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 乱象前兆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臧霸闻言叹了口气,这可真的是完全不消停啊,不过想来现在的局势也不是危险到关羽无法控制,否则的话,绝对不会派遣孙观和于禁两人前来接洽臧霸等人,毕竟三摩呾吒城之中还有着陈炽。

    如果局势真的失控了,恐怕现在在这里也就不会是这两位了。

    “等待时机吗?等熬过雨季,我们这边腾出手,也就能和对方好好做过一场了,最近士卒情况如何?”臧霸带着些许的冷意说道,这等旷日持久的战争就算是汉室也不好受,能打出战绩最好快速打出。

    “士卒的情况啊。”孙观有些头疼的说道,“我们的兵源存在很大的问题,之前一战的损失到现在依旧没有办法补充。”

    “对,最严重的就是这个问题了。”于禁叹了口气说道,“关将军的核心本部损失惨重,到现在面前恢复到了一千两百人的水平,我这边也算是半残了,不过贵霜怎么说呢?”

    于禁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臧霸,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南贵士卒单说个体素质的话,其实和我们汉室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双方的差距其实是指挥协调能力,以及战斗意志的问题。”

    “个体素质没有明显差距?”臧霸吃惊的看着于禁。

    “对,我经过我的封闭式训练,再不收到婆罗门影响到情况下,最后得出来的结论便是如此,素质上双方并没有绝对的差距,不过这种情况也正常,毕竟这边真要吃饱其实也不困难。”于禁神色慎重的说道,“就我这段时间的观察而言,症结在婆罗门。”

    于禁因为和王族游骑兵,王族枪骑卫,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北贵精锐死磕了一波,自身损失惨重,不过于禁麾下的士卒除了最后一刻登临了双天赋的青州重弩兵,其他的士卒也都只是一天赋正卒。

    因而回头缓下来之后于禁也就打算就地补补血,毕竟恒河中下游也是有很多人的,虽说零零散散没有做人口统计,但是按照汉室那种是个人就算人的方式,也有个五六百万左右。

    于禁寻思着就地征召六七万人组成军团,好好磨练磨练,上个一天赋到时候再面对对手的时候就不慌了。

    说起来这也是安排于禁过来作为关羽副手的重要原因,汉军当前擅长练兵,而且是大规模练兵的人不多,而于禁恰巧是其中的佼佼者,勉强也算是走通了一条路,稳定出一天赋还是没问题的。

    甚至是稳定出所需要的一天赋都是没问题的,单说筛所需要的一天赋的士卒的能力,于禁基本已经站在整个时代的巅峰了,再加上于禁又擅长那种大规模练兵,所以作为半个后勤总长还是很不错。

    再说于禁很关羽也相识了很多年了,泰山年间,关羽只有一千人马的时候,于禁就在泰山府衙当都尉,双方熟络关系也不错,毕竟关羽很多次从于禁那边补兵,关系不可能太差。

    再加上关羽一个冷傲脸,于禁一个闷骚八卦男,两人呆在一起完全不会有什么矛盾,所以当初安排的时候,早期攻略恒河的就是这俩人,只是后来这一战打的实在是太大规模了,于禁都差点凉了。

    到现在可算是停下来了,于禁终于有机会腾出手来练兵补充整体的兵员,关羽虽说不大看得起恒河这边的杂兵,但是之前那几场大战也将关羽打的五劳七伤,就算是高傲,也知道不能再死磕。

    在这种情况下,等关羽退回华氏城之后,就安排于禁紧抓练兵事宜,而现在已经出结果了,贵霜士卒的个体素质其实并不差,观想带来的强化确实是实打实的,平均素质并不比汉室差多少。

    至于说小军团的优势,大军团之间的相互阻碍什么的,汉室这边的步兵训练方式其实是能消除这种隐患,更何况汉室和贵霜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汉室有大量的中层将校。

    靠着指挥体系的变更,以及突击强化,于禁最后确定了一个事实,南贵士卒菜得原因完全不是因为素质,而是因为指挥系的问题,外加南贵的步兵操典可能存在非常大的问题。

    说了这么多,最后的结果就是,于禁在这快有半年的时间里,真的拿南贵青壮训练出来了四个军团的一天赋正卒,这种事实无不说明一个要点,那就是南贵是个坑,对于敌人是,对于自己人也是。

