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七章 赴会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在李优扫清恒河中下游隐患的时候,关羽这边成功接触到了来自于贵霜精华区的印度人,不得不说关羽的伽蓝神身份确实能很大程度上抵消婆罗门体系对于关羽的抗拒。

    虽说高层基本都知道关羽这个伽蓝神是假货,但是当假货展现出来足以横推的力量之后,某些有着其他顾虑的婆罗门很自然的会生出来接触一下的想法。

    毕竟婆罗门也不是铁板一块,人类这种生物,终归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杂念,同样是婆罗门阶层有的过的好,自然也有过的不好的。

    哪怕这些人的不好,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也是高高在上。

    就像诸葛亮所谓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一样,仔细想想诸葛亮的父亲诸葛珪是泰山郡丞,相当于现在一个市的二把手,叔叔豫章太守诸葛玄,直接就是市一把手。

    这个水平放在周瑜那种连着好几代国级大佬的家族,他们家那一级别确实是布衣,放在普通人眼里,都属于可望不可即了。

    婆罗门这边同样是如此,在普通中低种姓眼里高不可攀的婆罗门也是有上下之别的,哪怕嘴上说着大家都是婆罗门,都是同样的阶级,实际上上限这玩意儿和下限一样可怕,只是很多时候没接触到而已。

    婆罗门阶层至少勉强能算作一个圈子,自然也就有机会看到那些东西,而越是了解得越多,越觉得不甘心,毕竟这是一个腐朽的阶层,并不是那种精英组成的阶层,很难以能力强弱说服自身的**。

    毕竟相比于勉强还能算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汉室,婆罗门这边基本是七分靠打拼,剩下九十三分都是出身就注定了。

    当然这其中不包含拉胡尔,竺赫来那种已经强到了可以和阶层死磕的存在,不过一般来讲强到这种程度,先天资质怕也占据了极大一部分了,这就很无奈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有一些婆罗门不满意所谓的贵霜体系内的婆罗门为主体,希望建立新的以他们为主,再不济也好过现在边缘化的自己,而为了这种想法,这群人果断揣着明白装糊涂。

    关羽并不介意有人浑水摸鱼,也不介意有人举着他的旗帜在贵霜内部捣乱,只要对于大局势有利,关羽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

    因而在出动之后,有婆罗门前来接触自己,表示愿意作为内应,关羽略一思考便答应了下来。

    “将军,您真的要去赴宴?”周仓有些担心的看着关羽,怎么看这个席宴都有些不对吧,哪怕是以周仓的头脑都觉得这里面很有问题,因而在关羽准备前往的时候,周仓再一次开口问询道。

    “区区跳梁小丑,去了就知道了。”关羽看了一眼周仓,他也很清楚这次绝对是宴无好宴,但是必须要去,有些时候流言是无法撼动对方的意志,但是气魄却足以让他们明白形势。

    “父亲,此事尚未说定,而且舒拉克家族也未敲定,父亲此去危险异常。”关平也开口劝说,“万一对方有埋伏,我军恐怕救之不及。”

    “将军千金之身,不可擅动,不如由我代替您前去。”王平抱拳一礼之后说道。

    “既然对方邀请我去,那就去见见,看看这婆罗门到底有几分气魄。”关羽的双眼微微张开,带着些许的冷淡说道。

    “自古不曾听说投靠需要主方前去震慑。”王累缓缓的开口说道,“此事有诈,哪怕舒拉克家族确实有心想要投靠,此事也过于危险,更何况钵罗耶加城(婆罗痆斯沿恒河往西走)也不止舒拉克家族一家,他们的实力未必能保障将军出现在那里就是安全的。”

    王累的话非常有道理,以至于一群将校都围着关羽,希望关羽不要去钵罗耶加城,毕竟舒拉克家族的提议在在场所有人看来都有些问题,哪有需要主将亲自劝降的道理。

    关羽半眯着眼睛,没有说什么,这个机会是司马彰创造出来了,以前司马彰就借宿在舒拉克家族,到现在舒拉克家族的本家已经让司马彰借当前的形势掌控的七七八八,这才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汉军在恒河中下游的实力确实有些空虚,单对单面对婆罗痆斯城那道防线都颇为艰难,之前徐庶用军阵虽说用天火烧了一遍,但对于整个城池的结构并没有造成毁灭性打击。

