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章 登记造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北冥完全不明白李傕发什么疯,而樊稠早已习以为常,被破除了迷信,变成这样很正常,很正常。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天空没动的荧惑落了下来,盯着李傕和樊稠看了好久,“你们好像少一个人。”

    “呃,哦,阿多回了中原,然后被军师带走了。”樊稠看了一眼还在陷入狂乱的李傕,心知李傕现在正处于狂乱状态,于是代替李傕解释了两下,他也不担心暴露自家的状态,这些都是自己人。

    “要不要接受我的道,你们三个可以并行成为荧惑之态,而我的道就是荧惑,带来战争和死亡,送给你们,可以强化你们的力量。”荧惑神色沉稳的说道,之前他飘在空中一直没落下来,结果盯着盯着发现李傕他们三个组合起来刚好能承接自己的道。

    如果说以前仙人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招数的时候也就罢了,在发现这个招数用来之后可以用来分国运洗炼自己之后,仙人们就上心了,诸如到现在也没有斩道的荧惑等人,看着别人时不时落下几条国运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要不是还有点脸,要找一个和自己能扯上关系的对手,这些还没找到斩道下家的仙人们,肯定拿着中原武将的名录一个个去试探了,可惜仙人现在活的就是那一张脸啊。

    自然原本看热闹的荧惑直接落了下来,虽说神情高傲,颇有些仙人高高在上的姿态,但实际上这货是真准备抱大腿的。

    “哦,还有这种好事?”樊稠愣了一下,想起来上一次北冥送给魏延的力量,不由得搓搓手,有便宜占啊,再说这都是自己人,不大会坑自己,再说真坑自己的话,自己也有后台啊,要,为什么不要。

    “斩道而已,送于你们,对于我自己也有好处。”荧惑开诚布公的说道,听到这话樊稠更放心了。

    想想原本魏延的天赋的极限,并入了北冥之道之后,可谓是海纳百川,直接将原本的门槛砍掉了,战斗力不是强了一星半点,并且让魏延本身也具备了一定并行天赋的能力。

    “来吧,送给我们就行。”樊稠来者不拒。

    荧惑点了点头,直接将手插入自己胸口,手指深入的地方散发着不详的血锈色光泽,而后掏出来一道光团,隐约之间樊稠甚至能听到其中金戈铁马的杀伐之音。

    “这是我的道,荧惑之道,主杀伐,战争,死亡。”荧惑随便的将自己的道丢像樊稠,然后在下落的时候一分为三,当场有两份没入李傕和樊稠那边,而剩下那一道则是化光朝着东南飞去。

    “感觉并没有什么变化啊。”光辉入怀之后,樊稠感受了一下,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

    “作战的时候,你会感受到,毕竟我是主杀伐的仙人。”荧惑平静地说道,樊稠也没有追问。

    倒是李傕接受了荧惑之道,从原本狂乱之中勉强恢复了过来,但是看向对面的眼光之中却明显带着些许的不怀好意。

    “池阳侯这是怎么了?”荧惑对着北冥不解的问道,仙人都是萌新,之前很长时间都不怎么何人交流。

    “不知道啊。”北冥也没有办法解释现在发生了什么情况。

    “那我先走了,你先在这里吧。”荧惑的直觉很好,于是荧惑果断的离开了,就留下北冥一个人。

    “池阳侯你这么看着我,让我很无奈啊。”北冥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到李傕那带着恶意的眼神。

    “你真的是仙人?”李傕憋着一口气说道。

    “如果没有其他的说法,我真的就是仙人。”北冥很是无奈的说道,“而且我们都属于官方认证的,来,看这里……”

    北冥又掏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在李傕的面前摇了摇,没错,是户籍,序列是仙人,主职是长安地宫看护国运。

    这一刻李傕觉得自己是真的被扎心了,感觉这仙人的画风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自己这么多年到底迷信些什么啊!

    倒是樊稠很轻易的认同了这个事实,仙人怎么了,按照自家军师那种做事的方式,只要你带了一个人字,那肯定将你编入户籍,至于说你人有多强什么的,樊稠表示自己对军师有着强烈的自信。

    对于北冥来说,一开始要将自己编入户籍什么的,他是拒绝的,但是看在国运的面上,北冥果断拿着单子填好了,然后成功成为汉帝国的合法仙人,没错,没这个是不合法的,不合法的是没有国运的,没有国运的仙人是不能狼的。

    而不能浪的仙人活着那不就等于死了吗?

