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章 突围开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蒯越的心态很稳,反正大家都是棋子,我本人也是棋子,你要是有本事从个棋子上看出心理想法,那我蒯越认输就是了。

    然而能吗,肯定不能,蒯越连诸葛亮都能晃过去,把自己当棋子用的狠人,精神天赋,你在我个棋子身上找精神天赋,你觉得棋子配拥有吗?不配的!

    因而蒯越蒙人的话,基本可能一蒙一个准,就算是贾诩,郭嘉,法正这种可以通晓人心的家伙,也很难琢磨明白蒯越这货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这货进入状态,可是能用十句真话描述出来一件完全是假的事情,然后让你认为这是真的。

    很明显沃洛吉斯五世上套了,蒯越就没给假货,极致玄襄是真的,确实是能做到炼假成真,无中生有,也确实是有提升军魂军团和三天赋突破的可能,没错这些都是真的,没有一句假话。

    当然这其中的可能渺茫的有些让人绝望,但是蒯越当时的话说的那么微妙,沃洛吉斯五世所能做的事情那就是参照以前发生过的情况,也就是诸葛亮所创造出来的事实,然后就入坑了。

    蒯越全程没说过一句这是汉帝国让我交给您的,也没说过这是汉帝国对于盟约的交代,更没有说过自己待到现在是为什么了,全程一个字都没多说,多余的剧情全都是沃洛吉斯五世的脑补。

    然而蒯越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东西这么给了对方,中间神情不满了两下,对方就全部想歪了,这就不关蒯越的事情,毕竟我做我的事情,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了。

    操纵人心到了这种地步,蒯越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实际上蒯越很清楚,在沃洛吉斯五世生出不该有的想法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赢,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如此。

    越到最危险的时候,人就越会对于最后那一丝希望执著,而当那一丝希望还能承载其他可能的时候,经历了苦难,自诩心志坚定的家伙,也难免生出其他的想法,而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饵料?

    如果说之前蒯越什么都不做,沃洛吉斯五世闷头往出突围,有大约百分之五的可能性能杀出去,再结合历史上的形势,沃洛吉斯五世也确实是成功逃出生天,从这个角度讲,安息命不该绝是真的。

    然而当蒯越将云气固化秘法交给沃洛吉斯五世的时候,原本全力以赴不管其他,尽力突围有五分的希望,瞬间暴涨到五成,没错,玄襄极致就是这么狠,地方冲突的时候用不上,但是当战场扩大到这种程度,这玩意就跟杠杆一样,能释放出相当的战斗力。

    也就是说沃洛吉斯五世拿到蒯越的秘术之后,心不重,只是闷头往外冲的话,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可以突围成功的。

    然而怎么可能心不重,就跟上了赌桌的赌徒一样,原本扫地出门就是最好的下场,结果又多了一把筹码,这个时候他是会是带着筹码直接离开,还是再搏一把?

    毫无疑问,蒯越在这个时间给出的筹码,对于沃洛吉斯五世来说刚好就是一个希望,是苟且偷生的杀出去,还是搏一把,将塞维鲁的狗头拿下,毫无疑问,沃洛吉斯五世会量力而行。

    【不管是伟大,还是卑微,当生出其他想法的时候,曾经所有的筹算都会失效,沃洛吉斯五世是一个不错的皇帝,但是啊,**真的不是说斩灭就能斩灭的啊。】蒯越远望东方心下感慨连连。

    沃洛吉斯五世连夜召开集会,原本已经做好了成为烈士准备的安息将校,莫名的看到了一缕名为胜利的曙光,一时间包括沃洛吉斯五世在内皆是踌躇满志。

    次日泰西封再一次在罗马的弩炮之下哀鸣,哪怕是超大型的防御秘术,支撑了这么久,也有些承受不住。

    这个时候就连罗马人也看出来了一些问题,这层防御秘术维持不了多久了,多则三五日,少则一两日,然而就算是佩伦尼斯也没往安息已经做好今夜突围的方面去想。

    “看起来安息的战略秘术维持不了多久了。”佩伦尼斯在黄昏的时候看着那层光罩说道,这几日经过弩炮不停歇的消耗,泰西封的防御终于快要磨到极限了。

    “嗯,应该是维持不了多久了。”第九西班牙军团的军团长塔奇托跟在佩伦尼斯的旁边说道。

    “让人晚上加强防御。安息这边不可能真的抱着和泰西封共存亡的想法,他们肯定会突围。”佩伦尼斯随口叮嘱道。

    “裁判官你这话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我们每天都有好好巡逻,再说现在又有第五云雀在侧,晚上由他们巡逻,安息要是能杀过来才是怪事。”塔奇托一副我已经快被您老人家逼疯了的神色。

