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 不得不做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汉军就这么退回去,反倒让塞格迪对于汉室有些看不清了。

    毕竟汉军之前几波操作展现出来的战斗力,让塞格迪很难去思考汉室现在正处于虚弱状态,只是靠着架子震慑着他们这一事实,关羽那种近乎肆无忌惮的做法,很难让人看出汉军的虚实。

    虽说关羽一贯什么的时候都是那一副冷漠脸,但怎么说呢,就贵霜的感觉,关羽根本就属于不需要化妆就能顶神位的角色。

    那种漠视众生的冷傲,配合上关羽阖眼策马而过时,展露出来的那种视万物为蝼蚁的神态,说实话,偶尔连贵霜一些知道事实的将校都会嘀咕两下关羽,因为相比于其他人装神弄鬼,关羽和所谓的伽蓝神相似度已经突破了天际。

    再加上关羽一贯的姿态,实在是由不得不信,毕竟没有人见过神,但关羽看待贵霜将校的神情,却让贵霜的一众将校觉得,如果有神,那么绝对也是关羽这种神色——冷漠威严,高傲强大!

    这也是南贵现在存在的最大问题,如果说以前还能说是宣传问题,还可以说是汉室造假的结果,但是在竺赫来承认了这其实是神明试练之后,这个玩意儿就没有办法翻案了。

    毕竟竺赫来能力再厉害也不是那种能轻易碾压郭嘉的存在,准确的说,这个时代,郭嘉就算有些不太靠谱,但真要说在智略上彻底碾压郭嘉怕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以至于当初见招拆招,以稳定南贵局势而采取的以神对神,消除伽蓝神对于南贵影响的方式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简单来说就是竺赫来自己也没想过关羽根本不需要装神弄鬼,在正常人对于伽蓝神的形象有了神的认知之后,再看关羽那种神情,就不由自主的觉得关羽就是神!

    可以说,当初郭嘉因为对于贵霜的局势不大熟悉,给贵霜挖的坑被熟悉贵霜的竺赫来以相当精妙的手法破掉,而现在则是,竺赫来因为对于主将关羽不了解,原本精妙异常的手法,直接失去了效果。

    双方其实都犯了经验错误,作为顶级智者,不管是郭嘉,还是竺赫来都处于谋国这个层次,但作为对手,双方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获取对方整个国家的情报,靠着些许渠道拼凑起来的情报,去应对普通级别的人物还行,对付他们自己,终归是有些破绽。

    现在对于南贵的士卒而言,已经不是关羽神似伽蓝神的问题了,而是默认伽蓝神就是关羽,以至于尼兰詹和塞格迪这些知道轻重的人都很担心等到大战开启的时候,南贵的士卒到底敢不敢对着关羽发动攻击,大概是不敢吧!

    “张将军,你麾下的士卒补充的如何了?”徐庶将张任等人召集起来,形势的变化逼得徐庶需要进行下一阶段的准备。

    在确定了贵霜的虚张声势之后,汉军果断收缩了巡视范围,装作一副被对方唬住的样子,当然关羽依旧每天跨过停火线,但是整体的局势倒是没有之前那么夸张了,贵霜那边也装做是最后的平静,等待着大军聚齐,一口气横推过去一般。

    “贵霜这边士卒不行,不是他们素质不达标,真要说的话,本地的吠舍和首陀罗就素质而言与我们的百姓没有任何的差别。”手腕三道金纹的张任叹了口气说道。

    “意志问题,或者说是战心不足?”徐庶微微颔首,低头的时候让张任很难看出徐庶的神情。

    “他们不是合格的士卒,尤其是我们迟早要对婆罗门和刹帝利下手,到时候他们不仅不会是臂助,还会掣肘。”张任摇了摇头说道。

    “拉一批炮灰吧。”徐庶平静的声音之中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肃杀,在贵霜坐镇数个月之后,徐庶原本欠缺的东西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补全,而且决心和意志也远远超过了当初的水平。

    “但是这些炮灰基本不可能对于刹帝利和婆罗门造成冲击。”张任皱了皱眉头说道。

    “用你的天命指引,该写一些东西,消除或者覆盖这些人心中的神佛即可。”徐庶合着眼,但是张任能感觉到徐庶的觉悟。

    “这……”张任有些犹豫。

    “所有的吠舍和首陀罗都被婆罗门体系影响了,但其中必然有影响比较浅的,别人鉴别不了,你肯定能,覆盖掉或者消除掉他们内心之中的神佛影响,连他们的观想的神佛一起灭掉,关将军和你联手毁不掉所有的,但绝对能毁掉其中偏弱的。”徐庶双眼带着寒光说道。

