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跳出藩篱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至于其他的蛮子,还没被汉室自然吸收的,至少都有那么一点精神内核了,而像袁家现在捡的斯拉夫民族这种还在用石器,玩自然崇拜,渔猎的家伙,汉室周边是真没有。

    这种白纸一样的玩意儿,入手了两代之后,那就彻底成自己人了,而且还是那种完全无毒无害,不会给自己造成任何隐患的并入。

    因而了解到袁家白捡了这么一个民族之后,司马儁想要了解的大概也就是人口质量了。

    对于这种民族,合并起来非常容易,通婚就可以了,而最简单的方式也会有着相当的麻烦,有些民族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些民族天生会存在一定的隐形疾病。

    这种东西华夏从伏羲时代就有所了解,顺带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了兼并,最后成功完成了华夏这个概念,而司马儁现在就带着些许的恶意,这都几千年了,还有这种傻白甜民族,该不会是智障吧。

    说不定袁家吞了这个民族之后会集体降智了,虽说这种想法之中充满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但这也算是一种有效的自我安慰之法啊,司马家的人这么能苟也是因为心态好啊。

    “友若让人从家里拉人的时候说过一些,人种还好,四肢发达,相当健壮,天生的优质兵员,不过脑子的话,当时还没有做完整体的测评,这点不太清楚。”荀爽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真好啊。”陈纪感慨万千的说道,“袁家这狗屎运啊。”

    “这嫉妒的已经直接开口说了啊。”司马儁笑骂道,已经调整好了心态,“算了,他们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互不影响就是了。”

    “也是,袁家厉害那是袁家的事情,我们继续做我们的,比不得袁家那么高调啊。”荀爽叹息道,很明显还是有些艳羡。

    “我汝南袁家愿意和诸位分享这片膏腴之地。”袁达非常大气的说道,反正已经做好了给这群人分蛋糕的心理准备,还不如大气一点,直接将愿意拿出来分享的东西摆出来。

    反正袁家自己也吃不下那么多,丢那里长草也没啥意思,还不如分出来收买一下,这个时候既能体现袁家的大气,又能证明自家坚定不移的立场,还能让其他家族领会一下精神,何乐而不为。

    一众家族现在看向袁家都有些纠结,一方面是对方确实不可能在这种事情胡说,另一方面袁家到这个他们都要搬迁的时候才说这件事,总有些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意思。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老袁家恭候各位大驾光临,还是那句话,来了自己划拉版图,不来就算了。”袁达通俗易懂的撇了这么一句,然后作了一个揖之后直接下台。

    该说的都说了,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算了,反正罗马就三个军团加一堆蛮子辅兵,老袁家并不怎么怕事,要正面作战直接将对方打赢的话对于袁家很艰难,但是拖时间的话,真以为袁家的版图大小是说笑的啊,等到冬天,斯拉夫人的战斗力堪称爆炸。

    袁达说完之后高傲的离开,路过陈郡袁氏的族老身边习惯性的一甩头,直接迈步离开,常年调戏曾经嫡脉的老袁家,也是够作了。

    “你们三个老东西啊,我之前在台上就看到你们三个家伙在嘀嘀咕咕的,还过一会儿看我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袁达下台从陈郡袁氏那边路过之后就再一次跑到了陈荀司马这边,然后完全不遮掩自家面上的恶意。

    “狗屎运。”陈纪当着袁达的面说道。

    “暴发户。”荀爽接话没好气的说道。

    “丧门神。”司马儁翻了翻白眼说道。

    “滚!你们三个完全就是在嫉妒我家!”袁达黑着脸直接低声骂道,“哼,不跟你们计较了。”

    话说间袁达很自然的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三个老狐狸皆是一眯眼,心下都有一些猜测,然后笑盈盈的看着袁达,就是不说话。

    “你们三个混蛋,迟早有求到我家头上的时候。”袁达眼见三个家伙都不开口,闷声骂道。

    “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反正现在我们求不到你的头上。”荀爽笑着说道,“先说啊,如果想让我们帮忙,现在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别的家族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我想你家肯定知道。”

    “好歹多少有些了解。”袁达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互不干涉,我们做我们的,你们做你们的,我们双方以后大概是不会有交集了,离得太远的了。”

