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四十章 不存在的克制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曹仁僵硬的转头看着带兵快速撤下去的曹真,如果刚刚没感觉错的话,之前曹真那一波爆发其实连他也能轻而易举的削成肉片,话说就算是双天赋之间也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曹真感受到曹仁的视线,很是自然的耸了耸肩,在帝国战场上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正常,以至于曹真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家族叔的震惊,依旧是率领着锐士赶紧退下去。

    毕竟锐士这种兵种,不管怎么训练都改变不了一个脆字,甚至很多时候都是越强的锐士越脆……

    当然这种战场小插曲对于整体的局势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汉室本身就处于大优势状态,而且不管是两翼,还是中军都在努力的将这种优势转化为胜利。

    “试着挡住我吧!”段煨猖狂的挥舞着长柄大刀,自从第一次和骆驼骑作战的时候吃了点亏之后,段煨就一改之前那种使用长枪的做法,转而换成了长柄大片刀。

    当然,由于没有学过正统的大片刀的使用教程,段煨挥舞起大刀基本上都是大开大合,虽说期间破绽颇多,在懂行的高手眼中基本属于送死的节奏,但是用出来却颇有一种威势!

    对于段煨来说,破绽这种东西可以亲卫的掩护来弥补,威势可是绝对不能缺少的,因为战场上杀人,杀不了太多,一战能击杀几十人已经是猛士了,但狂猛的威势却能喝退数倍于这个规模的敌人。

    正因为这种发现,段煨现在已经学会了在战场上飙垃圾话,毕竟和他心通珠子这种东西,段煨也是有的。

    这种刺耳,而又猖狂的声音就这么恣意的传递到了贵霜人的耳中,更是让原本就因为局势无法打开而颇为烦躁的他们显得更为恼怒,不过他们最多也就是恼怒这么一点点时间了,因为陷阵也进场了。

    没有铁骑那种恐怖的威势,也没有那种让人颤抖的气魄,陷阵只是以一种正常骑兵漫步的速度,迈着四蹄踏入了进来。

    然而这种轻松写意之间展露出来的力量却轻易的碾碎了侧翼的防线,不需要突刺,也不需要高速奔袭,仅仅是最常态化的攻击所爆发出来的威力都足够让贵霜绝望。

    “这怎么可能!”巴鲁什盯着陷阵突破的方向目瞪口呆,他完全无法理解那种极端的技巧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仅仅是一挥枪,甚至不是枪尖直刺,只是横扫,持盾的贵霜士卒直接倒飞了出去,盾牌更是被轻易扫碎,这根本就不像是所谓的长枪横扫,而更贴近于重型连枷的轰杀。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随意的横扫就能将上百斤的士卒扫飞出去,这种让人绝望的差距。

    陷阵手上的长枪随意的施展,从帝国战场上吸收的技巧,在神乡强化完自身之后,终于得以全面施展了开来,哪怕是其中不少的三天赋狼骑已经回落到了顶级双天赋的程度,但是靠着神乡的强化,他们已经保有了和当初近似的素质。

    毕竟这些都是曾经登临的那一刻掌握的技巧,由十项全能为地基绽放的那些近乎足以和天赋相媲美的技巧。

    随意的一挥,靠着本身的素质,以及已经深刻入本能的发力技巧,所发挥出来的威力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极限,根本不需要消耗一丝一毫的军魂之力,就能轻易的碾碎正面的防线。

    箭雨爆射而出,相比于铁骑那边已经放弃了的箭雨,到现在巴鲁什已经收集到了部分的情报,其他的汉军并不具备免疫箭雨的力量,然而对此陷阵的应对却颇为简单,长枪横扫,臂盾格挡。

    两个正常枪兵都能做到的基础战术动作,在这一刻却像是一堵墙一样轻易地挡住了朝着他们射杀了过去的箭矢。

    不需要高顺的指挥,格挡过一波箭矢之后,处于偏后方的陷阵士卒自然的放下手中的长枪,掏出马背上的弓箭,搭弓射箭,随意的射杀出带着尖啸的箭矢,轻易的钉穿了对手。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的狼骑,根本没有短板!

