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七十六章 易主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到依旧奋力的击杀着面前的敌军,但终归是人数过少,哪怕有心击杀,也不足以将整肃后退的贵霜和朱罗联军击溃,过于庞大的军团,在崩溃的时候无法阻拦的同时,也代表着整肃情况下,小规模的破阵军团无法将之割裂。

    蒙康布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到,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现在大军距离可承受极限大概还有五分的距离,换成战损数量的话,接近八千,而蒙康布虽说做不到皇甫嵩和佩伦尼斯那种同时指挥近百条战线的能力,但是让上百条指挥线随时而动还是能做到的。

    因而在有足够可承受的战损规模的情况下,蒙康布就算是因为估算失败,没有办法将陈到拿下,彻底掌握着指挥线的蒙康布要撤下来也不算是多困难,就算是陈到想要留下对方也完全不可能。

    兵力的规模就那么多,想要反包围对方只可能将自己也陷入进去,因而陈到就算是恼怒,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借手将军权抓在手上退走的蒙康布丢下了上千尸体之后扬长而去,而陈到也只能愤愤的看着退走的蒙康布,将留下断后的朱罗精锐统统击杀,而也是在这个时候,陈到才留心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蒙康布麾下的实际折损并不高。

    追袭了一番之后,陈到站在光壁的边缘目送蒙康布离开,然后默默地退了回去,以数百的损失,干掉了对手接近一万两千人,其中有超精锐,有正卒,有杂兵,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场大胜。

    将天赋收束起来之后,陈到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冲击,不过没有什么,顶级内气离体就是这么任性,这种放在郭嘉身上足够让郭嘉吐血三升的冲击,对于陈到也就是有点胸闷。

    “收拾收拾,退回去,驻守洞鸽山口。”陈到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冷静的下令道,并没有因为这一场大胜而感觉到骄傲。

    另一边卡里卡拉双眼冒火,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了光杆司令,如果说之前兵合一处的时候,他还具备掀翻蒙康布,背刺一波的实力,那么这一战打完,他麾下的骨干已经全死了。

    超精锐被干掉了一半,骨干级别的千夫长和百夫长在之前阻击陈到的过程之中,已经因为带队冲锋被蒙康布借手陈到统统干掉了。

    这一刻卡里卡拉要还不知道为什么蒙康布不在第一时间撤退,而是非要打一场再撤的原因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要知道最好撤退的机会就是最开始列阵的时候,既然蒙康布有大军团指挥的潜质,而且当时双方没有交战,军令又经过两个月的磨合早已统一,直接接管撤退,就算陈到上天了,能杀多少?

    一千?两千?三千?说实话,以蒙康布最后撤退时的表现,卡里卡拉可以明确的说,三千士卒的损失就挡死了,一个能随时从备用的八十多条战线之中,抽调兵员封堵敌人的将帅,就陈到那点人,追上来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然而蒙康布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刚了上去,当时只是以为蒙康布的判断正确,汉军追袭很有可能造成恐慌,进而反卷大军,造成溃败。

    可经历了这一场,卡里卡拉又不是瞎子,靠着陈到那点人将指挥着十三万大军的蒙康布打崩溃,说笑呢!

    陈到可以打的战局非常漂亮,但是想要靠着那点人打崩溃指挥着大军的蒙康布,做梦吧,蒙康布又不是死人,形势不妙,趁着战损还能承受直接退走就是了,陈到再厉害,追上去也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想通了这些,再看蒙康布徐徐而退的状态,卡里卡拉的废都炸了,他就说为什么自家的百夫长死的那么快,自家的骨干怎么两下就废了,反倒是普通的士卒死的不是那么的迅速,原来你蒙康布根本就是包藏祸心,从一开始就没给活路。

    蒙康布远远的看了一眼卡里卡拉,他很清楚现在卡里卡拉恨不得将自己宰了,但是军权已经易手了,两个多月统一号令就是为了这一刻,谁会放心某个可能包藏祸心的友军比自己还强。

    蒙康布又不是真傻,他只是年轻,心中还有良善的一面,没有太过黑暗而已,实际上比脑子的话,他的脑子也不差。

    从卡里卡拉出兵十四万助贵霜作战的时候,蒙康布就隐约有些推测,客军比他们本身还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自家在这里算上最近征召的海盗也才五万多人,你直接跟过来七万人,还带了一个双天赋,客大欺主这种事情真以为蒙康布不懂?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卡里卡拉那么大的声势,蒙康布要不提防一些怕是得死在这里了,只是一直以来蒙康布小心谨慎,而卡里卡拉也没有流露出多余的想法。

