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筹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种方式摆明了是欺负大月氏战斗力不足,没办法将汉室打出去,顺带一说,这一招不错,喀布尔河谷种田还是可以的,尤其是汉室这边种田的技术很靠谱,居然真的就地种出来了粮食。

    说起来大月氏那边在收到这个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头大,因为现在大多数的顶级军团都有事离开了北贵,剩下的塞王斗士死镇开伯尔山口,不参与任何的对外战争。

    佛沃德驻守北疆,稳住北部战线不出现大的动荡,这么一来,北贵这边能和现在汉室动手的军团直接没有

    若非大月氏这边近乎确实是军事贵族,在整个北方有着大量的军营,进行了相当强度的军事化训练,拥有者庞大的正卒集团,现在的局面搞不好都已经被汉室打穿了喀布尔河谷了。

    不过现在依靠防御工事,以及喀布尔河谷的地形,大月氏靠着厚重的防线勉强稳住了汉室,再加上骚扰汉室后勤的一系列动作,现在的局势面前已经算是稳住了。

    简而言之就是汉室现在没办法像之前那样一路推进了,毕竟比战斗力,汉室虽说有极大的优势,但是粮草后勤的难度实在是有些让人头大,绕过整个贵霜北部,从喀布尔河谷发动进攻,在当前道路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后勤压力实在是太大。

    若非陈宫和毛玠都判断接下来还有一次翻盘的机会,想来现在的汉室已经撤退了,粮草补给不足的情况下,持续作战真心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哪怕是来执行计划的人都是顶级精锐军团。

    只是到了现在,不管是陈宫,还是毛玠都是慎之又慎,好在随着种子播撒下去,到现在发芽抽穗,当初的压力逐渐的降低了很多,能站住脚,能屯田,那就意味着这战争能持续的打下去。

    若非北贵这边不种田全靠身后的印度平原支撑粮草也能活下去的很好,接下来陈宫和毛玠只需要慢慢磨,就能将北贵磨死,可惜真的是没有这种好事,整体而言,北贵的硬实力确实不错。

    当然汉室这边开心了,北贵就明显有些难受了。

    到现在北贵为了维持均势,以及避免汉室从喀布尔河谷突破,逼近开伯尔山口,这边已经出动了数个军团堵在喀布尔河谷。

    虽说大月氏这边的统帅很清楚,战场如果发生在靠近开伯尔山口的地方,他们会多少不少的顶级精锐从旁辅助,但是多年以来的教育让他很清楚,战争能距离开伯尔山口多远,就离多远。

    再好的算计,都有可能出现意外,而开伯尔山口实在是过于重要,在这里出了问题,最多是他战死,然后当前的军团全军覆没,但对于大局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

    大月氏能混到一个帝国,底子也不是吹了,吃了印度平原近百年的米,他们的军营虽说不能批量出产双天赋,但北方的军营里面多的是正卒军团,消耗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

    而战争要是发生在开伯尔山口那里,一旦出事,那真就是要命的节奏了,毕竟开伯尔山口出去,只需要三十里那就是国都白沙瓦了。

    想明白这一点,贵霜这边开始努力的往这边囤积力量,看起来想要聚集起足够的力量,一口气将汉室打出去,不过由于陈宫这边表现出来的威慑力,已经聚集了六个大型军团的北贵依旧没有出手。

    当然这并不是北贵的所有的力量,作为已经异化到连田都不种,全面铺开军事化的大月氏,北贵的兵员和军团规模堪称恐怖,而且其中正卒,也就是具备一天赋的军团,非常之庞大。

    这也是北贵在发现汉室出动了大量的顶级精锐来教他做人的时候,一点也不慌的原因,稳住就是了,只要稳住了,接下来只要腾出手,自然有人来收拾汉室的顶级精锐。

    “呼,我们小看了贵霜啊。”陈宫翻看着陈忠那边发过来的资料,神色略微有些难看。

    “这不是在动手之前我们就所有估计的局面吗?毕竟是一个帝国,不是这么好对付的,如果真的能一鼓作气的拿下,当时何必将这么多精锐聚集起来,以佯攻为旗号啊。”毛玠倒是心态沉稳。

