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九十三章 搬家的想法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司马彰疯狂的发黑锅,反正这家伙直接抱着给所有人发一个黑锅的想法在编故事,不过由于司马家极其可怕的政斗经验,司马彰手写乱编的东西,居然还真是有鼻子有眼,再加上写的模糊,搞不好仔细去查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查到一些东西。

    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司马彰疯狗一样的攀咬并没有解决任何的问题,他发的那些东西都被白沙瓦那边扣住,留在那边并没有查证的意思,甚至那些消息比较灵通的都是知道了这件事,心下都莫名有些嘲讽,婆罗门这是越活越回去了。

    婆罗门是不是越活越回去,陈忠是完全不知道,但是司马彰批量编制出来的黑锅却给陈忠提了一个醒,让他一直查证却没有查证出来的东西有了一个眉目。

    之前完全是没有往自己身上想,现在被司马彰将这件事点破了,陈忠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好歹自家也是政斗技巧MAX的大佬,之前因为一些立场问题都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司马彰都乱丢黑锅,扣到他们头上了,陈忠还能反应不过来?

    说笑呢那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话是有道理的,但是对方都捅出来一个窟窿了,陈忠还能继续当作瞎子看不到问题。

    原来北贵真的有二五仔,而且二五仔居然是他现在控制的琐罗亚斯德教派,简直溜溜溜,反正想明白之后陈忠就是这么一个感觉。

    至于说担心什么的完全没有,黑锅这种东西老陈家背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跑到贵霜来继续背黑锅,也可以说是应有之理,反正只要不出事,黑锅背了就背了,更何况上次那封信,可是让琐罗亚斯德教派化被动为主动了,怕什么怕?

    不过司马彰胡乱发黑锅确实是镇住了一批人,毕竟司马彰的故事编的有鼻子有眼,又符合套路和人心,写的确实是模糊,但是架不住有人代入啊,加之某些家伙心中有鬼,在司马彰这么捅出来这件事之后,琐罗亚斯德教派的高层就有些惊惧了。

    完全不知道一个婆罗门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饿的,甚至有人提出了将司马彰暗杀掉这种不靠谱的言论,然后陈忠是教宗啊,最终方案肯定要过陈忠,这种命令能过去?

    当然是过不去啊,甚至不仅不让杀司马彰,陈忠还一副平静的安抚着自己的手下,表示叛乱什么的我们琐罗亚斯德教派有干吗?完全没有啊,你们有证据吗?没有啊!

    既然这样有什么好怕的,再说第一个捅出来这件事还是我们,那个叫司马彰大概是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然后到处乱搞吸引注意力,这个时候去杀人,你们是猪吗?

    一番呵斥之后,这群人发现自己确实有些蠢,这个时候完全不能杀人,就算是要胡搞,也需要选择一个正确的方式,而且陈忠说的非常有道理,这件事第一个捅出来的人使他们琐罗亚斯德教派。

    在这种情况下,最先有准备的他们肯定能洗白,而且这个时候谁动司马彰,谁就有嫌疑,哪怕那些东西都是司马彰胡编乱造的,但是有鼻子有眼,就算是被留中不发,可要是司马彰被搞死了……

    说不定就要被拉出来溜一圈了,而且到了那个时候,谁先动手肯定先查谁,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看热闹,反正他们琐罗亚斯德教派有护身符完全不慌,再怎么说这件事也是他们先捅出来的,到时候就算是查也查不到自己的头上。

    “看热闹吧,还有尽可能别让那个叫做司马彰的出事了。”陈忠随意的下令道,“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派上几个去保护一下那家伙,现在他死了动静不够大,再等等,等这个坑挖的足够大了,我们有铁证的时候,送他去见邪神梵天。”

    一群手下皆是敬服的看着陈忠,不管怎么说陈忠的脑子在内斗的时候都属于点满来的状态,简直爆炸。

    至少像是现在贵霜这种鱼腩局各奔拦不住陈忠的,三两下陈忠就布置了很多的东西,毕竟琐罗亚斯德教派也是一个大教,至于说初期教派之中的守旧势力什么的,完全不是对手……

    还是那句话,上战场砍人,出谋划策做大局势的战略这些陈忠最多算是二流顶尖,但是换成内斗,像老陈家,司马家这种简直是内斗等级满级,因而这几年陈忠加大对内斗争的出力,将那些不听话的全部斗倒了,至于自己完好无损。

