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二章 危者望安,乱者昂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尚书郎吗?便宜了这家伙了。”法正非常不爽的说道,自己当年花费了多少的努力才混到六百石的职位,卢毓说补就补了一个六百石,法正陡然觉得自己奋斗的价值大减。

    “子家做这个还是非常适合的。”贾诩说了一句公道话,毕竟当年的时候就是将卢毓往这一方面培养的,自然现在继续往这边走也是非常适合的,算是现在这个体制之中,少有的科班出身。

    “我也没说不合适,只是觉得,当年我那么努力,才坐到齐国相的位置上,子家居然这么容易的就补了尚书郎,让我深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努力实在是价值不大。”法正一脸唏嘘的说道。

    “就你话多,子家本身已经补了郎中,而且干了有一段时间,期间表现也颇为不错,原本胜任尚书郎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刚好有机会,把他提一提有什么问题。”陈曦扫了一眼法正没好气的说道。

    “没啊,我没说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有些心痛而已,当年的我这那么努力,啧啧啧。”法正一副一心为公的神色。

    “你行了。”鲁肃敲了敲桌子,“何必呢,不就是前段时间子家招惹到你了吗?明知道结果注定,还要发牢骚,这完全不像你啊。”

    “这倒不是,只是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而已啊。”法正叹了口气说道,“怪不得都想要在大家族出生,相比于我这种小门小户,大家族出生的,只要能力不错,路早早就铺好了。”

    “本身就是如此,但作为代价,我们这边不还有一个吗?”陈曦扭头看向瘫在椅子之中的司马朗,“有得有失吧,除非你能强的超出自家背后的力量,否则的话,家族努力将你推上的意义,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让你能反补本家吗?”

    “也是……”法正看了一眼司马朗,以司马朗现在的职务和年龄,一直在中央混,坐到三公那种虚职,但是名望极大的位置上可以说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期间不犯错,基本是稳得。

    然而司马朗现在只能去永镇西域了,虽说到时候做好了好处也很多,但是和另一条路比起来,至少在个人成就上会差不少,不过有些事情就如陈曦所说的那样,前辈给你铺的路,让你走的更容易,更稳,也就意味着有一天你可能需要付出代价。

    毕竟家族在推你向前的时候花费的资源也不是假的,该还的迟早都得还,不可能让你拿了家族的资源然后去背叛家族,这种做法会遭到极大的反扑,当然如果你能镇压这些反扑的时候,那还不如一早就分道扬镳,反正有那能力,自己也能崛起,还没有束缚。

    “你们扯淡就扯淡,别扯我,我是自己做出这个选择的。”瘫在椅子之中的司马朗眼珠子动了动之后,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是你自己做出的这个选择啊,我们都知道啊,但是你看看长文,看看他看你的神情就知道了。”陈曦笑了笑说道,“是啊,确实是你主动做出来的选择,但是如果没有司马家的推力,你恐怕也还真不需要这样吧。”

    “拿了好处,总是需要回报的。”司马朗到没有什么桀骜不屈的想法,他的心态非常平稳,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那样,不过要说内心没有一点可惜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一直窝在中央,慢慢磨,只要自己不犯错,三公的位置可以说就是时间问题,等他老去的时候,迟早就会登上,结果现在只能去西域当封疆大吏了,虽说实权上貌似增长了不少,但是目标却远了。

    “那你就去吧,反正以你的能力也不需要我们多说什么,兵力人马在那里都能解决,而你自身的能力也能护住自己,扫平整个西域对于你来说并不算是太过困难的事情。”陈曦也没纠缠,司马朗是自愿的这点没什么说的。

    可以说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只要不是自愿的,身后的家族要将之掀翻也不是那么容易,只不过很多时候亲情,血缘,以及责任这些东西,能相对较为轻易的说服在场这些人。

    当然陈曦也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司马朗肯定会留下,但是一方面这么做没啥意思,另一方面西域的问题确实是需要解决一下了,再继续拖下去,这群小国真就彻底包围在汉室内部了,这并非是什么好事,能合并了,还是合并了好。

    “我以为你会劝我留下。”司马朗笑了笑说道。

    “你又不是不可或缺的对象。”陈曦没好气的说道,“走吧,走吧,留什么留,去那边也好。”

