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七十八章 不慌不慌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一般而言,这种军团,除非是不得不打,否则遇到了也让开。”伍习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附加了一句,毕竟这种军团一旦遇到了基本上就是灾难的开端。

    “感觉你好像很熟悉这种军团一样。”陈到有些好奇的说道。

    “嗯,以前在凉州的时候,上一代的统帅,也就是我父亲那一代人的时候,段将军曾经想训练出这样一个军团,虽说最后失败了,但是却也留下了相当的推测。”伍习抬头想了想之后说道。

    “实际上早期的锐士是借鉴了这条路的,只不过后来发现这条路附加在锐士的道路上有些过于艰难,于是变更了锐士的天赋。”伍习想起自己父亲那一代人,不由得叹了口气,羌人那个时候简直开挂了!

    “锐士还能用上这种天赋?”陈到一脸发木的表情,完全没有办法理解,给锐士附加这种天赋是附加到什么方面。

    “附加的其实是震荡,将神凝聚于剑上,将震荡收束于刃上,基本上可以斩断面前的一切,印象中出过一版这个锐士,剑有多长,随意一剑,就能砍入到山壁多深。”伍习想了想之后说道。

    陈到头皮发麻,这是什么见鬼的兵种,看伍习的神情也不像是说笑,也就是说这种兵种真正存在过。

    “嗯,存在过啊,这个应该是一点五版本的锐士。”伍习想了想说道,“大概是二十五年前到三十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左右,不过后来这个版本的锐士被羌人打爆了。”

    “……”陈到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一样,当年的羌人这么猛吗?连这种军团都能打爆?

    “你别不信啊,唔,对了你可以问一下你麾下的那些丹阳老兵,他们有的也参加过当初的平羌之战,六十年前到二十年前那段时间羌人强的简直不正常。”伍习回想当年叹了口气说道。

    “……”陈到无言以对,他还真不知道羌人当年这么强。

    “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么回事,羌人突然强的离谱了,大概在三十年前的时候羌人达到了巅峰。”伍习想起那段历史一脸的唏嘘。

    “那后来呢?”陈到追问道。

    “因为一开始大家觉得可以羌人谈啊,但是谈了之后,羌人拿了东西又来捣乱,最后就谈崩了,于是我们就照着名单一个个杀了过去,以前不是叫百羌吗?烧当、烧何、当煎、勒姐、沈氐、牢姐、乌吾这些超级厉害。”伍习想起当年的情况不由得咂舌。

    当年的羌人确实是强的有些扯淡,但最后跳的欢的全部被锤死了,段颎这个人非常狠,说杀你全家绝对不会让你家一只老鼠跑路,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搞成了神仙打架模式。

    锐士出了一代又一代,将东羌所有能打的全部血洗了。

    这就是所谓的上问段颎:如何解决羌人问题,段颎答曰:解决羌人,强就强呗,安抚解决不了问题,那就解决产生问题的本体呗。

    结果不用多说,整个羌族之中所有能打的羌人全部被锤死了,而所谓的锐士也只是在那种情况下因地制宜的东西,真要说杀伤力,这一代的十七斩锐士还真未必能比得上一点五版本的那个锐士。

    至少就杀伤力而言,一点五版本的锐士那是真的杀伤力爆表,只是那个版本的锐士腿太短,皮太薄,还没办法速成。

    这就很无奈了,最后那些玩意儿只能淘汰出历史了,也就凉州那些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还有一些印象,其他的,大概皇甫嵩都不清楚。

    “还有这样一出啊。”陈到唏嘘不已地说道。

    “总之这次算运气好,对面那个军团看起来充满了路过来看看的感觉,根本没有太重的战心,否则的话,我们怕是得死在这里了。”伍习瞟了一眼陈到说道。

    陈到没有领悟其中的意思,只是以为被对方歼灭,完全没想过伍习说的其实是泥石流之下,众生平等。

    “路过来看看?”陈到皱了皱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怎么看那个军团都不像是来打我们的,如果是真的来和我们作战的,现在我们大概已经成了尸体了。”伍习随口说道,真的不是看不起陈到和白毦精兵,能将震荡估计收束起来的军团,打这种单兵素质没达到某个水准的,那真的是一拳一个。

    “你觉得我们这边是怎么路过的,而且既然不是来打我们的,那肯定是因为被我们发现了不得不战,你觉得除了我们他们还有什么目标?”陈到突然开口询问道。

    伍习闻言一愣,随后陡然反应过来,第二批次的迁移百姓。

    “快快快,快给后方发消息,用战鹰,这要是真过去了,那就是屠杀!”伍习闻言大惊,普通双天赋过去倒还罢了,这要是过去,以中南半岛那种丛林作战的方式,步兵没有一个能打过的。

    “停,我想想。”陈到陡然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这个军团没有远程,而且也没有对抗远程的能力是不是?”

