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二十五章 刘备的智慧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翻了翻白眼,总觉得刘备自己自己还要淡定,哪怕陈曦很清楚真比战争潜力,汉室是现在仅存的三大帝国之中潜力最强,政权结构稳定,文化向心力最强的帝国。

    甚至于陈曦可以保证,如果汉室和罗马贴边,罗马死的肯定和匈奴一个状态,没什么好说的,汉室就这么强,实力强,潜力强,隐患少,文化向心力经过千年的稳定传承,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平。

    至少比起贵霜现在说是一个游牧准帝国和一个农耕准帝国的合体要强的太多,也比罗马那种特意设定阶层,强行割裂公民和非公民的做法要靠谱的太多。

    只是就算有这么多的优势,陈曦现在也处于头大的状态,如果说以前吹的时候陈曦还有自信拳打安息,脚踢贵霜,头槌镇罗马的话,现在说个实话,任何一个帝国都让陈曦头大了。

    了解的越多,陈曦越觉得能走到这一步的国家不是咸鱼,甚至这些动员能力爆炸的帝国,面对那些工业革命之后的小国都能占据绝对的优势,这些国家的体量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我觉得有信心是好事。”陈曦扯了扯嘴说道,总觉得刘备现在是膨胀了,而且是超级膨胀。

    “但是过于自信不是什么好事是吧!”刘备笑着说道,然后指了指车架,示意陈曦和自己上车。

    “呃,这话我可没说。”陈曦嘿嘿一笑。

    “你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刘备也没有在意陈曦装死,“实际上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不可能停下来了,过了这个时期,我们再想要拿到这些东西难度会倍增,这个时代我们不容错过。”

    “这个事实。”陈曦点了点头,“不管是罗马,还是贵霜现在都处于改革的阵痛期,罗马太远不需多言,贵霜的话,迈出了这一步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他们弊端的人来说,他们已经上路了。”

    “月氏毕竟算是和我们同出一源,千年前也曾和我们接战,三百年前才被匈奴赶出了我们华夏的周边,所以浅显的东西他们肯定会懂,而且这么长时间我也算是看出来,北贵对于我们的怨念很大。”刘备唏嘘不已地说道。

    “能不大吗?”陈曦哭笑不得说道,“周边所有的国家,只要和我们靠近的,说一句过分的话,哪个不苦华夏久矣,甚至再过分一些,哪个国家没有一点称王称霸的心思?”

    “是啊,这万里疆域,可不是我们卑躬屈膝换来的,而是先祖筚路蓝缕,顶着刀枪剑雨,从别人手上夺来的。”刘备点了点头说道,“但同样,正因为强大所以才会被向往,正因为强大所以才会被模仿,正因为强大所以才能教化他人。”

    陈曦默默点头,这个是实话,刘虞都知道先让公孙瓒出去浪,浪到胡人崩溃,过来抱大腿,才开始教化。

    为的是什么,谁能不知道,别说是智慧生命了,就算是畜生,打通了也知道见人就跑,为何会仰慕,为何朝贡是结盟的终极体现,说白了不就是因为强吗?

    “所以我觉得大月氏干掉了南方婆罗门十有**用的是我们曾经的制度。”刘备看着陈曦带着些许的感叹说道。

    “唔,不出意外的话,确实是如此。”这个推测陈曦也是认同的,南方婆罗门看不出来,但是北贵的军制确实是先汉的军制,职业兵,征兵体系,兵役制度,以及禁卫军制度。

    从之前的接触来看,北贵确实是用的是这一套,典型的中国发展到极限的古典****的体现。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掀翻了婆罗门,肯定用的还是我们的政策,而且月氏的政策你应该能感受到一种粗暴的一刀切的方式。”刘备回想着那些情报说道,他也不是蠢货,和曹操那种一直忙忙碌碌的情况不同,刘备有着大量的时间充实自己。

    “所以北贵赢了的话,绝对是不分人种成分,统统种田,强行垦荒进行耕种,而且税率也必然是一刀切,为了计算简便。”陈曦默默地点头说道,刘备说的没错,月氏八成用的就是秦汉那种简单粗暴,容易造成民愤的方式。

    问题在于南方婆罗门治下的那些顺民,用这种方式搞不好真的不会暴乱,而这种方式推行下去,就恒河那种冲积平原,那种气候,只需要一年贵霜就能腾出手来和汉室干个你死我亡。

    “实际上在我看来我们打的并不是什么蛮夷,而是曾经的影子。”刘备轻叹道,实际上在发现北贵军制的时候,刘备就有些感触,随着那些明显贴近于先汉,乃至先秦的制度,刘备便明白,大月氏确实是在模仿者华夏在努力前行。

