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四十四章 角度问题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高览和魏延等人过来的时候,李条正在给自己的战马上涂抹星星,这家伙搞死一个内气离体就会往上面涂抹一个星星,而联手搞死一个内气离体就会搞一个空心的星星。

    要说的话,死在李条手上的内气离体也有好几位了。

    “看你们动手,我们也就没上来,毕竟咱们的战术不是一个套路的,我们上去了,可能都算不上是帮忙。”魏延对着李条和薛邵的方向招手说道,这些都认识,都算是熟人。

    “不用,之前对方开着散阵,正好是我们的菜,你们上的话,反倒会有些麻烦。”薛邵笑着说道,“不过说起来你们确实是够慢的了啊,居然花费了这么长时间。”

    “这边的路有些出乎预料了,而且里面还有一些隐秘,不得不慎重,走了这一次,基本上就确定了,这边是没有办法从北方大规模进军的,基本确定,要从北方攻打贵霜的话,只能选择喀布尔河谷,然后攻打开伯尔山口。”司马懿叹了口气说道。

    “和陈军师的判断差不多。”薛邵点了点头说道,“陈军师也说是到时候怕是需要一名高层亲自过来,并且带领一套班子,从喀布尔河谷一路进兵,顺着河谷攻入开伯尔山口。”

    司马懿闻言若有所思,但却没有对薛邵开口,只是点了点头,让他们收缴俘虏,然后一群人就地放出斥候,埋锅做饭。

    大约两个多时辰之后,陈宫等人才赶了过来,没办法汉军也有不少是步兵,不得不照顾一下行军速度。

    双方汇合之后,汉军的军势扩大了很多,而陈宫则将司马懿拉到了营帐,有些事情也该确认了,毕竟这玩意儿很大程度关乎自身接下来的整体战略了。

    “看来陈军师已经知道了结果!”司马懿面色有些不太好的说道,在他看来诸葛亮连他都没有说,居然告诉了陈宫。

    “哦,你说北贵的士卒?放心吧,不是诸葛孔明给我说的,我一早就知道,这种问题,认真起来,看一眼就该知道了。”陈宫故意以一种扎心的口气给了司马懿一击。

    司马懿有些发木的看着陈宫,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确定陈宫不是说笑的,这货是真的是自己得出了结论。

    “我的精神天赋你应该是知道的,再怎么说我也攒了两年的智力,开个极限水平,一刻钟左右解决了所有搞不明白的问题。”陈宫半是敷衍的说道,但是这口气却让司马懿更为难受。

    实际上这件事没这么简单,陈宫开启自身智力的极限,也才看出来一些蛛丝马迹,进而靠着这些蛛丝马迹才一点点推论出来。

    毕竟北贵将这些东西埋了一百年,开国的那位智者,真的是将之当作百年大计来搞,就算是陈宫直接开启到人类巅峰,也不是那么好解开的,不过毕竟是人类可承受的极限,只要有痕迹,就别想藏好。

    结果不用多说,已经开了极限天赋,陈宫也不在乎多话那几分钟,硬生生让靠着现有的情报,一点点的拼接出来了整个现实,得出了那个让人震颤的结论。

    “我在北贵山区一路行来,一共遭遇到了七个军营。”司马懿叹了口气说道,“北贵怕是得有个上百万正卒吧,这绝对是先秦那种军制,否则的话,完全不可能养这么多兵。”

    “上百万啊,还行,还在推测的范围。”陈宫闻言安心了很多,然后在一旁翻了翻,很快拿出一份自己当时做好的资料递给毛玠和司马懿,毕竟不能经常开人类极限智力状态,所以陈宫为了节省,一般都是做好计划书。

    哪怕计划书难免会有一些疏露的地方,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写下的计划书,毫无疑问都是具备可执行性的。

    司马懿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宫递过来的计划书,心中不由自主的翻起来了惊涛骇浪,陈宫这个老变态!

