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零三章 站台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终归是存在一定的可能性,李优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将所有的精锐正卒抽走,留一个陈到在这里,李优寻思着已经是够了。

    “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就算是蒙康布过来挑事,只要不是纯粹的精锐,面对叔至也讨不得好。”李优再三思虑之后,确定没有了大的疏露,默默地揭过了这件事。

    在李优思考着万一蒙康布来个回马枪的时候,蒙康布已经在海上遇到了塞西赛利安,也就是塞西家族的老爷子,贵霜海军体系的建立者,毕竟之前击败了婆罗门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就下令接阿文德回来。

    连带着当时准备将丘里确等人一起接回来,毕竟蒙康布在前次的表现非常不错,救驾自古都是大功,更何况当时韦苏提婆一世还没有稳住大局,手上的力量并不强,因而蒙康布狠狠地刷了一下存在感。

    加之当时一同过来的塞西赛利安也评价蒙康布的海战已经上路,就差一些实践,因而在韦苏提婆一世摆平了婆罗门之后,就给那些有功之臣加官进爵。

    要知道拉胡尔这种在韦苏提婆一世眼中属于二五仔的人,都因为之前的表现被韦苏提婆一世进行了册封,哪怕当时有一些其他的政治原因,更何况蒙康布这种简在帝心的人物。

    所谓“功大莫过于救驾,罪大莫过于谋反”,蒙康布这家伙可是即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又冒死冲过去第一个进行救驾,回过头来收拾了婆罗门,韦苏提婆一世怎么可能忘了蒙康布。

    因而在召回拉胡尔的同时也伸手召回了千帆海军的统领丘里确,毕竟丘里确也是王室,而且外放了这么多年,韦苏提婆一世寻思着也该磨练的差不多了,一同调回来。

    当时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是由阿文德接手当初盖文的近卫军统领,而由丘里确作为副手,毕竟两人都是王族成员,哪怕有亲缘远近的问题,但毕竟都是自己人,用着安心。

    不过丘里确一走,千帆海军就群龙无首了,而蒙康布刚好也浪完了,去接手千帆海军,对汉室海军进行压制,即得到了迁升,又能施展出应有的才华,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然而韦苏提婆一世完全没想到蒙康布居然被汉军给击退了,而且连蒙康布的副将瓦纳那都被干掉了,以至于韦苏提婆一世有些犹豫。

    倒不是犹豫蒙康布没资格接管千帆海军,而是犹豫蒙康布去了能不能坐稳千帆海军统帅的位置,空降兵可不好当,如果本身就有大功绩,那没什么说的,大家都服气,你坐上去了,也不会有人阳奉阴违。

    可蒙康布第一次面对李优的那一战败得太惨,就这么过去的话,实在是有些坐不稳,毕竟韦苏提婆一世也不是傻子,他能不知道自己麾下的那些中下层是什么玩意儿?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只要不过分,那就睁只眼闭只眼,然而现在的情况,海军的总体战略已经开始影响这个国家的局势了,对汉军进行海战压制已经成了贵霜接下来极为重要的大战略,甚至影响着整个帝国之战的走势。

    因而在这一方面韦苏提婆一世不得不谨慎应对,空降一个蒙康布过去,要是将校不和,就算贵霜海军占据绝大优势,要压制汉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帝国没有水货。

    “我去给蒙康布站个台吧。”塞西家族的老爷子就像是看穿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一样,在韦苏提婆一世想要请他去站台之前,就站了出来,化解了韦苏提婆一世的尴尬。

    相比于其他人这个时候说这种话,还存在着夺权的意思,塞西家族的老爷子已经彻底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没有赶上时代,而且本身在武道上的天资就不算好,因而寿岁已经接近尽头了。

    对于这种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看不开的,而同样对于塞西家族的老爷子韦苏提婆一世信任异常,毕竟对于这位来说,除了再看看自家的战舰,再看看自家的海军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的愿望了。

    至于说是权势职位什么的,对于已经已经黄土埋到脖子下面的老头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因而在塞西老爷子请命说是自己前往之后,韦苏提婆一世先是以塞西老爷子年老体衰的缘故推辞了一下,后面很自然的就同意了,毕竟这样一个大佬过去,说实话,韦苏提婆一世基本可以不去管海战了。