    仅仅是一波对射,陷阵轻易的干掉了数百对手,而后这些陷阵开始了掩护射击,他们能轻易的做到在队友攻击敌人的时候,进行掩护射击,并且可以保证不射中自己人。

    因而仅仅是一波试探,陷阵直接打出来了远程,中程,近战的相互配合,曾经的高顺也想过这种事情,只不过当初数量过于稀少的陷阵根本没有打全方位配合的价值,然而现在有了。

    “收缩防御!”巴鲁什眼见各个方位都遭遇到了无法抵挡的打击,当即下令收缩阵型,尝试加厚防线,看看是否能将汉室挡住。

    然而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在巴鲁什收缩阵型,加厚防线的瞬间,曹真确定了对方弓箭手掩护的失效,果断把握住时机,下令让自己的锐士全力进攻,一时间之前处于徐晃半掩护下的锐士怒吼着冲锋了出去,数十步的距离,近乎在三息之内跨越了过去。

    速度之快让徐晃等人大吃已经,这速度已经比西凉铁骑更快了,虽说西凉铁骑的速度几乎是骑兵之中耻辱,但好歹也是个骑兵,居然如此轻易被步兵超越,不得不说,这确实是骑兵之耻了。

    快到近乎产生残影的速度,从汉军战线之中冒出了瞬间,北贵的士卒甚至还没有来得急反应,仓促之间,士卒只能按照自己多年养成的习惯用防御去进行招架。

    毕竟处在阵型最前列的基本上都是刀盾兵,然而哪怕是训练有素的刀盾兵,在将自身防御固化开启到极限的时刻,面对这种璀璨的剑光,也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剑刃撕碎空气的嘶鸣,伴随着那一声轻响,正面的贵霜士卒就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下了一片,而后一剑浴血的锐士就像是激活了自身内心的杀戮**一般,踏步而出,如同黑影一般朝着正面穿梭而去。

    这一刻但凡挡在锐士前进道路上的对手,都被璀璨的剑光砍碎。

    恐怖的杀伤效率让很多的贵霜士卒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血溅三尺,等锐士最后一剑斩出,尚未完成防线压缩的侧翼,直接被砍出来一个巨大的圆弧形豁口。

    长剑顶在弓箭手的弓臂上,锐士的最前方近乎杀穿了这条厚重的防线,哪怕期间难免因为防御力问题而被迫倒下,但是在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之中,锐士已经奠定了侧翼的胜利。

    看着正面那群原本应该被保护着的贵霜弓箭手,这一刻曹真也是头皮发麻,现在在他的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突进去,将弓箭手也干掉,但这有很大的危险,很有可能对方条件反射的朝着他们放箭,然后他的锐士折损大半。

    另一个则是分散撤退,交给专业解决弓箭手的徐晃来解决,但徐晃过来需要一会儿时间,因而后者也有可能被箭雨波及。

    只是一瞬间,曹真就做出来了决定,突进去,将弓箭手也干掉,去年加前年在帝国战场养成的本能告诉曹真,撤的话,对方有可能因为心理压力崩溃,但也有可能让自己损失惨重,不撤的话,如果能在接下来将弓箭手也压垮,那么胜利就是自己的了!

    没有多余的号令,在一只脚他在正面防线边缘的瞬间,没有收到命令的锐士,很自然的迈过了那一道线,剑光在他们的眼中化作了一根光线,朝着正面横扫了过去。

    只是一个交错,正面的贵霜弓箭手直接被碾碎,而原本就被锐士恐怖的杀伤力震慑住的弓箭手。

    哪怕是因为无数次搭弓射箭训练出来了本能,让不少的士卒在遭遇到锐士攻击的瞬间,自然的搭弓射箭,但更多的弓箭手就此崩盘。

    就如曹真估计的那样,要么对方心理崩溃,自己获得胜利,要么对方本能攻击,自己损失惨重,而很明显曹真赌对了。

    进而引发出来了曹真的另一个思考,那就是锐士这个兵种所谓的怕弓箭手,到底是怎么个怕?

    如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貌似锐士是可以面对弓箭手的,只是不能面对弓箭手的骤然打击,问题在于能无视弓箭手骤然打击的军团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寥寥无几,

    【也许锐士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怕弓箭手。】曹真看着这一幕不由自主的想到,毕竟锐士面对的是善于骑射的羌人,如果真的是被弓箭手死死克制的话,段颎应该也不会训练这样一个兵种。

    【锐士确实是容易被箭矢秒杀,但反过来说,锐士恐怖的杀伤力,极有可能让失去了防线保护的弓箭手直接崩溃,也即是说,锐士这个兵种的使用才是关键……】曹真盯着如同虎入羊群一般疯狂砍杀着弓箭手的锐士,不由自主的想到。

    【不过这样才对,段将军不可能训练一个被敌方长处克制的兵种,极有可能是相互克制,但怕是需要规模足够大才行。】曹真盯着锐士,突然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