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零九十八章 分而化之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一刻下面的婆罗门和刹帝利都有些骚动,但大多数已经明白了李优的意思,看向李优也没有那么的敌视。

    对于婆罗门和刹帝利来说他们最怕的是失去自己的权力,而李优有威胁,有恐吓,但是也给了保证,而就像李优所说的,汉室根本没兴趣,也没有必要和你们耍心思!

    至于说纳粮和收税这些婆罗门根本不介意,不就是换一个人纳粮和缴税吗?以前给大月氏,现在给汉室,只要保证他们的权力和地位,给谁纳粮和缴税对没有关系。

    反正婆罗门不种田,那都是下面人的事情,下面两脚牲口是生是死和他们婆罗门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反正真要说的话,这么多年婆罗门和刹帝利阶层也还真没在乎过所谓的吠舍和首陀罗。

    “我们没心思和你们算计,你们曾经的地位如何,现在还是如何,汉室也不会和你们杂居在一处,你们曾经有的生杀大权现在依旧还有,汉室既不想管,也懒得去管。”李优一改之前公正公开的冷酷之色,做出一出白胡子老爷爷应有的慈祥。

    下面的来参会的婆罗门和刹帝利明显更是安心,虽然是口说无凭,但是汉帝国能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那么反悔的可能性就不大,这对于这些婆罗门体系的高层来讲是个好消息。

    “我们不会干涉你们对于那些牲口的处理,但是你们谁敢将手伸到我们汉室百姓身上……”李优话说间一顿,带着些许的寒意扫过所有的人,那一瞬间,所有的参会人员都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天敌。

    实际上婆罗门和刹帝利还真没有心思去管汉室,他们其实也抱着自己过自己,互不干涉的态度,毕竟汉军所求的也就是粮食,以及一些农作物,最多再收一些矿物什么的。

    其他的基本都不要,问题是婆罗门曾经对于大月氏也是这么上缴的,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对象而已。

    如果不是汉室在之前表现出来了摧毁婆罗门体系的意志,也就是伽蓝神的存在,让婆罗门高层感受到了威胁,这些已经处于汉室占领区的婆罗门高层绝对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该纳粮纳粮,该缴税缴税。

    这群人是一群非常出色的剥削者,优秀到让人震撼的程度,哪怕是到十七八世纪,英国侵略者都发现让婆罗门缴税比他们自己占了印度还省事,为此英国还给婆罗门当了一段时间的打手。

    否则的话印度到今天恐怕也只是一个地名,如果不是英国人发现婆罗门有极其优秀的剥削能力,还能极好的稳定地区政局,为了让大英帝国得到更多的利益,出手帮婆罗门统一了整个印度,婆罗门内部的角力,只会让印度这个地方依旧维持着一个大国,一堆邦国的结构。

    总之婆罗门体系是一个优秀的剥削体系,而且由于上层人士的无节操,这个体系卖国简直一流,因而在确定汉室根本没有铲除他们的想法之后,婆罗门体系的中高层对于再多一个爸爸什么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纳粮好啊,婆罗门最喜欢这种三不管的爸爸了。

    至于说索要土地这个,婆罗门其实不太愿意给的,就算他们其实是不种地,但保有土地,是婆罗门的一种习惯,就算是荒着不种,都属于可以接受的,只不过这话不能说。

    胜利者有资格索要一切,婆罗门非常清楚这一条,因为从一千年前就是如此,到大月氏的时候还是如此,不过都没有什么,只要婆罗门体系不垮,这些曾经的胜利者都会变成他们的养分。

    因而对面李优的要求,一众婆罗门中高层皆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形势比人强,先忍了,迟早失去的都会拿回来。

    李优看着下面顺从的婆罗门中高层,微微挑眉,有些不太适应,居然没有一个挣扎的,他还想杀几个震慑一下,现在这样反倒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了。

    不过当顺民也好,李优初期的目标就是不乱,等继续足够了实力在下手就是了,实力不够就先行妥协,实力够了,掀桌子就是了,现在还没有站稳脚跟,一切以维稳为主。

    “就是以上这些,没来的那些人的家产你们就近分一半拿走。”李优冷淡地说道,“我们已经送他们上路了,我们不介意和朋友分享利益,但是当不了朋友,还想添堵,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李优那毫不掩饰的杀意让所有人心头一震,到现在这些人之中的大多数还没明白李优已经将那些他下了帖子,但是没有来得婆罗门中高层全部干掉了,毕竟在婆罗门体系之中,杀婆罗门这种事情,属于很不可思议的情况。

    然而李优根本不在乎这种潜规则,他现在没有掀桌子的本钱,但是杀上几万人的本钱她还是有的,哪怕是期间难免误伤,但李优只要下定决心,自己身上的腐肉他都能下狠手剜掉,更何况是区区婆罗门,误杀了算你倒霉!

