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七章 心态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毛玠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也认同陈宫的推测,从北方进入印度平原就只有一条路,而其中也就一个隘口,那就是开伯尔山口,可以说印度历代陷落都是从开伯尔山口易手开始的。

    不过同样这个山口也属于极少数特别好防守的山口,隘口宽度最小的地方只有六百米。

    印度历朝历代在这里的防守都可谓是极其重视,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一旦这里被打下,南方的婆罗门很自然的就投了新的侵略者,以至于只要开伯尔山口陷落,这个国家基本就相当于改朝换代。

    大月氏建立的贵霜属于印度历史上唯一一个不是因为被人攻破开伯尔山口而完蛋的王朝,其原因也很简单,大月氏丧心病狂的将国都定在白沙瓦,这个位置,距离开伯尔山口,只有三十里。

    从理论上讲在贵霜时代,任何一个想要攻打开伯尔山口的敌人,都需要面对大月氏从上往下的反扑,作为一个体量庞大到以千万人口计算的王朝,在这个时期理论上讲是没有国家能做到这件事的。

    从这一方面讲阿尔达希尔占了一个便宜,要不是北贵被卖掉了,就算韦苏提婆二世比较智障,萨珊波斯要靠武力打下开伯尔山口也不完全不现实的情况,原因很简单,就这一条路,只能硬碰硬。

    相比于贵霜身后有印度平原,恒河平原这种大粮仓,完全不存在粮草后勤的问题,任何跨千里攻击贵霜的帝国,都会因为粮草问题,最后不得不退回去。

    现在汉室也面对了这样一个情况,这才是需要让曹操将整个班子开过来,一路打,一路建设,抵消掉后勤问题,用武力硬生生将贵霜这条路锤开的原因。

    至于其他的办法,面对这种只有一条路的情况,都是说笑的,同样司马懿的奇袭恐怕也就只能发挥出一次效果,一方面是难度问题,另一方面这种奇袭的危险性实在是太高。

    “大月氏这数百年下来,确实是成精了。”毛玠看着精确的地图说道,如果对方一开始就在喀布尔河谷和汉室硬碰硬,说实话,现在的局势对于汉室可能还能更好一些,可惜从一开始大月氏这边脑子就非常清楚自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真要说的话,他们存在的年限和我们相差无几,没有这样的本事才会让人奇怪吧。”陈宫虽说有些木讷,但是话说还是相当有道理的,大月氏本身就是华夏周边的一支强力外族。

    “只是这样以来,我们很多的手段都施展不开了。”毛玠唏嘘唏嘘不已的说道,“对方的主帅说不上优秀,但是却出乎意料的会审时度势,而且防御战线做的非常谨慎,就算是我们也很难下手。”

    “拖着吧,现在的局势对于我们有优势,只需要等待司马仲达他们过来,背刺一击,我们联手前后夹攻,后面对于我们很有可能会是一片坦途。”陈宫对于毛玠的分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现在的局势还真是让人烦躁。”张辽趴在营墙上看着远处冒头大月氏侦查人员,左右摸索着准备给对方一箭,从绕了一个大圈杀入喀布尔河谷到现在,汉室除了一开始的战绩,后面的战绩少之又少。

    “我现在也很烦躁啊。”华雄离张辽好一段距离,同样有些愤懑的说道,好不容易将自己的军魂军团扩大到接近五千人了,出来就想要干一场大的,结果现实和他估计的完全不同。

    “没办法,大月氏这边的应对就现在看来确实是非常优秀。”张辽半是应付的说道,他和华雄的关系说不上太好。

    “我现在就想冲过去杀穿他们的阻击防线,然后大杀特杀!”华雄盯着远处,就像是能看到地平线那边的贵霜营地一样。

    “我们经不起那么大的伤亡,那样的胜利,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张辽相对于华雄而言,有着相当不错的战略战术眼光,自然知道陈宫等人引而不发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是是,我知道的。”华雄半是应付的说道,“现在强行杀过去,就算是我们实力很强,也难免损失过大,一旦我们在这里损失过大,就不可能动摇贵霜在开伯尔山口的布置了。”

    “事实就是如此。”张辽非常郑重的说道,而华雄对此嗤之以鼻,在他看来现在继续等候下去,对面的战线会越来越厚,很有可能到最后对方在整体实力上压过汉室这边,毕竟现在是贵霜本土。