    “有第五云雀在,你们也给我小心,以前我不怕,现在不行,这一次安息如果选择突围绝对是大规模的进行冲击,如果是只有第五云雀,或者是对方只有单个军团都不是问题,我就怕他们全军出击。”佩伦尼斯盯着泰西封,神色凝重地说道。

    “好的,我还会将您的话一字不落的传递给各个军团长。”塔奇托觉得自己被佩伦尼斯抓来是真的惨。

    “记得再通知一下西里奥,让他那边做好准备,一旦安息真的开始突围,直接将日神给我拉下来,不要怕暴露,我们只要不犯错,安息绝对不是对手。”佩伦尼斯再次叮嘱道,这是塔奇托已经有些神游物外了,因为这些事情最近佩伦尼斯叮嘱的太多了。

    “好的,回头我还会通知帕尔米罗和贝尼托两人检查自己的光影通道,以及法比奥等人思维联通通道的。”塔奇托无力的说道,毕竟这种命令他这些天听的太多,佩伦尼斯实在是太过关注。

    “嗯,那就好。”佩伦尼斯一挥手示意塔奇托滚蛋,他现在也是一身戎装,至于下面人烦不烦他不在意,忍过这几天,就到决胜局了,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几天。

    “苏,你居然出来了。”佩伦尼斯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样,突然开口说道,“完成了吗?”

    “没有,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过去,就算是登临了,也无法完美。”苏利纳拉里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和安息的决战开始了吗?”

    “嗯,就在这几日。”佩伦尼斯望着影影绰绰的安息城墙,头也不回的说道。

    “到时候需要我组织人手冲阵吗?”苏利纳拉里询问道。

    “你等着就是了,这种规模的战争,没有足够亲卫的情况下还是不要随便冲阵,就算是半神也无法保证能活着杀出来。”佩伦尼斯慎重的说道,“嗯,到时候等我命令就可以了。”

    “好!”苏利纳拉里缓缓地点头说道。

    是夜,月上中天,帕尔米罗带着麾下的士卒在外围巡逻,本体隐身在光影外围五十步的位置,就那么巡逻着,作为凯撒之影,他们根本不担心有人在晚上对于自身进行伏击,因为一般来讲,很难有人直接打中第五云雀的本体。

    “看起来今夜应该也是没有什么事。”帕尔米罗看着远处撤回来的云雀士卒,心下安稳了很多,这些士卒是窝在泰西封城下的,哪怕是到现在也依旧有第五云雀的士卒隐身窝在泰西封的城门那里。

    相比于巡逻,帕尔米罗更喜欢防患于未然,反正自家的士卒是可以隐身的,趴在泰西封的城门口等待,不管对方是突围,还是夜袭,都意味着要从城门出来,到时候用光影传递一下消息就好了。

    不管对方怎么奔驰,除非是神速白马,帕尔米罗绝对不相信对方还能在自己将消息传到罗马营地各处之前杀过来。

    至于说神速白马这个,帕尔米罗也没有什么办法,虽说到现在帕尔米罗也明白,对方也是个脆皮,但是架不住对方太快了,快到让罗马根本想不到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应对。

    泰西封城中,已经在各部将校的传唤下苏醒过来的,沃洛吉斯五世并不像多等,突围就在今夜,罗马为了封锁泰西封做了多少准备他也明白,什么时候突围基本都不会有明显的变化。

    看着一排排,一列列的士卒,沃洛吉斯五世就像是要将这些人的样子全数记在心中一般,他很清楚,这一战之后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再也见不到了。

    当先的乌帕尔站立在战车之上看着站立在高台之中的沃洛吉斯五世,他将会当先冲出去,至于所谓的分散突围什么的,安息这边根本就没有想过,只有一个方向,那就南边!

    只有那边能真正逃出生天,其他几个方向对于沃洛吉斯五世来说杀出去都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只有南边是真正能搏一搏的方向,因为罗马皇帝塞维鲁都在那里,阿尔达希尔也必然在那里!

    沃洛吉斯五世当着所有士卒的面穿上了士卒相同的戎装,然后剑指泰西封南门,乌帕尔当先一拉缰绳,车架缓缓地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