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章 左右两难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呵呵!”陈曦对于贾诩这种狂躁的想法一贯的评价就是这俩字,他要的是社会稳定,明明有改良的法子,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刚。

    “对了,孝直你走了之后,谁接你手上的工作?”陈曦也不想和贾诩过于纠缠那些让人头大的事情,很自然的换了一个话题。

    “你说这个啊,我手上的事情,交给……”法正沉默了一下,发现自己看好的人好像都被选走了,“算了,交给我表妹算了。”

    “你表妹回家生孩子了。”司马朗头也没抬的说道,“这是长公主给她批的长达两年的假期,批示已经转到了我这里。”

    “哈?”法正愣了愣神,然后陷入了无言的沉默,抬头左右看了看,全都是干活的,然而并没有多余的人可以安排。

    “我觉得庞士元非常优秀,可以接我的工作。”法正义正言辞的说道,然而陈曦只是撇了撇嘴,你没看到钟繇都不见了吗?庞统和蒋琬已经接手了一部分钟繇的工作,要是庞统接了法正的工作,那蒋琬基本就不用下班了。

    毕竟一开始蒋琬是李优提拔上来接任自己工作的,虽说有人从旁协助,但是大头本身就落在蒋琬身上了,现在要是再加一个钟繇的工作,蒋琬大概也就剩垮了这一个选择了。

    “唔,我们人手也有些不足啊。”陈曦叹了口气,地盘太大了,这还是有一些地方以半归化的方式统治,省了不少的官员投入,否则的话,缺口就更大了。

    “子川,你将你一部分工作,交给别人,然后将孝直手上的工作拆分到个人手上,配发物资,军饷以及赏赐,犒劳这些也全部转到你手上吧,也别分军政了,全划归到你这里。”鲁肃突然抬头说道。

    陈曦明显的有些犹豫,当年他好不容易将这些可以分属军事的后勤全部分割了出去,组成了两套班子,完成了军政独立,彻底将自己从军事上独立了出来,最多涉及到后备物资。

    如果现在再接手的话,前几年搞的这么多东西基本就浪费了。

    “我们支撑不起来两套班子了,虽说军政分离确实有很大的优势,但是现在的局势,说实话,不现实。”鲁肃看着陈曦说道,“跟何况军政一体最大的隐患,对于我们现在根本不存在。”

    这个是事实,军政一体化最大的隐患在刘备这里是完全没有办法爆发的,也不可能存在渗透问题,当然如果遇到后世周相那种人物,那就没什么办法了,不过就现在这个情况完全不可能。

    同样刘备这边不是问题的情况下,陈曦这边掌兵与否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就跟刘备的雌雄双剑,现在有一柄依旧在陈曦那边挂着,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温养,到底废了没有。

    “军政一体,以我们这些人的能力,很多事情就能顺手解决,而不是绕一个圈子,现在我们还是追求效率吧,隐患等这个时期过了再说。”荀彧也坐直身子,神色郑重的说道。

    “……”陈曦明显有些犹豫,他也知道军政一体的优势是什么,同样也明白军政一体的弊端是什么,一旦军政一体,就跟汉末的州牧制度一样,很有可能将国家再次送入到危险之中。

    哪怕是有刘备在上面压着,陈曦也很难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人心这种东西经不住试探。

    更重要的是要公正廉洁,最正确的做法不是将之寄托在个人的道德水准上,而是用制度去相互监管。

    就如同让猴子看桃园一样,不吃才是怪事,而军政一体的口子再次打开的话,就算是现在能稳住,未来也难免出问题。

    不是这些人不够坚定,也不是这些人的目光不够长远,只是因为有了这个监守自盗的机会,让他们能轻易的做到这件事。

    “我们现在高层真要说的话,是勉强能支撑住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的,到现在出现人手缺口的原因,更多的是在于我们都被束缚了一部分力量。”鲁肃停笔,叹了口气说道。

    “我也知道,就拿我自己来说,最开始不管是什么的后勤我一个人来做,并不比现在困难,因为对于我而言,只需要按顺序分发,计划好生产和发运就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只是这样做的隐患啊。”陈曦指节轻动,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陈曦并非是不能干活,而是早在之前陈曦就努力将自己从这个体系之中抽出来,然后用尽量少的力量维持着这个体系的运转,如果可能的话,陈曦希望有一天这个体系运转到,这个时代的人,哪怕是不需要超越时代的眼光,也能将之稳稳运转下去。

