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 这个我认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对于现在的神铁骑来说,以前的短板,也就是远程对抗问题,靠军魂基础效果已经成功糊弄过去了。

    至于近战,那自然是完全没有问题了,近战肉搏,当前这个世界能打过西凉铁骑的真的不多,而且就算有能打过的,一般也不会特意招惹铁骑,毕竟这个军团的强度一直让人感觉到诡异。

    因而在当前这种情况下,神铁骑虽说被限制了大半的移动速度,但是靠着强大的战斗力依旧成功的朝着正确的方向在推进,简单点讲的话就是贵霜士卒虽说限制了神铁骑的速度,但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毕竟铁骑一直都不是以速度著称的骑兵,很多时候铁骑自带的六条腿更接近于装饰效果,大概有很大的原因在于铁骑打人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腿帮忙,外加铁骑那令人纠结的速度已经让铁骑自身自暴自弃了,嗯,很大可能是这么一个结果。

    自然相比于其他的军团,铁骑对于敌方限制己方速度这种事情看的更为无所谓,有速度用枪捅,速度低了用斩马刀,没速度了用大刀,反正速度这种东西就算是掉光了,也不会大幅影响战斗力。

    这种完全不同于正常骑兵的做法确实是重创了巴拉克的指挥调度,相比于陷阵,狼骑,以及庞德麾下的虎骑,铁骑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其他军团好歹要保持着一定的速度来维持自身的机动力。

    巴拉克也是依靠这个属于骑兵的基础属性,牵引着骑兵通过自家留在战阵之中的通道,减小自身的损失,拖延时间,而西凉铁骑的统帅在巴拉克看来就是一个莽夫,根本不进行观察,就是莽,自家的速度硬生生被耗掉之后,居然原地动手对砍。

    更让巴拉克抓狂的在于,铁骑就算是这么干,他们依旧拿对方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大多数的攻击无法突破铁骑自身高强度的防御,而铁骑也善用这一优势,一点点的在贵霜战线上撕出来一条路。

    这也是为什么有吕布的陷阵都没有突破巴拉克的第一道防线,而华雄居然杀到了接近护军的位置。

    【必须要想个办法将这支骑兵打出去,否则的话,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巴拉克盯着华雄的方向不由自主的咬了咬牙,其他的地方他靠着收缩防线,以及战场压制,平衡心象,外加高超的指挥,勉强还能稳住,但是铁骑那边闷头往里面冲,很难有士卒能挡住。

    “巴拉克,收缩阵型,让后营士卒点燃烽火台,传递加急消息。”古玛拉半死不活的被护卫架过来,面色惨白的说道。

    “你怎么搞成了这样?”巴拉克扫了一眼古玛拉不由自主的愣了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我和汉军的谋臣拼了一把,我输了,我原本以为驾驭着那个玩意儿,我能压过对方,结果我高估了自己,对方非常强。”古玛拉又吐了口血,愤恨的盯着对面,到现在他依旧有些不服气。

    “输了就输了,现在怎么办?对面至少有四个位置的精锐是我这边啃不动的,现在能稳住局势,更多是我拖着战线,但是我不认为能再拖多久了。”巴拉克看了一眼古玛拉说道。

    “四个位置?开什么玩笑,四个军魂或者三天赋?”古玛拉一脸抑郁的表情,但是双眼却布满了凝重,他看得出来巴拉克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然后又盯了一眼整体的局势惨笑道,“这你都能顶住,不愧是巴拉克,确实是厉害!”

    “别告诉我,你没有杀招!”巴拉克抓着古玛拉说道,“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你有一种接近禁招的招数,现在还能用吗?”

    “我看玄,对面那四个位置的家伙就算是被压制了一部分战斗力,麾下的塞王斗士也不可能打过。”古玛拉神色极其难看的说道。

    “所以现在先架住,我在之前确定对面有这么多精锐的时候,就直接派了我的副将飞过去催促大军返程了。”巴拉克黑着脸说道,“汉军是真的抱着要将这里打下来的想法在进行战斗,跟你当初估计的完全不同,现在有什么招数用什么招数,开伯尔绝对不能失陷!”

