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五十四章 多年的积累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到了当前这个时代,用军团攻击轰炸军魂军团,还没有砍上去,军团攻击的内部结构就碎掉了,然后破碎成云气,自然就会被周围浓厚的天地精气所解体。

    简而言之的话就是,在这个时代,军团攻击对于军魂已经彻底失效,用军团攻击对于军魂进行打击,完全是一种自我消耗,问题在于巴拉克的目的只是为了测定对手的本质,以及破坏道路。

    只要是骑兵,对于地形都会有限制,这是一种自古以来的认知,巴拉克近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而铁骑面前的道路就像是被导弹轰炸了一样,变得坑坑洼洼,而且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壕沟。

    好在仅仅是瞬间司马懿所铺设的道路就得以完成,在铁骑踩空的前一瞬间,云气固化道路已然铺好,而巴拉克的面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他又不是瞎子,这个大型战略秘法他也有,更重要的是贵霜开发的,而且是密级相当高!

    【绝对有内奸!】巴拉克本身就已经诞生了相关的直觉,因而在看到这东西的瞬间,直接在原本的怀疑上拍上了实证,先入为主这种东西根本无解,尤其是在正确的情况下,根本拦不住对方去扣黑锅!

    “枪盾备战,投石机,床弩就地进行远距离压制!”巴拉克强行压下内心关于其他事情的思考,床弩和投石机对于那个黑色的骑兵无效,是因为其军魂效果,那么其他的军团还能也无效?

    不过张辽也不是废材,在了解到贵霜布置的大量弩车之后,果断将铁骑横铺在第一线,想要攻击后排的士卒,好啊,你们先打穿铁骑再说,打不穿铁骑那就是幻想!

    弩车这东西要抛射的话,其实非常困难,平射的话根本不可能绕过最前方的铁骑,至于普通的箭矢压制,现在这种程度,想要越过铁骑战线去打击其他的汉军,说实话,贵霜当前布置在开伯尔的精锐射手还真不够格。

    毕竟跨战线打击,对于箭矢的威力要求很高,再加上有铁骑在前方拦着,如果不想让自己的箭矢给铁骑造成强化的话,对于自身的精度要求高的就有些超乎想象了。

    以至于现在贵霜军团这边能用来进行远程打击的也就只有投石车了,但是为了避免打到铁骑,难免需要将调整抛射的角度,结果在这种投鼠忌器的前提下,对于汉室的压制效果近乎于无。

    不过这也是张辽所希望的结果,毕竟迎着对方早已准备好的防御战线冲锋,没有点反压制的话,就算是精锐军团都头大啊。

    “投矛也不行吗?”巴拉克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前军的位置,看着已经快到大军面前的铁骑,神色凝重的询问道。

    “不行,这个军团免疫一切远程攻击,而且还会吸收远程攻击的打击转化为自身的力量。”扎萨利神色凝重地说道,“当初我们可是远程中程近战相互协调,结果被对方硬生生逼得只能正面刚了。”

    扎萨利说这话的时候面色非常难看,骆驼骑的最大优势其实是全范围的配合,依靠天赋带来的五分之一的骆驼素质,而相比于战马,骆驼的素质更强,五分之一的全面加强,骆驼骑在力量,防御等方面非常全面,再加上多年训练出来的全方位配合,骆驼骑非常之强。

    和其他军团交战的时候后排的人很难帮助到前排不同,骆驼骑的作战方式,可以让后排的士卒全面辅助前排,正因为这种特别的战术,骆驼骑的战斗力几乎在双天赋之中都能称之为顶尖。

    然而自从被铁骑打了之后,骆驼骑的全方位协调战术就废了七七八八,没办法,所有的远程,中程打击不仅不能带来战果,还会给对方造成加强,这种情况下,骆驼骑自然打的非常憋屈。

    “那你去对付那两个军团,这个西凉铁骑交给我来对付。”巴拉克伸手指向曹仁三人的位置,“那三个军团都不强,但都达到了双天赋的层次,你去拖住没问题吧。”

    “三个双天赋?”扎萨利嘴角抽搐了两下,但是看了看当前的局势,很清楚开伯尔布置得他默默地点头,“我不能保证我能挡住多久,但是我会尽力挡住,你这边小心。”

