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兑……兑子!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有了钟繇去接手李优的工作,并且在不带走更多的执政人员的情况下,汉室人员不足的情况勉强算是熬了过去,问题在于熬过了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

    【我是不是将摊子铺的太大了。】陈曦有些纠结的想到,说实话当初嘴上说是统一只是起点,但也只是为了将之拿来当作目标而已,只是没想到汉室这些人居然做的好的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以至于现在已经有些陈曦被拖着往前走的节奏,而不再是像初期那样陈曦压着天下大势再往前走。

    鬼谷子有云:察势者明,趋势者智,驭势者独步天下,

    陈曦最厉害的地方便是在于每一次介入的时间点非常巧妙,得以将整个天下大势捆绑在自己的身上,进而造就出一种独步天下的效果,当然期间不可否认的是陈曦的精神天赋,以及陈曦的内政能力,让更多的人愿意信服陈曦的规划。

    至于之后的信誉,以及远见什么的,如果连前面这些关卡都过不去,那么说什么都跟扯淡没有区别。

    想到这一点之后,陈曦不由自主的开始回顾这几年汉室的发展,说实话,跨越式发展真的不是说笑的,就连陈曦自己回想自己这几年的工作,以及成果都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做与不做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还是得做啊!

    “看来诸位现在也都心里有数了,罗马-安息的战争给我们提了一个醒,我们所看到的帝国,并非是最终时刻燃尽一切底蕴和潜力的帝国,贵霜虽说看着糟心,实际上我们都明白,那个国家确实有着堪称恐怖的底蕴。”陈曦叹了口气,神色慎重的说道。

    如果说以前陈曦说起四大帝国还有调笑的意味,那么现在他算是真正承认了这个称呼,同样在场这些文臣武将,也都同样承认了贵霜的存在,哪怕他们在战略上绝对不会将之视若同等,但在战术上也绝对会将之以帝国的高度来看待。

    同样贾诩这些当年曾经看着陈曦拿着白绢手画的世界地图进行讲述的文臣这个时候也慎重了起来,安息哪怕是崩塌了,在帝国崩碎的那一刻也不算弱小,说一句过分的话,哪怕是那个时候的安息帝国,哪怕是那个时候沃洛吉斯五世,依旧有镇压西域诸国的力量。

    然而那等在王国远望甚至都没有办法触摸到的强大,面对罗马的时候却依旧崩碎,安息不弱,然则罗马太强。

    杂乱无章,空有潜力却无法发挥出来,甚至高高在上的汉室智谋之士直接不承认对方力量的贵霜,在前一刻崩碎了他们婆罗门的高层,来自东亚怪物房的月氏彻底张开了自己的獠牙。

    如果说曾经白沙瓦的战火,婆罗痆斯的厮杀展现的是北贵那足以让汉室正式的力量,那么之前那一封信展现出来的便是他们身为征服者的智慧,九十多年扩张结束之后,被婆罗门加诸的束缚,一朝撕裂,就算是汉室在看到战报的时候都陷入了震撼。

    这世间可不仅仅是汉室具备智者,至少从这一刻开始,就算是汉室也不能再轻易地将大月氏五支建立的贵霜帝国视为蛮夷,这世间手握数百万平方公里沃土,拥有民众千万,带甲百万的,谁是侥幸?

    就算是后世的印度,华夏一直嘲讽,一直调笑,但有谁记得他们拥有着全球前五左右的国民生产总值,钱就是战斗力的来源,差也看是和谁比,整个地球,能站直了说对方很弱的,怕也就五个指头。

    更何况是这个世界大势还没有奠定,就成就人类史一极的国家,印度的归印度,大月氏的归大月氏,诚然印度永远在被征服,但大月氏可不是被征服者,而是实打实的征服者,打穿了帝国坟场,从北至南,从花剌子模,呼罗珊一路杀下来的征服者。

    用豪门的说法就是,谁家祖上还没有点拿得出手的底蕴,更何况能站立到这个位置,就算是差,又能差多少。

    “贵霜啊,都谨慎一些吧,南贵如果彻底变成了生产后勤,让北贵的几百万人放出手来,就算我们能赢,也会非常困难。”陈曦唏嘘不矣的说道,“时代不同了,我们很强,这是真的,但我们的对手,可也不是中原那种一州之地就能称王的土皇帝了。”

