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一章 坑坑就习惯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也不能说是一直在划水,准确的说他也是为了避免某些麻烦,不过不同于其他人认为的陈曦担心被刘备所忌惮,实际上这一点陈曦完全不担心。

    一个已经彻底掌握了国家中下层将校的顶层大佬,除非是被当场刺杀了,其他方式对于其而言都是扯淡,根本不存在将之打倒的可能,因而理论上而言,从现在的刘备手上夺权,都是梦游。

    自然对于刘备而言,也就不存在忌惮这一说了,甚至连帝王心术这种东西都懒得去看了,制衡什么的同样也都是说笑的,刘备是真正具备压制其他所有人的能力。

    当然过于庞大的军事实力,对于国家经济带来的压迫性,也使得陈曦的重要性不断的上涨。

    同样,做一个已经等同于体系本身存在的大佬来说,刘备现在处于绝对的自信状态,他根本任何的意外,自然也就无所谓别人是不是在掌握着政权的同时,也掌握着军权。

    因为大多数的将校,包括曹操这种级别,甚至还可以算上曹操一直秘而不宣,继承自更早期的汉帝国精锐在内,只要刘备一句话下去,曹操差不多就剩一个那些以一敌万的主将,以及那些一计可挡十万精锐的智谋之士了,然而那些评价的前提都是要有士卒才有意义。

    而刘备只要愿意可以很轻易的将那些人全部下掉,还不会造成任何的动荡,所以军政一体最大的弊端,也就是造成军阀这一点其实是不大可能在刘备还活着的时代出现的。

    只是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制度,陈曦不管怎么思考都觉得不是那么的靠谱,如果可以的话,陈曦更倾向于每个人的职能更明确一些,每一个职位都有相对应的职能,不去跨级领导,尽可能的让制度去完成更多的细节,而非是让人完成更多的细节。

    只是现在走到这一步,陈曦发现了一个很纠结的事实,那就是自己现在就是制度之中的bug,因为眼光太好,战略过于优秀,导致很多时候需要自己把把关才行。

    甚至说句过分的话,自己在实操上面确实是不如现在坐在自己左右两侧的荀彧和鲁肃,但从长远目光上来说,这俩人做出来的框架和计划终究局限于时代,以至于陈曦能轻易的,甚至是心不在焉的挑出一大堆的毛病。

    为什么有时候少数派,有时候既得利益者看不惯的人能上位,原因很简单,历史这玩意儿没逻辑也能运转。

    就拿近代史来说,遵义会议得出的集体智慧是什么——不就是主席的战略都是对的,嗯,没错,这就是集体的智慧!

    少数派怎么了,既得利益者看不惯怎么了,时代运转到那个时候出了bug,我一个人单手压制你们所有人,还有余力,最后不是因为我自己给自己平反,而是因为你们翻船了,不得不站出来给平反。

    而陈曦的状态虽说不至于这么夸张,但也是一个坑,一旦自己和诸葛亮那么任劳任怨,后面的人犯错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的能力就很难得到成长,很有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陈曦倒下之后,体系大乱,然后经历一场民生凋敝之后,勉强混过去。

    为什么到蜀国后期,蜀地百姓都怀念诸葛亮在的时候,因为诸葛亮在的时候,哪怕是打仗,民生凋敝的是对面,蜀地的百姓是能吃饱的,等到蒋琬等人的时候,就活的不那么轻松了。

    在陈曦看来,自己又不是正史诸葛亮那个时期,不敢将大权交给别人,生怕别人犯错,让汉室再无复兴的可能。

    没错,诸葛亮的时期其实是真的能干掉魏国的,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上十哲的原因,不是所谓的忠诚加分,纯粹是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时候,已经找到了干掉了魏国的正确方式。

    然而糟心的是诸葛亮自己寿命到头了,积劳成疾,完蛋了,实际上以当时的情况,诸葛亮距离胜利已经走了一半了,渭水屯田,魏国将诸葛亮搞不走,那就意味着最多一年,雍凉就会失守。

    因为这么干的诸葛亮吃的是曹魏的粮食,曹魏本土可能能顶住,但是雍凉的世家地主门顶不住,而只要后者投降,那就是曹操收拾马超的套路,更何况马超能将曹操打的割须弃袍,最后也只能跪在世家地主调头投曹操,而曹魏是真心没人能打过诸葛亮了……

