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五十一章 你这是搞事啊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毛玠没太理解陈宫的意思,陈宫瞟了一眼毛玠,“你来的完,不太知道这俩人是什么情况,其他人谁都可以,只有诸葛孔明不可以。”

    毛玠不明所以,但也没有追问,而司马懿不断的尝试之下,终于确定这条路是对的。

    感受着精神天赋所笼罩的区域的些许变化,司马懿一贯阴郁的面色上,浮现了一抹难以控制的得意。

    司马懿心中得意非常,自己的精神天赋最大的缺憾就是范围笼罩之下,敌我不分。

    现在虽说依旧算是敌我不分,但好歹已经具备了调整的可能,覆盖己方不重要的目标或者无人目标,覆盖对方的重要目标,所谓的以某某半径为圆进行覆盖,也得讲一讲圆的概念。

    “看来是有效的。”陈宫看了一眼司马懿说道,对方面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的得意,让陈宫安心了下来,“一代新人胜旧人,不错!”

    “不敢当,不敢当!”司马懿尽力控制住表情说道,但是眼角的得意却出卖了自己真正的心思。

    陈宫则是嘴角上划,他其实说的是诸葛亮,连他都能算计,这种本事可不简单,至于司马懿,等达成了之后再说吧,就算是要压倒他们这种老前辈也需要点时间。

    “公台,我们决定于今夜进行强袭,虽说贵霜的压制存在,但是不作一场的话,我们连准确的情报都无法确定。”张辽等人这个时候也商议的差不多了,最后得出了一致的结论。

    “虽说不知道我们在贵霜内部的线人是谁,但是很明显有些情报和现实状态还是有一些差距的,开伯尔山口的兵力没错,但是开伯尔这里的实际情况却并不清楚。”不等陈宫开口,张辽便解释了原因。

    “我们这边能给你们提供的帮助不多,不过压制的话,我倒有一些办法解决。”陈宫闻言点了点头,盯着前方看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公台还是很靠谱的啊!”吕布拍着陈宫的肩膀说道,两下将陈宫拍的就差坠马。

    “你如果再继续这么拍的话,我的肩胛骨怕是要裂开了。”陈宫默默地缩身从吕布的手下避开,“孝先应该也有一些办法吧。”

    “如果真的是像你们说的那么麻烦,我也只能减少削弱的程度,完全消除不可能。”毛玠想了想自己的固化军阵,并没有适合的,“公台要是有什么好的办法,尽管拿出来。”

    “北疆之后我也捏了一个军阵。”陈宫眼神有些飘忽的说道。

    “玄襄?”毛玠好奇的询问道。

    “嗯,玄襄的一种吧,毕竟玄襄本身的精神内核就是借假成真,我这种大概也算是一种借假成真吧。”陈宫有些犹豫,倒不是害怕自己的玄襄军阵流传出去,而是说出来的话,毛玠立马就能明白陈宫这货绝对是针对他们搞的。

    当初陈宫没机会学玄襄,北疆开诚布公将玄襄讲解之后,中原的军阵就像是刷新一样,不给自己搞一个特殊的感觉就像是没办法证明自己是大佬一样,于是所有顶级智谋之士回头都给自己搞了一个。

    自然陈宫也没错过,给自己也搞了一个,不过陈宫这货有被害妄想症,根子上就是针对荀彧那群人搞的军阵。

    “一般的军阵主要是靠着云气和意志的偏向形成加持,进而形成效果,虽说也有一些变种什么的,但大致就是给自身加持某种力量进而强化自身,而开伯尔这块地方有着明显的削弱效果,任何加持都会被削弱,所以换一个思路就可以了。”陈宫有些无力的解释道。

    “我在玄襄上面没有太深的造诣,做不出来那种特殊效果,于是我做了另一种更改,我的玄襄只接受封闭玄襄之前接受的力量,其他力量除非直接摧毁玄襄,不会对玄襄内造成影响。”陈宫略有些尴尬的说道,他已经看到了毛玠鄙视的眼神了。

    毫无疑问,毛玠已经明白,陈宫这个军阵就是针对曹操这边的。

    “我没针对你们!”陈宫可能是看到了毛玠鄙视的眼神,有些扎心,于是无力的辩解道,“我不过是防患于未然。”

    “呵呵!”毛玠冷笑,根本不听陈宫说什么,这么明显的配置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吧。

    “总之,管他什么负面,我们倒时封闭玄襄就是了。”陈宫闷哼了两下,这事算他不地道,问题是任谁当世看到荀彧拿出来一堆玄襄军阵全都是邪性到有伤天和的东西,和对面有仇的,能不担心?

