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九十五章 已经不是人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到底是什么狗屎运!”陈曦无语的看着曲奇说道。

    曲奇闻言则是连连翻白眼,一脸不满的表示,什么叫做狗屎运,这叫做祖上积德好不好,陈曦闻言也不好说什么。

    “话说,你家为什么会有这东西,相里氏家都没有啊。”陈曦换了一个话题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呃,其实就是相里氏家的。”曲奇摸着自己的脸颊,干笑着说道,“先秦的时候我家也在秦朝混官场啊,相里氏跳的太欢,翻船的时候,我家顺手捞了点遗产。”

    “充公,充公,这种分别人遗产的事情,你们都敢干。”陈曦一副大义凛然的说道,在场但凡是世家出身的听到这句话都有些面上不对,毕竟这种事情谁家会没做过?

    然而陈曦说了上半句,下半句话锋一转,“以后出这种事情,一定要记得叫上我本人,一起来分遗产。”

    所有的人都对于陈曦的无节操深表无语,而干笑的曲奇也没了丝毫的尴尬,领头的都是这种货色了,脸面什么的自己揣着就是了。

    “回头我让人去你家抄一份。”陈曦对着曲奇招呼道。

    “嗯,不用这么麻烦,回头东西给你们就行了,我家又回归到本职工作了,没办法我曲奇就这么帅!”曲奇毫不客气的自吹自擂道。

    毕竟是天苍氏的后裔,祖上就是搞农业的,只不过之前一百多年,两百年日子比较尴尬,农家这一脉死去活来,曲家也跟着倒霉,因而就搞起了置业什么的,比方说在川蜀搞个小铜矿啊什么的。

    毕竟家学用不上了,日子还得过啊,曲家算是被迫走了改制路线,也就是所谓的放弃农业研究,转向土地屋宅方面发展。

    然而架不住这一代出了一个曲奇,曲家果断又拐回来了,矿业有什么玩的,地产有什么玩的,我家出了一个圣人,活的,能到处跑的,懂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赶紧翻故纸,祖宗的学问不能丢,我们曲家就是种田的,没错,一千年前我们就研究这个,现在还在研究,其他的都是副业,矿场卖掉,地产平整了,继续研究种田。

    没有什么比家学兴盛的同时,还能让所有人高看一等更带感的,都传承了上千年了,相比于钱财门面这种东西,那里有本家出了一个圣人更让人带感的。

    所以现在曲家开始修剪自家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正本清源,举起天苍氏后裔的大旗,立好曲奇的位置,再一次加深对于自己本职的研究,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除非是你已经不是人了!

    总之对于现在的曲家来说,很多以前很重要的东西都成了烫手的玩意儿了,能丢的赶紧丢掉,统统研究如何让粮食高产。

    出了一个曲奇的家族,出门在外,别人问一两句怎么种田,要不能说个头头是道,那不就丢了族长的脸了,其他的全部丢掉,都给我回来先学种田,学完了这一条,再出去浪。

    我们曲家出来的,就算是杂鱼,也要比你们种了几十年的田的老农更懂种田,这是初期目标,总之曲家现在正在回归先祖那种研究高产的态势,没办法,怕丢脸。

    不是怕丢自己的脸,而是怕丢曲奇的脸,毕竟现在靠着益州曲氏这四个字打个拐杖从西南吃到东北都不会饿着,这可是圣贤的脸面,要是出了砸招牌的,那真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为此曲家现在已经开始封闭式训练,拿着曲奇编撰的关于农学增产的教材,大力教育本家人,其他的产业已经全面放弃了,估摸着这玩意儿以后就是曲家人的必修课了。

    好几百年没出个能蹲生祠的活圣人了,曲家虽说疯狂了点,但确实是乐在其中,毕竟从古至今民以食为天,吃饱了才能扯那些玩意儿,到现在曲奇初版的良种才算是推广到了中原各处。

    同样到现在曲奇的声望也才算是达到了巅峰,至少在民间曲奇的声望是高于华佗和张仲景的,当然曲奇的雕像也越来越奇葩了。

    一开始好歹还是年轻人,后面就变成了小老头,在后面就跟神农氏差不多了,曲奇到后面也挺无奈的,要不是确定那庙确实是祭祀自己的,曲奇八成都要怀疑人生了。

    脑袋上长角是什么情况,尝百草是什么情况,我虽说偶尔也确实需要尝一尝能不能吃什么的,但是我还没吃呢,黑白仙人就吃了,你们别乱编排我的故事啊,还有我没有遇到仙人……

    好吧,如果黑白仙人也算是仙人的话,我确实是遇到了。

    总之曲奇对于后期出现的庙都处于装死状态,不过好歹还有更惨的家伙兜着,曲奇倒还不至于肝痛。

    嗯,所谓的更惨的家伙,当然是陈曦啊,因为当年贾诩为了省事,外带扩大陈曦的精神量储备,拿曲奇当靶子,让曲奇石刻碑文教授如何种田的同时,让百姓祭祀碑文,依凭陈曦小幅调整天象什么的。