    之前统一号令最多是防着卡里卡拉心生摇摆,但是真正让蒙康布下定决心的是面对陈到的时候,那个时候蒙康布看到了卡里卡拉的动摇,对方在见到汉室强大的时候生出了其他的想法。

    仅仅就是这一条,蒙康布就起了杀心,一个随时可以投敌的盟友比直接面对敌人还要糟糕,要解决就必须要早解决,而眼见卡里卡拉那一抹神色,蒙康布就做出了决定。

    撤退?现在撤的话,等安全了,他们这些人怕是要完蛋的节奏,蒙康布可不觉得在当时为先形势下选择稳住大局的卡里卡拉会在安全之后依旧和贵霜亲密无间。

    甚至别说是亲密无间了,卡里卡拉会做什么蒙康布用膝盖去想都能猜到,对方会逮住机会,朝他下手,然后以此为投名状交给汉室,抱汉室的大腿,让贵霜的南部的局势更为糟心。

    因而蒙康布果断开打,卡里卡拉这个人有远见,而正因为有远见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投靠汉室,陈到表现出来的震慑力,卡里卡拉如果战场投敌,恐怕不仅得不到利益,还会被鄙视。

    这不符合朱罗王朝的利益,蒙康布笃定卡里卡拉不会这么干,因而果断展现出自身的力量,从卡里卡拉那里接过军权,毕竟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大局势有异的话,有他蒙康布来接手指挥。

    当时的局势卡里卡拉就算有犹豫,也不可能多加思考,只能如当初安排好的那样将军权交付给蒙康布,而那个时候就是蒙康布最好操作的时候,和陈到死磕有一半的原因也在这里。

    当然也就一半的原因,另一半则是蒙康布希冀于全力出手将陈到掀翻在地,他和卡里卡拉最大的矛盾就在于,卡里卡拉貌似觉得汉室是一条乘风破浪的大船,能冲向未来,而他蒙康布代表的贵霜是一艘破船,迟早被汉室掀起的风浪掀翻。

    这种问题当然有其他的解法,蒙康布集合全军的军势将陈到锤翻,将洞鸽山口打通,谁胜谁负一眼可见,到时候卡里卡拉也就不可能再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只是蒙康布错估了陈到的承受上限,未能完成这一计划,不过好歹消弭了自身的隐患,毕竟之前突击陈到麾下白毦兵的时候,调度的多是骨干精锐,而也多有牺牲。

    期间蒙康布为了稳定也进行了编制调整,让自己麾下的本部在自己指挥调整的过程中不断的接管渗透朱罗王朝的大军,对方最核心的那部分近卫军蒙康布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但是能将麾下正卒全部编入自己的体系之中,蒙康布就解决了一大半的隐患。

    这也是蒙康布在确定搞不定陈到之后,果断走人的原因,现在就算是没有真正完成编制,他麾下本身就只比朱罗王朝正卒略少一些的精锐骨干已经成功编入了那些正卒之中,而之前朱罗王朝的中下层指挥体系已经被蒙康布废掉。

    虽说领头的牙将,千夫长还有不少,但是已经不可能指挥动大军了,毕竟最高层有蒙康布统一号令,中下层还有蒙康布骨干拉住士卒,再加上两个号令统一,卡里卡拉就算是想要背刺蒙康布也绝无可能。

    甚至这个时候,只要蒙康布愿意,本身就陷入在大军之中的卡里卡拉,就算还有那个半残的双天赋拱卫,也支撑不了多久。

    只是蒙康布好歹还保留着些许青年人的朝气和善良,并没有下令将卡里卡拉及其麾下亲卫本部全部歼灭。

    一路撤退,退回战舰上之前,蒙康布带着自己的亲卫走向卡里卡拉,而这个时候已经发现形势不对的朱罗亲卫皆是如临大敌一般看着蒙康布,卡里卡拉则是面色铁青。

    “国主,上船吧。”蒙康布指着不远处的一艘大船说道。

    卡里卡拉一脸阴沉,他很清楚上了这条船就命不由己了,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卡里卡拉就算还有一些小心思,这个时候也只能收敛起来,军队已经彻底易主,底层的士卒可不管为谁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