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七十五章 打到你全军崩溃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蒙康布正常做不到这种程度,逼急了虽说因为发狂以及潜能激发达到这个水平,但如果没有先期的军令统一,以及过半来自于朱罗王朝的正卒,他也做不到现在这种水平。

    好在之前两个月的统合也不是说笑的,蒙康布在来之前可是很努力的让这些人统合在了自己的军令之下,而现在因为极致的振奋而进入状态的蒙康布,实打实的发挥出来了自己当初对战塞西赛利安的水平——大军团指挥,近百条指挥线随时而动。

    哪怕并没有完全达到完美操控的程度,面对当前只有三千多人的陈到也是绰绰有余,毕竟陈到的人太少了,所能面对的队伍并不多,是的蒙康布能依靠朱罗王朝的正卒带队,将杂兵统合起来。

    毕竟杂兵只要不被汉军的气势镇住,不在极短时间内遭遇到不可承受的打击,整体的军势就能勉强维持住,而只要维持住整体的军势,蒙康布就有自信将陈到整个军团硬生生磨死。

    军魂军团,好啊,亮血条吧,我杀给你看看!

    这就是大军团指挥在兵力充足的情况下才有的胆魄。

    至于卡里卡拉这个时候面色非常难看,因为现在折损的每一个士卒都是他们朱罗王朝的精锐正卒,他本身过来的时候就带领了七万的正卒,哪怕其中绝大多数都没有天赋,但正卒就是正卒,而现在就这么着被消耗在了对汉室的战争之中。

    不同于家大业大的贵霜和汉室,十四万大军几乎已经是朱罗王朝所有的力量了,这里每一个的损失都让本来只是打算敲敲鼓,壮壮声威的卡里卡拉无比心痛,这可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攒出来的力量啊。

    结果就这么消耗到了这种毫无价值的战争,并且完全没有创造出丝毫的意义,而现在正在指挥的蒙康布,在蒙康布的角度来看那是在屠神,但是换在卡里卡拉的角度那就是崽卖爷田,不心痛啊!

    【混蛋,这可是我们朱罗王朝的正卒,我们国家的青壮啊!】卡里卡拉的心脏扭曲疼痛,面色都很难继续保持,随着一个百夫长被击杀,卡里卡拉的面色变得更为扭曲,【混账,这可是我们国家一个非常有潜力的百夫长,可是我的预备干部!】

    扎心的痛,蒙康布那种肆无忌惮的消耗士卒的做法,让卡里卡拉感觉到了揪心,他承认蒙康布的表现非常之优秀,但是死的太快了,哪怕是能打赢,在卡里卡拉看来也没有意义。

    一个国家的青壮被打没了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要知道朱罗王朝仅仅是一个人口接近三百万的国家,能凑出十四万的正卒,这已经是卡里卡拉的极限,而现在就为了击败一个三千人的目标,就这么疯狂的损耗,要知道洞鸽山口里面可还有陈到的后备军!

    【不能这么耗了,再这么耗下去,蒙康布赢了,我的正卒怕也打完了!】卡里卡拉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他愿意参与帝国之战只是明白现在战争不站队,自己的国家迟早会没掉,但如果站队了直接没了的话,那还不如以前了!

    蒙康布冷静的指挥着新的一支队伍替补了上去,并且尝试再次切割陈到的阵型,他现在已经摸出来了一些东西,第一条,陈到的军团只要被切开,那种无敌的状态就会消除,第二条则是最为重要的一条,那就是这种改写现实并不是无解的。

    “还差一些!”举着大盾的蒙康布亲卫狠狠地撞在了白毦精兵的身侧,靠着突然的攻击将白毦精兵的战线撞的下凹了下去,而后大量的盾兵奋不顾身的朝着这个方向强冲,硬生生撕下了一块,然后奋死将之消灭,顿时整个军团士气大震。

    这便是大军团指挥的价值之一,将利好的消息传递开来,将最强的军团发挥出尖刀的效果,让最弱的军团跟着大局势一起波动,用盲从的手段带领着杂兵跟随着精锐保持着士气的高昂。

    崩溃是因为盲从,对于完全不是对手的敌人发起强烈的猛攻也是因为跟随着士气高昂的精锐,认为胜利到来而盲从。

    很简单的方式,但绝大多数的将帅都做不到!

    “陈到,你在变弱!”蒙康布突然策马前冲到陈到前方五十步的地方用他心通大声的吼道,“就算是改写现实,也是存在极限的,我这里有十三万的士卒,你只有三千人,你就是军魂,我也要屠了你!”

