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章 镇国级别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你的兵力不够。”沃洛吉斯五世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不死禁卫还在,由其断后才是最为合适的方式。”

    “然而他已经已经灭亡了,熬到现在,我的军团用来断后反倒是最为合适的。”基尔库克冷淡的说道,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直接接手就是了,是自己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

    “我给他一道吧。”巴巴克突然开口说道。

    “你不行,你和阿特拉托美去突围才是最正确的。”基尔库克看了一眼巴巴克说道,“你们两个的军团都杀伤力极高,但是生存力不行,断后的军团要能拖住人。”

    “我记得研讨会那边出了新的战略秘术,依托我们原有的统一精锐天赋可以寄托战友的精锐天赋。”巴巴克看着基尔库克说道。

    “……”基尔库克沉默了一下,巴巴克的军团是安息以前常用的那种标准军团,统一一天赋是天赋焚化,二天赋则是天地精气掌控,因为一天赋本身就能兑掉对方的一个天赋,将之解除为天地精气状态,第二天赋的效果附加的杀伤力在天赋精气增幅之后,杀伤力很大。

    至于基尔库克的米兰护卫,一天赋收散力场,内旋或者外旋都可以,而第二天赋则是连动。

    如果说第一天赋还算正常的话,第二天赋就属于要命的那种,这个天赋的效果是,当己方出力大于对方的情况,近距离面对的对手会被迫受到己方动作的影响,趋向于相同动作。

    有第一个天赋收散力场在,正常人很难做出力量集中的行为,而有第二个天赋在,很容易就能将对手坑死,加之有收散力场在,小心点的话,硬扛远程的并不算太难。

    可以说,这个军团在素质顶级,天赋扩张到极限的情况下,很难有对手,然而怎么说呢,有一个军团叫做十四,十四组合军团完全模拟米兰护卫的情况下,由罗马参谋亲手破解,什么鬼天赋都经不住针对,米兰护卫也是这么被打了一个半死。

    不过大混战的话,被盯上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断后的话,基本上就是必死了,巴巴克的说法,基本上就是等米兰护卫死后,来接手米兰护卫的精锐天赋。

    虽说就现在研究看来,可能性不足十分之一,甚至仅仅有百分之一,但这种可能让巴巴克觉得有必要一试,不管是对方的第一天赋,还是第二天赋对于现在的巴巴克亲卫都有极大的好处。

    基尔库克闻言也没有恼,反倒认真的思考了这一可能,然后点了点头,“也好,反正断后的肯定会死,你愿意一起来那就来吧,说不定能继承成功,三天赋到底怎么成就,谁也不知道。”

    “那我去前军突围吧,没想到我居然能捡到一条生路。”马累也同样面无表情的说道,并没有宣誓什么的,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们这群人之中有一个活着出去了,他们就还有希望。

    “你去中军。”阿塔巴努斯冷冷地说道,“我去前军,阿萨西斯家族只需要有一个活着杀出去就够了。”

    马累看了一眼沃洛吉斯五世,只见对方点了点头,不由得扯了扯嘴,没想到当年闹得那么僵,到最后居然在送死的时候,居然你争我夺,早知道有这么一天,二十年前自己上位的时候,就应该力挺皇室。

    “我也在前军吧。”阿特拉托美有些失落的说道,并非是因为在最前方最容易完蛋的原因,只是因为对于自身无能的无奈,如果现在他是军魂军团的话,突围的可能性还能更大一些。

    “你们将话说完了啊,我来当先锋,泽克家族就剩我一个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坠了先祖的颜面,我第一个。”乌帕尔大拇指指着心脏说道,“我先冲,给你们开条路。”

    没有人阻拦,所有人都知道乌帕尔已经心生死志,整个家族战到现在,所有的嫡系已经死完了,包括他十五岁的幼子都死在了战场上。

    “我没别的要求,你们这些人,至少有一位给我杀出去,否则我死不瞑目。”乌帕尔扫过在场所有人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会杀出去的。”沃洛吉斯五世缓缓地开口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行。”乌帕尔点了点头说道。

