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一十四章 不服不要玩啊!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

    眼看着元老院的元老已经发展到拍桌子表示等皇帝回来将对方杀了的程度了,帕比尼安和乌尔比安表示这件事实在是不能不管了,谁让他们是法官啊,好歹不能让这群货色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

    “你们够了啊,这都上升到人生威胁的程度了!”帕比尼安先行发难,吵吵就吵吵吧,闹到现在这种直接人生威胁的程度,是不是不拿我们法官当人看啊,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在当面啊。

    “是蓬皮安努斯闹着要杀我们的!”一群和蓬皮安努斯辩驳骂架的元老这才反应过来,对视了一下之后,果断甩锅。

    “你等着,等陛下回来我一定将你们统统杀了。”蓬皮安努斯气的胸口一涨一涨的,然后拍着桌面咆哮道。

    “财政官阁下,如果您继续这样可就是要负责人的,话可不能乱说。”乌尔比安甚是无奈的站出来平息双方的怒火,作为法官他们要裁断的事情非常多,“好了,双方都冷静一下,这里是罗马元老院啊。”

    “看在**官阁下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你等着。”一群人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蓬皮安努斯压根就不会涨回报率,这里多费口舌的意义也不大,但还是非常的恼怒。

    “你们等着,我回头就去**官那边告你们!”蓬皮安努斯得理不饶人,扭头就对帕比尼安的方向招呼道,“你说在大家契约做好之后,他们要改契约的回报率,而且一群人将我包围,逼我强改是不是违法的,帕比尼安赶紧将这群犯罪分子抓走。”

    帕比尼安嘴角抽搐了两下,罗马**官的权势并不低,但是看看现在拍着桌子在对骂的两帮人,省省吧,他这个**官进去也只能协调,真要依法处理的话,算了吧,根本就是在扯淡。

    虽说保持法律的公平性非常有意义,但是上升到这种规模的情况下,帕比尼安只想说一句话,你们背后的代表的政治势力相互角力,谁翻船了我给谁收尸算了,法律所保障的公平,也只是某个范围之内的公平,法律也有裁断不了的玩意儿。

    “最近元老院热闹了很多啊。”背靠着椅子的卡皮托努斯望着前方又闹腾起来的情况不由得摇了摇头说道。

    “财帛动人心,很正常的事情。”旁边看热闹的老元老,提尔皮西阿努斯也是连连摇头,“蓬皮安努斯看起来并不恼怒,他完全是放弃自我的和对面这群人在对喷。”

    “没办法的事情,双方现在怨念都很大,但实际上您也能看出来,那群人不敢碰蓬皮安努斯,毕竟对方能源源不断的给搞到钱,一旦将蓬皮安努斯搞翻了,很多人的财路就断了。”卡皮托斯笑着说道。

    “是啊,同样蓬皮安努斯也拿那群人没办法,那群相对冷静的家伙,其实也希望拿到更多的钱。”提尔皮西阿努斯叹了口气说道,“说白了就是钱烧的,其实我很奇怪啊,他们那个程度钱都快是个数字了,继续那么抠门的积攒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我过得很好。”卡皮托斯无所谓地说道,“不过蓬皮安努斯确实是非常厉害。”

    “这点我也承认,历任财政官之中,蓬皮安努斯绝对是最厉害的,说起来我都经历了好多个财政官了。”提尔皮西阿努斯笑着说道,开始怀念自己八十年的岁月。

    “就是太吵了。”卡皮托斯叹了口气,而对方也点了点头。

    “你们在这样搞的话,下半年和汉室通商之后建立的外贸丝绸管理局对于你们这群混蛋的丝绸全面涨价!”蓬皮安努斯又开始了威胁,没办法一个人实在是骂不过上百人。

    “……”全程一静,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蓬皮安努斯黑着脸,“你们没听错,我已经和汉室谈好了,平价,价格大约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但是你们再闹我就把你们这群混蛋购入的价格提高一倍!”