    毕竟是大月氏花费了不少精力建设起来的坚城,加之尼兰詹到来之后花费巨资,投入大量的精力进行城墙以及防御建筑的修补,可以说婆罗痆斯这座坚城作为贵霜在恒河中游的第一道方向绝对是够格的,以至于关羽面对谨慎有加的尼兰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说起来经历了一场惨痛的失败,尼兰詹的心象得到了相当的开发,失败不仅没有将尼兰詹击败,反倒让他开始正视自身的缺憾,和盾卫的一战让尼兰詹真正的认识到了帕陀甲士团的缺点。

    这个军团以惊人的防御力著称,配合上不啻于帝国禁卫军的战斗经验和个体素质,帕陀甲士团在面对任何军团的时候都不至于狼狈到面对盾卫的那种程度。

    甚至就算是三天赋,在硬碰硬的情况下都不应该让帕陀甲士输的这么绝望,只能说同样是防御兵种,盾卫在帕陀甲士当前所有的优势上迈出了一步,以至于全面的碾压了帕陀甲士。

    原本尼兰詹准备用重型武器,或者同样的三棱刺剑来应对盾卫,然而最后测试的结果却让尼兰詹有些绝望,盾卫的装备过于厚实,就帕陀甲士拼命击杀的那部分盾卫所遗留下来的装备,让尼兰詹看了之后就一个心凉。

    对方不是用天赋来弥补所谓的防御,而是用装甲厚度!

    也许重武器确实是能靠着冲击力打死装甲里面的士卒,也许三棱刺剑也能凿穿,但是这些都只是可能,对方的装甲厚度,配合上恐怖的素质和经验,绝大多数的防御兵种对上盾卫都是吃瘪。

    因而最后尼兰詹在绝望之中走出来了另一条路——意志攻击,既然实体攻击已经不大可能奏效,那就用钢铁的意志凿碎你的灵魂。

    毕竟尼兰詹的心象本身就具备意志属性,只能说之前没有着重于这一方面的开发,而现在已经没有路了,不想当失败者的尼兰詹奋死凿出来一条路,至于帕陀甲士需要多久才能迈出那一步,哪怕是尼兰詹有着心象作为参考的情况下,也无法做出任何的估计。

    也许这一刻,下一刻,明天,也许这一辈子都迈不出,帕陀甲士团毕竟已经处在帝国禁卫军的水平了,而且不同于走了一体两面或者深挖一条路的军团,帕陀甲士团是标准的两个天赋,两个方向开挖。

    如果说前面两个天赋勉强还能沾上,还能走向殊途同归,那么最后硬拐意志攻击,基本可以说是南辕北辙,虽说理论上讲三天赋的军团可以是三个完全不同方向的天赋,但实际上……

    完全不同方向的天赋兼容两个已经很困难了,兼容三个,光是怎么折回去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然而尼兰詹别无选择,他只能朝着不可能的方向迈出那一步,否则的话,就之前帕陀甲士团走的道路,这辈子都活在盾卫的阴影之下,哪怕他的素质,经验,意志全部都足够支撑自身迈出那最终的一步,但只要还活在阴影之下,那一步就别想着迈出去。

    关羽并不清楚这些,但是和尼兰詹的交手让关羽认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尼兰詹死守婆罗痆斯的话,他打不下来,只要不犯之前那种错误,不管是关羽,还是徐庶都打不下来婆罗痆斯。

    甚至之前关羽还曾特意观察过婆罗尼斯城,毕竟贵霜精华区的大城多是靠近恒河,出了国门将底线放下来的关羽,在发现城池拿不下来之后,就有些想要动用水火无情的手段。

    结果观察了恒河良久之后确定,要淹了婆罗痆斯城怕是没什么可能,恒河平原不存在决堤这个概念,平原河流最大的好处就在于河道宽阔,而河道宽阔也就意味着流速不高,而整体平坦的地形,也就意味着洪水就算是过去也留不住。

    毕竟婆罗痆斯并不是低矮的城池,而且修建的时候没有放在谷地之中,因而想要水攻婆罗痆斯,能做到是能做到,但破坏力不会太大。

    这也是为什么关羽在听从了徐庶的建议之后没有率兵直奔婆罗痆斯,而是绕过了婆罗痆斯奔向婆罗痆斯西侧的钵罗耶伽城,相比于直接攻打婆罗痆斯这种不智的方式,关羽更倾向于两面夹攻婆罗痆斯,实在不行好歹还能断了婆罗痆斯的后勤线。

    毕竟七八万人的粮草也不是小数目,就算婆罗痆斯那边有囤积的粮草,时间久了也会人心惶惶。

    不过钵罗耶加城也不怎么好打,准确的说,只要是帝国精华区的大城都不好打,好在还有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