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五十一章 摒弃前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那到时候就靠军师施展了。”张辽并没有过多纠缠于细节,玄襄这种东西,没有超级高的智商还是别玩了,玩了也是丢人,交给陈宫去调整,他们去刚就是了,反正有了云气固化军阵,很多东西对于军阵来说都变得简单了太多太多。

    “到时候就交给我好了,这玩意儿主要是基于我自己的能力开发出来,到时候我大概需要全力以赴操控这个。”陈宫点了点头,他之前交割的原因就在于这一点,真正大战的时候,他和毛玠这些人作为辅助军阵勾连的外力可能比作为将校指挥,更有意义。

    大军指挥多个陈宫不算多,少个陈宫不算少,尤其是汉军现在的一线将校并不缺,陈宫的指挥能力在这群人也就是中等,还不如发挥自身对于云气的稳固能力,让玄襄军阵发挥出来更强的效果。

    另一边毛玠正在撺掇着司马懿怼陈宫,毕竟毛玠算是看出来了,陈宫这家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面上正派的可以,但本质上就是一个贱人,大家在北疆的时候都开诚布公的谈了,结果你回头就闷头搞出来这么一个针对的东西,你有毒吧!

    “仲达,别置气,陈公台就是这么一个人,而且很明显也不是故意针对你的,只是你刚好处于被防御的范围。”毛玠暗搓搓的撺掇司马懿,当然他也知道司马懿肯定能看出来,但没啥啊,他就不信司马懿现在肝不痛。

    “我不生气。”司马懿面色毫无起伏,喜怒不形于色这种事情,对于司马懿这种司马家专门培养出来的人物而言,非常简单。

    实际上司马懿也是相当窝火,以前司马懿对于陈宫的感官就是一个和善的老前辈,为人比较木讷,呆板。

    可是这次之后司马懿突然发现,陈宫精的就跟猴子一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给自己挖了一路的坑,又是扎心,又是埋雷的,然后又记得给自己好处,以至于司马懿想怼陈宫都没有办法。

    【这群上一代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司马懿默默地想到,在心中暗自记了陈宫一笔。

    【不过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等这一战结束,安稳下来再和陈公台算账,回头我也搞一个自制的玄襄,这群混蛋根本就是有毒,为什么每一个人的玄襄都很怪!】司马懿心下暗骂了一句,之后尽可能的调整好心态,应对接下来的战争。

    司马懿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因为上脑了,所以才会这么想,实际上稍微想想就该明白,为什么每个大佬手上的玄襄都不一样。

    原因其实很简单啊,要都一样,那不就成了制式的玩意儿了吗?而制式的玩意儿完全无法展现出大佬的独一无二啊。

    又不是没有能力,既然有能力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当前这种环境,不搞个特殊的,反倒不符合顶级智者的人设啊!

    “陈公台的问题以后再算吧,反正我还年轻。”司马懿已经彻底平复了自己的心态,口气颇为随性,相比于其他人,司马懿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苟,我发现我现在不是对手,我可以苟到能打赢的时候再算总账!

    “哦,也是。”毛玠不置可否的说道,实际上他很清楚,司马懿的斗志已经被他撩拨起来,这就够了,做再多也就没意思了,现在的局势很明显对外要一致,这个程度在毛玠看来就差不多了。

    “嗯,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司马懿突然追问道。

    “什么问题?”毛玠一挑眉反问道。

    “我感觉所有人的玄襄都不同,而且基本上都能作为各自的底牌,公台的玄襄是这个的话,您的玄襄又是什么呢?”司马懿甚至特意在您这个字上加了重音。

    毛玠沉默了一会儿,作为云气固化军阵的实际创造者,如果毛玠说自己只是在解析陷阵的话,根本不会有人信,哪怕他的能力确实是在完成这一任务,但很明显脑子还在的毛玠,不可能不做别的。

    实际上毛玠怀疑自己可能都瞒不住陈宫,当初陈宫问询的时候,他用解析能力以及左右言它的方式混弄了过去,但毛玠深刻怀疑自己根本没有瞒住,只是陈宫自己止住了好奇心。

    “好奇心这么重可不好。”毛玠最后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有否认司马懿的猜测,实在是玄襄太好用了,尤其是北疆之后,汉室将玄襄大阵详细解析并拆分讲解之后,这东西就被搞的满天飞。