    若非不懂其中精要,努力的依靠着从各种民族,各种思想之中吸收精华,拼接出来一个内核,贵霜不说,至少月氏会建立起来一个和先汉初期很贴近的一个国家。

    不过可惜了,月氏终归只是领悟了其中一部分的精要,哪怕军制努力模仿者先汉那种兵役制度,并且更进一步的推出职业兵,但终归还是落了下成,然而可怕在于,就算是精神内核不足,月氏靠着恒河的产出依旧堆积出来一个庞大的身躯。

    “这都是过去了,实际上在他们咆哮朝堂的时候,我们就没得谈了,这么多年,敢在汉室朝堂上撒野的除了匈奴,也就贵霜了。”陈曦无奈的说道。

    “我们是真的没有公主,要是早个十年,月氏当时的提议确实是闹不到这个程度。”刘备叹息道,汉室的公主,郡主是什么德行刘备还是知道的,因而也明白,外嫁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没有那么多可惜,我们和贵霜必有一战啊,恒河落在其他任何人手上,对于汉室都是一个威胁,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眠,自古如此。”陈曦连连摇头道。

    “哈哈哈,子川,你既然知道不得不打,还来说什么,我之前还在奇怪,你会不知道?”刘备大笑道,而陈曦一愣,这是自己被套路了,心下不由的纠结异常。

    “是啊,不得不打。”陈曦平复了一下心态,赞同了这一事实,“过了这个时期,我们要是没打出去,后人大概会骂我们五百年吧。”

    “会不会被骂五百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现在不打,我自己都不甘心!”刘备神色激昂的开口说道,“我说过要超宗越祖,现在这个程度确实是做到了,但并没有做到我心中的极致。”

    眼见刘备伸手又要抓自己,开始狂放王霸之气,陈曦表示见多了已经免疫,赶紧闪开,连着闪开了两下,刘备果然不抓了,而且之前酝酿的气势也泄了大半。

    “你这家伙!”刘备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说话,就说话,别伸手啊,我可是有三妻四妾之人。”陈曦没好气地说道,“不过我还是建议别在开战场了,而且尽可能的将现在开启的战场合并成区域化,再这么下去,我怕是真顶不住了。”

    “那我也没见你干活啊!”刘备不爽的说道。

    “就跟你认人一样,别人以为你在闲逛,实际上你在很努力的认人,为国家军制夯实根基,而我也一样啊,我每天需要大量的进行统计啊,好想要一个计算器,算盘这种东西,我从生疏到熟练,我都快疯了。”陈曦有些抓狂的说道。

    “计算?计算啥,再说你不是有很多小吏吗?”刘备不解的问道,陈曦毕竟是尚书仆射,行丞相职责,下面也有很多干活的官员。

    “数据不重要,重要的透过数据看到现象,并且依靠真实的数据去确定接下来的发展方向。”陈曦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有个计算机就好了,一个统计表下去,剩下的就做报告分析了,那用像现在这样,还需要自己分析。”

    “听不懂。”刘备表示这种东西跟他说没有任何意义,“说点现实的,听说蔡氏怀孕了。”

    “……”陈曦沉默。

    “好几个月了吧。”刘备掐着算日子,“你真不操办一下?”

    “家里会炸的。”陈曦没好气地说道。

    “惧内啊。”刘备啧啧称奇道,“不过你确定真的不操办,说不定蔡氏会有别的想法。”

    “她一点想法都没有。”陈曦翻了翻白眼,他之前也试探性的问过了,然而蔡昭姬直接开诚布公的表示完全不需要,而且也表示陈曦不需要在意,也不想添麻烦,说的陈曦自己倒是挺愧疚的。

    “确实是个好女子。”刘备很简单的点评道,随手从一旁的抽屉之中抽出来一壶酒,摆在车架之中的几案上。

    “是啊,我算是祸害。”陈曦一副敷衍的口气说道,他也怕啊,尤其是怕甄宓知道,知道了怕是要炸吧,话说到现在知道的人不少了,好在都是口风非常严的那种。

    “你个祸害?”刘备哑然失笑,“也就你敢说了,算了满月之后,我帮你将孩子抱回去,这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