    可以说制约塞西老爷子发挥得已经不是战术,技巧这种玩意儿了,纯粹是塞西老爷子的身体素质。

    如果说前几年即将病逝的皇甫嵩说是自己最多再战一场,基本就会因为精力耗尽而亡,那么现在的塞西赛利安基本上就是天命之时将近,钟声已经敲响,只剩余音的程度了。

    不过所谓虎死余威在,更何况塞西赛利安现在还没死呢,他去坐镇,水军任何派系都只能跪着听话,同样,有他站台的蒙康布,绝对不会出现有人阳奉阴违的行为,可以说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情况。

    “到时候我怕是回不来了,陛下也别让人扶棺回白沙瓦了,就葬在海里面吧。”塞西赛利安临走的时候对着韦苏提婆一世笑着说道,面对即将消逝的寿岁,他显得非常豁达。

    韦苏提婆一世陷入了沉默,隔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岂能让您葬在海中?帝庙可是有着您的位置,刹帝利的称呼不过是您的服饰,我等大月氏可不会忘了您的牺牲。”

    “算了吧,如果我回不来了,就把我丢到海里面,我吸收婆罗门的精华,建立起海军的体系,只是因为从北方的山区走出来,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海洋,而生出的震撼。”塞西赛利安混浊的双眼,带着些许的回忆,五十年前北贵根本没有海军,后来天下无敌了。

    要知道一开始贵霜体系之中属于北贵的海军根本就是一场幻梦,大月氏是马背上的民族,是从东亚怪物房撤出来的骑兵,海洋从来不是他们征服的范围,而塞西赛利安也只是大月氏五翕侯休密的后裔。

    后面的无敌只是因为塞西赛利安在看到了海洋的那一刻,生出了异样的想法,狂热的想要征服海洋,然而大月氏不具备这种力量,于是塞西赛利安走向了婆罗门,向着婆罗门妥协,成为了婆罗门的走狗。

    当时的大月氏有非常多人的都不理解,毕竟这是五翕侯休密的后裔,相比于现在荀祈那种编写出来的亲缘,都完全无法与之相比。

    塞西赛利安现在早已遗忘了自己当年到底遭受了多少的刺杀,已遗忘了那些已经消散在历史当中的辱骂,要知道这世间可没有靠训练成就的军魂,而帝国权杖出自于海军,效命于大月氏王族。

    这是谁的历史,又是谁的手段,知道的人尽皆闭嘴,不知道的人也不敢捕风捉影的乱言,终归是从无到有的建立起来了一整个海军的体系,也同样是从有到无葬送了整个南方婆罗门的海军。

    “我死之后将我葬在海里面吧,王陵不适合我,我还是希望能葬入海中。”塞西赛利安最后还是拒绝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提议,对于他来说看开,看不开已经不重要了,大月氏五翕侯休密的后裔这个身份已经不适合于他了。

    现在还剩下的仅仅是这腐朽干枯的身躯,是这海军体系建立者的身份,以及最后最后的对于海洋的追求。

    塞西赛利安走的时候几乎带走了塞西家族所有适龄,并且属于海军的青壮,剩下的都是一些未成年的孩子,而韦苏提婆一世则果断将帝国权杖交割给了塞西卡皮尔,对此塞西赛利安笑了笑,没说什么。

    之后发生的事情便是塞西赛利安收拾手明那加拉港口,坎贝港等港口的造船厂,工匠,以及属于印度洋西海海军的舰队组队前往马六甲,人老奸,马老滑,这话真的没错。

    相比于后勤从印度运送的方式,塞西赛利安决定连造船厂和工匠直接搬运到马六甲,毕竟那边本身就有有些不大不小的王国,比方说叶调国,至于说阴干木材什么的,那些国家必然是有储备的。

    就算是没有储备,塞西赛利安也不介意用那些国家建造宫殿的主梁来建造舰船,毕竟这个时代,木材真的不缺。

    塞西赛利安带着海军上路之后,韦苏提婆一世才收到塞西赛利安的密信,不是用君臣的口吻写的密信,而是用王室老前辈的身份,给后辈写的密信。

    看到信得时候,韦苏提婆一世还有些惊喜,好歹临到最后老爷子还是认同了自己的身份,然而看完内容之后,面色却甚是难看。

    塞西赛利安没有写什么多余的东西,核心就一条,查一查贵霜的朝堂,里面应该有汉室的人,五年以内上位的人,没有可以考证的曾经的朋友,应该就是汉室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