    然而现实给了陈曦一巴掌,至少到现在为止,陈曦依旧不能彻底将自己的触手从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拔出来,甚至明确的说,一旦拔出来,现在运转良好的体系,就有可能因为巨大的震荡而崩溃。

    这也是陈曦不断的下放部分属于自己的权力,又不断收回不合适的权力的原因,因为到了现在这个程度,陈曦所能参考的人已经不多了,虽说他知道后世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内中细节,现在陈曦大致是真的懂了一些了。

    可以说鲁肃和荀彧基本上是看懂了陈曦在做什么,但是懂了不代表这俩就觉得陈曦的做法是正确的,在他们看来,陈曦的这种行为充满了闲极无聊的应付。

    你丫就不能好好干活啊,非得装作一副我将这部分抽走,是为了培养一个适合这个地方,适合这个职能的官员,然后在对方即将搞砸的时候,赶紧接手,装作没事人一样又运转起来。

    荀彧又不是瞎子,陈曦自己运转的更好,但是非要找一个水平一般的人来代替,然后搞的整体效率开始下降,在荀彧看来现在这个情况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陈曦自己的锅。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让贾诩去搞国营牧场,贾诩搞来搞去,所有的人都觉得搞的很不错,以后草原就是自家的了,然后陈曦表示贾诩你个渣渣滚蛋,我来搞,后面发现贾诩果然是这个渣渣。

    你能搞你就搞啊,非要让别人做!

    荀彧之前还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等注意到贾诩去年那个问题之后,荀彧开始观察陈曦,最后发现,整个体系里面真正不好好干活的其实是陈曦……

    倒不是陈曦干的不好,或者陈曦在捣乱什么的,只是陈曦的干活方式里面充满了那种这件事好像能交给其他人干啊,于是交给了其他人,然后搞砸了,陈曦赶紧去抢救的行为。

    然而直到现在荀彧也没有指责过陈曦,甚至连这一次,也顺着陈曦的面子在说话,至于军政一体的弊端,荀彧也确实知道,问题是只要中央给力,军政一体,就算出现地区性土皇帝也是一拳锤死的节奏,这有什么好怕的!

    汉室四百年不都是这么过的,虽说军政一体确实是会出毛病,但汉室靠着这个能过四百年,那这个政策就没烂到无可救药,而现在这种做法,在荀彧看来完全就是因噎废食。

    不过看在陈曦的面子上,荀彧没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他很想说,陈子川你好好干活,别没事找事,将你能做的赶紧做了,实在不行写好纲要,细节我们自己填补,战略眼光最好,能一步十算的你,只要将长远框架做好,后面的我们自己就能搞定,还能空出来一部分!

    只是这种话,不能说,既然陈曦拿军政分离当作不干活的旗杆,那就将这个砍了,砍了之后将所有共同性的工作全部合并,将所有重复性的工作合并到一个人手上,瞬间高层就能空出来几个人。

    “合并啊。”这一刻陈曦非常的犹豫,一面是关乎到自己能不能将制度维持延续到更远,一面是接下来国家能不能走上更为宏大的胜利,“我终于将我自己逼到死角了。”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确实不是问题,但是对于陈曦来说确实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一个对于陈曦来说的巨大隐患,而为了国家强盛,又不得不无视这个隐患继续前行。

    因为现在如果要处理这个隐患,那么军政分离就必须要持续下去,但是因为军政分离的束缚,很多人的能力得不到完整的发挥,国家整体的力量所能发挥的上限会被压低不少,而且会造成官员增多,支出增大,进而会出现一定的冗官问题。

    作为交换,这种方式可以解决当前的隐患,而且职责方面也会划归的更为明确一些,可以称作制度的胜利。

    如果选择后者,那么汉室必须要拐回军政一体的老路,然后陈曦重新向泰山时代那样对于整个国家负责,全权接管所有的一切,以个人能力去带着这个国家快速避开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缺憾,妥妥的强人政治,这种方式并非是制度的胜利,而是人的胜利。

    现在选哪一个,陈曦都很头大,前者不行,后者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