    “放心吧,不会的,仲达他们很快应该快到了,毕竟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待了相当多的时间了,就算是翻山越岭,现在也应该差不多该过来了。”张辽可能是猜到了华雄的想法,半是解释的说道。

    “我们在这里磨蹭的时间太长了。”徐晃一边训练着麾下的精卒,一边开口向曹仁询问道。

    “现在不是磨蹭不磨蹭的问题,以我的看法,现在钉在这里的意义并不比和对方拼一把的意义小。”曹仁非常慎重的说道,“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倾向于在这里筑城固守。”

    “那样会陷入孤军奋战的。”庞德扫了一眼曹仁,神色沉稳的说道,“大月氏的兵力优势太明显了,而且我们遭遇的士卒全都是那种进行过兵役训练,甚至大多都是有一个天赋的正卒,这还是我们趁着贵霜整体大乱才抢到的机会。”

    “问题是不筑城防守的话,就我们现在这点兵力等大月氏反应过来损失怕是会更为沉重,哪怕是能打赢!”曹仁看着依旧在强化训练的士卒,这些都是从罗马-安息战场拉过来的曹军精锐,真正的精卒。

    “我完全不想再打一场两河反击战。”曹真抱头有些心理阴影的说道,“那种战争真的不是我们能打的,帝国一旦动员起来,我们这边精锐真的不够吃的。”

    “可不是这点啊,我们这边可是有两个整编的大型军魂军团,半个三天赋军团,剩下的每一个人最次都有一个双天赋军团。”曹仁笑着拍了拍曹真的肩膀,“所以说,子丹你大可放心。”

    “族叔,你没有参与过两河反击战还是别这么说比较好。”曹真无力的摆了摆手,说起来这如果不是在战场上,曹真这么反驳曹仁的话,就存在教养的问题,不过上了战场,那么就凭能力说话了。

    曹仁笑了笑,看着曹真,两河反击战那种号称拿双天赋填坑的战争他也了解过,自家侄子能变得这么强,也是因为那一战,因为不强的都死了,以至于到现在曹真以及曹真麾下的锐士都急速的成长了起来,甚至现在的曹真已经有了几分名将的气度。

    “这么说吧,族叔你现在看到的都是假象,现在烈度,对于帝国战争连热身都算不上。”曹真抱头有些阴影的说道,“等大月氏真动员起来,我们这点人会被拍死的,说实话,我觉得我们真的只是来骚扰佯攻的,绝对不是所谓的主力。”

    “有这么夸张吗?”曹仁看了看曹真说道。

    “非常夸张,反正以后您也会懂得。”曹真非常无力的辩解道,“在我看来,不来个三十万正卒,外加我们这么多精锐,帝国之战根本就是在热身。”

    曹仁看了看曹真,没再说什么,毕竟他和徐晃,庞德混的罗马-安息战场都没有过扎格罗斯山脉,最高的强度也就是遭遇第二辅助的时候,其他时候虽说也很强,但还真不至于让曹仁生出不可力敌的压力,再说曹仁防守确实是很有一手的。

    “总之如果真的出了那种情况,我冲上去开条路,您先撤。”曹真轻叹道,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在他看来贵霜这边认真起来,怎么也该有个罗马-安息第二次两河之战的那个强度。

    那个强度的话,在曹真看来,就现在曹仁,徐晃手下这些连第二天赋都没有稳住的双天赋,搞不好会被打垮,倒是庞德奋死的话勉强能当个后备队挡挡侧翼的杂鱼什么的。

    至于正面,鬼知道正面会扑出来一个什么玩意,曹真表示帝国之战拉开,他对面扑出来一个三天赋他都不会觉得惊奇,麾下的士卒也会拼死一战,可能会损失惨重,但是保命还是没问题的。

    换成曹仁和徐晃现在军团,被打崩了的可能性很大,真的。

    “放心吧,子丹,族叔不会给你拖后腿的。”曹仁大笑着说道。

    曹真斜视了一眼曹仁没说什么,虽说很不想说,曹仁那引以为傲的防御能力,对于现在的曹真锐士来说就是一层纸,平均十一斩的锐士,一剑过去就够将曹仁那种做出招架动作的士卒砍成两半。

    其中最为精锐的曹真亲卫,也就是模仿当年段颎那种将杀伤力最强的锐士集中起来组建的突击亲卫,已经勉强能做到十五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