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二十四章 没有谁能轻易获胜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就之前收到的消息来看,搞不好月氏那群人砍死了婆罗门高层之后,将大月氏北方的中坚精锐军团释放出来之后,汉室在恒河的主力到底是否具备优势还是一个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在场一群人默默地将袁家甩到一边,决定先集中剩下的兵力去搞贵霜,袁家那边就由之前支持的那些人先顶住,想必皇甫将军是能顶住的,应该吧,也许……

    毕竟到了这一步,汉室的国家战略明摆着是尽可能快的弄死贵霜,贵霜的战略则是尽可能的拖过虚弱期,虽说相比于以前相互扯后腿的时候现在的贵霜可能还更强一些。

    可短时间没有办法将南方整合起来的大月氏在战争潜力上其实是出现了大幅的下滑,如果这个时候汉室不玩命一战,将贵霜直接打垮,那么等过几年韦苏提婆一世将贵霜整个起来,哪怕是有隐患的整合起来,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会远远的超过现在。

    这也是为什么,曹操等人会直接判断出,一旦这个时候拿出主力去和罗马硬拼,且不说能不能打过,就算是打过了,千年以来华夏最好的开拓期也会因此而告一段落。

    没办法,一旦贵霜彻底整合起来,就算是比汉室弱,靠着天险,以及夸张的国力,在本土作战也足够将汉室拖入到泥潭,而到了那种时候,胜负可就不由汉室来说的算了。

    曹操一句话奠定了基调之后,所有人也都自然的避开了袁家那边,现在救不了,也不能救,之前给与的支持已经属于最大程度了,再继续扩大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一场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展开的,并且也非常不恰当的战争。

    毕竟罗马和汉室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在现在这个程度,别说分个生死,双方单就是要见个高下都不是那么容易,为了袁家,汉室和罗马来一场旷日持久,消耗自身潜力的战争。

    说实话,就算陈曦是帝国主义思维,也无法做到。

    “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成了集中所有的战斗力和贵霜一战,并且尽可能快的将贵霜覆灭。”刘备唏嘘不已地说道,想到袁家混到需要看对手心思才能活下去的程度,刘备也不得不感觉到丢脸。

    毕竟都是华夏一脉,又同样认同诸夏一体,从血脉文化上讲,大家都是炎黄后裔,因而在开疆扩土这件事情上,刘备一直都是尽可能的承认所有人的身份,可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刘备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终归是不够强大,国与国之间本质还是力量的较量啊。

    “是啊,集中我们国家八成以上的力量尽可能的将贵霜在五到十年之内覆灭。”陈曦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尽可能吧,虽说我们占优势,但是打这种级别的对手,没有人有绝对把握的,诸位有能力的,都尽可能的拿出来用吧,为了自己,为了国家,也为了子孙后代。”

    曹操等人闻言并没有开口,之前罗马-安息的决战给他们提了一个醒,而之后贵霜的急报也让这群人知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都做准备吧,六月的时候该出发的就出发吧,接下来的战争可能决定我们华夏之后千年的命运,打赢了,之后一千年我们就能轻易地应对任何挑战,打输了,我们就可能需要退回来,再次在中原进行周而复始的轮回。”刘备神色激昂的说道。

    如果一辈子只是困守在中原,没有扩张的方向,他们不至于如此,但如果有一天打出去了,但是却又失败了,并且因此而扼制了自身千年以来最佳的扩张机会,那么当代所有的人都不会放过自己。

    刘备也没有再说什么,一众文武多是揣着心事在不久之后离开了政院,毕竟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不再是国内那种只有一州之地的小军阀,土皇帝,而是真正的帝国,那种不缺智慧,不缺力量的,不缺资本的帝国。

    因而一旦全面开战,必是血染战袍,难免阵亡于战场之上,更重要的时候历史走到这个程度,所有人都明白,接下来的十年便是千年以降的转折点,成了华夏跳出周而复始的王朝周期律,至少之后千年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败了那一切就是空谈。

