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 破绽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所以我们必须要去接应张将军啊,相比于被迫开启一场必输的全面战争,我们必须要先动手了。”徐庶轻叹道,拉胡尔的能力,率领五六万真正的精锐拉住他们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就完蛋了。

    大军团指挥在战场上本身就有一个职责是兑子,在双方实力布置存在一定问题的情况下,用上驷干掉对方的中驷,用中驷干掉对方的下驷,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干掉对方的上驷,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种做法是战争之中最简单的应用,但是不得不说一句,能在战争之中用好这一条已经属于名将了。

    现在汉军的兵力配置存在相当的问题,据城而守的话,就现在已经将城防修建起来的华氏城,王舍城这些地方,汉室要守住并不是问题,甚至就算是贵霜派遣十倍大军都很难将之拿下来。

    毕竟这个时代,攻城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就算是有攻城机械,要拿下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坚城依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可以说如果选择据城而守,那么汉军可以以逸待劳。

    然而恒河流域实在是太平坦了,平坦到不存在所谓的交通要害。

    加之现在汉室并不能说是收复了恒河中下游的那些南贵人,如果南贵以正常的规模打过来的话,汉室还能应对。

    可拉胡尔如果以拖住汉室主力的方式,然后让杂兵横推,以遍布整个恒河中下游的姿态重新接管那些地方的话,汉室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恐怕就失去了对于恒河中下游的操控,要全面击败汉室很难,但要是换成拖住汉室的话,徐庶也不得不承认,拉胡尔有这个本钱。

    甚至说一句过分的话,拉胡尔在兵力足够,精锐不缺的情况下,以防御姿态去拉皇甫嵩,皇甫嵩恐怕都会很难受。

    关羽很快便也想明白了徐庶的话,确实是这样,如果拉胡尔拿精锐和自己兑子,然后几十万杂兵一拥而上,就算自己能腾出手,又能干掉几个人,真遇到了这种情况,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优势,搞不好真囧被对方一波全数毁掉。

    想到这一点,哪怕是关羽神色威严,也难免有些难受,进而更是加深了自己对于军团指挥的向往,如果能再进一步,凭着关羽的武力,哪怕是被人逮住打防御性兑子的战争,关羽也能靠着过人的勇力撕开局面,然而现在糟糕的就在于,做不到。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关羽面色冷淡的询问道,就像是刚才那番话完全没有触动自己一样。

    徐庶点了点头,关羽就是这一点特别厉害,什么时候,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完全不慌,冷漠的神色,在很多时候让人望而生畏,但是在这种危险的时候,关羽的冷淡面色,足够让太多人自然而然的心生镇定——怕什么,关将军完全不慌,我们也不用慌。

    “很麻烦,首先这是我的猜测,贵霜会不会采用这种战术还是两说,但是这种局势之下,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抱着万一的态度去应对这种局势,肯定没错。”徐庶先一步奠定了基调。

    “善!”关羽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冷傲归冷傲,关羽的能力还是非常靠谱的,尤其是现在身兼重则,汉帝国扩张的希望就在他的肩上担着,很多时候,关羽都需要谨慎对待。

    “我们现在的兵力绝对不可能对抗几十万的杂兵,不是没有办法打过,而是我们不可能分成很多路大军去面对封堵他们,我们的上限大概是三路或者四路大军,再加上拉胡尔到时候必然会将自家的精锐带过来,主力会被对方盯死。”徐庶带着些许的无奈轻声说道。

    荀祈给了徐庶相当详细的资料,里面记述了太多关于拉胡尔现状的,击败婆罗门之后,韦苏提婆一世给了拉胡尔相当的权限,甚至连北贵的精锐都给拉胡尔放开了一部分。

    当然荀祈也说了,这些精锐士卒,没有一个是禁卫军级别的,真正核心的精锐依旧在白沙瓦和开伯尔山口,顺带荀祈发了另一个情报,意思是让汉室在短期别打开伯尔山口了,因为打不下来。

    实际上在之前北冥报送回去的消息之中,汉室就知道在他们将贵霜削弱到一定程度之前,恐怕开伯尔山口那里是不可能再碰了。

    五个三天赋级别的战斗力加一个军魂,就算是奇迹军团带队,都不大可能能打穿,更何况,好不容易登临奇迹的华雄,现在已经开始了回落,估摸着最多再有一段时间,就彻底跌回军魂军团状态了。

