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二十六章 再开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刘备被张氏的话震得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张氏说完离开之后,刘备赶紧跑去查阅历年的官员资料,最后确定,自家的科考对于女性来说还真是大型的婚嫁平台,莫名的感觉到肝痛。

    “子川,子川,我发现个问题啊,我们的科考对于女子来说其实只是婚嫁平台啊,她们就不是来当官的,我们这次是否还准许她们来参加科考啊!”刘备查完资料天已偏黑,于是一脸抑郁的前来找陈曦。

    “大型婚嫁平台啊。”陈曦摸了摸下巴,“这个我也知道啊。”

    对于陈曦来说这都不是事,后世也是能体现能力的职位,由女性入职之后,更得到人推崇,很正常的一种情况而已。

    “你知道居然也不给我说。”刘备黑着脸说道。

    “因为不重要啊。”陈曦随口说道,“准许她们来考试只是为了表现出一视同仁,而考完了她们来不来干活那是她们自己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平台是什么意义和对于她们来说这个平台是什么意义,完全是两个概念。”

    “只是这样完全不符合我们开科取士的理念。”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她们不干活还让她们来参考,占据考生的位置,甚至入选了,这让其他考生怎么想?”

    “这有什么想啊,公平公正公开的科考,谁厉害谁上啊。”陈曦完全无所谓的说道,“对方能考上是对方的能力,至于考上是否要来当官这就看个人兴趣了,荀家一堆不想当官的。”

    “……”刘备无言以对,“只是觉得这样导向性不好。”

    “那你要不增加一个入选之人至少要干够一年?”陈曦随口说道,“时间久了不现实,但是一年还是可以的,而且退了之后,在三年之内不能再参与科考,如何?”

    “总觉得你这个家伙一套一套的。”刘备看了一眼陈曦说道。

    “倒不是我一套一套的,只是现实如此,我们不可能一杆子打死,那些人怎么想是那些人的事情,我们怎么想,怎么发挥职能是我们的事情,更何况对方的想法确实是没错啊。”陈曦很是自然的一摊手说道,“现实点讲,考得好本身就意味着才智高不少啊。”

    “……”刘备发现不管是张氏,还是陈曦说的都太有道理了,换成刘备的话,两个女,长得都一样,家室也差不多,一个入榜,一个没入榜,刘备也会选择入榜那个啊,对子嗣后代好啊。

    “所以你科考让女子参加的话,现在其实并没有什么阻力,上次那次过后,该明白的都明白,女子来参考其实并非是占他们的位置,反倒是国家大型婚嫁平台。”陈曦心宽,根本不讲这些事情当回事。

    “虽说还是感觉到不满,但还是听你的吧,让她们来参考吧。”刘备甚是无奈的说道,如果说第一次科考的是还有一些其他的阻力,现在基本就没有什么阻力了,没有比现实更教育人的了。

    次日朝会,刘桐少有的出现在了朝堂上,最近蔡琰已经彻底将长公主和丝娘给放飞了,而原本应该由两人监督,外带翻阅的东观藏书现在也处于大佬被带走的状态,因而刘桐的日子过的非常快乐。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刘桐斜倾,颇有些慵懒的靠在新制作的靠椅上,看着下面的一众公卿大臣随意的说道。

    反正刘桐心思通透——我就算什么也不干,这国家也能妥妥的维持运转,而且还能运转的非常好,我还是去调戏丝娘吧。

    同样所有的公卿大臣也都知道这个事实,对于刘桐也放的更宽,只要在祭祀等方面不要出错就可以了。

    至于说被禅位什么的,刘桐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刘备的血统还是没有问题的,虽说收束的话是到先汉景帝那个时期才和刘桐是一源,不过好歹身份是真的,毕竟刘备也不是孤家寡人,而是实打实和宗族住在一起的,所以就算是被禅位了也是内禅。

    既然最糟糕也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刘桐想明白之后当然是放飞自我了,反正出事了也不需要自己顶锅,死了也有其他人给列祖列宗交代,既然如此,自己还奋斗啥啊,隔几天出面证明一下自己活着就行。

    “臣有本要奏!”刘备很是无奈的起身施礼,如果知道今天刘桐突然要出现的话,他就递折子给刘桐了,而不是做好和其他人讨论的准备,现在这情况明显是刘桐准备混了。

    “太尉直言即可。”刘桐表示我就是来刷个存在感,你就不能其他时候再奏对吗?