    “我不能保证这种手法会对那些人造成什么程度的冲击,哪怕是筛选其中影响较浅的,但是只要有影响,我们用这种方式,恐怕难免造成冲击,甚至使得他们出现精神问题。”张任神色凝重地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但这种方式……

    “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而且婆罗门这个体系,了解的越深,越觉得无解,唯一有反抗精神的只有一无所有的达利特,但是达利特的素质毁掉了。”徐庶黑着脸说道,他对于这个体系也没辙了。

    徐庶仔细研究过婆罗门的体系,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是一个严密的深化到整个印度文明之中的毒瘤,要干掉毒瘤的话,和毁了印度重新再造印度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以至于到后面徐庶也不研究了,他知道仅凭自己不可能搞掉这个体系了,一层层的管束控制下来,就算是他下手干掉了高种姓,也解决不了婆罗门体系的问题,而且这个体系天生带着一种腐化的力量。

    甚至以徐庶现在的智慧去思考,如果汉室陷在这个地方,时间久了恐怕连汉室都会受到影响。

    生生世世高高在上这种思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圣人,以及一些现实的智慧者能明白这一点不太现实,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处于正常范围的人来说,恐怕都希望自己能高高在上。

    不是徐庶鄙视汉室的世家,而是他清楚,汉室的世家如果有一天真的有机会变成婆罗门这种统治印度一样统治着汉室的存在,汉室的世家二话不说,肯定脱掉自己的仁义礼智信的衣裳扑上来。

    徐庶确信,深信,这几乎是人类贪婪的天性,现在看起来局势大好,世家各个出工出力,那只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足够的利益。

    说句过分的话,如果当初陈曦画地图的时候,不将汉室放在最东边,致使美洲大陆在最西边,而是以画地球的方式去画地图,那么现在世家大概都抱着不劳而获的想法去美洲大陆吧。

    毕竟相比于土地资源不是非常好的安息帝国,美洲可是什么都有,而且相比于安息现在一片动乱之中还需要平乱的局面,美洲可是除了一些印第安人什么都没有,去了就能画地而治。

    甚至以现在汉室的情况,走白令海峡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压力,船什么的不是问题,沿大陆沿岸过去就好,哪怕西边有山,有沙漠,但只要世家实锤北美大平原的存在,他们自己就会想办法过去。

    而一旦实锤了那边之后,说句过分的话,世家脑子有病,跑到安息帝国的尸体上和中亚人拼命,去美洲混日子当一方霸主不也好的很吗?真比难度的话,从库页岛到美国也才六千公里,从长安到中亚安息那边距离同样,而相比于陆路,水路反倒更快一些。

    真要知道了这些,世家怎么选还用说,实际上在甘石两家爆出地球是个球之后,荀家,陈家其实已经摸到了美洲的门,而袁家在当初的联盟之中的发言其实也差直说了。

    毕竟四万里已经算出来了,靠着原装地图,这些人其实已经差不多估摸出来的另一片大陆和汉室的距离,只不过知道的人放弃了而已,一方面是吃到碗里的才算是自己的,另一方面领头的都没胡跑,他们自然也就不会胡跑了。

    只是另一片大陆这件事,已经被这些人埋到了心里,恐怕等到这群人吃饱喝足,力量成长起来他们迟早就会去事实,世家的进取心,怎么说呢,其实说是贪欲并没有什么大错。

    徐庶自然也是清楚各大世家的心态,因而并不想将汉室拖入到婆罗门这个大坑,而改造婆罗门这个艰巨的任务,徐庶已经基本放弃了,因而到现在,徐庶的思维已经变成了对于废物的再利用。

    张任有些犹豫,而徐庶看了一眼张任,“责任我担着,恒河这片地方的人口太多,回迁的难度太大,而且可能对于我们自己造成污染,因而我们只能选择一代代的消除这种宗教的影响,也就是说这一代人对我而言,已经放弃了。”

    张任头皮发麻,哪怕三天命三计时在手,听到徐庶这种冷酷的话,都有些发冷。

    “有违人伦的话,我一人担了,好歹我也是主公亲自招纳的第二个文臣,哦,第一个!”徐庶平静的看着张任,有些事情必须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