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 我是诱饵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凯拉什遭遇到关平的时候,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和当初差不多的水平,然而正因为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内气离体极致,凯拉什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头顶那层壁障。

    更重要的是凯拉什在感受到那层壁障的同时,也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不断的增长的实力。

    哪怕因为越过了当初的极限水平,成长的速度已经变慢了很多很多,但是在能感受到破界屏障的情况下,依旧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实力的增加,凯拉什便已经明白,自己距离之前完全琢磨不清楚的破界级已经不远了,虽说不算是唾手可得,但也有了正确的方向。

    因而这个时候的凯拉什正处于志得意满的状态,在斥候遭遇到汉军斥候的时候,凯拉什不惊反喜。

    “凯拉什,我们要不让开如何?”帕萨有些犹豫的劝说道,“斥候汇报对方麾下的本部,有一个军团的盾卫,面对这种兵种,我们并不占优势,更何况大帅给我们的任务也不是和对方的偏军交战。”

    帕萨毕竟和盾卫交手过,虽说那次被打的狼狈不堪,但也让帕萨清楚的记住了汉军之中存在这样一个自己无法应对的jīng锐兵种。

    “迎上去,让开没用,我们就算是想让开,对方也会追着我们,上一次他们就是那么干的。”凯拉什双手交叉,神sè平静的说道。

    “但是我们两个的麾下,都不是那个军团的对手,就算正面怼上去,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帕萨尽可能的劝说道。

    “谁说这一路只有我们来这,更何况,谁说我们是偏军来着,你觉得谁家的偏军需要纯粹骑兵的队伍?”凯拉什笑着说道,“我们是将军刺出来一柄匕首,一柄足够要了汉军xìng命的匕首。”

    凯拉什侧翼数十里外的密林中,加尔斯指挥着孔雀再一次进行大规模的侦查,成功确定了汉军的位置,以及凯拉什的位置。

    “全速前进,准备出密林进入攻击阵地,对汉军进行远程打击。”加尔斯冷笑着说道,他也没有想到拉胡尔在即将靠近汉军的时候,提前将孔雀军团从船上运送了下来,交由他,伏在凯拉什的身后,等待着汉军偏军的抵达,或者跟随着凯拉什从陆路攻击汉军的要害。

    “加尔斯,你率领孔雀军团现在下船,走密林,我们贵霜的象兵很多,但只有我带的是孔雀,因而就算是汉军在我们内部安插有间谍,也看到我依旧乘船西进,也不会怀疑孔雀已经下船。”拉胡尔带着些许难以揣摩的想法对加尔斯下令道。

    “可是,大帅,孔雀军团没有您在场的话,仅仅只是普通程度的强大弓箭手而已。”加尔斯甚是无奈的说道,孔雀军团很强,但那更多是依托拉胡尔,孔雀本身的强度,还不至于力压军魂,三天赋。

    “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从现在开始就由你率领着孔雀,给与凯拉什进行支援,做好遭遇到汉军阻击的心理准备。”拉胡尔看着加尔斯告诫道,“因为我们分兵了,汉军肯定会做出一定的准备,也就是说他们在你们攻击的方向肯定会有安排。”

    拉胡尔的话,让加尔斯提高了Jǐng惕,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加尔斯神sè一变。

    “现在你和凯拉什才是主力,我以及现在乘船去关羽规划战场的jīng锐全都是诱饵。”拉胡尔平静的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汉军现在应该集中所有的力量等待我的到来,如果以正常的应对方式,集中所有的兵力和汉军一战,我们输的可能xìng不大,但是……”

    加尔斯这个时候已经有心想要劝说拉胡尔了,毕竟在他看来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冒险,然而话还没有开口,拉胡尔就一改之前的平静,面sè狰狞的说道,“我不知道陛下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阿文德死了,局势失衡,这一战如果用这种方式谢幕,我就算是死也不甘心。”

    拉胡尔这个时候很明显不是以一个统帅的角度在看待问题,而是以一名战士的角度,用统帅的思维在分析。

    听到拉胡尔这番话,加尔斯陷入了沉默,原本准备用来劝说拉胡尔的话全部吞了回去,心下轻叹连连。

    “如果按照关羽的步伐去走,我们只能以力破局,而双方的角力就算我们能赢,也无法大胜,甚至说的过分一些,十有仈Jiǔ是一场惨胜,而这种胜利根本不足以解决问题,汉军输的起,我们赢不起!”拉胡尔双眼森寒的盯着加尔斯。

    “现在这种局势,任何按照汉军脚步前行的方式,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死路一条。”拉胡尔冷笑着说道,“这样的方式获得胜利,只能说是汉军想要让我们获得胜利,你觉得这样走下去,对于战略战术有任何的影响吗?”