    因而散会后不久,这些来参会的婆罗门高层就收到了情报,那些被李优下了拜帖,但是没有按时来的婆罗门高层全死了,而且全都是被刀兵砍死,尸体还丢在原地。

    甚至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些汉军根本不忌讳有人围观,也没有驱赶的意思,当着这些来参会的婆罗门的家人的面直接下手,马忠带队,射声营近距离平射,直接将人打爆。

    期间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反抗,但是完全没用,甚至有内气离体好手庇护的婆罗门出现,然而面对大军根本不堪一击,哪怕是奋死冲了出来,也会有一道冰蓝色的刀光划落下,直接弄死。

    鸡犬不留,这就是李优干活的方式,既然选择了添堵,那就送你上路,破家灭门这种事情对于李优而言根本就是轻车熟路。

    因而所有参会的婆罗门中高层在收到消息之后都是瑟瑟发抖,庆幸自己今天的选择,哪怕是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被那些没来的家伙嘲笑,但是好歹他们还活着,那些嘲笑他们的人,已经死了。

    相比于徐庶口头上的威胁,以及为了维持稳定,维持大环境平稳所作出的妥协,李优的方式就狠辣了很多。

    “现在再去发一份请帖。”那群开会的婆罗门中高层走了之后,李优确定那些人都收到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的消息之后,敲了敲桌面通知陈炽,让他再去发一份请帖。

    陈炽头皮发麻,他现在真怕李优这么搞下去,逼得那些人没了活路,最后唆使三摩呾吒一代的吠舍和首陀罗一起反抗汉军,别看这些人在伽蓝神面前不算什么,但是搞起规模之后,他们这里这点人真的镇不住场子。

    然而还不等陈炽开口,李优冷厉的眼光就扫了过来,“回头下完拜帖,晚上给我将其他区域的婆罗门花名册拿一份过来。”

    陈炽不敢多话,快速的去执行命令,而刚刚回到家,了解到之前情况的婆罗门成员再一次收到了李优的请帖,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突,更有甚者直接心脏骤停,就这么见了梵天。

    可就算是如此,到了晚上之前那些婆罗门家族皆是来齐。

    “我们又见面了。”李优温和的说道,看着这群人送上的礼单,李优很是满意,怕死就好啊。

    一群人皆是瑟瑟发抖,他们终于理解了为了八十多年他们婆罗门会和大月氏进行妥协,有些时候拳头真的就是道理。

    “好了,不要怕了,早上我干掉了一群反贼,你们也都知道,这些是从他们家里面拿到的账簿以及一些其他的名目,我说过,我们汉室不介意和你们分享好处,但前提是不要添堵。”李优摸着自己的白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说实话,我对于这片地方并不熟悉,对你们其实也不熟悉,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了,你们分一分,到时候将三摩呾吒西边的土地转到一起,这些就是我们汉室作为交换的东西了。”李优平淡地说道。

    “当然话先说在前面,你们不拿的话,三摩呾吒西边的土地我们依旧会收走,这些是给你们的补偿,也是给你们的利益。”李优平静的说道,然后直接走了出去,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婆罗门。

    “这样就可以了?”陈炽看着走出来的李优说道。

    “以后他们不可能抱团了。”李优冷笑着说道。

    那些东西怎么分都不可能分的满意,而且西边的土地汉室要了,也就意味着肯定需要置换,而这又是一个问题,那些吠舍和首陀罗的权益肯定在这次被牺牲掉了,但婆罗门之间凭什么牺牲。

    汉室给的补偿也是实打实的,甚至李优都懒得去看搜剿起来的那些东西,丢出去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结果,抱团的婆罗门很麻烦,但是互相咬起来的婆罗门那就是一盘散沙了,而这世间最好对付的就是一盘散沙,更重要是咬起来之后,置身事外的汉室就能当仲裁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