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七十一章 谨慎持重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想起此事,班伽罗神色莫名的有些阴郁,对于朱罗王朝的前途也升起了不安,小国和大国的战争,大国输得起,小国真的输不起啊。

    另一边黄忠加大内气的输出,让光影显现的更为清晰,李优则是盯着朱罗王朝的战舰,看了好久之后,叹了口气,“是个谨慎的精校,精锐士卒在大舰之上,但是主将并没有在大舰上,扫视了一圈全都是杂兵的装备,而且也没有相互施礼,很谨慎。”

    黄忠撇了撇嘴说道,他才不想这么干掉对方的将帅,毕竟这么做实在是太丢人了,哪怕是双方照面了来上这么一箭都能接受,对方还没出现,就被自己一箭秒了什么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再说黄忠已经用弓箭秒了不少的人了,什么袁绍啊,什么呼延储啊,这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人物,前者具备君主天赋,后者具备精神天赋,都是顶级大佬,被这么钉死之后,黄忠深切的觉得,身为一个名将,这么干实在是不好,有**份。

    毕竟现在黄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小龙套了,也有着自己的连绵,要是有机会这么偷袭韦苏提婆一世的话,黄忠肯定不在意,但是杀一个不知名的将帅有这种方式,黄忠觉得实在是太过看到起对方了,完全不用如此啊!

    李优用余光扫了一眼黄忠,心中对于对方的想法明白了七七八八,不过没有说什么,等回头真打起来的,如果自己找到了,黄忠肯定还会一箭秒了对方,这种事情怎么说呢,能轻易的击溃对方的话,黄忠肯定不会介意所谓的脸面。

    当然正常在作战的时候,没有这种机会的时候肯定要顾忌,其他时候,当然是真香啊!阵斩敌将什么的,可是大荣誉!

    “李军师,我们就蹲在山头上,等对方过来吗?”黄忠盯着对方的战舰跃跃欲试,这个地方是有天然的口岸的,因而汉军如果呆在这里不动,用不了多久朱罗王朝那些士卒就会成功登陆。

    “随他们去,让他们登陆,我们就呆在山顶,默默地等待他们围攻过就是了,反正这里到处湿漉漉的,对方也不可能放火烧山,在山顶视野也挺好,等待时机也挺不错的。”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

    黄忠想了想默默点头,蹲在山顶有蹲在山顶的好处,窝在下面有窝在下面的好处,不过现在山顶上不缺水源,又不会被对方放火烧山,蹲在山顶上明显比在下面好防守。

    毕竟黄忠麾下的汉军也就这**千人,射声营现在已经勉勉强强能做到三连发了,但是真遇到对方在平原大规模出动,三连发也就是震慑而已,这么一想的话,蹲在山顶上挺好的,至少往下冲的时候气势非常充足,说不定能一鼓作气将对方的战线碾碎。

    “估摸着士卒的气力,不要太过疲惫,但有了富裕的力量就拿对面当靶子用,射声营的好处不就是必中加超远程吗?让他们过来的路上先留下个三四千人再说。”李优随口对黄忠说道,至于这么干会不会暴露什么的,李优根本不在意,他就是在吸引火力。

    “没问题。”黄忠点了点头,远眺了一下雾霭之中的朱罗大军,山顶好啊,视野开拓,观察的范围够大,更重要的是他们又具有远程打击的能力,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

    班伽罗非常小心的隐藏着自己,这种超远程打击的能力班伽罗完全不想尝试,毕竟就算是内气离体强者,一旦被这种精锐弓箭手军团盯上怕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大量小船被班伽罗释放了出去,很快他们就找到了一处可以轻易登陆的天然口岸,然而还不等朱罗王朝的士卒汇聚过去,汉军的超远程打击就覆盖了那一片。

    和上一次打招呼的举动完全不同,这一次射声营真正动用了的属于射声营最为本质的力量,也就是意志引导箭,理论上的必中之箭,几乎在瞬间就将所有围在那里的士卒全数干掉了。

    虽说早在之前被远程打击的时候,班伽罗就估计接下来找到口岸的时候绝对讨不得好,但是之前那一幕却让班伽罗的神色凝重了很多,因为刚刚那一批次的覆盖打击,精度高的让班伽罗怀疑这些箭矢是不是长了眼睛。