    刘备叹了口气,他能感受到刘桐那种怨念,但是地主老财对于侄女是没办法说啥的,于是也懒得用那种官方口吻,直奔主体。

    将当前的局势复述了一边之后,刘备直言准备再次开科取士广纳英才,在场的官员很自然的就开始了窃窃私语。

    “开科取士吗?”刘桐看了一眼刘备,又看了一眼曹操,这件事如果按照流程来说应该是曹操递奏折,不过现在汉室这个情况,不管是刘备递,还是曹操递,还真没有什么区别。

    “是的,现在各地官员多有空缺,察举制推荐的过慢,直接开科取士填补一波,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环节各地运转的压力。”刘备叹了口气说道,“只是什么时候开考,试题怎么出还未有商议,只是我一时思及此事,前来奏报。”

    “什么时候开考,时间的选择可以交给太常来处理,选一个适合的好日子就可以了,试题,三公九卿,诸部尚书将这几年遇到的麻烦事整合整合作为试题,正好看看适合不适合。”刘桐虽说不怎么干活,但并不代表这家伙没脑子,相反这家伙的智力还是靠谱的。

    “这般是不是有些仓促?”老太常赵岐皱了皱眉迈步而出询问道,“以此为例的话,六月至九月可能就要科考,现在就算是道路畅通,从辽东苦寒之地,百越蛮荒之处赶过来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赵岐做事相对更为公平,而且未有小视辽东以北,百越以南,只是言及此事,颇有些头痛。

    “可以在各地先行预考,通过者由各地直接沿官道送过来,这点事情各地还是能做到的,每年上计的时候不也是如此。”陈曦起身开口说道,“这样也就需要所有的考生前来长安了。”

    “不妥。”刘桐还没开口,赵岐就先否定了陈曦的计划,“首先若是交由各地预科,那么身在他州游学的学子该在哪里考?回原籍,还是就地开考,如果回原籍时间仓促,如果就地开考,合适吗?”

    陈曦嘴角抽搐,不愧是九十岁的人精,返聘回来当太常实在是太糟心了,别的不说这经验就不是说笑的。

    还合适吗?当然不合适了,连陈曦都知道不合适,一旦可以到处跑着考试,水平中等的很有可能偷奸耍滑去水平低的地方去考,最简单的就是在青徐一般的考生去百越和辽东说不定能排到前几。

    而一旦外乡人占据了本地的前十,而且外乡人的水平在他们原籍排不到前十,就会出现很多的问题。

    可同样如果各回各区的话,时间上就有些颇为仓促了。

    “一刀切,全国统一试题。”贾诩突然从座位上起身说道,“各地试题一样,原籍和非原籍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

    “那某些郡县,甚至是州郡全军覆没该如何?”赵岐拄着拐杖头也没回的说道。

    “能力不足而已!”贾诩黑着脸说道,他也明白赵岐说的是人心问题,“既然是统一试卷,孰高孰低一眼可知。”

    “太泛泛了。”赵岐摇头,“这个国家太大,大到现实点,各个地方甚至都不可能完全一致,很多东西都必须要有弹性,一刀切过去的手法只能留下隐患,这么说吧,一旦科考,有一州郡无人上榜,那你们就等着群情激奋吧。”

    陈曦闻言也是神色凝重,这是个实话,一旦真搞出来某一州郡无人上榜,哪怕是难免需要动手了。

    “糊名,先按照各州选前一百,之后来长安科考,各州出治中或别驾来审阅,这样要是有一州郡都无人上榜,那自己去处理吧,科考加射御,到时候到场人抽签自由组合,人事关系处理连着射御一起考。”陈曦黑着脸说道,闹闹闹,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闹。

    “这个倒也可行。”赵岐凭着自己的经验想了想,知道这么做也有隐患,但这种事情不能因噎废食,就算是有隐患,也必须要上。

    “我们不妨将科考这个定下来。”曹操突然开口说道,“这个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取士方式。”

    “还是不要定下来,什么时候有缺口了,什么时候开科考,订下来了,没缺口的话,很容易造成冗官,察举制度虽说也有毛病,但社会导向性较好,再说不行还可以军功补录官职!”陈曦对于科考并不感冒,反倒对于军功补录官职这个非常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