    “是的,但就算是这样你也别小看啊,能走这条路到三天赋极限的,都是最顶级的军团,他们本身的经验就足够他们拿着大盾防御住绝大多数的箭雨了,而且那边还是丛林!”伍习表示自己有些慌。

    “那就没事了,第二批次是有护卫的。”陈到摆了摆手说道,第二批次迁移的时候,中原可是下了本钱了,将整个丹阳郡迁了一半人。

    要知道丹阳郡就产一种兵,那就是丹阳兵,正常汉室的做法是将其他地方的正卒丢进去,然后过个半年弄出来,就是成熟的有着相当组织协调能力的精锐正卒了,真正从丹阳郡征召士卒的时候很少。

    毕竟丹阳郡并不大,也就现在安徽宣城市、池州市、铜陵市、芜湖市、马鞍山市、黄山市,江苏南京市,浙江杭州市、湖州市加起来这么大,人也不太多,就算是治下有江南的首府秣陵,人口也不到百万,因而真正抽调丹阳人组建丹阳兵的时候并不多。

    至今为止真正这么干的也就陶谦,孙策,刘备手上的那一批是从陶谦手上继承过来的三万人,孙策则是从本地招募的,所以这俩的丹阳兵不胡搞的情况下,给安排一个靠谱的将帅都有接近帝国禁卫军的战斗水平,当然不安排主将,丹阳兵也依旧有双天赋的战斗力。

    从这一点讲的话,站在整个国家的层面,丹阳这种能自产精锐的地方是非常重要的,随便找点素质合格的士卒丢进去,半年之后就能收获一批组织协调能力靠谱的精锐。

    因而一般来讲没人会想着将丹阳郡挖断根,而这次是没办法了,汉帝国要恒河中下游,所以下了本钱,直接将半个丹阳郡给迁过去了,三十万丹阳郡百姓,外加二十多万的其他地区百姓。

    其中青壮全部发了武器,强弓,长枪,短剑,佩刀,小圆盾,退下来的二手货甲胄,陈曦本着以后基础兵种肯定是盾卫,甲士这种已经退出时代潮流的玩意儿就给民兵进行装备吧。

    于是硬生生在第二批次武装了十几万十八岁到四十岁的青壮,又安排了数百靖灵卫的骨干,一路迁移,一路训练。过去就地转正卒的转正卒,转本地治安的转本地治安,可以说第一批次和第三批次抗风险能力可能有点问题,但第二批次……

    除非是遇到帝国主力军团,否则分分钟五个真正意义上的丹阳人组建的丹阳军团就能给你搞出来,哪怕是上不了双天赋,但是只要没被一口气击垮,接下来很快就会达到精锐水平。

    再说第二批次现在已经和拉着一车书帖的钟繇汇合了,脑子上也没有缺憾,再怎么说钟繇也算是三国年间最顶级的一撮人了,哪怕这货心思不在政略谋略上,但是在拿钱拿钱办事的情况下,钟繇还是非常靠谱的。

    更何况伍习也说了,走钝兵器打击,钝兵器震荡,以及力量收束的军团并没有远程应对能力,这不是被江东那群人克死的节奏吗?

    南船北马的社会结合尚武精神的发展结果就是,北方人当骑兵都很优秀,南方人射箭都非常不错,至于说箭支和强弓的消耗什么的,陈曦大概是完全不在意吧,给所有人都发了的可能性极大。

    伍习发木的听完陈到的话,默默地点头,还真敢啊,居然将丹阳郡迁走了一半的人,也不怕将这个地方给废了。

    不过丹阳那个地方伍习也知道,有十分之一的人天生就是丹阳兵的种子,磨练磨练就能成为精锐,一半的丹阳郡,大概能凑出来五六个纯粹丹阳兵的军团,配合数百中低层身经百战的靖灵卫进行组织,说实话,防备真的比第一波强不少。

    “回头放个鹰通知一下对方就行了,其他的就不用管了。”陈到对于第二批次抱着相当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