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一十五章 无解问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光辉褪去凯撒单手依靠着扶手,撑着脑袋,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看着罗马元老院元老,一时间王霸之气四溢,震得元老院所有元老陷入了沉默。

    在场哪怕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凯撒本人的样子,但是在看到出现在独裁官位置上的那位,绝大多数理智的元老院元老都反应了过来,这位是谁,当场像乌尔比安这等大佬就因为心脏承受不了冲击,直接昏迷了过去,夭寿了,罗马元老院今天大概是要爆炸了。

    蓬皮安努斯这个时候也头大的要爆炸,他之前以为凯撒在罗马第五,或者第十四的鹰旗里面结果现在这是翻船了!

    同样还有不少罗马元老院元老直接陷入的抓狂状态,哪怕他们确实是放出过风声要将凯撒大帝弄下来,但这种话对于理智的罗马元老来说也就是恐吓一下塞维鲁。

    实际上绝大多数脑子没病的都不会去召唤凯撒大帝下来,极少数几个会召唤凯撒大帝的多是和凯撒大帝有着血缘关系。

    “怎么不说了,我看你们之前很吵啊。”凯撒看着下首的那群罗马元老院的元老,一脸调笑的神色,他化光之后就自然的会回归到代表罗马国运的位置,而等他化作实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坐在罗马元老院独裁官的位置,而元老院和两百年前一样,依旧是菜市场。

    “见过凯撒大帝。”蓬皮安努斯叹了口气说道,虽说很想抹消掉自己姓名之中的克劳狄乌斯这个姓氏,但是面对自家形势源泉的凯撒大帝,蓬皮安努斯确实是应该保有尊敬的态度。

    “尤利乌斯家族的后裔?”凯撒看了一眼蓬皮安努斯说道。

    “现在是克劳狄乌斯家族了,尤利乌斯家族已经在您之后随风消散了,朱里亚克劳狄王朝后裔继承了尤利乌斯家族的荣光。”蓬皮安努斯诚恳的开始给自己的先祖介绍祖上的历史。

    说起来也不怎么用介绍,克劳狄乌斯家族在罗马混的很好,到现在也混的很好,显得弱的原因在于代表着凯撒嫡系的那一脉,在尼禄的时候就完蛋了,导致一个超级家族没有了嫡系,只能靠庞大的旁支进行维持,以至于整体显得非常松散。

    可真要说动起来实力还是非常强劲的,如果能拧成一根绳子,对比汉室的袁家,甚至是刘家都没有太明显的问题,毕竟奥古斯都本质也是尤利乌斯家族的嫡系,也即是后面的克劳狄乌斯的家长。

    两百多年的时间,这家族早已化入了罗马的方方面面之中,其中还有像是蓬皮安努斯这种总想着将自己姓氏之中的克劳狄乌斯划去的大佬,真要说战斗力很强。

    “哦,看你们的样子好想对于我出现很为难,完全不用这样,我已经和塞维鲁陛下谈好了,顺带一说他已经打赢了罗马-安息的战争,沃洛吉斯五世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凯撒无所谓的看着下面那群或是忌惮,或是兴奋的元老,缓缓地说道。

    全场寂静,而后陡然欢呼了起来,罗马-安息战争对于这些人来说也是有着巨大的影响。

    “准备凯旋式吧,还有准备好加冕仪式,塞维鲁会继承朱里亚克劳狄王朝的正统,以及其所有的遗产。”凯撒笑着说道,蓬皮安努斯闻言大喜,他最担心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凯撒和塞维鲁冲突,完全没有想到凯撒居然会如此通情达理。

    罗马元老院的元老闻言,不分职位和身份皆是欢呼,就算是某些心思深沉希望分裂罗马得到利益的家伙,面对这一刻的盛况,也不得不跟随着其他人一起高声欢呼。

    “无需如此,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塞维鲁的时代,他干的不错,入主罗马国运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了曾经的垂暮之气,以及现在的欣欣向荣,你们干的不错。”凯撒像是看透了蓬皮安努斯的想法一样,笑着为对方解释道。

    “您难道不想拿回曾经的权势吗?”蓬皮安努斯略有好奇的询问道,哪怕是蓬皮安努斯清楚这是最好的结果,而且凯撒当着所有元老院元老如此开诚布公的宣布,也就意味着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然而正因为这种事实,蓬皮安努斯越发的好奇。

