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三章 开诚布公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知道为什么在雍闿画圈圈的时候,他的寒毛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令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样。

    以至于雍闿的毛笔在落下的时候陡然一停,然后一滴墨汁滴落在了地图上,溅了一个黑色的墨点。

    雍闿有些头大,古代分封这玩意儿很讲究礼仪的,基本上你提笔画哪里,哪里就是自己的,甚至是君主在地图上摆个位置,这个位置就是自己的,古礼在这一方面极其严苛。

    毕竟这种事情在古代属于非常重要的大事,谁都不能胡来,像这种主君将地图奉上,让人自行选择,已经是非常尊重的行为了,同样也就讲究一笔画完,然而墨点滴下去了,雍闿颇为尴尬。

    “您怎么不画?”袁熙随口说道,袁家的地盘如果算上那些长草的辐射范围,吹个**百万平方公里其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袁家确实是将雍家当作自己人,是直接允诺对方画地分治的。

    虽说不至于太过丧心病狂,袁家已经做好给雍家分个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对方窝上去,而几十万平方公里,差不多就是一块长一千公里,宽几百公里的地方。

    因而这玩意儿虽说没有比例尺,袁熙也不知道这张地图上代表的面积有多大,但仅仅看着那个墨渍也估摸着完全没有达标,毕竟袁谭给袁家三老的命令就是,百倍报之,而袁家三老给袁熙的密令是让雍家多画点,没想到最后居然也就是一个墨渍。

    更糟心的是这块墨渍有一半貌似还跌落到代表河流的位置了,袁熙觉得自己第一次干活怕是就要坑了自家人了。

    当然袁熙完全不知道偏北的那条比较诡异的代表着河流的玩意儿其实是波罗的海,如果知道那是海岸线的话,袁熙好歹有个大致的参考比例知道他哥现在到底有多拽。

    然而袁家抽象的画图技术,硬生生将波罗的海给画成了河流的样子,以至于袁熙完全没想过这个地图所代表的大小到底是多少,同样其他家族也完全没有办法从这张粗狂的地图上弄明白袁家的版图。

    甚至不少家族看着地图都在窃窃私语的表示袁家这片地方貌似不是很好啊,居然距离苦寒之地那么近,完全没想过袁家的版图已经跨了好几个经度和纬度了,气候都因为版图的问题跨了好几种了。

    当然袁谭已经给袁家三老交底了,表示自己这边版图有个几百万平方公里,跟前些年的汉室差不多大,都是黑土地,能种田,这个消息确实是将袁家三老给镇住了。

    莫名的让这个老头觉得自家以前在国内拼死拼活完全没有意义,早知道外面那么好,当年天下大乱,直接宣告退出,将冀州和豫州的人弄走建国,号称为国开疆扩土,至于现在这么狼狈?

    “天命如此,已经落下了。”雍闿叹了口气说道,看着已经被墨渍浸染的位置叹了口气说道,他有一种自己要倒霉了的感觉。

    “笔墨已尽,不若用手试试。”袁家的一个族老探过头来看了看雍家在地图上的那个墨点,有些尴尬,自家那么大一片,给最铁杆的支持者这么小一块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哪怕是不知道这个地图的比例尺是多少,袁家族老也觉得太小了,虽说他觉得袁谭可能已经打下了数郡之地,但是这么一个墨渍可能都没有一个县的大小,不好交代啊。

    “不了,我觉得这么一块应该已经够我家生存了,毕竟这可是地图,这么一块墨渍再怎么说也有一县之地,足够我家生活了。”雍闿想了想还是拒绝在这个神圣的事情上胡搞,没看周围这群人都一脸艳羡的看着自己,墨汁滴落也算是天命。

    “那好吧。”袁家的族老点了点头将地图收了起来,除了袁家最核心的那几个人,没人知道这一个墨渍,哪怕是滴落到海里,剩下的半个也有接近两万平方公里。

    袁家族老将地图收走之后,雍家的附近再一次传来的嘻嘻闹闹的说笑声,并非是纯粹的恭喜声,很多人都为雍家在可惜,他们不知道袁家的位置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袁家的版图到底是怎么计算的,他们只能依靠常规的印象去想象。

    “一县之地也不错了,好歹还有袁家庇护。”韩朖叹了口气说道,“挺好的,旁边就是河流,生活的话很容。”

    “河流?”就在这个时候这段时间代表袁家支撑中原袁家局势的袁达走了过来,“是什么给了你们那是河流的错觉?”

