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双方的应对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种丧心病狂的杀伤力面对炼气成罡也没什么好怕的,然而这已经是极限了,至少曹真已经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

    【族叔,算了,还是不要说了,以后族叔就该明白了。】曹真无奈的想到,很明显自己的族叔还是以看待内战的方式在看待国战,实际上双方的战斗力差距真的挺大的。

    另一边北冥被一群贵霜特有化身打的抱头鼠窜,要不是仙人苟命一流,怕是被打死的可能性远大于逃出来的可能性。

    “你们再追我就跟你们翻脸了啊!”北冥愤怒的对着五六个大和尚说道,原本以为是一个简单的任务,没想到居然引来了一堆大和尚。

    且说当初北冥自爆回中原复活之后,将一群记者搞的影像放了一遍之后,陈曦就打发仙人尽快将这些影像发给各处主力军团,而北冥领到的人物就是发给诸葛亮和喀布尔河谷的陈宫等人。

    其他的还算顺利,就是喀布尔河谷这边极其不顺利,北冥直接被一群突然出现的大和尚围攻了,好悬没被打死。

    说起来这个还是紫虚的锅,自从紫虚盗走了一颗精神舍利之后,贵霜这边近乎汉室仙人的那些看护国运的大和尚们的印记也发动了起来,任何敢用非凡手段搞贵霜国运的都是敌人。

    北冥就是因为这个被一群大和尚围攻了,以至于中间又是被困,又是被杀的,搞到现在陈宫这边也没收到原本早早就应该收到的东西,而北冥自己又是一个头铁,说要送过去,就一定要送过去……

    现在双方僵持了起来,贵霜的大和尚还算讲理,将北冥撵出本土就不管了,虽说有些僵化,呆滞的意思,但大体确实是驱赶的意思。

    北冥之前还没注意到这个情况,现在出了国境之后才注意到这群大和尚貌似不是真正的活人,甚至连有意识的天地精气都算不上,反倒像是被设定好了动作和行为。

    “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北冥盯着那群虚立天空的和尚,和几年前在文伽那边遇到的和尚比起来,这些和尚更接近于傀儡,看着这一幕北冥莫名的有些发寒,任何有意识的生命,看着这种无限接近于人但是无意识的躯壳,都有一种惊悚的感觉。

    “算了,我还是跑吧,让诸葛孔明那边用信使来传递吧,这个贵霜有些诡异啊。”北冥盯了一段时间之后,心下发寒,将脑海之中的阴影奋力的甩了出去,然后朝着葱岭的方向飞去。

    北冥这边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影响贵霜境内发生的事情,比方说现在司马懿就依旧一脸肝痛的在爬山,他发现自己当初做出来的奇袭计划简直就是一个坑,若非这个计划是自己提出并执行的,自己现在绝对喷死那个做计划的人。

    不过由于是自己制定的计划,司马懿这个时候还要装出一副此计挡的十万雄兵的气魄,绝对不能暴露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觉得我怕是要完啊。”司马懿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有些肝痛,如果说三千米的高峰属于精锐随便就能爬过去的高峰,五千米属于非常艰难的那种,那么现在面前这种接近八千米的高峰实在是让人有些绝望,不过没什么好说的,爬!

    “过这座山的话,估计需要八天吧,而且我们的粮草可能有点问题了。”高览盯着最后的拦路虎说道,在没有人和器具辅助的情况下,攀登这种山峰,真心不是正常大军所能做到的。

    “西边那边有一个贵霜的军营,不行我们先去那边抢粮。”司马懿略有些狼狈的说道。

    一路从北方翻山越岭过来,对于司马懿的心志可谓是一个极大的磨练,期间他也见到了不少处于山沟,山腰之中的贵霜军营,不得不说在这种地方北贵能扎根下来也确实是不容易,这里的生活环境比西凉那边还要糟糕。

    “都到这个时候了,忍忍吧,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过了这座山就到位置了,如果这个时候暴露了,那阵就不划算了,我们不能去赌对面没有内气离体啊。”魏延有些疲倦的开口说道。

    “这次是我低估了从北方行军的难度,这片地方怪不得自古以来没有人直接南下。”司马懿再一次承认了自己的失误。

    当然到了即将成功的时候说这种话,不仅不会让高览和魏延觉得司马懿是个坑,反倒会觉得自己和麾下的士卒确实强的让人震惊,完成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完成的伟业。

