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零六章 背水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这也是汉军当前最大的优势,诚然凯拉什等人确实是能绕开汉室,但是汉军继续进兵的话,凯拉什就难免需要退回去,毕竟拉胡尔被迫分兵的原因就在汉军进逼贵霜重步精华区。

    一旦凯拉什绕开,那么什么阻击的意义都没有了,反倒是相当于纵敌劫掠,到时候不管是拉胡尔,还是凯拉什都讨不得好。

    “那我们现在是相互对抗,还是做出戒备状,就地扎营?”关平随口询问道,这两种态度分别代表着孙观对于这一站的看法,同样也能让关平看清楚一些东西。

    因为现在关平回想起来的话,真的有一些不太合理,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人会在那个时候进行分兵,并且打发自己来应对偏军。

    “当然是打回去了。”孙观冷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关平瞬间明白了很多的东西,恐怕自己的父亲并不像之前表现得那么自信,虽说做好对敌的准备,但是再没有将自己打发走之前,关羽还是没有办法心无旁骛的和拉胡尔一战。

    【也许,父亲之前特意的调兵,做出攻打中部精华区的举动,仅仅只是为了将我合理的安排在。】关平快速的明悟了整体的局势,也明白了自己的父亲到底怀揣着什么样的觉悟在进行这一战。

    “速战速决!打完我们就回钵罗耶伽城那边!”关平侧头对孙观开口说道,既然已经明白了关羽的决议,那么关平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那里的,要战就战,战个痛!

    孙观看了一眼关平,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钵罗耶伽城靠近恒河的位置,关羽的斥候已经观察到了拉胡尔等人的舰队,不过受限于贵霜战舰的威慑力,关羽并没有打什么半渡而击的想法,毕竟现在关羽手上的攻城机械根本不够,而没有这种东西,靠着箭矢,军团攻击,对抗舰队,那真的是找死。

    “拉胡尔来了吗?”关羽收到消息,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来了,不管如何,来了之后反倒没有之前那么大的压力了。

    “关将军,拉胡尔已经出现在恒河河道上了,张将军也确认了确实是拉胡尔本人。”紧赶慢赶,在两天前终于赶上的徐庶,带着些许的振奋说道,关羽的状态,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恒河中游,婆罗痆斯附近,李优疯狂的催促着船员进行划船,在通过婆罗痆斯城,看着被两万人团团围住的婆罗痆斯城,看着那城池上神色冷静的贵霜精卒,李优的心中骤然升起了一种惶恐的想法——拉胡尔要是诱饵呢?

    在你以为最后的胜利就在接下来一战,并且为此压上所有的力量的时候,又有谁能保证这不是你的最后一战,不是对手的最后胜利?

    “李军师,您怎么了?”黄忠看着突然色变的李优,皱了皱眉头。

    “你说,拉胡尔如果是诱饵呢?”李优看着黄忠缓缓地询问道。

    黄忠先是一愣,随后大笑着这怎么可能,但是笑着笑着,却头皮发麻,他们汉军将所有的主力都集中起来了,如果说其他时候消灭汉军可能还要一城一城的打过去,面对一座座的坚城,现在的话……

    “李军师,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黄忠有些惶恐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刚刚看到婆罗痆斯城之上的那些守军,突然想到的一种可能。”李优微微的摇头,面色阴郁的开口说道。

    “这种可能……”黄忠的面色也很难看,但是到了现在如果拉胡尔是诱饵,为的就是吃掉汉军的主力,那么他们现在不去也是死。

    “不,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我们在贵霜内部有人,如果有这种大规模的调动,至少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就算是猜不出来,也应该会有一些痕迹。”李优尽可能的平复心态,去思考那些情报的内容。

    “甚至如果我怀疑到了这种可能,如果这种可能真的被执行了,那么以前我没有注意到的蛛丝马迹,也应该会留心到。”李优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沉稳,但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黄忠勉强能从李优的眼中看出些许的阴郁之色。

    “让船员加速,我们尽快过去,哪怕不是我担心的那样,能让我生出这样的心悸之感,恐怕也是出现了什么意外了。”李优神色凝重的说道,直觉这种东西,有人信,有人不信,但是李优的直觉一直很准,尤其是这种心悸的感觉,由不得李优不慎重。