    作为云气固化军阵的开创者,毛玠本身就对于军阵有着极深的研究,只是以前受限于资料不足,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但随着不断的挖掘,在军阵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毛玠,就算不拿到那些资料也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玄襄。

    反过来说的话,在足够积累的情况下,毛玠拿到那些资料必然会厚积薄发,在这种情况下,要说毛玠没有属于自己的玄襄军阵,司马懿都不会信,只是问题在于毛玠的军阵到底是什么属性。

    司马懿撇了撇嘴,毛玠不愿意回答,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不过这个回答,至少让司马懿心中有了一个底。

    【看来我也需要给我完成一个玄襄军阵了,毕竟他们所有人都有,包括孔明那个家伙都有,虽说并未完成,但哪怕只是完成了八分之三的八阵图,也已经厉害的无以复加了。】司马懿半眯着的双眼之中闪过一抹精光。

    另一边陈宫也和吕布闲扯淡,不过不同于司马懿和毛玠的传音交流,陈宫完全是指挥着吕布窃听,没办法陈宫的眼神太好了,看出来了司马懿和毛玠在暗中交流,果断窃听。

    反正陈宫对于自身的定位从来都不是好人,而身边两个家伙眉来眼去陈宫也觉得有些危险,至于说被抓住了怎么办,对于陈宫来说凉拌呗,与其担心被抓住,还不如思考一下如何才能不被抓住。

    只要不被抓住,就不算是窃听,就像是只要没有证据,那就不算是犯罪,陈宫一贯奉行这个道理。

    “他们不说了啊。”吕布也是个浑人,尤其是貂蝉没在身旁的时候,陈宫瞎指挥的话,吕布根本不过脑子,再说窃听什么的,我吕布光明正大的在听好吧,你那传音秘术,得,都不是秘术了,明明你故意说给我吕布听啊,耳聪目明根本挡不住。

    “哦,差不多知道是什么情况了。”陈宫随口回答道,和他估计的差不多,毛玠也是留有一个压箱的玄襄,不出意外的话,现在毛玠手上的那个玄襄应该比他依托能力解析出来的陷阵更强横一些。

    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之前告诉陈宫的那个能力还不如现在这个,毛玠肯定暴露玄襄,留个大招,这几乎是他们这些智者的本能。

    【应该是强化类型的效果吧,毕竟之前毛玠也说了,自己出手的话,最多是减弱这片地方自带的压制效果,不可能消除,但是能对抗这种毛玠本质上根本不知道实际效果的玩意儿……】陈宫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很多东西对于陈宫来说,知道一丁点,就暴露的差不多了。

    【毛玠和荀彧都属于正道,谨慎持重,而且基本都是有的放矢,当前这种压制的本质,毛玠并不清楚,但是他却有把握对抗,那么加持的效果必然有一种泛用的对抗性,或者更为简单一些,直接就是泛用性的效果。】陈宫瞟了一眼毛玠,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浓眉大眼什么的,反正高智商的都没有几个是傻白甜,全都是坑货,哪怕是在对外作战的时候能保持一致,也难免会相互谋算。

    当天饱食休息结束之后,在傍晚的时候,张辽调动所有的精锐士卒朝着开伯尔山口出发。

    陈宫则就地固化好云气阵法,然后用自身的精神将之稳定住,规划好内外双层的通过性,之后便随同张辽一同朝着开伯尔进发,而就像是陈宫当时所说的那样,被云气军阵笼罩之后,那种压制效果直接被抵消掉了,感受到这种变化,张辽等人的面色好了很多。

    然而在一众将校的面色好转的时候,不管是稳定军阵的陈宫,还是盯着云气军阵的毛玠,面色都有些难看。

    前者是因为真正进入之后清楚的感受到压制幅度的变化而面色难看,相比于长城守望那种超大范围,开伯尔山口这边这种压制笼罩的范围并不大,因而效果强效了太多,以至于陈宫有些失策。

    【预计抵达的时候,怕是能压制掉一半左右,贵霜到底是在这里做了什么,怎么可能这么强效,太夸张了吧。】陈宫默默地转移了一部分云气,然后震散掉小部分的军阵,将可能造成隐患的力量宣泄出去,但就算是成功完成,陈宫的面色也不见好转。

    “孝先,看来我们需要摒弃前嫌了,这地方有些邪门,贵霜在这个地方投入之大怕是有些出乎预料。”陈宫可不是拉不下脸的人,在确定局势之后,当场调头找毛玠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