    蒙康布的大吼让所有的士卒都听的一清二楚,不管是朱罗王朝的正卒,还是卡里卡拉的精锐,亦或者蒙康布自己的本部,其他部落番邦的杂兵,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是心头一震。

    三千人,哈哈哈哈,我们十三万人站在这里让你杀,你都杀不完,军魂好啊,落单的军魂,干死一个,我们以后能吹的就多了!

    一时间原本因为长时间好像没有太大进展,而有些士气回落的士卒陡然振奋了起来,军魂军团是什么,哪怕是他们以前没有听过,靠着他心通的传递,他们也明白了意义,这是足以代表一个帝国的精锐,而现在这样一个军团被他们团团围住,杀都杀不出来!

    击杀强者,获得荣耀是所有士卒的本能,而蒙康布开口之后,结合当前将陈到团团围住的现实,再一次将士卒鼓舞了起来,比起之前那种久战不利,略有焦躁的心态,瞬间所有的士卒都振奋了起来。

    这可是足以代表一个帝国的顶级精锐,已经被我们团团围起来了,杀是有些难杀,但是能围起来那就代表肯定能杀,加把劲,干掉这个军团,那可就是能吹很多年的荣誉了。

    一时间氛围立转,主动性发挥出来的贵霜士卒,朱罗正卒,在面对白毦精兵的时候虽说依旧是不堪一击,但给陈到造成的压力明显强了一节,但是压力这种东西对于陈到无用。

    不需要解释,完全不需要,陈到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他现在就是要屠掉这群人,十三万大军将我团团围住了,厉害,厉害,但是那又如何,真以为我杀不完?

    改写现实确实是存在极限,但是你给的压力越大,这个极限就会越高,因为除了协力天赋,陈到的军团本身还有背水的效果,也许确实是存在能压垮具有背水天赋的精锐军团,但你蒙康布做不到。

    陈到蔑视的看了一眼蒙康布的方向,对于他而言,蒙康布不过是狺狺狂吠而已,别的军团做不到杀光这群人,陈到敢踏出来,他就有几分把握做到这件事。

    没错,到现在为止蒙康布确实是逐渐具备了击杀白毦精兵的能力,但是到现在为止,陈到麾下的白毦精兵来回变阵,已经干掉了七千以上的敌军,不管是杂兵,还是正卒,亦或是双天赋,对于现在的白毦精兵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然而蒙康布苦心孤诣,努力指挥,布局设计,拔升士气带来的战果有多少?不到两百。

    这种恐怖的交换比就放在这里,陈到表示今天你随便围,我冲过去,你骑着宝驹能跑掉,杀不了你蒙康布是真的,但是今天谁围我,我杀谁,十三万人,哦,现在是十二万人将我团团围住,我今天不退了,就站在这里和你们对砍,杀到你全军崩溃!

    蒙康布盯着陈到的方向眼底划过一抹阴郁,陈到完全没有动摇,之前看向自己的那一抹蔑视蒙康布也清楚的感受到了,没有恐惧和担心,那一抹眼神已经租股说明一切了。

    【压不住了。】蒙康布低头的一瞬间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之前故意开口用他心通,一方面是为了拔升士卒的士气,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试探陈到,而结果很不妙。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蒙康布和陈到眼神对视的那一瞬间,蒙康布就感受到陈到的心思,平静无波,如一汪清泉,这已经不是自信或者猖狂了,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气度了。

    也即是在蒙康布大声的告诉陈到兵力的时候,陈到依旧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能屠掉整个军团,那种感觉就像是说数量对于白毦精兵无意义一般,这是何等的恐怖。

    【极限绝对存在,但是这些士卒无法试探的出来,最多两万人的战损,就会彻底崩盘,哪怕是我也没有办法稳住,不管到时候崩的是哪里,都会造成大规模崩盘……】蒙康布神色平静的预估着局势。

    没错,十三万大军奋不顾身,陈到死定了,一开始能保持着一比几十的交换比,但是后期绝对不可能,问题在于全军不溃这种事情蒙康布做不到,大军团指挥再优秀,也只是提高战损比的承受限度,而不是无视战损比。

    朱罗王朝的正卒和蒙康布的混合军团,配合上双天赋能承受更高的战损比,问题在于混杂在其中的杂兵只是盲从,可盲从的这些士卒一旦崩溃——恐慌是可以传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