    总之这件事是做成,曲奇的庙一般都是在自己当年留下石刻碑文的地方起庙的,而祭祀碑文确实能有效调整天象,保证风调雨顺,于是起庙的时候给碑文也起了神像。

    风调雨顺和五谷丰登这对于古代百姓来说那都是最重要的神祇了,五谷丰登那就不用说了,照着传说的曲奇样子来塑像就是了,虽说每传递一段距离,就会出现一些不同,但好歹大体还在人型这个区间浮动,就算是贴近了神农的姿态,也好歹也是人型啊。

    陈曦的版本一直都不是人,要么是九尾狐,要么是龙王。

    前者不用说了,因为流言太多,甚至官方都半死不活的承认这是个事实,你家尚书仆射的气运化身就是堆在一起的一坨九尾白狐,而且你们祭祀的碑文确实连接的是那个气运化身,没错,这是事实!

    所以很多地方直接就上马了带祥云的九尾狐,反正这个时代九尾狐的名声还没败坏呢,涂山氏九尾白狐可是禹皇的夫人,当然也有一些九尾狐作死的记录,不过无伤大雅。

    毕竟是风调雨顺级别的大祝福,拜一拜什么的,百姓还是很乐意的,当然九尾白狐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有相对的定义,所以还不至于有人拜陈曦求子什么的,倒是在华佗和曲奇那边有很多求子的。

    毕竟不管是医生,还是良种都跟这个沾边……

    至于说龙王那个,很正常啊,龙王管风调雨顺啊,九尾白狐又没有这个职能,我们来拜水龙王吧,最多这个水龙王叫陈曦。

    这么搞的庙也很多,陈曦也能理解,至于变成龙王,九尾白狐什么的陈曦其实并不在意,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唯有另外一种才是陈曦最为肝痛的,这种庙认为既然你们有人看到了九尾白狐的气运化身,而龙王又有这个职能,为什么不是你们看错了,或者记错了,要知道山海经里面可是有一种龙头,虎身,九条尾巴的神兽,好了,没错,这才是陈曦。

    反正陈曦陈曦见了一次之后,就想打人,你们这群混蛋,有你们这么玩的吗?塑什么像,给我多释放点精神量让我存起来就够了,别捣乱了,龙头,虎身,九条尾巴,你们比我还有想象力!

    总之因为这玩意儿,陈曦基本不去那些写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庙宇了,你们能不能靠谱一些啊,要不是这东西拆了影响不好,我真想给你们拆了,你们就算是立一个老爷爷都比这个好啊!

    “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我家的那些孩子们算是倒霉了,同辈和长辈现在都在研究所谓的科学种田。”曲奇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这些东西全给你们吧。”

    曲奇解释完自家家里的近况,陈曦已经扶额不想说话了,他也想到了一些糟心事,人家曲奇好歹还是人型,他这边已经不是人了。

    “好的,没问题,话说你的婚事是什么时候?”陈曦已经看到了周围这群想笑而又装作一点都不好笑表情的混蛋,心中默念一百遍这群人都是嫉妒之后,面无表情的岔开话题。

    “再等等吧,反正我这边也不会有人特别约束,我自己看好时间再说吧。”曲奇无所谓的说道,“折腾了这么多年,功成名就了,该弄死的敌人也弄死了,再放不下的话,对不住这个家族了。”

    “到了你这个程度,还有对不住家族这一说?”陈群感慨连连的说道,“相对于其他,你本身就是大势啊。”

    “话虽是如此,但是心理终归是过不去,既然接手了曲家的担子,那就应该将这个家族传承下去,毕竟曲家这嫡脉,也凋零的七七八八了,更何况,现在除了我这一脉,其他的都不算嫡脉了。”曲奇唏嘘不已地说道,“毕竟也是责任,哪怕是没人催促,也差不多了。”

    “那我们就先提前恭喜了,反正到时候你肯定不会大办。”陈曦笑着恭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