    【绝对没有看错,之前那些箭矢在空中调整了角度,这些箭矢哪怕是发射了之后,都依旧有一定的调控能力,这种程度……】班伽罗看着登陆的那些士卒仅仅剩下数名的时候,神色难看了很多。

    【哪怕是双天赋要做到这种程度都不太容易,三天赋或者军魂吗?不可能,如果有这种军团驻扎在这里,贵霜必然会提及,就算是要坑我们也不会如此,而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并无短板,也就是说这个军团有着一个不可规避的弱点,大概是射速……】班伽罗默默地想到,然后命令所有的士卒收缩回船舱,就地抛锚等待。

    避战虽说可耻,但确实是非常有效,尤其是在面对当前无力应对的敌军,班伽罗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士卒撤回了船舱,依靠战船自带的防御力,开启自有防御默默地等待。

    汉军的位置经过之前两次箭雨,班伽罗基本也能判断出来,但是判断出来并不影响汉室继续攻击,而双方的距离,让班伽罗完全不愿意去尝试汉军的打击能力。

    哪怕已经估计出来对方的短板是射速,班伽罗也不打算用士卒的命去趟这条死路,双方的距离太远,超过了二十里,哪怕汉军的射速不高,这么远的距离,以之前的精度,趟过去之前恐怕就已经崩了。

    这种死亡方式,可和正常的战争死亡完全不同,战争之中,你杀我的同时,我也在杀你,心理的压力也会随着杀敌逐渐的宣泄,但是这种敌人远在十余里,二十里开外,一发发的远程攻击干掉一个又一个战友,哪怕是铁血战士都很难承受住这种心理压力。

    这要是一路趟过去,班伽罗估摸着就算是自己麾下的那一支双天赋在到达对方战线之前也应该散了。

    这已经不是士气问题了,而是溃败不溃败的问题了,更何况一旦他们进军,汉室也紧跟着进军,那对方靠着一边转战,一边攻击,控制好双方的距离,足够将他们彻底拖死。

    战争不是这么打的,没必要和汉军死扛,先躲在船舱里面苟过白天,等到夜里再算总账就是了,就算是超视距,也受限于昼夜,能看得到,才能射的到啊。

    “再来一波。”黄忠看着已经彻底变成缩头乌龟的朱罗军团皱了皱眉头,命令麾下射声营又打出了一波箭雨,结果开着防御的大船,轻易的顶过了这一波箭雨打击。

    “这么快就选择了苟啊,对方比我想的还要谨慎。”李优这个时候也走了回来,看着光影之中的情况,眯着眼睛说道,确实是一个很谨慎的将帅。

    “这样的话,我们还是别浪费箭矢了。”黄忠看了看光影之中的大船皱了皱眉头说道。

    “继续射击,可以尝试将我们的一部分信息暴露给对方,比方说多长时间无压力射击第二波啊,总之继续。”李优平淡地说道,黄忠心有不解,但是看了看李优的神色,默默地开始射击。

    “晚上一开始的时候不要使用意志引导,就用普通的长距离大威力射击就行了,等过了那里之后,再用意志引导箭。”李优指了指从口岸到他们当前蹲的这座山中间的那个位置说道。

    黄忠皱了皱眉头,“那样的话,对方退无可退的情况下,极有可能拼死一战,直冲我们而来。”

    “没事,就是让他们冲过来。”李优无所谓的说道。

    是夜班伽罗派遣了一部分的士卒进行试探,汉军依旧能进行射击,但是相比于白天射击精度大幅下降,但是班伽罗并没有直接展开攻击,而是进行了非常有针对性的试探之后,又派遣了一波士卒对于河道四周进行了侦查。

    “附近有不少达利特居住吗?”班伽罗收到斥候的消息之后,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怀疑什么,这种穷乡僻壤,没有什么产出的地方,没有人高种姓想要,那些不可接触者在这里抱团生活也很正常。

    “是的,附近可能具有不可接触者的据点,需要我们将之剿灭吗?”士卒开口询问道,斥候也没有深入探查的意思,那种连牲口都不如的家伙,自生自灭了最好,杀了都嫌脏了刀。

    “回头将那片地方烧了就是了。”班伽罗随口说道,“附近不可接触者很多吗?”

    “不多吧,也就几百。”斥候队长随口回答道,他们的斥候并没有深入探查那片不可接触者的废墟,没有必要,也没人愿意去做。

    “有没有找到其他的汉军?”班伽罗换了一个话题,不像在关于不可接触者的问题上多做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