    “毫无疑问,我们必须要和贵霜开启全面战争,逐步的拉扯分散贵霜的精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一击必杀,进而以较快的速度击败贵霜。”陈宫叹了口气说道,“实际上我们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人只是试探性的兵力,连牵制都算不上。”

    毛玠看着计划,然后缓缓的抬头看向陈宫,不得不承认,陈宫的离开对于曹操确实是一个损失,一般情况下陈宫的意义确实是不大,但是当攻坚的时候,陈宫的价值真的就体现了出来。

    “北贵的庞大兵力其实完全是依靠南方婆罗门的支持才能得以维持下去的,我们现在要思考的是,婆罗门维持这样的兵力,到底有多高的成本,如果成本很高,我们最正确的方式是放白马进去,杀烧抢掠,破坏粮仓。”陈宫直接给出了最终的结论。

    “这样的好处是,我们自身的压力不大,而白马的速度很快,在贵霜精华区来去自如,理论上只要贵霜不修烽火台这种快速传令的东西,基本不可能封锁住白马,而就算是修筑了烽火台,白马只进行破坏的话,也能造成相当的损失。”陈宫指着某一条计划而言。

    实际上现在的问题也是陈宫拿不准南方婆罗门的情况,他没去过,没办法考证南方婆罗门的供养北贵的成本到底是高,还是低。

    就跟我们看宋朝给辽国,西夏,金国的岁币一样,给菜鸡西夏银绢二十五万五千,给辽国绢三十万匹,银二十万两,给后面的金国三十万匹布,二十万两银,以及一百万贯钱。

    这个岁币的规模已经足够拿钱的那三个国家吃好喝好了,这个规模加起来,甚至都有汉室常态时期财政的十分之一了,虽说汉代的五铢钱更值钱一些,但大致就是这么一个规模。

    问题在于,宋朝别的没有,钱还是有的,感受一下《宋史?食货志》记载的内容,治平二年,内外入一亿一千六百十三万八千四百五,出一亿二千三十四万三千一百七十四,非常出者又一千一百五十二万一千二百七十八。是岁,诸路积一亿六千二十九万二千九十三,而京师不预焉。

    这个收入的计算单位是缗,也就是常说的贯,换成钱的计量单位也就是乘个一千,然后回想一下宋朝的岁币,大概就有一个感觉,这就是在打发叫花子,百分之一不到盈余就能买平安,何必开战呢?

    虽说这个思维不对,但是站在大宋那个角度上,还算是合理的。

    这也是为什么宋辽议和,宋国给辽国每年纳岁币绢三十万匹,银二十万两这个消息传给宋真宗的时候,宋真宗直接夸曹利用干的漂亮,原因很简单,宋真宗给的底线是上面那个数乘个三,结果只用了三分之一就摆平了,能不满意?

    陈宫现在的思考也是如此,如果婆罗门供养北贵属于非常艰难的事情,那么大规模破坏有利于婆罗门倒向汉室,但如果婆罗门供养北贵等于打发乞丐,那大规模破坏,不仅不能让婆罗门倒向汉室,还有可能让婆罗门紧跟着北贵一致对外。

    因为前者属于内外交困,而且大月氏剥削多年,婆罗门心有怨气,倒向汉室也是理所当然,但如果换成后一种,婆罗门完全是以打发乞丐的方式在打发大月氏,那么破坏性攻击,极有可能没损害到北贵的利益,反倒让婆罗门发狂。

    虽说婆罗门发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汉室并不在乎,但以现在的情况而言,能省事最好还是选择省事的方案。

    “虽说不算是打发大月氏,但是就我了解而言,南方婆罗门供养北贵并不困难,北贵毕竟有一些产出,虽说不多,但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还是靠自己供养的,纯粹需要吃粮的也就北贵正卒了。”司马懿叹了口气说道,关于这一部分他是有印象的。

    “嗯,这个我也知道,北贵在山区有牧场,这个我听说过。”毛玠点了点头,附和着司马懿的回答。

    “南方婆罗门的人口,大概在四千万左右,实际上耕地面积可能比汉室还要大一些,但有一点很重要,南方婆罗门的耕地方式尽管非常粗糙,但是因为气候和土质原因,实际上比前些年我们的亩产还要高一些。”司马懿一脸苦恼的说道。

    陈宫听着听着面色就难看了起来,这个只要是属实的话,那么选择大规模破坏,就很难出现想要的成果。

    “然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的本土因为气候和土质肥沃程度的问题,不能连续耕作,需要轮休,这边其实可以一年种三茬,这也是为什么南方婆罗门甚至将自家的土地抛荒的原因,对方只要认真起来,一年产我们三年多粮食,还有富裕!”司马懿甚是无奈的说道,这些内容都是司马彰派人送给他的。

    陈宫闻言目瞪口呆,要是这么一个结果的话,陈宫深刻的觉得,自己能理解为什么婆罗门会选择和大月氏媾和了,不就是纳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