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章 政策性引导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韦苏提婆一世的传令抵达马六甲的时候,千帆海军近乎集体陷入了沉默,没办法,相比于之前一段时间还算一个整体的千帆海军,死了军团长丘里确,副帅洛赫特的千帆海军早已陷入了混乱。

    说起来也是贵霜倒霉,如果阿文德不死的话,靠着自己的威望确实是能轻而易举的镇压这些人,但是阿文德活的太累了,累到自己将自己逼死了,以至于在马六甲的贵霜海军直接没有了头领。

    至于所谓的第三顺位的竺迦叶波,得了吧,根本不得人望,既没有丘里确那种大义,也没有阿文德那种能力,怎么可能能坐稳千帆海军的主帅位置。

    马辛德这边则是在阿文德死后心灰意冷了,如果说当前的将帅谁会真正发自内心的尊重自己,那么毫无疑问,就是阿文德了,可惜他只是一个参谋,就算是才智高绝,可要是没有人使用他,也就和废人差不多了,这一点完全不会因为他的才华有所变更。

    而马辛德无人可用,当年他就是因为心灰意冷,所以才一路走了下坡,倘使有那么一点争锋的想法,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程度。

    至于竺迦叶波,要是回过头来就赶紧求马辛德,而且全面按照马辛德的要求去处理的话,靠着马辛德的智慧稳住整个千帆海军,并且进行大规模整肃,整体战斗力哪怕是有所下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而且可以保准竺迦叶波稳稳地坐住统帅的位置。

    可惜的是竺迦叶波根本没想到这一点,回来之后看到洛赫特战死,直接陷入了无尽的扯皮,等到反应过来,该找人帮忙的时候,马辛德已经再一次变成了曾经那条晾干的咸鱼样子。

    对于马辛德而言,阿文德要是主动要求自己帮忙,那肯定会帮,但是其他人,算了吧,然而阿文德死了,马辛德这下彻底无所谓了,为国尽忠的时候他们之前已经干了,汉军的海军绝对处于半废状态。

    可惜那么好的机会被这群杂鱼放过了,不知道阿文德会不会死不瞑目啊。

    说起来正是因为这么多事情,整个千帆海军乱成一团,再加上反应过来阿文德的身份之后,南方婆罗门的那群人,死死地压住消息,坚决反对揭盖子,准备将阿文德的死,塑造成病逝……

    总之在反应过来阿文德到底是谁之后,南方婆罗门也知道事情有些大条,这要是被掀了盖子,那么死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了,和拉胡尔背叛了婆罗门阶层不同,阿文德依旧是大月氏王族,最多算是出来散散心,结果搞死了!

    更重要的是在阿文德拼命将对手打废之后,他们没有下手将对方剿灭,而为了所谓的基地调头回转,简直就像是吃了智障光环一样,结果两边都没有讨好。

    估摸着大月氏那边要是知道阿文德是这么死的话,现在在千帆海军之中的高种姓怕是免不了要给阿文德陪葬了。

    毕竟阿文德可不是杂鱼啊,这已经属于涉及到北贵底线级别的人物了,不管是怎么死的,但是明明大胜的事情,被他们这群人搞的阿文德的死毫无价值,不将他们陪葬了才怪。

    总之在死亡阴影的压制下,南方这群高种姓,居然靠着自身那颇为糟糕的管理能力,将阿文德的死给封锁了。

    以至于传旨的人来召见丘里确,要求将阿文德调回白沙瓦,任命为中央禁卫军统领的时候,千帆海军的一众舰长已经头大了。

    这真的是没办法扣锅了,哪怕是能甩几个洛赫特时候北贵投敌的锅,但完全甩不了阿文德死后,他们不拼死一搏,没将阿文德用命获得的优势扩大化的锅。

    现实实在是太过糟心,在传旨的人收到消息说是阿文德已经死了很久的时候,传旨的人就知道事情大条了,竺赫来当初可是特意交代过,无论如何,必须让阿文德赶紧回白沙瓦赴任。

    就算是阿文德自己不想来,绑也要将之绑过来,毕竟只要阿文德入主中央禁卫军统帅一职,贵霜的大局基本就是均衡的,而且竺赫来能感受到,他自己已经成功吸引了很多的火力,或者说是拉胡尔根本不想再深思这件事,只想大战一场。