    “想啊,但是曾经的那些人已经不在了,我当年最喜欢的事情是和元老院的那些人斗争,而现在算了吧,以大欺小而已,再说塞维鲁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皇帝,而你也是非常不错的财政官,还有,那卷丝绸不错,看在我告诉你一个消息的份上,给我吧。”凯撒笑着说道,他是罗马最早的一批丝绸狂热粉。

    “哈哈哈,大帝喜欢就送给大帝吧,其实府库来了一批汉室贡品级别的蜀锦,大帝您喜欢的话,可以先挑几匹。”蓬皮安努斯笑着说道,“塞维鲁陛下确实很优秀,除了喜欢扩大军势,外加给士卒涨薪酬这一点有些让人为难以外。”

    “那是应该的事情。”凯撒笑着说道,“让荣耀和利益与士卒同在,然后严苛的要求士卒,这是强大的基础。”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规模太大了,算了,这种事情本就是财政官应该操心的事情,我最近正在想办法开源,汉室那边据说收一些奇怪的石头,我们在高卢那边以前开出来的一个石矿,据说是汉室那边做印章的好石头,总之和汉室挂上之后情况好了很多。”蓬皮安努斯看起来心情相当的不错。

    “汉室啊,那个传说中的黄金丝绸之国啊。”凯撒想起自己当年第一次见到丝绸时的震撼,不由得轻声感叹。

    “虽说有些夸张,但是按照希罗狄安等人的说法,确实是一个非常富裕而且强大的国家。”蓬皮安努斯点了点头,“而且他们的制度比我们的制度更优秀一些,虽说不太想承认,实际上对比汉室,我们罗马的公民制度已经有些落后了。”

    蓬皮安努斯是一个天才,真正意义上的天才,如果没有汉室作为对比,他可能受限于眼界永远无法发现,但是有了汉室作为对比,蓬皮安努斯清楚的认识到了罗马制度的缺憾之处。

    尤其是在留心到华夏祖上淘汰掉的国人之后,蓬皮安努斯清楚的知道罗马已经陷入了大坑。

    更糟糕的是,由于走的太过长远,而且将太多的东西压到罗马公民制度上,甚至在相当于春秋国人的制度上再一次升华扩张,修修补补的走到了另一条道路上,导致罗马已经不可能拐到百姓平权上了,公民注定了是罗马的根基,而且必须要高人一等!

    而这些高人一等的权力注定了是从更多数量的平民,奴隶,蛮子身上掠夺出来了,这也就意味着罗马其实是很难一直稳定下去的。

    如果说在没有汉室作为对比的情况下,蓬皮安努斯还相信罗马会长治久安下去,到现在蓬皮安努斯基本已经看不到丝毫的希望了,做个对比的话,汉室翻船了撑死亡国,而罗马要是翻船,那就不是亡国了,搞不好得灭种!

    更糟心的在于,就算是作为天才,蓬皮安努斯也丝毫看不到能将这个局势逆转过来的希望,罗马公民的福利太多了,正因为这种可怕的福利,让平民,奴隶,蛮子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

    因而这也就注定了这些福利是绝对不能削减的,因为一旦削减了,引起的动荡可就不仅仅是罗马公民的动荡了,还有下层仰望罗马公民阶层的动荡,最后扩散起来甚至可能会崩塌掉整个罗马。

    这么一来唯一的方式就是扩大罗马公民的规模,让罗马的公民规模扩张到在对扛平民,奴隶,蛮子的时候具备绝对的优势。

    然而六百万公民的数量已经让蓬皮安努斯殚精竭虑了,再继续增多哪怕是绞尽脑汁都无法做到的了,而不去做的话,罗马迟早会翻船,而且一旦翻船,很有可能再也爬不回来。

    明白了局势之后,蓬皮安努斯近乎是如履薄冰,这也才有了下定决心干掉元老院商人,不为别的,为了延续这个国家的命运,将那些大商人的产业全部收归国有,然后养上更多的罗马公民,将资源更合理的分配,创造出更多公民位置。

    只有这样才能让罗马帝国在续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些话蓬皮安努斯不知道该说给谁,因为他实在不清楚这种大事除了皇帝负责以外,还应该由谁负责,而现在凯撒好歹算是一个倾诉的对象。

    一直将这些事情压在心中,导致自身都出现明显衰老了的蓬皮安努斯在这一刻将这些事情详细的告知给了凯撒。

    凯撒则是默默地倾听,他也无法解决,或者说这件事本身就是无法解决的,罗马的问题是已经不是制度的问题了,而是生产力上限所能容纳公民上限的问题了,而这个问题再过一千年也依旧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