    巴拉克抓着古玛拉的时候,吕布终于开始发力,并非是吕布不尽力,而是一开始贵霜的兵力分布有着大量的后备,而且在应对的时候确实是发挥出来的自身的兵力优势。

    很多时候巴拉克都是靠着自身的指挥调度,让开一部分的战线,让汉军进入,然后靠着自身指挥从数个方面进行围攻,尽可能的发挥出来自身的兵力优势,也正是靠着兵力方面的优势,汉军虽说更为精锐,但确实是一直未能打开局面。

    好在随着高览,华雄的接连爆发,巴拉克被迫调整了一部分的兵力分布,一直劝阻着吕布的高顺,终于放开了对于吕布的压制。

    “恭正,我以后再也不跟你一路了!”吕布骑着赤兔从陷阵之中冲出来的时候,甚至记得对着高顺怒骂一句。

    如果只是被高顺一个人压着的话,吕布两下就跑出来了,然而之前吕布被陷阵团团围在中央,这让吕布如何输出,只当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对于高顺各种咆哮,然而高顺全程充耳不闻,直到判断出兵力布置已经发生了变化,高顺才将吕布从陷阵营之中放了出来。

    毕竟高顺实在是不大赞同上将冲锋陷阵的做法,不管怎么看都太危险了,甚至如果不是自家军团的铠甲是吕布一件件手动温养的话,高顺绝对还是曾经的那套,而陷阵全体也都只是杂兵的铠甲外形。

    强化什么的可以,但是外表必须是杂兵。

    正因为这种思考,高顺实在是不放心吕布带头冲锋陷阵这种事情,虽说高顺基本管不住这件事,因为吕布实在是太浪了,而且穿的还特别骚包,很多时候吕布的装备可能比主帅的装备还骚包,充满了被人集火的**。

    到现在都没有被打死,高顺只能说一句运气够好,他要是吕布的敌人,吕布早都死了,让你冲冲冲,杀到陷阵里面来,我看你冲不冲的出去,真让人头大!

    不过最后高顺还是妥协了,吕布这人只能顺毛捋,压制是压制不住了,在确定局势即将出现大规模变化的时候,高顺果断将吕布丢了出来,这是很早以前徐荣给高顺教的。

    战阵指挥这种东西,只要是作战,初期可能是相互角力,但不管是等某一方开始收缩,还是某一个大举进攻的时候,整体的局势都会出现大规模的变化,而那个时候所有的战阵都难免出现破绽。

    这是徐荣交给高顺的,这两人都属于那种有事往心中藏,沉默寡言光干活的类型,因而偶尔还能交流到一起去,当初徐荣活着的时候,也帮忙指点了一些。

    不过以前这些知识并没什么用,军魂军团硬刚就是了,但是参与到帝国级别的争锋之后,就算是军魂军团也难免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高顺就再一次将这些知识捡了起来,而且运用的很像那么一回事。

    吕布怒斥了一句之后,从陷阵之中冲了出去,整个人简直就像是出笼的猛虎一样直扑对面的贵霜士卒。

    方天画戟横扫而过,势大力沉的一击,直接将正面扫出一片空缺,而后瞬间就被集火,上百根箭矢直接笼罩了吕布,而吕布一戟扫开其中对于自己有威胁的箭矢,剩下的直接硬扛便是。

    刚猛的巨力伴随着吕布的一招一式绽放了出来,直接带起一片腥风血雨,身边的陷阵默默的拱卫吕布两侧,让吕布将自身巅峰的姿态展现出来,恐怖而高效的杀戮武器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仅仅是几个呼吸,吕布硬生生在自己周围杀出了一片空白区,甚至就连贵霜军团组建的精锐高手团面对吕布都有些头皮发麻,相比于普通士卒无法感受到吕布的强横,那些越接近吕布的将校,越能明白吕布的恐怖,这种生物被投放到战场,开杀之后甚至足够动摇士气!

    方天画戟斜扫,血迹分散而过,吕布提着方天画戟,看着面前持枪不由自主倒退的贵霜士卒,突然仰天狂笑,他看到了贵霜军团之中数名内气离体强者,还有一名隐藏的破界,然而没有人敢过来。

    “你们连士卒都不如!”吕布盯着那名隐藏的破界强者的方向冷冷的说道,只见对方依旧不现身,吕布不由面带嘲讽。

    而后吕布侧头看向铁骑,华雄已经杀穿了护军,直插中军而去,明明巴拉克连塞王斗士都列阵挡在了铁骑之前,然而铁骑依旧以重步兵的速度往前前进。

    “你不是说要刺杀汉军的最强者,破掉他们的士气吗?”巴拉克看向阴影之中的那位强者不解的说道。

    “那位我打不过。”贵霜破界如是说道,“当初像整个世界昭示自身存在感的就是那位,别的可以不认识,但这个我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