    “可是这样走下去,大帅您这边不会出现问题啊,现在局势已经失衡了,小胜反倒是最适合现在的形势。”加尔斯小声的说道,实际上他想说的是,惨胜,两败俱伤最符合现在韦苏提婆一世的态度。

    “去tm的形势,既然这一战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战,那我就风风光光和汉室作一场,至于之后是死是活,随他去吧,我拉胡尔宁可死在胜利之中,也不愿意为了形势委曲求全,拿士卒的命去赌。”拉胡尔直接爆了粗口。

    加尔斯嘴角扯了扯,拉胡尔可是婆罗门出身,骂人是戒律,可以说加尔斯基本就没见过拉胡尔骂人,结果现在……

    “这一次,凯拉什是主帅,我是诱饵,你是杀手锏,杜尔迦是后手,汉军有多少本钱我不知道,但这次他们必定下了所有的本钱,欺负我没办法越过婆罗斯,那我这次非给你越过去不可!”拉胡尔双眼在这一刻显得冰冷而又锐利。

    拉胡尔并不怎么畏惧汉室,准确的说,任何一个有着七八万jīng锐军团,五十多万青壮,粮草又不缺的大军团指挥都不怕事,只是一手好牌被逼到拐角,拉胡尔也怒了。

    “凯拉什那一路加上你其实是主力,我这一路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最多是架住关羽那群人,而且这个程度也就是极限了,到时候就看你们得了,他们的目标是我,所以主力都会用在我这个方向,因而你们下手的方向就是要害了。”拉胡尔看着加尔斯说道。

    加尔斯默默地点头,这是事实,任何一个对孔雀防备出错的军团,不管强弱,都是致命要害,四连发的孔雀足够毁掉任何两个顶级jīng锐的建制,哪怕做不到全歼,也足够破坏掉对方的对抗能力。

    “我不知道内jiān是谁,但是汉军肯定知道我才是孔雀的眼睛,一旦我和孔雀分开,孔雀的战斗力也就只是帝国禁卫军那个水平,而不是无解的水平,因而他们会死死地盯住我,而这就是你们的机会。”拉胡尔平静的诉说道。

    “对了,我说如果,如果在你们的观察之中,局势已经不可控制了的话,你们就朝着我方向进行覆盖xìng打击,对方的主将必然是以我为目标进行狩猎的。”拉胡尔在临走的时候再次叮嘱了两句。

    加尔斯不由得心生惊惧,拉胡尔是真的在托孤了,如果这一场拉胡尔以大胜的姿态战死,那么一切都会既往不咎,而且横推过来的杜尔迦扫平现在空荡荡的恒河中下游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之后拉胡尔没有多说什么,就送加尔斯离开了,他很清楚自己的情报肯定暴露了,不过假情报,比没有情报还要坑人的!

    拉胡尔上船,顺水而下,在船舱之中遇到了阿米尔。

    “将军,不需要随行吗?”阿尔米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不需要了,天眼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拉胡尔摇了摇头说道,顺着汉军的步伐继续走的话,绝对没有好下场,因而从一开始拉胡尔就找到了替代品,不过现在用不上了。

    加尔斯默默地回想着之前的一切,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为拉胡尔攫取一场辉煌的胜利,就算这一场拉胡尔会落幕,他也会保证这最后的辉煌,拉胡尔是饵料,而凯拉什才是统帅,而他是杀手锏,尚未到来的杜尔迦,是拉胡尔倒下,争取到时间后,真正扫平恒河的杀手锏。

    另一边关平远远的看到了凯拉什,他见过对方好几次了,不过相比于之前这一次的凯拉什变强了很多。

    “居然全部都是骑兵?”孙观有些诡异的说道。

    “大概真的是和父亲预料的一样,这些士卒是拉胡尔放出来夹击我们的jīng锐。”关平平静的说道。

    “我总觉得有些问题。”王累非常无奈地说道,“说实话,我现在jīng神天赋拼接的结果总是缺了一环,这里面肯定有一些问题。”

    “他们还能将我们打穿不成?”孙观提起手上的盾牌笑着说道。

    “但是他们能绕过去。”王累没好气地说道。

    “然而主动权在我们。”孙观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