,我觉得中原先得死上百分之九十,没错,我们家这地方就这么拽!

    于是开了暖气技能的雍家烧了一些一堆材料之后,冬天就开始建造自家的基地,结果几铲子下去,就挖出了金渣,那一刻雍家集体都是迷茫的,然后他们撤掉了雍闿的族长职位。

    所有的长老认为雍闿这个族长有毒,而雍闿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这个时代,有一点很重要,山林湖泊这些东西就算是属于自家分封的地方,其他百姓要进去也是不能阻止的,就算是皇室对于百姓要进入山林打猎伐木,湖泊打渔也是听之任之。

    因而一旦自家出了一个金矿,毫无疑问就是一群人到处来转,这就很烦了啊,家里蹲只想蹲在家里,不想动弹,然而有人围观这就非常尴尬了,更何况出了金矿就意味着自家是个靶子,财不露白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而出了金矿难免让其他人知道。

    一旦其他人知道,雍家就难做了,毕竟有这么一个东西吸引着,难免有其他人打主意,这么一来,想要躺在家里装死那就绝对不行了,财帛动人心这话可不是说笑的。

    当然大海州孤悬海外,封锁了岛屿的话,雍家瞒住这件事问题并不大,但这种事情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尤其是这种超大的金矿挖出来烫手,想想以后在无宁日,雍家决定——搬家!

    “情况就是这样,雍家又挖出来了金矿,而且是大型金矿,他们家现在要求我们重新找一个没有金矿,而且是穷山恶水的地方让他们滚进去安生的过日子。”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又是大型金矿啊。”

    “这家族确定没点探矿的能力吗?”程昱捂着额头一脸无语的是询问道,“怎么一蹲上去就是一个大型金矿。”

    “大概是运气太好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怕是只能归结于运气了。

    “不过雍家为什么总喜欢搬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啊。”法正一脸不解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句话叫做苛政猛于虎。”贾诩冷笑着说道。

    “喂喂喂,你这黑的就有些过分了。”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只是同样的意思,他们家大概不喜欢和其他家族以及官方交流,毕竟自己一家就能活的很好了,何必和其他家族交流。”贾诩平淡的解释了两句,其他人想了想,也确实是那种情况。

    跳的太欢的世家,很容易被政治波及,远离政治,不参与任何的战斗,就窝在穷乡僻壤,有个列侯头衔,有个两千石的世袭散官,差不多就能稳坐钓鱼台了。

    在这种情况下雍家不想动弹,只想窝在一个穷乡僻壤也是很有道理的事情,毕竟相比于不断的斗争成长,雍家窝到天荒地老貌似也是一种非常正确的选择。

    “这种方式,莫名的有些丢人啊。”程昱不满地说道,“身为开国勋贵的后裔,就这么混日子,还是人吗?”

    “然而开国勋贵的后裔只剩下极少数了,而能像雍家这种进退自如,没人愿意管的更是只有雍家一家,家声什么的确实重要,但是比起活着那就没有可比性了。这也是一种生存的方式。”陈群摇了摇头,算是否了程昱的说道。

    “算了,发个公文通知一下幽州刺史,让他去接管金矿,然后让雍家重新自选封地。”陈曦看了看公文,没在这房面多做纠缠。

    “话说,这一次要还是挖出来金矿呢?”法正好奇的追问道。

    “有句话叫做事不过三,如果第三次还是靠运气挖出来金矿,雍家就算是再不想要,也不得不要了,有些事情躲不开了,就别躲了。”刘晔平静地说道,毫无疑问,最近刘晔入了玄学这个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