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三方谋算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好想下手将这些家伙全部干掉,造成朱罗大乱,然后建立一个达利特的邦国当属国,给南贵立上一个靶子,造成阶级对立,让贵霜分出大半精力在这个方向。”李优轻声地叙述着。

    虽说之前布局的时候就做好了这个预估,但是蒙康布的智慧刚刚好卡在在这个档口,确实是搔到了李优的痒处。

    可以说等到朱罗百官去迎接卡里卡拉的时候,射声营一波洗地,就足够干掉这个国家所有的大臣了,只是不能这么做啊,略有可惜。

    【我现在是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不能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李优默默地扼制了一下自己那近乎像是长草了一样,不断发散的思维,尽可能的将之收敛起来,毕竟他现在拿的可不是李儒的剧本,而是李优的剧本,好歹还是要有一些节操和下限的。

    不过难免还是心生可惜,这种大好机会啊,一波箭雨能干掉一个国家中枢系统的机会可不多见,这次实在是顺利的有些过分了,若非局都是李优一环扣一环布置出来的,李优可能都要怀疑自己也被人扣入了局中,太过巧合的事情,在战场上必须要小心。

    “通知汉升,让他过来一趟。”李优努力的收敛了自己的邪恶思维,将自己转化为善良的白胡子老爷爷之后,让人去招呼黄忠。

    很快黄忠就赶了过来,而李优将当前的形势说给黄忠之后,黄忠就一个表情,这也太顺手了,虽说知道李优这个人非常靠谱,但是将对手算计到这种情况确实是有些扯淡了。

    “那我现在就去安排射声营做好准备,到时候一口气将所有人都拿下。”黄忠隐约的搓了搓手,他也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将整个朱罗王朝一网打尽的想法,这种二五仔,结盟之后还有小心思,就地打死了大家都开心。

    “还是算了,朱罗王朝现在还有一些价值,别将对方的中枢系统玩爆了,到时候就按照最早的安排吧,误伤几个倒是可以接受的,再说班伽罗好歹是猜出来卡里卡拉的情况,没那么容易上当的。”李优带着些许的恶意说道。

    现在这个局势那就是一个局套一个局,蒙康布给朱罗王朝挖坑,班伽罗猜到了蒙康布的扣住了卡里卡拉,所以想要将蒙康布踹到坑里面去,更重要的是要救自家国主。

    而为了救自家国主,就必须要装作这不知道蒙康布已经扣住了卡里卡拉,而这一条又有李优给做出来的掩护,整个国家北方为此都沦陷了,有这么一个前提得以让班伽罗撤回来这一事实,不受蒙康布任何的怀疑,进而才有了下一步的算计。

    然而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李优估摸着班伽罗就算是挖好了坑,等到蒙康布带大军出现的时候也解决不了问题,和一个手握十万左右大军的大军团指挥对磕,就班伽罗这个水平,只能凉了。

    可以说这个坑挖的符合班伽罗的水平,但是只要班伽罗顺着蒙康布的步伐推进,他就么有可能解决蒙康布,双方的水平差的太大了。

    不过李优也是一个大坑,包括班伽罗和蒙康布在内都被李优的坑埋进去了,甚至班伽罗动手失败都在算计之中。

    没办法,现在这个局势扣得太好了,除了李优自身的兵力有些不足以外,其他各方面都可以说是控制在李优的手中,因而哪怕是实力方面有那么一些差距,只要接下来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必然会获得胜利,没错,就是这么自信。

    “好吧,那么到时候我先找蒙康布,然后干掉他。”黄忠眼见李优坚决也不好再继续坚持自己一波箭雨将对面灭掉的方案。

    “顺手将班伽罗也送走。”李优随口说道,“你的箭矢能拐弯吧,换个方向将班伽罗搞死。”

    “其实能不能拐弯都无所谓,我的箭矢要远程灭杀内气离体里面难免会含有我的意志和内气,班伽罗和我们接触的时间也不少了,必然会发觉是谁动的手。”黄忠叹了口气说道。

    “这就不用担心了。”李优摆了摆手说道,他完全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而黄忠看起来也像是忘了朱罗王朝现在处境,以及班伽罗的头脑,什么王国敢同时得罪两个帝国,要知道这可是封建****的时代,说灭国就灭国。

    想想看后世,好歹已经文明开化的时代了,世界人民已经觉醒过来的时候,卡大佐同时得罪五大流氓不也凉了吗?