    “是不是连我都能屏蔽掉?”司马懿黑着脸说道。

    司马懿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陈宫说的是这个玄襄只接受封闭玄襄之前接受的力量,玄襄封闭之后,除非是摧毁玄襄,玄襄外的负面效果根本不会影响到陈宫这个军阵的内部。

    陈宫干笑,当初司马懿也算是曹军啊,陈宫当然连司马懿也算里面了,明明是开放性质的玄襄被陈宫搞成闭合性质的就是这个原因。

    你司马懿不是能干掉所有的精神天赋,军团天赋吗?好,我给你找一个你干不掉的,军阵你总干不掉吧,我闭合了军阵,内外各自成体系,相互割裂,让你的力量直接进不了就是了,我管你是什么力量,只要我做好设定,让外力直接进不来就是了!

    至于军阵的封闭能力,那不就是考验自身能力的上限了吗?转化成智力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我陈宫当然能搞定……

    最后陈宫硬生生搞出来了这么一个奇葩玄襄军阵,没有任何的加持和强化,就是抗负面,什么负面面对这个军阵理论上来讲都是扯淡,要将负面效果投给对手,除非是先打爆玄襄。

    然而这个玄襄设定的是闭合之后,任何外力都无法进入,除非摧毁,延伸出来的意思就是,接战之后,对方的力量只要不和玄襄内部的力量同样,就会被挡住,而要进去就会被扒掉那部分不一样的力量。

    陈宫搞出这个军阵的时候对于自己简直佩服的无以复加,自身不吃负面的同时,还给对方吃负面,简直强无敌。

    然而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扯,后来经过陈宫反复验证之后确定,被扒掉的那部分力量会冲击玄襄军阵,积少成多,逐渐让自己军阵发生偏移,而偏移的结果只有两种。

    一种是军阵无奈容纳这份力量,导致对于这份力量的剥削能力下降,对方的逐渐恢复自身的加持,另一种那就不用说了,玄襄军阵硬生生被冲垮,毕竟相比于其他开放性的玄襄军阵近乎无上限的承受力,闭合性质的玄襄军阵的极限要低很多。

    “大致就是这样,到时候阻隔就是了,如果能冲垮的话,我们直接走人就是了,绝对没办法打,冲不跨,只要对于我们的削弱不大,我们就算打不赢,也不会在本土负面效果的影响下,全盘崩溃。”陈宫无视毛玠和司马懿的鄙视神色,厚着脸皮说道。

    司马懿和毛玠这个时候基本都可以保证这个军阵绝对不像陈宫说的那么容易冲垮,毕竟对抗的可是荀彧那个杀戮汲取性质的军阵,后者妥妥的越杀越强,一个人带好几个人的量,陈宫这军阵要没有足够高的上限,就现在陈宫表现出来的情况,根本不会拿出手。

    “军师,你确定这个军阵能阻隔一切?”张辽传音给陈宫询问道,“相比于内部的条件,外部的不同太多了吧。”

    “能得,连云气火焰都能阻隔。”陈宫没好气的回答道,“至于外部的不同太多,我们自己也是移动的,而且我也能调控一部分,实在不行将外部附着在上面的力量转移到某一个位置,然后摧毁掉那部分就是了,这个玄襄是闭合的啊。”

    陈宫的玄襄毕竟是被荀彧那票子人镇住之后搞出来的,当然不会是向他之前粗略说明时的那么简单。

    “什么都能阻隔?箭矢呢?”张辽略有好奇的询问道。

    “当然能啊,但问题在于我们也要放箭啊,所以箭矢没有办法阻挡。”陈宫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军阵来应对这种实体打击,很容易出事的,相比于加持那些,我其实只是阻止不同的意志通过,换成实体,那就是实打实的硬扛了。”

    “我这个军阵并不适合于硬扛,极高的上限也只是因为这个军阵能快速剥离不同的意志,但就算是如此也无法做到完全消除,这还是我身边有陷阵,能经常参考军魂的原因,否则的话,上限更低。”陈宫甚是无奈的说道,这世间就没有无解的东西。

    当然不可否认,任何新东西拿出来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在没有针对的时候都超级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