    这种沉重的责任到这一刻清楚的显现在了所有人的肩膀上,哪怕是张飞那种大大咧咧的将校这个时候也凝重了很多,没办法,当一个人清楚的感觉到自身历史责任的时候,选择起来,就难免需要为历史负责,为后人负责。

    当自己的死亡不仅仅是影响自己,而是影响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时候,就算是一个暴躁的人也会在需要的时候冷静下来。

    陈曦敲了敲桌子,示意荀彧帮忙管束一下,他有事出去,荀彧默默的看了一眼陈曦,没说什么,然后陈曦合了公文便追了出去。

    “玄德公。”陈曦一路小跑很快就追上了刘备,远远的招呼了一句,将刘备叫住之后,追了上来。

    “子川,怎么?还有什么事吗?”刘备不解的询问道,毕竟和陈曦相处的久了,刘备也知道,如何从陈曦的面色上看出陈曦现在的心态,而很明显现在陈曦是心中有事。

    “嗯,确实是有些事情。”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玄德公,我们是不是迈的步子太大了,或者说推进的速度太快了,再这么下去,我们国内运转会出现力不从心的情况,人手已经开始出现缺失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刘备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思考了一下之后缓缓地开口说道,“安息的时机,遇到了我们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因而不可能不给那里投人,同样葱岭的基地也是我们走出去必须要建立的前沿堡垒,袁家同样也是不得不坐镇西方。”

    “可是这种运转到现在已经有些步履维艰了,我们很难再继续支撑下去了,说起来,现在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高层有所缺失了,中层管理也开始出现缺位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等到曹司空那边离开,我们怕是会直接空出来上百个中层位置。”

    “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停止。”刘备闻言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走到了这一步,我们的人,还有其他人,只要还是坐着这个位置的人都知道,接下来是华夏千年以来的一次巨大变革,会造成比当年商鞅入秦变法还要夸张的结果,我们不可能停止了。”

    “我也知道不能停止,现在停下来,我们和失败就没有任何的区别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内部自我造血能力已经不足了,一个差不多快有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家,需要多少官员来治理,其中又需要多少基层小吏?”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国家太大了。

    “开科吧。”刘备平静的说道,“到了这个程度也别管品德问题了,以后再算账,先将人招纳起来再说,曹孟德带走的几百位置全部拿出来,需要什么人,我们就出什么专业的题。”

    “……”陈曦脸色一黑,刘备怕是有史以来,最疯狂的开科取士的高层了,两千石的官职都拿出来了作为可选职位了。

    “太激进了,而且开科取士这个并不是最好的方式,弊端您也应该能看出来,这个的意义是引导百姓向学,但很有可能让社会风气出现一定的偏向性。”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好歹也是一个方案,再没有别的办法的时候先用着,等一会熬过这一段时间,再算总账就是了,而且我们的开科取士也从来没规定哪一次是什么级别的官位,更重要的是什么时候开科取士也都没有准确的时间。”刘备也知道这玩意儿的弊端,但相比于察举制那种慢的让人绝望的方式,这种有弊端的方式,好歹可以续一波。

    “算了,我直接说我的意思吧,能不能别再开战场了,再开真就没有人了。”陈曦扯了扯嘴说道,汉室是很强啊,问题是面对现在局面,战场直接从东欧延伸到东南亚,二战也就是这个规模了。

    “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不管是罗马,还是贵霜都不会轻易放手。”刘备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没有办法控制对手不去开拓新的战场,也没有办法不去扼制这种事情发生。”

    “但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们极有可能会陷入泥潭。”陈曦唏嘘不已地说道,“规模太大了,我们已经有些人手不足了,甚至可以说,如果南方婆罗门治下的那些百姓不是被奴役到那种程度,那边我们现在光镇压怕都腾不出手了。”

    “子川,写太多没有意义的了,我们很艰难这个是真的,但对方也好不到什么地方,我们开了那么多战场在作战,对方也绝对需要在那些战场投入兵力,帝国之战没有谁能轻易获胜,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刘备拍了拍陈曦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