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九百九十九章 百战余生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伴随着赤红流光将扎格罗斯通道之中正在厮杀的安息精卒和罗马重步兵倒扣起来的瞬间,亚奇诺陡然发现自身以及士卒的力量在疯狂的衰退,所有的天赋效果统统消失,鹰旗效果也大幅衰退。收藏本站

    更糟糕的是,如果说其他消除天地精气的手段,会连云气压制一同消除的话,那么奥姆扎达创造出来的这个秘术,仅仅只是消除了某个高度之下的天地精气,而作为核心的云气依旧存在于天空之上。

    也就是说内气离体级别的好手想要恢复战斗力的话,基本等于做梦,云气没有消散,实力就别想拿回来。

    “上!”亚奇诺虽说神色凝重,但并没有多少畏惧,这种规格的秘术规避不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双方都遭受到了极大的削弱,既然如此有何畏惧,拼组织力度,还是拼指挥调度,亦或者拼士卒素质,第六凯旋有什么好怕的!

    不需要奥姆扎达太多的指挥,在赤红色光罩倒扣下来的瞬间,早有准备的安息精卒已经在各自千夫长,百夫长的统合下朝着罗马大军发动了冲击,第六凯旋也罢,罗马辅兵也罢,既然是敌人,杀就是了!

    一时间不管是罗马,还是安息,皆是如同怒涛一样朝着对方拍了过去,哪怕是被战略级别的秘术消除了一部分的战斗力,但在这一年厮杀之中早已锻炼的无比坚韧的神志,在面对这种局势下也未有丝毫的恐惧,击杀对手,获得胜利,是保全自我最正确的方式。

    箭雨爆射而出,双方都具备一秒十发的洗地图级别的弓箭杀伤能力,哪怕是因为大型战略秘术剥掉了天地精气加强的部分,对于这些已经千锤百炼的士卒来说,拿起弓箭,依旧能一秒射杀出六七次。

    这种恐怖的效率,让双方在接战的瞬间就被对方的箭雨覆盖,而罗马没有了天赋带来的极大强化,安息也不可能再继续使用对军级别的防御型秘术,双方都处于被对方洗地图的状态之下。

    然而就算是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管是罗马精卒,还是安息精锐,都没有一人后退,迎着箭雨,靠着自己在战场上厮杀了上百次,依旧活下来,而锻炼出来的战场直觉,以及百战余生的经验,凭借着凡人级别的身体素质,在箭雨之中对着对方发动了攻击。

    没有了那些特殊的防御效果,没有了极大的素质增幅,别说是长弓射杀出来的箭矢,就算是普通的短弓连射都可以对于士卒造成致命的危机,千锤百炼出来的战场直觉,百战余生的战场经验,面对这种密密麻麻的箭雨,没有任何人敢保证自己能活下去。

    枪阵,盾牌,精锐士卒突击作战,仅仅是在几个呼吸之间,被磨练到极限的士卒,配合着自己的统帅,依靠着自身对于战场形势的判断,便当场构造出来了可以持续性作战的阵型。

    盾牌格挡掩护,枪兵突击直刺,弓箭手掩护压制,不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完成,无一不说明双方的素质到底抵达到了什么程度,这些尚且还活着的士卒,如果落到皇甫嵩的手上,每一个都可以成为双天赋精锐的种子。

    然而现在安息和罗马疯狂的在他们还没有达到极限突破自身之前,将之消耗在了战场之中。

    “投矛!”奥姆扎达抹了一口嘴角的鲜血,一边指挥着由三百人构成的精锐突击军团朝着罗马鹰旗那里冲过去,一边调兵阻挡罗马精锐百人队的冲击,一边分析战况压制侧边突击的罗马蛮族辅军。

    伴随着奥姆扎达的命令传递到安息前军,正面和罗马厮杀的安息精卒直接就地扑到,而身后的安息士卒,直接将数百根三尺长的短矛版对着奥姆扎达的指挥直接朝着正前方的罗马士卒甩了过去。

    到了现在,奥姆扎达已经具备了部分精细指挥的能力,简单来说奥姆扎达已经将能指挥精度强行压倒单个部曲的程度,也就是说是,一个万人军团,奥姆扎达能开十多条指挥路径。

    这个水平哪怕是放在当前中原都属于相当可怕的水平,当然像韩信那种起手开了上百条,还到处拉人转换的那种就不要扯淡了,那种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能做的事情。