    与此同时,拉胡尔站在船头,等来枪骑卫等骑兵从河岸赶到,面对汉室准备好的战场,就算是拉胡尔心有算计也不敢大意,谁知道汉军在里面埋伏了什么样的暗手。

    “诸位,我想你们也知道我等此来所谓何事。”拉胡尔大声的说道,“汉军已经拿下了钵罗耶伽城,从这里登陆,距离钵罗耶伽城不到三十里,但作为交换,从这里登陆,我们也就无法退军,要么胜利,要么被对方包围在恒河南岸。”

    所有的将校士卒听着拉胡尔的话,都略微露出了一抹忧色,他们也清楚拉胡尔说的很对,这个地方,一旦登陆,想要退回船上就相当艰难了,可以说上了岸,就有进无退了。

    “汉军就在岸上等着我们,一旦上岸,我们只有进军,只有打退汉军这一个选择,上了岸,我们的退路就没有了,因而这一次我也不强迫你们,愿意随我上岸的现在就乘船上岸,不愿意的我也就不强迫了。”拉胡尔平静的开口说道。

    拉胡尔很清楚,汉军选得这种地方实在是太糟糕,如果麾下士卒不是心志坚定之辈,很容易因为局势不利而崩盘,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一旦上岸后路就断了。

    因而拉胡尔直接将话说开,愿意跟随的人,肯定是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心理准备,而不愿意的人就这么放他们离开,省的到时候给自己添堵,这种战场由不得任何的大意。

    拉胡尔将消息传递下去之后,最后愿意继续作战的人不到四万人,其中多是北贵的精锐,而南方婆罗门体系的精锐,除了拉胡尔麾下的那些本部精锐,其他的基本都怂了。

    对此拉胡尔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三万八千多加上枪骑卫,游骑兵,长弓手的一万五千人,合计五万三千人在拉胡尔看来已经足够了。

    至于其他的两万多人,在拉胡尔看来能这么放走,不添堵就已经很不错了,接下来要等的就是枪骑卫那些走陆路的骑兵赶过了。

    当夜贵霜军团一众士卒皆是饱餐一顿,而后拉胡尔命令所有的士卒带足干粮,做好长时间戮战的准备,这一战也许他拉胡尔会死,但是胜利必将属于贵霜。

    抱着这种觉悟,拉胡尔乘船率领所有愿意跟着他背水一战的精锐登陆,而枪骑卫等精锐北贵骑兵这个时候也踏着朝阳,从陆路和拉胡尔汇合到了一起,然后拉胡尔直接打明旗号,带着麾下一众的精锐本部朝着汉军的方向迈步而去。

    “我们选好了地形,也选好了战术,如果这样都不能压制拉胡尔的话,接下来我们所能选择的也就只有据城而守了,然而那样等于说是放弃了之前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徐庶看着闭目养神的关羽说道,到了这个时候谁都不可能后退了。

    “我会打穿他们的。”关羽缓缓地睁眼,带着强大无比的自信说道,“就算是大军团统帅,被杀了,也会失败的!”

    徐庶点了点头,这一次他也最多是辅助,他们在钵罗耶伽城这边积蓄了十二万的士卒,当然这里面有一半都是婆罗门的私兵,作战的时候当然是不能用这些,但打赢之后,壮大声势还是能用上的。

    毕竟这些婆罗门私兵之中有多少的二五仔,徐庶和关羽的心里都很清楚,相比于让他们直接去面对拉二胡这个婆罗门,还不如由徐庶将之作为后备兵力压在手上,等待适合的时机。

    清晨,朝阳明媚,关羽策马立于阵前,繁杂的军阵早已排列整齐,而立于朝阳之中的关羽灼灼生辉,周围一众内气离体的武将拱卫着关羽,军势如龙,气冲霄汉。

    拉胡尔策马傲立于大军中央,一众将校早已隐藏在军队之中,甚至若非关羽眼神极佳,都无法看到那站立在大旗之下的拉胡尔,

    作为和关羽交手过的名将,拉胡尔好歹还知道和关羽拼单挑能力那是找死,因而从一开始他就做好了安排,所有的将校都被隐藏了起来,而唯一一个暴露出来的就是他自己。

    “拉胡尔,既然来了,何不显身一见。”关羽朗声对着数百米外的贵霜军团招呼道。

    “我就在这里,又能耐你就来。”拉胡尔轻巧的说道,让关羽得以确定自己的身份,没错,确实是拉胡尔,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关羽安心了一节,只要是本人,那就没问题,不过孔雀在哪呢?