    换成这个时代,那自然是凉的更快,李优心里扪清,班伽罗对于局势绝对很清楚,所以那一箭封喉,生命快结束的时候,对方要说的肯定不是汉室杀我这种只能让朱罗王朝完蛋的话。

    “到时候你就看着杀吧,误伤一些问题也不大,毕竟是战争,不死一些意外的成员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李优的口气里面已经带上了敷衍的意思,很明显对于朱罗王朝的杂鱼大臣,李优也是不怎么在乎。

    另一边蒙康布登陆之后,就将卡里卡拉的依仗打了起来,然后将卡里卡拉放在最中央,至于蒙康布自己则假装自己是一个小兵混在其中,一方面是盯着卡里卡拉,另一方面也是蒙康布自从吃了一次黄忠的箭雨,挨了一次陈到的打之后,这货就变得更为谨慎了。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阿鲁诺表示自己驻守在口岸等待蒙康布得胜归来,蒙康布虽说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不想去。”伽色尼苦恼的说道,他对于这件事其实没有什么兴趣,只不过蒙康布拽着他,让他不得不去。

    “你说不去就不去啊,毕竟班伽罗还回来了,之前我见过他,那家伙的能力还算不错,说不定会发现一些东西,一旦出现这种意外,难免需要动手,到时候就需要你了。”蒙康布笑着说道,将伽色尼死死的拽住,“走吧,去看一场热闹。”

    “你这前言不搭后语啊,前面还说是可能有战争,后面又是看热闹,这不对啊。”伽色尼甚是无奈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保险起见,万一班伽罗发现了什么,有了准备,我们这边就麻烦了,虽说我估摸着靠自己也能打过班伽罗,甚至对方做了陷阱也不会将我如何,但你在身边我更放心啊,阿文德的亲卫那可真的是好用啊。”蒙康布一副无赖的神情,伽色尼唏嘘不已。

    以前和蒙康布私交不是那么深的时候,伽色尼还真不知道蒙康布有着这么一面,没想到厮混了一段时间之后,伽色尼突然发现蒙康布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伽色尼无奈的将自己的军团也从船上卸下来,安排在最后。

    “何必呢,跟我的军团一起放在前面,等待朱罗百官的迎接多好的。”蒙康布没好气地说道,而伽色尼看了一眼蒙康布没说话,自从经历了上一次那件事之后,伽色尼变得豁达了很多,对于所谓的好事看开了很多,大多数时候都会本着不占别人的便宜,做好自己的事情。

    “好吧,好吧,那就这样了,走了,上路了。”蒙康布心知说服不了伽色尼,也就没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

    另一边驻守在朱罗港口的阿鲁诺则是等待王庭护卫军的抵达,没办法这个军团还是阿鲁诺召唤过来了,主要是为了保护蒙康布,结果没用上,阿鲁洛寻思着也不能让对方就这么漂在海上,于是在确定己方要前往朱罗的时候,就命人通知了埃克纳特。

    毕竟这些人骑兵,太长时间呆在海上,不说人的情况如何,马也受不了,因而在确定了最后目的地之后,阿鲁诺就赶紧通知埃克纳特过来,更重要的是阿鲁诺也认为这是一个接管朱罗王朝的好机会。

    不过由于消息传递的较慢,埃克纳特现在尚未达到朱罗港口,阿鲁诺寻思着时间差不了太多,于是便留在这里一边看护水军,一边等待埃克纳特的抵达,有这么一个主力军团在侧,阿鲁诺也能安心一些,毕竟和汉室开战之后的发展实在是太过凶险了。

    班伽罗这边收到消息的时候比李优居然还晚一些,也不知道朱罗王朝的驿站到底是怎么运转的,总之双方有着那么一个时间差,因而等李优作完决定之后,班伽罗才得知蒙康布带着卡里卡拉旗开得胜的旗号,带着大量的仪仗队从朱罗王朝南部的港口开始往王都行进。

    这种肆无忌惮外加不将朱罗王朝不当人的举动,直接惹怒了班伽罗,确定卡里卡拉没事之后,班伽罗开始谋划着准备给蒙康布致命一击,他之前带着汉军过来也就是为了这件事。

    所谓的给汉室卖个好,给对方一个歼灭蒙康布的机会,不就是现在这种一举两得的情况吗?居然敢如此羞辱他们朱罗王朝,将国主绑架在仪仗队之中,长驱直入,我这次让你进得来,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