    “你先去!”巴拉克看着如同战车一样一往无前的撞入了贵霜在前排安排的枪盾兵战线的西凉铁骑神色凝重了很多,果断的抽调中军本阵的塞王斗士军团尝试进行压制。

    与此同时巴拉克也毫不遮掩的开启了自己的平衡心象,一道苍白色天平光辉从巴拉克的位置升腾而起,而后在天空形成一个近乎实体的天平,而开伯尔周遭的萦纡的意志自然的缠绕在了巴拉克的天平之上,而后巴拉克的天平迅速的解体,化作细碎的流光散落了下去。

    “这是什么?”毛玠看着碎落下来朝着他们坠落过来的细碎流光皱了皱眉,而陈宫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极致玄襄硬接,管他什么玩意儿,反正让他不要突破自身的玄襄就是了。

    然而陈宫的玄襄和那种细碎流光相互接触的瞬间面色就变得非常难看,相比于其他的打击,这种流光对于玄襄军阵的打击远强于正常的军团攻击,从感觉上更像是一种侵蚀……

    “这好像是一种侵蚀,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陈宫先是面色一沉,随后果断加大输出,不论如何也要稳住,这种力量一打渗透进来,陈宫毫不怀疑能造成的结果。

    “咦?”巴拉克一脸惊异的看着对面的汉室,他的平衡心象能逐渐平衡双方的实力,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让双方的战斗力趋于均衡,然而这次巴拉克绽放心象之后,居然没有一个附着成功,要知道这可附着了开伯尔地区那种意志的压制效果,居然统统失败了。

    “你的心象失败了?”古玛拉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询问道。

    “你怎么知道?”巴拉克愣了愣神询问道。

    “太正常不过了,对方既然能无视这里对于他们的压制,你的心象又怎么可能有效果。”古玛拉随口说道,“汉室能来作战,早已做好了应对准备,反倒是我们自己这边欠缺的有些严重。”

    “是这个道理,只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巴拉克神色凝重的看着已经撞入了战线之中,奋勇杀敌,在初一接触就在贵霜战线上开出了数条口子的西凉铁骑,这种攻击强度,实在是太夸张了,而更夸张的则是,近战看起来也没有太强的效果。

    “远程防御和近战防御没有丝毫的短板,这不合理!”巴拉克一边指挥着塞王斗士以尖兵的状态对于西凉铁骑进行突破,一边面色难看的进行着分析。

    “这没办法,顶级的防御兵种,不过短板很明显,他们的速度并不高,破阵更多是靠着军团冲击力,以及自身的极大杀伤力,撞飞眼前对手这种事情,他们基本做不到。”古玛拉盯着铁骑说道,“好吧,不是完全做不到,是对是对双天赋做不到。”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的禁卫重步兵被调走了。”巴拉克黑着脸说道,看着已经快要捅破前军的西凉铁骑说道。

    “先解除对方的隔断压制的手段。”古玛拉盯着不远处的汉军,明明空无一物的地方,在他的双眼之中却像是一个倒扣的半球。

    “交给你来解决。”巴拉克没有多余的话,直接率领本部冲了上去,不能让西凉铁骑在继续肆虐下去了,再这么硬刚的话,搞不好西凉铁骑都有可能打穿开伯尔山口的前部防线,这诡异的冲击力。

    “好!”古玛拉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他为人处世的方式现在就是在其位谋其政,既然是作为开伯尔山口的负责人之一,那么自己尚且在位的时候开伯尔山口绝对不容丢失。

    “虽说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隔断压制与心象的,但是地利在我们。”古玛拉看着汉室的方向轻声的说道,开伯尔山口萦纡的那些意志可是他们这些人手上最好的武器。

    伴随着古玛拉的开口,仅仅瞬间陈宫就感觉到了全方位的攻击,而且原本根本没有多少反应的那个庞大意志,这一次就像是被人催动了起来,狠狠地撞在了陈宫的玄襄大阵之上,一瞬间,这种无形的碰撞在所有人的心底炸响。

    “我看看你能顶住几下!”古玛拉眼见自身依靠多年布置发动的攻击居然被汉军轻易挡住,不由得面色一沉,二话没说再次发动了起来,驱使着开伯尔地区的庞大意志再一次撞上了陈宫的玄襄大阵。

    而且不同于之前的一击即走,这一次连撞三下,硬生生将陈宫的玄襄大阵自带的阻隔防御给撞的七零八落。

    几乎是瞬间,开伯尔山口自带的压制再一次覆盖了整个汉军,更糟糕的则是巴拉克的平衡天赋借此真正的发挥出来了自身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