    “可惜了,北贵居然真的不种田,全靠南方养着,否则的话,现在已经种出粮食,等收割的我们靠着这种侵占对方产粮地的手段,应该是能将对方拖死的。”陈宫唏嘘不已的说道。

    “别想这种好事了,北贵这边的兵力聚集的越来越庞大了,按照陈忠的说法,北贵这边的军营大概有上百个,近乎成年男子都在进行军事化训练,我们的麻烦不小。”毛玠甚是无奈的说道,“若非南北矛盾,贵霜的分工说不定会让我们吃个闷亏。”

    陈宫等人之前虽说对于北贵有着了解,但是完全没有现在这么深刻,如果说以前他们还是简单的认为北贵就是大月氏的进化体,那么现在陈宫已经认识到了最核心的问题,也就是北贵放弃了其他,专精军事化贵族的路线。

    这也是为什么汉室集中了不少的精锐从北方入手,却非常难下手的原因,就跟打汉室先打雍凉一样,而且更糟心的是,这个雍凉还有其他地方输血,让他们可以全面脱产进行军事训练。

    话说这是陈宫不知道未来的发展,如果知道的话,就会明白这种纯军事贵族发展路线,最后恐怕会像中原那样升华出来一个特殊的群体——关陇贵族。

    没别的能力,就是能打,特别能打,逮谁都敢打,而且逮谁都能打死,反正专业就是学习作战,将士卒这个吃粮饷的工作进行职业化,专业化,最后打造出来一个具有惊人战斗力的团体。

    北贵妥妥也是这个路线,不过北贵靠的是吃南方的粮食,自家不用种田,说起来这也是拥有印度河平原和恒河平原的优势,在封建时代拥有最高的粮食产出,根本不愁粮饷问题。

    这还是因为北贵这边没有这种变革性的思维,否则一百年下来,如后世那种关陇贵族的军事团体早就应该诞生了。

    “这个没得说,他们的粮草优势太过明显,哪怕是转运消耗极大,但是架不住他们出产的多啊。”毛玠甚是无奈的说道,在知道恒河和印度河的产出之后,毛玠也懒得说月氏在败坏家产,人家有这个底子,为什么不挥霍挥霍呢?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啊。”陈宫叹了口气,“和仲达那边到底搭上线没?或者说,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勉强算是搭上线了,仲达的训鹰带来的信件说是,走北方奇袭这个计划基本可以放弃了。”毛玠将司马懿信中的话简单的解释了两下,“那边比我们的川蜀还难走。”

    “不过这不是走过来了吗?”陈宫摆了摆手说道,以后走不走陈宫根本不管,反正现在既然走过来了就行,只要现在走过来了,算好时间来个神兵天将,他们就能将现在堵在前方的北贵军团干掉,然后趁北贵没有反应过来,一口气冲到开伯尔山口。

    “但是还需要几日才能到来。”毛玠点了点头说道,“好歹算是过来了,这还是派遣的都是精锐士卒,而且规模不大,居然消耗了这么多时间,要是大军的话,恐怕没有半点可能了。”

    “让士卒养精蓄锐,做好一战而定的准备,接下来只要这里打赢了,我们就算是强行军也必须要给开伯尔山口来一个神兵天降,只要拿下了那里,依靠地势防御,撑过一段时间,贵霜就死了。”陈宫看着毛玠一脸郑重的说道。

    “我们怕是做不到。”毛玠叹了口气说道,“司马仲达按时抵达这里问题不大,进而我们扫平前路也不是太麻烦的事情,但是开伯尔山口我们占领了也稳不住。”

    “……”陈宫闻言沉默了一下,他们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他们几乎就是一支孤军,虽说战斗力非常强,但是一口气杀到开伯尔山口的话,恐怕汉室不管是南,是北都无法进行接应。

    到了那种情况下,就算是能守住相当的时间,但也有极大的可能撑不到援军抵达就全军覆没了。

    “可惜了,如果汉室现在现在空出手来,我们有援军在侧,这个计划绝对是可行的,而且是实打实将贵霜一分为二。”陈宫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这个计划不太现实。

    “没有那么可是,稳扎稳打的来吧,你那个计划很有可能要让在场所有人赌上性命,而所得又未必足够。”毛玠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求稳,要给贵霜足够的压力,让他们不敢将主力从北方大规模抽走去对付我们南方的大军。”

    “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有些可惜,不过开伯尔山口必须要打,守不守无所谓,但一定要打,哪怕是付出一些损失也必须要打。”陈宫神色慎重的说道,“那个地方陷落一次,贵霜就该提心吊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