    “不是河流,那是什么?”韩朖不解的询问道。

    “那是海洋。”袁达将拐杖丢到一旁,双手抱臂带着某种狂热的气魄说道,“不是因为地方不好所以会有数种环境,而是因为太大了,和十五年前的中原差不多,虽说只是一个墨点,两郡之地吧,亏待你们雍家了,回头觉得地方不好,可以再换一下。”

    全场寂静,直到袁达伸手将地图再次递给雍家,被袁达震惊到半死的人才勉强缓了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袁达。

    “这是矿场的图,虽说是初筛,但都是大矿,你之前那个墨点上没来得及探矿,拿这个选一个吧。”袁达将地图递给雍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用瞒了,不信没有上钩的。

    “哈?”雍闿到这个时候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在众人瞩目之下缓缓地将之接过,大量的铁矿,铜矿,银矿,石矿各种特意标注的资源,这是袁家特别制作的,虽说隐藏了一部分,但所有标注的都是真实的,为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条山脉,被当地人称作乌拉尔长度大概在四千里。”袁达指着地图说道,然后雍闿头大的看着自己之前不小心滴上墨点的那个近似位置,这妥妥的上万里了吧。搞不好距离袁家都上万里了。

    “选吧,老袁家不会亏待你的。”袁达诚恳的说道,而其他世家这个时候皆是头皮发麻,袁家这个疯子,就算是他们这个时候也难遮掩住眼中的欲火了,这种伟业,这种版图,根本就是另一个汉帝国!

    “怪不得,你们会罗马盯上。”萧家的家主轻声的说道,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明白了原因。

    “至少我们有被盯上的资格,你们根本没有。”袁达嘲笑道。

    “是啊,那么庞大的版图,哪怕是现在没有汉室的力量,迟早也会有,你们家迟早会撑死!”邓通神色凝重的看着袁达,既有上了袁家贼船的兴奋,又有一种这船怕是要出事的惶恐。

    “所以我们来者不拒。”袁达抱臂说道,“我袁家场子很大,但是吃撑了,现在锅就在这里,你们要不要吃,我已经给你们摆在这里了,来也罢,不来也罢,随你们!”

    袁家最后还是放弃了独吞,一方面是完全不可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汉室正儿八经的派兵前往救援了,既然是诸夏一体,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你也做了你该做的事情,到现在也就该我拿出真正的诚意了,锅里的肉做多了,给别家吃了,还不如给自家人吃了!

    “我总觉得这是个坑?你们袁家该不会又拿我们挡灾吧。”关西的世家习惯性的推举出来一个大姓,顶了上去。

    “哼,你们有资格被我们拿去挡灾?”袁达冷笑着说道,“正因为汉室兑现了诺言,所以我们才会开诚布公的告诉你们这些。”

    眼见王氏还有话要说,袁达直接开口截断了对方的话,“至于你们担心的罗马问题,不用担心,内线情报,出征的军团只有罗马第一意大利军团,罗马第三昔兰尼加军团,罗马十三蔷薇军团,剩下的都是蛮子,所以大可不必如此!”

    没错,袁家已经收到了内线的情报,罗马的正卒军团就来这么三个,其他的都不来,实际上第一意大利军团完全不想来,但是由于第十骑士军团在凯撒回到罗马之后,死赖着罗马都城意大利不走,严重违反罗马法,最后发生了极大的冲突。

    罗马规定除了第一意大利,罗马皇帝护卫官,议会卫队三个军团以外,其他的军团在没有召见的时候是不能窝在意大利的,早期甚至是不能跨过卢比孔河的。

    后来凯撒带兵跨过卢比孔河之后,这条法律就松动了很多,但是一般也没有人挑战这条法律,基本上待一段时间就回自己驻地了,而第十骑士死赖在意大利不走,完全违反了规定。

    第一意大利为了维护意大利的威严,前去将第十骑士军团赶回驻地,期间发生了一些小矛盾,于是第一意大利军团被第十骑士军团硬生生打出了意大利。

    没办法,就算是有帝国意志加持,在意大利本土实力极限飙升,在国都战斗力几乎可以称为无敌,甚至可以硬刚邪神入侵的意大利军团面对第十骑士军团还是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