    陈曦的话里面多了不少的敷衍意味,仿佛是在应付司马朗一样,实际上司马朗也清楚这不是错觉,自己在陈曦这边的感观还是非常不错的,毕竟远房表哥,性情颇好,陈曦当然能和他混的比较好了。

    “话说,在场的还有谁?”陈曦突然开口询问道。

    一群人面面相觑,来自南方的一众文臣,不少眼中出现了些许的异色,陈曦瞬间就明白了七七八八,这么多年了,基础的察言观色,陈曦也是懂得,只是没有必要这么做了而已。

    “看来确实是需要精简职位啊。”陈曦叹了口气对着荀彧说道,“你家没对你说过什么吗?”

    “何必呢?”荀彧温和的说道,陈曦秒懂,荀家还真是财大气粗,诸如荀彧这种大佬不要了就不要了,果然家里猛人多,凑一凑就能凑够消耗了,不过这么说的话,司马家让司马朗顶缸是什么意思?

    司马家没人了?这不是说笑吗?司马家好歹也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家族,虽说现在的情况扛不起豪门俩字,但也是郡望之一,强还是非常强的,不至于没人的。

    “这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了?我最近没去听那个诸世家集体会议,主要前一段时间他们都在务虚,最近他们在搞什么?”陈曦扭头看向陈群询问道,“话说他们最近什么进展?”

    “最近他们在分家。”陈群叹了口气说道,“分家的分家,抱团的抱团,就等跑路去安息然后建国称王称霸了,反正安息被打死的消息他们都已经收到了,现在就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建国了。”

    “哦哦哦,这是一个好消息,主观能动性发挥起来了啊。”陈曦摸了摸下巴,安息那边现在乱的可以,罗马将安息能抢的全抢走了,抢不走的烧毁了,最后剩下的除了人,就是土地。

    然后罗马收兵之后,给汉室发了一个照会,表示那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汉室自己处理吧,上面的人汉室也想办法处理去吧,之后罗马在扎格罗斯通道留了几个军团,拍拍屁股就走了。

    以至于现在整个安息已经乱成鬼样了,到处都是流民,马匪,比当年袁刘大战之后,冀州满到处的贼匪还要让人头疼。

    毕竟袁刘之战的时候,陈曦早早的预料到了这件事,因而早有防备,以足够快的速度结束了整个战争,而且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军管,让冀州的贼匪问题没有彻底爆发,只用了不到一年就彻底恢复了平稳,然而罗马这边,完全没管着一点。

    妥妥的抱着不是自家的东西,随便搞,以至于一把抢完跑路之后,整个安息版图上到处都是贼匪,其规模数量之庞大足够让汉室感觉到震惊,没办法,罗马没节操的在于,将安息的官僚体系给拆了。

    从上层到下层,能杀的都杀了,逃过一劫的寥寥无几,以至于整个安息现在是大乱,完全没有规则约束,到处都是杀烧抢掠,甚至某些贼匪的规模已经像是雪球一样膨胀了起来,快速的达到了几万。

    虽说这种流匪的战斗力,简直就是渣渣,哪怕是有几万,面对几百精锐正卒也会被轻易打爆,但是用来对付安息的百姓还是非常容易的,所以现在的情况,安息真的是朝着人间地狱奔去了。

    汉室这边对此很是肝痛,虽说一早就知道罗马的做法,绝对是将安息往地狱里面送,但是见到这么一幕,汉室也是头大,若非当年一早就是抱着分封的想法去发展的,现在让汉室接受安息都没可能。

    毕竟安息的匪军实在是过于庞大了,而且到处都是,不少的匪军更是裹挟着百姓,如同黄巾那样对于这个国家进行破坏,说实话,不管是陈曦,还是荀彧等人都很清楚,如果放任不管,大概过不了几年,安息在死上几百万人之后,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王者。

    到时候安息的潜力虽说会被消耗大半,但是实际战斗力会出现大幅增长,哪怕在一开始的是后这些人只是流匪,但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这些人迟早会懂得行军作战,会懂得排兵布阵,最后成为名将。

    所谓的炼蛊就是如此,杂鱼被吞噬,留下最强者,踏着其他人的骸骨走向最终的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