    短枪飙射而出,罗马人根本没有估计到正面和他们交战的安息士卒居然冒着被自己击杀的危险,直接由身后士卒平直投射短矛,一时间正面的罗马士卒直接被干掉了上百人。

    而原本就地扑到的安息士卒,也在正面和自己作战的罗马士卒倒下的瞬间直接跃起,手持弯刀朝着对方狠狠地劈下。

    没有了特殊的防御能力,哪怕是第六凯旋军团的士卒素质相对较好,面对这种近距离的投矛也足以致命。

    哪怕是没有直接被刺死,但只要一击命中,接下来距离死亡就不远了,毕竟他们面前的对手已经冲了过来。

    亚奇诺在发现自身的军团落入下风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奥姆扎达手上的军团到底是什么水平他也知道,素质不弱,如果放在罗马,现在都应该被佩伦尼斯征召走,拿去给十四组合军团复写需要的双天赋了,然而就算是如此,这些士卒距离第六凯旋也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简单来说,第六凯旋军团立于双天赋精锐之上,属于和帝国禁卫军一样被称作决战兵种的顶级精锐,双方在个体素质,已经军团组织力之上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然而现在的情况则是奥姆扎达压着他们在打,同样是三万多人,奥姆扎达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

    这不现实,亚奇诺第一时间想到,然而还没有想明白,奥姆扎达就对着亚奇诺发动了猛攻,在亚奇诺注意到自身落入下风的时候,奥姆扎达已经做好了横推扎格罗斯通道的准备。

    也许在一年前,他连率领精锐士卒甚至连面对罗马第六凯旋军团的资格都没有,但是这一年,他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绝大多数的罗马将帅,因为不同于罗马将校那种有人看护,早已被逼入极限的安息根本没有余力来保护自己的将校。

    尤其是汉室撤退之后,罗马全面占优,在这种情况下,每一天都会有人站出来,然后每一天都会有人战死,在这种残酷的生活状态下,活到处现在的奥姆扎达可以很正式的说一句,能活到现在,他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将校。

    不想死的话,那就将一切能学会的东西都变成自己的东西,指挥调度,没有人教,那就去自学,战场预判,战局预估没有明确的实感,那就去摸索,失败了就是死,活下来就算成功!

    多少次濒临死亡,多少次在失败之前完成了大逆转,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罗马的鹰旗军团该见过的全都见过,罗马军魂军团他也曾遭遇过,阿尔达希尔的光辉遮掩了一切,但能活到现在,有怎么可能是废物!

    “亚奇诺,等死吧,我将你以你的人头祭奠我的母国,帕提亚万胜!”奥姆扎达剑指罗马鹰旗大声的宣泄着。

    打完扎格罗斯通道,他会在这里等待,等阿尔达希尔回来,或者等帕提亚覆灭的消息,之后他便会离开这里,前往袁氏,该做的努力都已经做了,为安息也奉献了自己的力量,复国,那不是他能做到的事情,更何况这个被七大贵族侵吞的国家也不值得他去这么做。

    深爱着帕提亚,深爱着母国,但不同于阿尔达希尔的理想主义,奥姆扎达非常现实,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能从一个庸碌的将校,成长到这个程度,有运气,也有奋斗,在其位,谋其政即可。

    作为安息的将帅,他愿意在最后的时刻奉献出自己的力量,但他做不到阿尔达希尔那种程度,四十岁的他,早已看穿了这个被贵族统治着的黑暗帝国,愿意奋斗到帕提亚覆灭的前一刻,只是因为他的身体里面流淌着帕提亚的热血。

    等到帕提亚倒下的时候,他会悲伤,但他并不会绝望,到另一个看起来更像一回事的国家去生存就是了,奋战过,努力过,但最后以失败告终,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人生在世,谁能不败。

    不过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现在帕提亚还没有倒下,他依旧是帕提亚的将军,而身为将军,就有保家卫国,驱逐胡虏的责任。

    各种混乱的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奥姆扎达的双眼再一次恢复了沉静,而手中的号令则开始疯狂的抽调自己的兵力,将主力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进行调转。

    随着自身指挥能力变得越来越强,他越发的明白,就算是决战兵种也并非是无敌,就算是三天赋,军魂在真正的大战场上也只是一杆旗帜,虽说很强,很强,但当正卒的素质足以拖慢这些军团出击的速度的时候,将帅的意义就会超越军团本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