    “现在成功就在眼前,我们只要通过了这里,胜利就措手可得了。”高览沉稳的说道,“走吧,也差不多休息够了,我们该继续行军了,过了这里,我们就到了喀布尔河谷了,还好当初我们没想过直接出现在开伯尔山口那里。”

    司马懿斜视了一眼高览,怎么没有想过,只是上路之后他果断放弃了目标,否则的话,现在还在帝国坟场里面打转,而且极有可能带的粮食全部吃完了,最后无奈北贵的军营下手。

    结果不用多说,要么暴露了退回来,要么被逮住,最后硬生生的耗死了,这地方的攻打难度简直就是要命。

    “都小心一些,这一路我们也看到了不少的北贵军营,虽说都不大,但是山间经常会出现这种营地。”司马懿扭头叮嘱了两句,魏延和高览皆是点了点头,北贵的兵力真的不少。

    “走了,不耽搁了,十天之内杀过去,打通喀布尔河谷,我总觉得再这么下去,怕是要生什么变故了。”司马懿一边努力的翻山越岭,一边轻喘道,这种高强度的行军,让司马懿的袍子都日渐肥大了起来。

    麾下士卒都默默地进军,这一路他们攀爬了不少的高山,到现在已经面前习惯了这种险峰,更何况胜利的希望就在对面。

    另一边喀布尔河谷这边,北贵在河谷之中已经囤积了七个主战军团,兵力高达九万,期间没有一个杂兵,全都是具备一个精锐天赋的正规军,甚至有一些因为高强度训练而获得不亚于双天赋的基础素质,只不过真正的双天赋,这里基本没有。

    “开伯尔山口那边有回复吗?”巴鲁什看着下面的几个军团长说道,他并不是这些人的统帅,只是按照贵霜的军制,当发生突发战争的时候,军职最高,而且有经验加成的将帅,自动获得主将职位,因而巴鲁什被推举到了集团总长的位置。

    “那边让我们先行驻守在这里,不需要和汉室直接碰撞,开伯尔山口那边兵力有些缺失。”杰定皱眉回答道,“之前主力抽调走之后,我们这边就缺少了锋头,而围歼婆罗门的战争,更是将剩余不多的双天赋全部调走了,现在开伯尔山口只有基础的防御。”

    “也就是说只有四个军团和一个万人编制的塞王斗士?”巴鲁什皱了皱眉头说道,“其他军团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如果能快速打赢南方的婆罗门的话,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如果不能,那就要命了。”杰定有些苦恼的说道,“接下来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汉室来军团没有一个杂鱼,其中至少有两个整编的军魂,也就是说对方一旦动手,我们极有可能无法守住。”

    “这里必须要守住。”巴鲁什神色慎重的说道,“现在可以说是我们这边极少数内部空虚的时候,一旦这里失手,对方极有可能会长驱直入,打到开伯尔山口那边,那里现在未必能挡住啊。”

    “问题在于,汉军来的太快了,我军很多军营现在还在深山之中,想要调遣出来也是颇为艰难的,现在能在这里的军团都是相对比较靠近河谷的。”杰定双手一摊表示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很多时候战争就是如此,并非是没有力量去应对这样的对手,而是因为无法周转的过来,毕竟这是不是电子游戏,点一下大军就快速的移动了过来,现在北贵在帝国坟场里面卡了好几十个军营,但是由于汉军过于迅捷,根本没办法将之调度出来。

    “我们现在的兵力也不大可能能应对这样的汉军,对方一直未发动攻击恐怕也是顾忌损失吧。”巴鲁什面色沉静的说道,“有没有什么可以造成大规模杀伤的方式,继续防守的话,在我们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一旦被对方抓住破绽,极有可能出大问题。”

    杰定闻言也是默默点头,这话没错,他们全军覆没了在国家层面都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要是因为他们全军覆没,致使开伯尔山口那边没做好准备而陷落了,那整个贵霜都会为之震动的。

    “我们可以损失惨重,但必须要能将汉室拼的无力为继。”巴鲁什已经确定了自己的作战目标,打不过汉室很正常,但只要消除汉室继续拼命的能力,那就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