    此话一出,陈纪三人也都有些沉默,在场这些老家伙谁没斗过,毕竟圈子都就这么大,谁还没有一个青春年少的时候了?年轻的时候当然没少动手,但是到了七八十岁的时候,这些相互斗殴的对象,再回想的时候也都是非常珍贵的记忆了。

    哪怕是当年互相打过脸,闹得非常不开心,但是时隔几十年再见的时候,反倒更生一种亲切之感。

    “大概是了,我们距离你们太远了,或者该说是这世界太大了,曾经我们的圈子就是这么大,长安、洛阳那片就是我们战斗的地方,而现在的话,大概没机会了。”荀爽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家准备整体迁走了,以后大概是没有机会再见了。”袁达有些唏嘘不已的说道,“思召城那边已经彻底建好了,搬过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以后我家大概也不会搬回来了吧。”

    “祖宗祠堂什么的也搬走?”荀爽神色凝重的看着袁达说道。

    “这道不至于,葬的话,还是要葬到中原的,只是以后就在那边开枝散叶了,越往外走,越觉得中原是个危险源。”袁达笑着说道,“反倒是外面的对手好对付一些,当然,也有一些强的无法对付的对象,比方说罗马,但相比于汉室,压力还小一些。”

    陈纪,荀爽,司马儁闻言皆是心有戚戚然,在国内的时候最大的压力其实就是他们相互之间,勾心斗角,相互挖坑,谁都不想让对方好过,毕竟资源就这么多,你占了,我就没有了。

    自然会出现,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这种事情,哪怕是让那个位置空上,双方都得不到,都比让对方得到要好。

    终归是受到了资源的限制,职能有这么多,只能各施手段。

    “是啊,对外的时候明显团结了很多,尤其是资源多而人少的时候更是如此。”陈纪唏嘘不已地说道,“如果一直在中原的话,我觉得我们迟早会因为没有足够的掠夺对象,而被人掀翻。”

    “不是没有足够的掠夺对象,而是本身的池子就只有这么大,我们迟早会堵死所有的上升通道,最后变成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情况,想要上位大概只能选择血腥政变了吧。”司马儁听了陈纪的话,做出了和沉寂略有不同的推测。

    “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了,而是将你们这群萝卜全部拔掉了。”荀爽大笑着说道,但是却明显有些泛苦,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结果,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只能一步步的朝着那个必然的结果迈进。

    “陈子川减缓了这个过程。”袁达平静的说道,“我们这些家族至少还能再有五百年的运数,只是五百年后,这池子也养不下这么多的鱼了吧,大概还是要再行轮回的。”

    “这大概就是子川所说的不可避免,但是又尽可能需要规避的王朝周期律了,他说的太过复杂,我们听着头大,但是基本的东西其实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懂啊。”陈纪面有感慨的说道。

    “毕竟不去掠夺别人,不去壮大,就会被别人掠夺,然后被淘汰,不知道子川所谓的跳出这个不可避免的王朝周期律是怎么做到的,就我而言,随着时间时间的流逝,难免啊。”荀爽明显有些悲观主义者的情绪在里面。

    “不是还有罗马吗?到了那个时候就想办法弄死罗马续命吧,反正到了不是我们完蛋,就是罗马完蛋的时候,还有什么选择?”袁达随性的摆了摆手说道,“罗马是很强啊,但是看了那个光影记录之后,我发现我不仅没有惶恐,还想变得和罗马一样强,怎么办?”

    “大概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想法。”司马儁动了动嘴说道。

    “现在当然做不到,几百年后就未必了,既然当版图和资源固定之后,就意味着我们这群人迟早要被掀翻,那么为何不试试扩张,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了版图和资源只要变大变多,我们就能续命,那继续打就是了!”袁达振奋不已的说道。

    “万一被打死了呢?”陈纪随口说道。

    “国虽大,好战必亡。”荀爽也接过话茬。

    反倒是司马儁沉默了一会儿,“也是,既然到了自家都要被掀翻的时候,开疆扩土被人打死,也好过内部动乱被人打死啊,前者至少还有一个好名声。”

    https:///book_1217/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