    “他们每一个都有着数以千万计的人口,每一个都有着我们比不了的优势,比方说罗马的物资转运速度,地中海澡盆可以轻易的将本国任何一个位置的人马和物资在一个月之内运送到另一个港口,这一点我们汉室哪怕是将路修好了也没有半点可能。”陈曦指着罗马中间那蓝色的澡盆说道。

    “同样贵霜最大的优势则是有着好好种田,种一年吃三年的土地,你们懂这个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如果不是关将军和郭奉孝联手夺下了小半个恒河,我们会被对方拖死!”陈曦冷冷的说道。

    贵霜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战术,只需要稳扎稳打,拖拖拖拖,最后拖到汉室粮草不足,然后就赢了,就这么简单,因为贵霜可以掏出三十万的大军不停不歇的作战,而汉室顶不住那样的后勤压力。

    而战争一旦被逼到求速胜的程度,距离输就不远了。

    “罗马太远,让他们和袁家打吧,能拖住就拖,拖不住就撤回乌拉尔山以东,罗马人看上了那片黑土地就让他们拿走,先解决了贵霜,东欧的账可以以后再算。”刘备突然开口说道。

    陈曦给刘备说过东欧的问题,他也明白,那片地方一旦被罗马在汉室缓过气之前占走了,那么就算是汉室缓过气了,也不可能将那片地方再打下来了,因为太远了,对于汉室来说太远了,万里之遥算什么,真要算上地形折转问题,三万里都不是说笑的。

    陈曦对于那片地方寄托的思想差不多就是,能占住就尽量占住,占个先手,默默发展,不管是谁占住都行,只要是肉烂到锅里面就行了,总好过被罗马人或者蛮子拿走了好。

    “黑土地?”曹操一挑眉说道。

    “对,这么说吧,世界上适合种田的土地那里能排前五,而恒河能坐稳第一。”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了,先全力以赴解决贵霜再说其他的,东欧那片地方能占住就占,占不住就先放弃吧,反正罗马也不大可能全部占走,就他们那小短腿。

    “怪不得,原来如此。”荀彧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过来,怪不得袁家做到了那一步,原来是被钉死了。

    “算了,那边的情况已经不可能为我们所掌握了,局势如何完全看罗马愿意下得本钱。”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东欧那边说个实话,局势现在就是那么一回事,说白了除了认怂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除非现在有传送门,能将汉室所有的大军开过去,否则的话,罗马靠着地缘优势,结果已经注定,到了这个程度真的已经不是智力所能抹平的了,更何况罗马这边的参谋团也确实是挺给力的。

    以至于现在袁家那边的结果,就跟审配当初估计的一样,除了认怂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而现实的情况又不能认怂,所以只能刚,可以说这压根就是一场必败的战争,然而就算是如此,不打不行。

    这种局势完全无法掌控的情况,让陈曦等人非常糟心,虽说他们很清楚罗马不大可能拿出打安息的本钱去打袁家,但这种命运不在自己手上,而为敌人所掌握的感觉,没有人愿意承受。

    “袁家的局势其实在我们看完罗马-安息之战后就明了了,我们不可能放弃攻打贵霜的机会,去援助袁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距离太远了,远到我们也不可能做到全力援助。”陈曦双手一摊,这就很无奈了,只能看袁家自己的表现了。

    “生死在天,富贵有命。”曹操这个时候已经大致明白了陈曦当初的想法,以及袁家走到现在思召城位置之后的心态了,虽说这件事有陈曦挖坑的诱因,但也实打实是袁家自己跳坑的。

    到了现在这种局面,曹操除了送一句祝福,确实是没有办法了,相比于和罗马大战一场,五劳七伤之后,将华夏一千多年以来最佳的扩张期被迫停止,说实话,曹操现在也倾向于让袁家先顶着,然后他们所有的主力先搞死贵霜再说。

    不过对比一下四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曹操估摸着,袁家被罗马锤死的速度,肯定比汉室锤死贵霜的速度快,甚至如果罗马认真起来的话,曹操估计袁家被一波平推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于说汉室一波平推贵霜,省省吧,帝国坟场感受一下,打穿这个的难度堪称爆炸,还有恒河堆积的贵霜精锐,就汉室现在在那边的主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