    现在整个琐罗亚斯德教派已经团结在了以阿刹乘教宗的周围,至于那些不听话的,现在要么是蒸发了,要么是火刑了,要么是边缘化了,毕竟在国外,陈忠做这种事情简直是肆无忌惮。

    甚至乐子搞到后面出现过双方大规模火拼,说实话,内斗到这种程度,放在中原怕是完蛋的节奏,然而阿刹乘在琐罗亚斯德教派之中评价很高,很多教徒都认为他会带领着琐罗亚斯德教派走向巅峰。

    殊不知陈忠时不时就在考虑什么时候将这个教派集体蒸发掉,可能也是因为黄巾的问题,中原这些人对于教派都不怎么感兴趣,也就黄老那种基本没有什么存在感,抱着“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老夫飞升”的道教还有生存的余地。

    在这个时代其他的教派,各大世家总是有一些,这群智障该不会是来分蛋糕的吧,然后偷偷摸摸的背刺两下,顺手搞死。

    这也是为什么佛教都传进来上百年了,依旧没有发展起来,因为各大世家根本不信这个,都忙着在人家扩大影响力,光宗耀祖,谁有时间去修来世,等投胎什么啊!

    陈忠也是这么一个态度,反正只要是教派,陈忠的感觉都不太好,如果说婆罗门教在陈忠看起来是固化阶级,统治人民的手段,那么琐罗亚斯德教在陈忠看来就是想要变成那种玩意儿的渣渣。

    总之在陈忠看来,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婆罗门教,必须要打死,南贵那么好的地方,硬生生让婆罗门搞成了那样,这种教派必须要锤死,而琐罗亚斯德教派既然想向着婆罗门教进发,那么等婆罗门教被送下去了,到时候将琐罗亚斯德教派也烧了送下去。

    追随前辈啊,既然想要成为婆罗门教那样的存在,那给你们一个机会啊,让你们一起走的顺顺利利的。

    总之陈忠的状态就是混,现在不能搞太多的事情,再等等,等隐匿东西和酝酿了这么久的玩意儿一起爆发,不把贵霜政坛炸翻才是怪事,到时候窝在这种边远地区看热闹是最好的。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陈忠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现在已经心念念的想要改封地了。

    之前陈曦送老陈家出去的时候,就说给老陈家分封在恒河边缘地带,拿来做缓冲带,陈家没觉得有问题,司马家和荀家也不觉得有啥问题,靠近汉室未来的直辖区也挺好的。

    然而这是之前,现在陈忠完全不想分封在那里了,他只想分封在北贵,因为之前他在北贵浪的时候走阿姆河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这河叫什么,然后侍从告诉他,这河叫做妫水!

    当时陈忠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边,最后确定这和就叫妫水。

    回去陈忠就查资料,最后确定这河的发音就叫妫,当时陈忠就有一个感觉,这河的精华区要不拿去当他们陈家的封地,他陈忠就是罪人,因为老陈家其实是妫姓陈氏。

    虽说国内也有一个妫水,但是按照先秦阴阳家邹衍的大五行和大九州的说法,在外应该也有这么一个玩意儿,阴阳学这东西陈忠只是翻了翻,但是没想到这次居然真的遇到了。

    加之这种涉及到自家姓氏的玩意儿,陈忠可是好好的进行了查证,最后确定,这河最早的定居者确实是称河水为妫水,至于汉书什么的记载,完全就是音译过去的,也跟着叫妫水。

    之前没有留意这些,现在注意到之后,陈忠就一个感觉——天予不取,必遭天谴,妫水两岸使他们老陈家的固有领域领土,叫妫水的,自古以来都是他们家的,没错,这地方也必须是,封地封这里啊!

    总之不能简单的说是巧合,或者其他了,再三查证的结果最后就是实锤了这条河的本名,音译过来就是妫,后面还有什么说的,完全没有啊,什么南方的封地处于贵霜精华区?得了吧,种田这种事情,只要在河水两岸,对于中原百姓那就完全不是问题。

    就凭这条河的名字,陈家就一定要占了这里,什么叫做法理,这就是了啊,占住了,多占占,这就有理了。

    因而陈忠最近这段时间主要就在研究妫水的情况,最后确定这河挺长啊,相比于国内那条妫水的长度记载,这河更符合先祖对于妫水的记载,总之这地方不错,陈忠寻思了一下决定就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