    “你没有权利这么做!”下面的元老院元老当场破口大骂。

    “这是我的职责之一,看清楚全称是对汉室贸易管理会,挂在财务官的名字下,我全权负责,国营的,说给你涨价就给你涨价,再闹你们就去买走私的丝绸!”蓬皮安努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牌子举起来,指着上面对汉室贸易管理会的位置说道。

    “这没有经过元老院的评估!不能通过!”一大群元老开始喷蓬皮安努斯独裁,不遵守元老院审核规则。

    “看清楚这四个字‘国营贸易’,还有这五个字‘对汉室贸易’,我之前还拿出来让你们审核过,但涉及贸易全挂在我的名下。”蓬皮安努斯发现对面的气势已经被自己喷下去了,这招杀手锏真好用。

    “你这是诈骗,我们要求重启元老院审核制度,独裁不允许!”大堆的元老院元老破口大骂。

    “审核不过去才是怪事,国营全是我本人最终负责,看清楚这俩字!”蓬皮安努斯继续喷,甚至指着牌子怒骂。

    “你这是抢钱,岂能随意涨价,元老院要对罗马公民负责!”元老院的元老这个时候都快疯了,不是说打完了安息才能有定价权吗,怎么蓬皮安努斯现在就将定价权弄到手了,至于说是假的,这种事情假的有意义吗?

    “我已经是在为罗马负责了,看清楚均价三分之一,而且是这种级别的丝绸!”蓬皮安努斯从大礼盒之中拿出来一卷上等的锦缎,“我现在出去就能告诉罗马公民,他们只需要努力工作,两年就能裁出来这样一身丝绸做的衣服,罗马公民满意,你们算老几?”

    “我们也是罗马公民!”元老院元老被蓬皮安努斯的锦缎闪的有些花眼,放以前这玩意的价格等于同重的黄金,现在砍掉了三分之二的价格,做生意算什么,这简直是节流的首选!

    “我们必须要享受和公民同样的价格,不能歧视,价格必须对所有的罗马公民一视同仁,帕比尼安,我要弹劾财政官歧视罗马公民!”当场就有人拉一旁看戏的法官们下水。

    这个时候正在吃瓜的法官们也是懵的,之前说是干掉安息拿下丝绸定价权什么的,虽说所有人都认为没错,但真没想到价格能压到之前的三分之一水平,而且还是这种级别的丝绸!

    像帕比尼安这种心思机敏之辈,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蓬皮安努斯怕是拿回来的不仅仅是丝绸定价权,八成连丝绸品级都做好了,而且按照之前说的话,搞不好罗马公民这能人手一件。

    这么一想的话,蓬皮安努斯喷的那句,罗马公民满意,你们算老几莫名的话莫名的有些带感。

    “好了,好了,都冷静一下,让财政官说完吧,有这个国营资产做保证,你们完全不用担心还不了钱的。”帕比尼安劝说道。

    这话真不是假的,罗马人对于丝绸的狂热是全民性质的,蓬皮安努斯能搞定这个,那欠钱的问题就更不是问题了。

    “所以说惹急了,我大不了预售,先拿到钱,然后投入发展,给汉室交订金送过来就是了,给你们面子借你们钱,让大家一起赚,你们这群混蛋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一拍两散,一拍两散!”蓬皮安努斯一副恼怒的样子。

    这话说的下面的元老院元老一愣,大多数脑袋没转过来,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挪用吗,然而思考一下可能性,还真可能,国家背书三分之一价格购入丝绸,先交钱,等丝绸来了发货,怕是在场这些人都忍不住先交钱吧……

    好了,成功将一盆冷水浇下去了,蓬皮安努斯也是口干舌燥,他发现和别人对喷的时候脑子转的非常快,然后预售这个,蓬皮安努斯是真打算干的,原因很简单,为了骗钱。

    罗马其实并不穷,只是赤字比较大,国库里面还有五贤帝积累下来的款子,花一花问题并不大,但赤字这个是没办法的,谁让塞维鲁开了那么大的军团去打安息,没赤字才是怪事,除非将财政官换成陈曦,才能一边维持这么多的脱产职业兵,一边稳定发展。

    蓬皮安努斯虽说已经很强了,但差陈曦一大截,所以如何搞钱,如何让收支平衡,或者更简单一些,如何减少赤字就变得很重要了。

    因而预售这个能捞钱的注意,哪怕只是能捞钱来周转的主意对于蓬皮安努斯来说也很重要,至于说罗马人会不会骂,肯定不会,国家大规模采购,价格还给你压到了三分之一,限制为只有罗马公民才能购入,作为公民福利之一,只是让你先交钱,你还想怎么样?

    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话,限购和预售是罗马国营贸易的规则之一,不服不要买啊,我倒要看看罗马人民会不会掏钱!

    成功将一群人喷服气了之后,蓬皮安努斯准备喝口水休息,结果这个时候一道光柱落了下来,出现在了代表独裁官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