    “军师编的户籍?”李傕看着北冥拿出来的玩意儿,虽说只看了一眼,但是那种充满了李优色彩的玩意儿李傕只要看一次就能记住,因而在北冥将之收回去之后,李傕嘴角抽搐了两下问道。

    “军师?”北冥想了想,然后反应了过来,“哦,是你们军师,不过现在身份已经阻断了,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史册上记录两个人,一个是凉州李文优,一个是凉州李文儒,割裂开来的,前者是乱臣,后者是开国元勋。”

    李傕表示我信了你的邪,仙人居然还需要编撰户籍。

    不过想想这是自家军师干的事情,李傕心下反倒有些能接受,天大地大,我家军师最大,军师和封建迷信活动放在天平的两头,李傕想了想,果然军师分量重啊。

    这么一想的话,李傕原本的心结反倒解开了,仙人什么的,再拽也需要我家军师点头才能当仙人啊,否则过不了籍,就是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淫祠,这么一想感觉自家军师好拽。

    “稚然,你没事吧。”樊稠眼见李傕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先将北冥打发走了,之后拍了拍李傕的肩膀问询道。

    “没事,我只觉得我这么多年干了一堆蠢事。”李傕唏嘘不已地说道,“唉,悔不当初啊!”

    樊稠翻了翻白眼,“我也觉的你挺蠢的。”

    “你个渣渣居然说我蠢,你不知道咱们三个之中一直都是我在出谋划策吗?”李傕顿时大怒,你可以侮辱我本人,但是你不能侮辱的智商,我李傕好歹也是陇西李氏出来的,可是有脑子的头面人物。

    樊稠当场就是一副厌弃的表情,还出谋划策,还有脑子的头面人物,省省吧,就他们三个这智商,要不是能打,要不是有军师在后面给兜着,早都被人卖掉了,还三人之中最为睿智的存在。

    “你居然不承认我是三人之中最为睿智的存在!”李傕眼见樊稠那种神色,就知道对方这是全然否定自己的智力。

    “你行了,就咱俩在,你居然还要弄一个三人之中最为睿智的称号,你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樊稠表示我跟你李傕共事,简直是丢尽了我老樊家的脸面,说完之后,樊稠策马就跑。

    “你给我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想想看当年我们为什么能从长安跑出来,民心,民心你懂不,当年要不是我,你们几个蠢蛋,肯定打起来。”李傕追在后面一边加速,一边骂,“要不是我灵光一闪,我们几个现在还能在这里称王称霸?”

    “当年是哪个蠢货想要先下手的。”樊稠没好气地说道。

    “你咋不说我下手之前,先给钟繇拉了一车蔡伯喈书帖,将这件事摆平了。”李傕表示这就是自己智慧的体现。

    “你要点脸行不行,要不是司马伯达游学到处跑,刚好遇到你,在你那里混饭,你手上那么多东西,你知道怎么用吗?”樊稠表示是个人都能做成那件事,你李傕在其中的意义是什么,没有意义!

    “滚蛋,请司马伯达吃饭也是我的本事!”李傕表示不服。

    “司马伯达来见我们几个,我们都会请吃饭,你那是能力?你那是脸好!”樊稠没好气地说道。

    这是一个实话,司马朗来找凉州这几个家伙的话,请客吃饭还是没问题的,司马氏和董卓的关系有些复杂,而且当年也在董卓这边混过日子,双方是有些香火情的。

    以古代这种情况,他乡遇故知,请吃个饭什么的几乎是最低要求了,这也是为什么樊稠等人都认为李傕完全就是狗屎运,自身脑子基本没有,全靠遇到的大佬帮忙,就这李傕还成天吹自己睿智。

    “至少我有这个脸,你们没有。”骂架的时候,脸皮的厚度有时候真的关乎到注意力,就像现在李傕不羞不恼的说出这样一句厚脸皮的话,直接将樊稠噎住了。

    “滚,我认识的李稚然不是这种货色。”樊稠气的够呛,什么时候李傕居然成了这种人。

    另一边,远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搞事的郭汜接到了一道从天而降的血锈色光泽,这时他正在操练自己麾下的五千多杂鱼,作为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郭汜,对于这一幕甚是不解,但是落入到迷信思想超级重的首陀罗眼中,这就是神恩,果然郭汜是史诗英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