    可不管是什么情况,阿文德必须是中央禁卫军的统领才行。

    否则的话,贵霜的局势怕是只有翻船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这些事情竺赫来可是给传旨的这位心腹解释过,然而懂得越多,这个时候越头大,贵霜这架战车貌似要朝着毁灭的道路上冲过去了。

    身在长安的陈曦当然是不知道贵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毕竟对贵霜的情报还是有些零碎,一些比较细枝末节的东西,就算是有三家高层在侧也很难全部关注到。

    “已经开始动身了啊。”陈曦看着调拨的军令默默地开口说道,“两位夏侯将军这么早就动身了啊。”

    “早点过去吧,毕竟局势不算是太好,让他们先过去也好稳住局势,说起来你好像一早就知道他们带什么兵马过去。”荀彧瞟了一眼陈曦说道,“这点有些奇怪啊。”

    “玄德公认识啊。”陈曦毫不客气的将刘备卖掉,反正刘备认识所有军官这一点,在场众人都是认同的,鬼知道对方是怎么拥有这样的能力的,反正这个能力曹操看的非常羡慕。

    “……”荀彧一点都不想接这个话,刘备这个能力实在是太好用了,问题是他们这边还真做不到。

    陈曦一脸得瑟的表情,没办法啊,这种事情真的是吃天赋的,毕竟按照科学研究,人类正常的社交范围其实只有150人左右,再多的话,就会因为大脑的承受范围将一些模糊的屏蔽掉。

    也即是正常人也就能详细的记住150人左右,再多就不符合大脑了,然而既然说是正常人,那么肯定就有非正常人,刘备这种都罢了,正史还有更夸张的。

    比方说后世某位非常厉害的总理,在兼职外交官的时候,可以做到全场宴会的千多人,每一个都能上去扯一扯,还能扯得头头是道,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顺带在面对不同立场的对象的时候,还能快速的转换自己的思路和应对口吻,要知道很多时候这些人都只是见了一面……

    所以历史这种玩意儿,根本没有任何的合理性,能记住超过一百五十个人的已经属于突变范围了,然而总是有人能记住好几万人。

    “话说,文若,你家烧了吗?”陈曦摇了摇手上的公文询问道。

    “烧了。”荀彧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说道,“最后还是选择了烧掉,总不能丢人吧,司马家啊也烧了。”

    “还行,那么现在豪门这个层面还没烧的就剩四五家了啊。”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很是满意,说是他是真没想到袁术居然将这件事做成了,这都一年过去了,最后袁术还真是做成了。

    “奇怪了,王家烧了我能理解,反正本家也就剩一个人了,让家财和族人的规模共同扩大,邓家是怎么回事?”陈曦翻了翻资料有些好奇的说道,这是袁家发来的照会公文,意思是说任务完成了。

    “不知道。这种事情我也没有去深入了解,不过袁家确实厉害,居然真的做到了。”荀彧随口应付道,“到这个程度,反倒是烧了的占据了大势,没烧的有些坐蜡了。”

    陈曦点了点头,想当初袁术一脚将各种地契文书踹入火盆的时候,中原世家震惊的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袁家实在是犯蠢。

    虽说他们也认为这种手段是邀买人心,但是市义之法那么多,何必做到这一步。

    只不过短短一年,局势反转了,五六十家各地郡望之中已经有十几家将这些东西烧掉了,虽说在郡望之中不占优势,但是烧掉这些东西的家族,除了那几个豪商,剩下的都是正儿八经的豪门。

    上至袁家,邓家这种登顶的家族,下至陈家荀家这种久经不衰的千年豪门,都烧了,反倒现在豪门这个层次,没烧的比烧了的还少。

    这么一来原本宣传层面的问题瞬间为之逆转,甚至陈曦要是过分一点的话,现在就可以大张旗鼓的要求其他家族去烧掉这些东西。

    然而陈曦还是放弃了这么做的想法,这种事情还是让各大世家自己去选择比较合适,有些事情涉及到的是道德层面,不做约束比较好,毕竟人心这种东西,很难弄明白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局势好了很多,还是那句老话,我不强制要求,但是顺我心意的话,我肯定会在政策上进行引导。”陈曦将公文扣下,他也知道,这个程度差不多就是极限了,不可能再有豪门站出来将那些东西烧掉了,袁术是个狂人,其他人不是!

    “可惜有些时候不论如何引导,都和官方直接命令有所差距。”贾诩头也不抬的说道,如果是他,或者李优,到现在还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