    总之开伯尔山口那一次试探之后,汉室已经熄灭了从北方偷袭的想法,转而开始以正兵应对贵霜北部,想办法牵制住贵霜的主力,让关于这边继续尝试,看看能不能打开局面。

    “实际上现在就我们获得的情报而言,拉胡尔带领的北贵精锐已经不少了,再算上数万北贵正卒,以及现在在婆罗痆斯的尼兰詹和萨卡拉等人,比精锐规模我军也就最多占一些优势。”徐庶叹了口气说道,拉胡尔的安排充满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气魄。

    孔雀军团,真正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枪骑卫,弓骑卫,游骑兵,突骑兵等等禁卫军的候补军团,也就是伽却里当时带的那波人,甚至还有部分的重步兵,再算上尼兰詹的帕陀甲士,以及拉胡尔麾下以杜尔迦为首的那些将校的本部。

    说实话,光是看到这些纸面实力,徐庶的压力就很大了,毕竟前几次拉胡尔失败纯粹是拖后腿的拖后腿,施展不开的施展不开,但现在局势到了这一步,拉胡尔的权限由韦苏提婆一世交接的话,以对方的能力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绝对不是问题。

    单就这些军团拉到一起,就足够和汉室当前在恒河中下游的主力见个高下了,而且以对方的表现搞不好还能赢。

    然而这些甚至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其实是当初南贵收拾拉胡尔时聚集起来的接近六十万青壮,这些人才是杀手锏,毕竟之前婆罗门已经输了,拉胡尔从婆罗门手上夺走了这部分的力量,而运用在接下来的战场上的话,这部分力量就非常头大了。

    至少在拉胡尔真刀真枪的和汉室主力对上之后,这些人就彻底没了限制,不说别的,摧毁现在徐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仆从军体系,然后夺取没有汉军主力驻守的恒河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旦局势被推进到那个程度,李优等人迁移的百姓就算是进入了恒河中下游也解决不了问题,恒河流域说白了不就是恒河贯穿的地方吗,只要恒河一线被打通了,贵霜的战船进来了,关羽就算能成功打退拉胡尔,汉军也难免要被贵霜的水军限制起来。

    “局势糟糕到了这种程度吗?”关羽神色凝重地说说道。

    “这就是跨国战争最无奈的地方,对方能打总体战,但是我们因为距离的原因只能投入一部分的兵力,当年李信打楚国,一开始高歌猛进,后面却一败涂地,对方能投入的兵力规模远远超过我们。”徐庶叹了口气,甚是无奈的解释道。

    “该怎么处理?”关羽也不问其他,直奔主题而去。

    “两个方向,一个是尽可能让拉胡尔来的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提张将军的原因。”徐庶叹了口气说道,“白马义从具备最高的机动力,一天能从这个邦跑到那个邦,中间还能经过一个邦,因而理论上白马义从是可以对贵霜农业造成相当的破坏。”

    关羽点了点头,这个他能理解,但这样不够。

    “这种做法有很大一个问题在于,会拉起本国的仇恨,但是局势到了现在也无所谓这些了,打起来,生死不顾,还在乎这些?”徐庶冷笑着说道,帝国之战开打之后,徐庶就发现这种战争,你不用那些残暴没人性的手段,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但这种手法也就只能拖时间,就算是张将军将贵霜精华区全烧了,其实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婆罗门的失败者有着太多的粮食,贵霜这种一年三熟的地方,粮食根本就不是问题。”徐庶笑了两下之后,面色又变的有些不太好看。

    关羽点了点头,这点他们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方稻谷一百二十天不到就熟了,而且哪怕是不精耕细作,产量比前些年汉室没有普及良种的时候还要高一些。

    关羽在第一次见到这个情况的时候,终于深刻的理解了李优那句话,天不公,人自取,这真的逼着他们这些种田人发狂啊。

    “实际上张将军就算厉害,也不可能烧掉整个贵霜精华区的粮草,他能让贵霜减产一半已经很厉害了,但是再多恐怕就不可能了,贵霜不是瞎子,肯定会围剿张将军,而白马义从是可以围剿的。”徐庶看着关羽,一字一句带着些许的恼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