    诸葛亮的恐怖就在这里,这家伙是真正一个人的智慧顶了蜀汉所有人的智慧,然而诸葛亮糟心的地方也在这里,他能做到的事情,没人能做到,如果底子雄厚的话,可以教授蒋琬一点点尝试,哪怕是失败也可以一步步的来。

    然而蜀汉的根基实在是太薄弱了,夷陵之战,刘备的老兵死的七七八八,诸葛亮就不敢给任何人机会,必须要收权在自己手上,以自己的能力将每一个铜板花出十倍的价值。

    等到平完南蛮,养精蓄锐,开始北伐,第一次放权就遇到了马谡这个倒霉孩子,一个嘴炮战略党,实操是个渣渣的家伙,当然得承认马谡的战略战术确实是没问题,但是由于实操太渣……

    总之一下将诸葛亮搞的半死不活,又不能放权了,全权交由自己来处理,后面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一州打九州,还能获胜的正确方式,然后就积劳成疾挂了。

    后面的那些大战基本上就是蜀汉的挣扎,完全看不到丝毫有能逆天证道的机会,毕竟渭水屯田这种事情,诸葛亮能做,其他人还真做不了,这种做法完全就是欺负对方实力不足,打不过自己,然后赖着不走,硬生生将对方拖死……

    对于绝大多数将校而言,渭水屯田就相当于,在对方眼皮底下搞事,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已死,姜维果断在己方大优势的情况下撤走。

    没办法,诸葛亮能这么整,不代表其他人能这么整,别说诸葛亮没手把手的教他们,就算是教了,说个实话,这种事情也要讲究天赋,姜维的水平,就算是诸葛亮很努力的去教,大概也很勉强的。

    陈曦的状态虽说不至于像诸葛亮那么差,国家的形势也比蜀汉好上数十倍,陈曦甚至可以接受一些错误,让其他人吸收教训,但本质上,陈曦其实和诸葛亮一个套路,那就是在你们还在做题的时候,我已经拿到了答案。

    以至于陈曦完全不可能知道前面是个大坑的时候,还让人往前走,而会果断将之踢飞,然后自己接手,绕开这个大坑,但是这种没有大错误的方式,很难让人明白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哪怕是陈曦详细的进行了解释说明,但是相比于自己一头扎进去,然后要死要活的爬出来这种体验,差的太远太远了。

    可真要让陈曦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家伙跳进去,然后导致自己的东西被搞的一团糟,最后还要自己出来收拾局面,陈曦也受不了啊。

    结果最后的情况就变成了陈曦默默地在放权,然后让其他人在干活,但是在查阅的时候发现对方貌似往杂鱼的路线在跑,陈曦就果断将之踢开,然后将之掰回来,之后再交给其他人。

    然而这种事情在荀彧等人看来就成了,陈曦完全是没事找事,你有时间就做啊,非要交给别人,然后在别人做到半茬之后,又弄过来,做了大半,又交给对方,你是闲得慌啊。

    这其实就是双方考量问题的角度了,荀彧能理解陈曦的担心,但是荀彧觉得,你才二十多岁,考虑七十多岁老爷子才会考虑的传承问题,你这是多么想不开啊!

    而陈曦思考的是,我在你们这群大佬里面都找不到一个靠谱的,难不成未来我能遇到,怕是想多了吧,还是放手,让其他人去干活,我盯着点,只要不是严重错误,就放过……

    现在的现实情况则是陈曦要提速,而提速的最佳方式就是自己专权直接将方方面面都监管,然后将正确的处理方式,以为战略做好,然后基于此让其他人去处理,这样的结果搞不好又是一个诸葛亮,问题是诸葛亮当年是别无选择,他完全不需要这样啊。

    在陈曦看来,情况还没有急迫到非得自己像诸葛亮那样全面负责,全权处理的程度,现在还有转圜的余地,让其他人继续磨练。

    毕竟现在的局势培养的是能思考,能处理不同局势下不同事件的官员,而不是听上层指挥,不加思考的干事!

    诚然走后面这条路线确实是能极大的加快国家的发展速度,提高效率,但是后者这条路明摆着有些扼制国家的发展潜力。

    更何况只听上层指挥,不加思考的话,怎么说呢,后世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中央和地方这个问题,地方如果不考虑实际,只听中央指挥,陈曦的脑子里面莫名的就想起来某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