    短暂的会议结束,所有人各司其职,而沃洛吉斯五世随后通知蒯越将安息即将突围的消息告知于他,对此蒯越不置可否,他早已有了这个心理准备,突围什么的,迟早的事情。

    不过这是对于沃洛吉斯五世来说的,对于蒯越来说突围不突围都不重要,接下来只要等罗马入城就是了,反正罗马人不眼瞎,不可能直接将他弄死,等待战争结束就是了。

    “我会最后帮你们一把,但愿你们能突围出去。”蒯越双眼平静如水的说道,以天地为局的方式,他早已看过了结果,甚至得出了上百次结论,其中沃洛吉斯五世出逃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五左右,而他的秘术则将会堵住这百分之五的最后可能。

    对于蒯越来说,其他所有人,包括阿尔达希尔在内,没有任何人能在民心上争过汉室,唯有沃洛吉斯五世杀出去有可能翻盘。

    因为正统大义这种东西,看着虚无缥缈,但是到了他们这种层次却都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真实无虚的存在。

    阿尔达希尔不可能在民心上争过汉室,原因很简单,他不是正统,而沃洛吉斯五世可以。

    “我突围出去对于你们汉室来说真的是好事吗?”到了这个程度,沃洛吉斯五世终于可以将自己内心的疑惑询问出来,他又不是傻子,作为一方雄主,又岂能看不出来汉室在安息的布局。

    只不过这种事情没有触及根本,而且汉室又是真真正正的下手帮他们,力度之大甚至让沃洛吉斯五世震惊,毕竟派来的军魂,三天赋那可真没有一个掺水的。

    因而对于汉室在安息的行为,沃洛吉斯五世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但到了现在终于可以问出自己内心一直想问的问题,汉室的布置是在捞民心,如果沃洛吉斯五世不死,这种手段根本没有意义,而沃洛吉斯五世死了,安息国内比起汉室,没有一个人能挑起大梁啊。

    “如果真要窃国,那就是坏事,但我汉室承认安息是盟友,那么救你就是道义。”处于天地如棋盘状态的蒯越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起伏,而沃洛吉斯五世看着蒯越,终于确定,汉室还真是想要救他。

    “明明你们……”沃洛吉斯五世吃惊的看着蒯越。

    “若非被贵霜扯住了后腿,我们不至于这么被动,但应尽之意还是要尽的,陛下无需多想。”蒯越平静地说道,“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我的任务,以及我所掌握的秘术是什么。”

    沃洛吉斯五世看着蒯越默默地点头,没再说汉室的想法,虽说对方的做法看起来很傻,但是一直以来汉室的做法都是沃洛吉斯五世完全看不懂的,可不管怎么说,汉室的援助一直很给力。

    “我们国家的镇国之法叫做军阵,而其最顶级的称为玄襄,所谓的玄襄其核心便是兵法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借假成真,无中生有。”蒯越叹了口气开始给沃洛吉斯五世讲解,而沃洛吉斯五世也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在倾听。

    实际上沃洛吉斯五世并没有兴趣听这些,因为这些东西改变不了敌我的战斗力对比,但蒯越一直以来的表现让沃洛吉斯五世愿意给与对方尊重。

    “说实话,这些东西都是不传之秘,但这次算是我们汉室对不起安息,所以将镇国秘法拿出来与陛下共享,上述那些您能记住就记住,记不住也就罢了,您只需要记住接下来说的话。”蒯越处于天赋状态,沃洛吉斯五世什么心理他也知道,只是他故意说的这么慎重。

    “请讲。”沃洛吉斯五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唉,到时候我会用云气固化秘术,将极致玄襄固化入其中,虽说只能使用出最基础的效果,也就是无中生有的效果,但锁定您的军团之中,可以转移军团实力到个人身上,也就是说可以在战场上制造炼气成罡。”蒯越平静的说道,“我会给您启动秘术,如何分布炼气成罡就是您自己的职责了。”

    蒯越说完欠身一礼,不再说话,而沃洛吉斯五世则已经陷入了震惊状态,什么叫做镇国秘术,他终于懂了。

    “多谢先生,多谢汉室。”沃洛吉斯五世欠身一礼,蒯越果断闪开,然后再三告诫道,“陛下这个秘术属于我国的镇国秘术,只有大军团作战的时候才能使用,本质上是将无法接战的士卒的部分战斗力转移到前线士卒,整体实力并未有变化,所以陛下尽量要快。”

    沃洛吉斯五世明白蒯越的意思,但是有了这一手之后,沃洛吉斯五世自觉逃出生天的可能性直接大了三成,心下不由得有些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