    “事实就是如此了,南贵的百姓和我们的百姓其实差不多,只是婆罗门自己捅了自己一刀而已。”于禁叹了口气说道,“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在于,我这么干之后,不少婆罗门隐约开始了串联,元直收到了一些消息……”

    “不是隐约开始串联,而是真正像要对你下手。”董昭从泥浆里面艰难走了过来,看着于禁说道,“我这边有更为详细的情报,徐元直不适合做这个,他的更适合作战。”

    “对我下手?”于禁冷笑着说道,双手抱臂,一脸嘲讽之色。

    “你训练的那些士卒,在面对婆罗门的时候没有一个能发挥出来,你信不?”董昭冷笑着说道,“就我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和验证,最后得出来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吠舍和首陀罗完全不敢对婆罗门出手,就算是你训练的再好也没用。”

    于禁愣了愣神,随后神色凝重的看着董昭。

    “明天逮个婆罗门带去给那些士卒杀了看看。”于禁当机立断,练兵练的是什么他还是知道的,有些事情只要做了,那么一会就不可能再回头了,而不能对婆罗门动手,那么这些人就基本无用了。

    “没用的,你就是用刀驱使他们去杀害婆罗门,他们也不会去做,只会哭诉,然后拒绝,甚至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会去伤害婆罗门。”董昭神色郑重的说道,“就我现在的观察而言,只有刹帝利和达利特敢真正干掉婆罗门。”

    “前者差不多也是我们处理的对象,后者不适合作为士卒。”于禁摇了摇头说道,“数量最多的吠舍和首陀罗最适合作为士卒,就算是有婆罗门这个弊端,我们也只能拿这个作为士卒。”

    董昭点了点头,完全理解了于禁的心态。

    “必须想办法解决婆罗门这个制度。”臧霸突然开口说道。

    “很难解决,就算是我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么说吧,最接近问题本质的鲁姬氏不可能来到这里,而就算是了解了本质,上千年纠葛在南贵文明之中的毒素也不是那么容易根除的。”董昭摇了摇头,从接触这个问题开始,他就思考着怎么解决问题,然而……

    “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你们这边安置人员,我们继续往回洞鸽山口那边,接人过来。”臧霸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因而不想扯这些东西,于是自然的岔开了话题。

    “也对,先将百姓转运过来,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孙观也紧跟着说道,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先搁置,先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在于禁等人思考蒙婆罗门问题的时候,李优则是成功和班伽罗坐下来好好谈了谈,基本算是达成了一致。

    不过由于太长时间没有收到相关的消息,班伽罗已经派遣特殊战队前往了洞鸽山口进行接触,然而并没有遇到卡里卡拉,只是找到了一些明显是朱罗王朝遗物带了过来。

    班伽罗看着特殊部队带回来的象牙酒杯,这个是他派的人在洞鸽山口不远处的林地泥浆之中找到的,里面扣着一块宝石。

    东西被带回来的时候,班伽罗并没有明白意思,但是看着象牙酒杯上的孔雀雕饰班伽罗莫名的抓到了一些东西,只是没有彻底弄明白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猜测的方向对不对。

    直到某次听到外面谈论朱罗王朝特产的时候,提及了一嘴子宝石,班伽罗登时一惊,当即反应过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家国主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他也知道,都是摇摆不定,见风使舵看情况,在夹缝中生存的心理,这种想法就朱罗王朝的局势而言肯定没错。

    只是雕刻着孔雀的象牙杯倒扣着宝石毫无疑问是被扣住了,孔雀,象牙扣朱罗特产,这意味着什么,班伽罗之前没明白,但是结合事实思考一下的话,头脑清晰的他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国主被扣住了吗?】班伽罗心下一沉,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从卡里卡拉带的兵力来说,蒙康布应该没有这个实力,只是战争已经发生,却没有在那里留下接洽的人员,而是留下了这个,恐怕局势已经失控到连人员都无法主动留下的程度了。

    “通知汉军,说是我有一个计划,可能能重创贵霜大军。”班伽罗平心静气,推测着整体的局势,很快便有了一个想法,不管局势到底是如何,接下来要做的便是稳住朱罗王朝的大局,绝对不能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